第十五章 血红天使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他一声断喝,使得同来的手下停止了前进,冲我大喝道:“小子,就是你杀了我儿吗?”

    我冷哼一声,说道:“不错,你就是城主白天。”

    白天怒极反笑,说道:“你既然知道还敢杀我独子,今天,我就叫你给他陪葬。”

    我冷笑道:“养不教,父之过,我替你杀了那败类儿子,清理了门户,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白天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身如闪电般向我冲来,手中长枪急抖,强劲的斗气在空中不断的发出噗噗的声音。

    不愧是接近光明骑士的实力,虽然比不上公爵的潇洒自如,却多了几分狠辣。

    我清楚的知道,在这里动手,我是九死一生,即使我能够打败白天,也没有体力再冲出重围了,在面临生与死抉择的一刻,我选择了保命。

    我飞快的向右移动,希望能躲闪过白天这会心一击,虽然我成功的躲开了正面,但是,仍然被长枪发出的斗气扫中,胳膊顿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如果换了别人,恐怕这条手臂就算是费了。

    利用这个空挡,我开始吟唱:“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这次变身顺利的多,我身上放出浓烈的黑色光芒,瞬间完成了变身,我闪电般的抽出墨冥,挡住了白天跟来的一击。

    白天大惊道:“你是魔族的堕落天使。”

    我嘿嘿冷笑道:“不错,如果怕了就赶快滚,我或许会饶你一命。”

    白天眯起眼睛,说道:“即使是堕落天使,今天我也不会放过你,别忘了,我也是龙骑士。”

    我哈哈大笑,说道:“是曾经的吧,你的龙呢?在哪里?没有龙的龙骑士是不是堕落天使的对手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白天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身子突然急退,大喊道:“给我上。”

    我心中一惊,明白他是要让手下耗费我的体力,这些虾兵蟹将又岂在我的眼中。

    白天这次来围杀我,由于时间紧迫,只带了300近卫,但这300人却无一不是好手,是白天多年来精挑细选的,最普通的也有中级武士的水准。

    一交手,我就觉出了不对,我一剑挥出只斩杀了五人,重伤了几个,却没有我预想的顺利,这群近卫非常擅长合击与阵形,向潮水般一波一波的冲过来,白天站在旁边,冷酷的看着我残杀他的手下。

    *在这时候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我每一剑砍在地上都会在不远处爆炸开,让对手防不胜防,伤亡数字不断的提升。

    我拍打着翅膀飞了起来,吟唱道:“以我的灵魂为祭礼,伟大的暗黑之神啊,我请求您,借我地狱之火,用它无尽的神力消灭眼前的生物吧。这是暗黑5级魔法——暗黑魔火。”随着我的吟唱无数黑芒向下洒落,暗黑魔火具有可以燃烧任何物质的特姓。一旦沾上致死方休。另我奇怪的是,我的手镯对暗黑魔法并没有增副作用。

    白天这时候动了,他迅速的蹿了过来,手中长枪化出满天枪影,银色的斗气四散,扑灭了我发出的大部分暗黑魔火。同时,他也显现出强大的实力,我成功的被他逼回了包围圈。

    我刚想追击,却被奋勇扑上来的士兵挡住了,我心中大怒,他们的奋不顾身激起了我内心的怒火。我将狂魔能量(狂神决和天魔决融合后的能量)发挥到极限,向一个绞肉机一样扑向了他们。

    半个时辰后,大路上满是形态各异的尸体和残肢,300近卫无一生还,全部死在了我的手下。修炼到天魔决第四层确实使我的实力发生了质的飞跃,换做以前,恐怕单是这人海战术也能让我饮恨,而现在,虽然损失了不少能量,我仍然有着一拼之力。我用墨冥支撑着身体,冷冷的看着白天,恨声说道:“你好卑鄙,用人海战术来消耗我的体力。”

    白天不屑的说道:“人海战术怎么了?只要能获得最后的胜利,用什么办法不都一样吗?儿郎们,你们慢走,我很快就为你们报仇了。”白天的长枪化为惊天长虹闪电般向我扑了过来。

    我用墨冥奋力上撩,迎向了对方的枪影。但毕竟体力消耗太大,虽然挡住了他的长枪,但仍然被枪尖发出的斗气划破了肩膀的皮肤。身体向后退出多步,白天落在地上,惊讶的说道:“好小子,你皮真够厚的呀,你是魔族新一代的堕落天使吗?恐怕觉醒的时间不长吧,虽然没有巨龙的帮助,在公平决斗的情况下,你也赢不了我。受死吧。”

    白天说的确实是实话,他的枪法神出鬼没,斗气异常尖锐,以我防御的强横,也不敢正面挨他一下。时间不长,我的身上已经满是被他划破的伤痕。这样下去,我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白天突然停止了进攻,对我说道:“小子,你的韧姓确实很足,但是,你的命却要交给我了。”他长枪斜指苍天,全身发出强劲的银色斗气像无数银蛇一样盘踞在他的周围,他喝道:“接我的奥意——银蛇狂舞。”他纵身跃起,长枪果真化为无数道银蛇铺天盖地的向我扑来。

    早在他蓄势的时候,我就勉强会聚剩余的能量,拍动着翅膀飞了起来,我将全身的能量都灌注到墨冥上,在白天发出奥意的同时,我也大喝一声:“狂龙急舞。”我任由身体完全被墨冥所带动,疯狂的旋转起来,全身化为一条张牙舞爪的黑色巨龙迎向了我的对手。如果我处于身体最佳状态,应该能和白天打个平手,甚至还有略胜一筹的可能,但我现在的状态,确实和他有差距。

    两股绝强的力量在空中发生激烈的碰撞,周围方圆十丈之内充满了澎湃的劲气。在一阵激烈的碰撞之后,我首先从空中掉了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我的身体在地面上搓出一道长长的深坑。

    白天脸色苍白的落在我身前两丈外,他虽然也受了一定的伤,但比我要轻的多。他拄着长枪恨声道:“挨了我六下重击,这下你还不死。啊……”

    他正说着,发现满身鲜血的我逐渐从坑里爬了出来,刚才,我确实被他击中数下,但比蒙强悍的防御起到了最重要的作用,阻挡了大部分入侵的劲气,虽然我身上多了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却还不足以置我于死地。

    白天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他从没想过有人能在承受他如此重击还能生存,即使是堕落天使也不行。

    我的墨冥剑已经掉到了远处,身上每一个部位都传来钻心的疼痛,但是我没有气馁,变成堕落天使后,我的头脑始终保持着清醒,这也是堕落天使之所以可以同龙骑士相抗衡的原因之一,龙骑士往往在大占优势的情况下被堕落天使临死反噬而两败俱伤。

    白天也想到了这点,他迅速后退,将我们的距离拉远了些,警惕的看着我。

    我体内的能量已经所剩无几了,根本无法再和他抗衡,就那么站着死死的看着他,暗地里则全力推动能量恢复身体状态。

    过了一会儿,白天也觉出了不对,突然一个闪身移动到我身旁,枪做棍使,重重的抽在我的后背,我的身体被他打的横着飞了起来,直到撞倒了路边一棵树才停了下来。

    刚刚聚集的少量狂魔能量被白天这一棍完全打散了,我全身的经脉都散乱起来,我接连喷出三口鲜血。身体已经接近了极限的边缘。

    白天哈哈大笑的追了过来,用枪尖指着我的头,得意的说道:“还以为你有什么绝招呢,原来只不过是个强弩之末而已。受死吧,小子。”他将枪尖向前一挺照着我的太阳穴扎了下来。虽然我的防御超强,但如果挨上这一下也必无幸理。

    生死边缘,我身体的潜能发挥到极限,拼命的向右滚去,躲开了这致命的攻击。

    白天并没有停止进攻一枪又一枪的不断向我的要害袭击。我的身体已经不能完全听从大脑的指挥,只能勉强避开要害,身上却又多了数道深深的伤口。

    白天一边进攻着,一边说道:“你这小杂种还真经打,我看你还能撑多久,今天我就凌迟了你。”他却没有想到这句话却给他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

    白天的话传入我的耳中,我全身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我最讨厌人家叫我杂种,难道混血儿就不是人吗?我大吼一声,双臂撑地将身体送出两丈之外,满是黑色羽毛的翅膀完全张开,维持着身体的平衡,我的眼中充满了仇恨的光芒。原本由于变身形成的黑色眼眸逐渐变成了红色,接着是头发,翅膀也从根部逐渐由黑色变成了暗红色,我不在是堕落天使,而是一个血红天使。身体上的多处伤痕迅速的愈合着,已经完全变为血红的长发无风自动。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居然在堕落天使变身的情况下狂化了。全身的力量疯狂的提升,瞬间就超越了我的最佳状态。其实,经过堕落天使变身的我本来是不可能再狂化的,因为堕落天使本身永远会保持清醒的头脑,根本无法使自己发怒,更何况发狂呢,而白天的话却引发了藏在我心底的伤痛,使我的怒火骤然爆发,才能有这个结果。

    白天被我的异变惊呆了,他喃喃的说道:“你,你是什么怪物。”

    我的声音宛如万载玄冰一样冰冷,声音中充满了死寂,“你这个可恶的人类,你去死吧。”我整个人化为一道红色的闪电冲向了白天,白天下意识的举起长枪,试图抵挡我的进攻,长枪在我强横的实力下化为灰烬,我从他的身体处一透而过,当我静静的站在白天身后十丈的时候,白天的身体整个爆炸开来,化为满天血雨。

    残存的意识告诉我此地不能久留,我拾起地上的墨冥,迅速的向远方逸去。

    我的速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身边的景物呼呼的从耳边飞过,我保持着一条直线飞行,遇到什么阻碍都是一透而过,没有任何障碍能够阻挡我一分一秒。

    终于,我狂化的血液渐渐的冷却下来,飘在空中的我全身一软,摔到在地,人事不醒。

    ……

    全身强烈的疼痛使我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我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一个手指可以移动,和白天的战斗仍然历历在目,外伤在我变成血红天使的时候已经完全愈合了,让我感到惊恐的是体内的情况。

    所有的经脉都处于郁结状态,有的地方还是错乱的,导致我全身疼痛异常,只能轻微的移动。以我的能力使用任何一种异化身体都支撑的异常困难,何况是同时使用两种,虽然成功的击杀白天,但也对我身体造成了巨大的损伤。

    我勉强拿出一颗避谷丹塞入嘴里,闭上眼睛,默默运功,试图疏通郁结的经脉。但我发现,体内的暗黑魔力和狂神斗气都异常散乱,完全被阻隔在各个堵塞的经脉中,而且能量少的可怜。我心中一阵害怕,难道,我就这样废了吗?

    不,不会的。我还有远大的目标要去完成,怎么能就这么颓废呢。

    我无意中向旁边看去,透过皎洁的月光,我发现墨冥静静的躺在离我不远的地方,我手脚并用,困难的向它爬去,我最亲近的朋友,就算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没爬两下,身体传来的强烈疼痛就使我晕了过去,一醒过来,我仍旧继续向默冥爬去,短短不到三丈的距离我居然昏迷了六次才爬到,终于,我成功的扑在墨冥的剑体上,我满足的一笑,第七次晕了过去。

    一股冰凉的气息从我的胸口传入,让憋闷的我舒服了许多,我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趴在墨冥的剑身上,那股冰凉的气息正是它传来的。我心中大喜,用意识指挥这这丝冰凉的气息疏导着胸口的经脉。这丝暗黑魔力实在太弱了,想冲透一道经脉非常困难,我用了足足七天七夜的时间,才成功的疏通了胸口一小段经脉。暗黑魔力将经脉中残存的能量完全吸收化为己有,比原来强大了一些。

    我知道自己的伤势严重,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恢复的,索姓就平静心态,每天坚持不懈的用这微弱的能量不断的疏通。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虽然我的功力只恢复了不到两成,但已经不影响我行动了,只要不提气,身体和常人没什么区别。这段时间的艰熬,使我整个人足足瘦了一圈。

    已经差不多要开学了,没有时间再给我疗伤,我找到一条山溪。将身体的污垢洗净,从包袱里拿出一身新衣服换上,踏上了返回学院的路。这次经历,使我更加渴望强大的实力,我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自己能够成功控制血红天使的威力,如果有一天我成为可以随意控制身体的四翼血红天使,那大陆上将再没有我的对手。

    由于身体的重创,使我举步为艰,原本只有一天多的路程,我足足走了四天。

    终于又看到了天都学院的大门,我用墨冥支撑着身体,蹒跚的走了进去,一进校门,我就直奔庄老师的办公室。

    好不容易走到了,却发现办公室里没有人,我坐在楼道里,艰难着运行着体内的两团微弱能量(狂神斗气和暗黑魔力我都收回了很小一部分,所以分做两团)在疏通的六道经脉中游走。随着能量的运行,我的身体舒服了许多中午时分,庄老师终于回来了,当她看到跌坐在地上的我时大吃一惊。

    她将我搀扶起来,焦急的问道:“雷翔,你这是怎么了。”

    我虚弱的看着她,说道:“姐姐,到你办公室说吧。”

    庄老师点了点头,赶快打开办公室门,扶着我走了进去,做在椅子上,我感觉舒服了些。庄老师说道:“弟弟,你这是怎么了,晚了几天才回来,我就知道,你一定出事了,到底怎么回事?快告诉我。”

    我轻轻一叹,说道:“我练功太急,走火入魔了,今天能回来见你,已经是侥天之幸了。”这个理由我早就想好了,我现在的身体状态和走火入魔最为相象。

    庄老师大惊,一把拉住我的手,按在我的脉门上,看着她不断紧皱的眉头,我就知道她对我的伤势没什么办法。

    庄老师松开我的手,皱眉道:“你的经脉非常的乱,以我的能力都无法探清你体内的状况。”

    我摇了摇头,说道:“姐姐,你别为我为难了,我会自己慢慢疏通经脉的,现在我疏通的速度已经比一开始快了很多。(每疏通一道经脉,我的能力就会增强一分,疏通下一道经脉就会容易许多)”

    庄老师点了点头,说道:“我让副院长帮你看看吧,也许他会有办法。”还没等我回答,她就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姐姐对我的关心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我的心中暖融融的,我知道,自己再不是一个孤单无助的人、魔、兽混血儿了。

    时间不长,庄老师和副院长就走了近来,副院长一看我的样子就怒声道:“你这小子,修炼是能速进的吗?不扎扎实实的循序渐进,这下出事了吧,让我看看。”说着,他同样的握住我的脉门。

    半响,副院长松开手,说道:“你修炼的魔法是以黑暗魔法为主的,而斗气也是我没见过的,你体内的经脉郁结程度达到了百分之七十以上,能走回来你就偷笑吧,你这状况我也无能为力了,只能靠你自己静修。这样吧,我给你准备间静室,每天由小庄给你送些食物,你自己在那里恢复。如果有什么问题,你就来问我和小庄。小庄啊,雷翔回来的事先不要说出去,我会向院长汇报的。雷翔,你是学院的希望之星,一定要尽快养好伤,其他的事你不用管。”

    我点了点头,说道:“谢谢您,副院长,以后修炼我一定会小心的。”

    副院长叹了口气,慈祥的说道:“你是个好孩子,很有上进心,但是,提升实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点,你一定要明白,循序渐进才是最佳方法。”

    我感激的说道:“我听您的。”

    副院长说道:“趁着中午没什么人,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到我那里去休息。”

    我随着副院长来到他休息的地方,他这里是一个单独的小楼,他将我带到地下室,对我说道:“这里通风很好,虽然简陋些,但还算比较适合你养伤,这种走火入魔的伤必须静静的修养,所以我才没送你去医院。每天小庄会给你送来必需品。”

    我说道:“这里已经很好了,我会努力修炼,尽快恢复身体的。”

    副院长说道:“这种伤急不得,等你恢复到五成左右就可以回到大家身边上课了。哎……这个学期你恐怕都要在疗伤中度过了,本来,我和院长还想让你进入天龙组的,现在看来,恐怕也不行了。下个学期再说吧。”遗憾的表情在他脸上流露出来。

    副院长走后,我躺在床上休息,副院长对我还真不错,有了这个地下室,我就可以踏踏实实的疗伤了,紫雪不知道怎么样了,白天这老家伙,真是可恶,如果不是他,我现在就可以见到紫雪了,说不定还能冰释前闲呢。

    我催动着体内的两股能量分别冲向不同的经脉,开始了我的疗伤里程。

    两个月后,身体大部分经脉已经被我打通了,只余几处断裂的经脉尚未修复,功力也恢复到了6成左右,这天,庄老师又给我送饭来了,我对她说道:“姐姐,我的伤好了很多,你跟副院长说一声,我想回学院上课了,都开学两个月了,如果再不去,课程会拉下很多的。”

    庄老师微微一笑,说道:“真的好了吗?”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功力已经恢复了六成左右。”

    庄老师按住我的脉门,感受着我体内的能量波动,她惊讶的说道:“六成力量就这么强劲了,看来你这次没白走火入魔,如果全部恢复的话,你的实力就能提升一个阶段了。”这是当然的,天魔决和狂神决都上升了一层,尤其是天魔决,更是突破了第一道难关,当然是会提升到另一个阶段了,即使是现在的六成功力也要强过当初和里瓦比赛时的状态了。

    我说道:“也许是运气好吧,我走火入魔的时候,我的斗气发生了些变化,前进了一个层次。”

    庄老师问道:“你学的什么斗气,只前进了一个层次就能有这么大的进步,如果走火入魔就能进步这么多,我都想练了。”

    我苦笑道:“你以为走火入魔那么舒服啊,如果不是我运气好,也许就见不到你了,何况,我的斗气只适合男人学习,姐姐这么漂亮,外一要是学完了,姓格改变就不好了。”

    庄老师笑道:“那就算了,我回去就和副院长说。对了,紫雪几乎天天都来问我你回来了没有,你刚回来的时候,为了怕影响你疗伤,所以我没有告诉你,看那小丫头的样子,误会恐怕早就冰释了,到时候赶快去找她吧,让她安心。”

    送走了庄老师,我继续疗伤,修炼了一会儿,对紫雪的思念始终萦绕在我心头,使我无法平静。

    ……

    第二天,我被副院长“放”了出来。他嘱咐了我几句,就让我去班里上课了。

    当我走进教室的时候,顿时引起了一片轰动,坐到座位上,火行问道:“老雷,你跑那里去了,居然晚了两个多月才回来上课。”

    我苦笑道:“一言难尽啊,有机会在告诉你吧。”

    由于我上学期对里瓦的挑战,现在在学院里也是小有名气,刚下第一节课,班里的同学就围着我问东问西的,尤其是女生,弄的最后,我不得不摆出冰冷的样子,将他们都吓跑了。

    我刚松了口气,门口突然出现了一阵搔动,我顺着大家的目光看去,紫雪脸色苍白的站在门口,她比以前瘦了少许,憔悴的样子使我的心深深的悸动。我快步上前,紫雪也冲了过来,一下扑到我的怀里痛哭失声。

    我搂着她的腰,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直到听到庄老师的咳嗽声,才和紫雪尴尬的分开,紫雪的脸像熟透了的苹果,低声对我说道:“中午放学后,食堂见。”说完,转身跑了出去。

    庄老师走到我身边,小声说道:“弟弟,你以后在学院注意点,毕竟有规定的,紫雪这丫头不错,好好珍惜哦。回座位吧,要上课了。”

    我心不在焉的结束了上午的课程,一下课就跑到食堂等待紫雪,时间不长,两道紫色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和紫雪同来的还有紫嫣。我激动的迎上去,拉住紫雪的说,说道:“紫雪……”

    紫嫣咳嗽一声,说道:“你们注意点,这可是在学院。”

    我皱眉道:“你怎么也一起来了。”

    紫嫣微怒道:“怎么,不想见到我吗?我给你们当电灯泡了是不是,你别忘了我爸爸是怎么交代你的,我就是义务监督员。”

    我转过头,不理紫嫣,对紫雪说道:“上回的事……”

    紫雪用小手按住我的嘴,说道:“上回都是我不好,误会了你,我什么都明白了。你能原谅我吗?”说完,低下了头。

    我惊喜的说道:“没什么的,只要你不生气了就好。”

    紫嫣在旁边说道:“这段曰子你跑到那里去了,你知道紫雪有多担心你吗?”

    我回答道:“我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去练功了,没想到,过于燥进,以至于弄的走火入魔。”

    紫雪大惊,说道:“你走火入魔了,那现在怎么样了。”

    我微笑着抚mo着她的头,说道:“已经没事了,你放心吧,其实,开学的时候我就赶回来了,只是那时候还非常虚弱,所以副院长安排我先疗伤,现在恢复了大部分功力我才回来上课。”

    紫嫣不满的说道:“那你为什么不先来见紫雪。”

    紫雪拉住她姐姐,说道:“没关系的,只要雷翔回来就好了。”

    紫嫣无奈的说道:“你个傻丫头,让这小子迷的连东南西北都找不着了,你小心点,别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我怒道:“你烦不烦,难道不挑拨我们的感情你就难受是不是。”

    紫嫣横了我一眼,说道:“我走了,雷翔,你小心点,要是欺负我妹妹,我可饶不了你。”这句话已经不知道听她说了几遍了。看紫嫣离去了,我拉着紫雪说道:“咱们找个地方呆会儿吧,我真的好想你。”

    紫雪点了点头,小脸红红的,但眼内充满了欣喜的神情,嗫嚅道:“我也好想你。咱们去那里。”

    我想了想说道:“去马棚吧,这些曰子都没见过黑龙了,它现在怎么样了?”

    紫雪微微一笑,说道:“它呀,成天就傻吃闷睡的,你不在,我也不敢放它出去,胖了呗。”

    我拉着紫雪向马棚的方向走去,当我看到黑龙的时候,惊讶的对紫雪说道:“这是我的黑龙吗?不会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