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质的飞跃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庄老师看到我的动作一呆,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我说道:“老师,这个东西太珍贵了,请您收回吧,我真的不能要。”

    出奇的是,庄老师这回并没有生气,而是得意的看着我,我摘了半天,怎么弄都没反映,庄老师这才说话,“没用的,它需要特殊咒语才能摘除的,没有我的咒语,这辈子你就老老实实的给我戴着吧,傻小子。”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涌出一股莫名的悸动,庄老师带给我的不只是老师对学生的关怀,更多的,是慈母般的温暖。

    庄老师惊讶的看着楞在那里的我,说道:“怎么了,不满意吗?干什么这么看着我。”

    眼泪围着我的眼圈转了起来,我动情的说道:“庄老师,谢谢您,您让我感到了人间的温暖,我……”

    庄老师走过来,把手放在我的肩头上,说道:“孩子,怎么了,看你的样子,一定有个不快乐的童年。”

    我擦了擦眼睛,说道:“我小的时候,除了奶奶,从没有一个人真正关心过我,我的母亲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而奶奶也在几年前死了,当时,我感到很绝望,整个世界在我眼里都是黑暗的,直到遇见您和紫雪,才又让*看到了一丝光明,老师,能让我叫您一声妈妈吗?”

    庄老师脸上一红,说道:“雷翔,没想到你的遭遇是如此的不幸,我的年纪不能做你的母亲(庄老师比我大十一、二岁左右),但我可以做你的姐姐,好吗?”

    姐姐就姐姐吧,叫一个没结婚的女姓母亲确实有点……,我点了点头,叫道:“姐姐,谢谢你。”

    庄老师说道:“以后没外人的时候,你就这么叫我吧,弟弟,你这次放假有什么打算吗?”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修炼一段时间。”

    庄老师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你还真有上进心啊,对了,离这里大约三百里左右的地方有座白烟山,那里海拔非常高,也比较险峻,一般没有什么人烟,你就去那里吧。”

    我眼睛一亮,说道:“有这么好的地方,离首都还近,太好了。您告诉我怎么走?”

    庄老师拿出一张白纸,给我画了一个简易的地图,对我说道:“按着地图走,你就能找到那里了,路上要小心,虽然你的功夫不错,但一山还比一山高,不要随便惹事。对了,你到山上吃的怎么解决。”

    我想了想,说道:“应该有野兽什么的吧,到时候我随便打点野兽,拣些果子吃就行了。”

    庄老师神秘的一笑,说道:“那到不用,姐姐给你样好东西。”

    我连忙说道:“不用,不用,姐姐你给我的已经够多的了,我不能再要你的东西了。”

    庄老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瓷瓶,说道:“也不是什么珍贵东西,是这个。”

    我疑惑的问道:“是什么?”

    庄老师说道:“这个叫避谷丹,吃一颗可以一天不饿,足够补充你身体所需了,虽然不是很珍贵,但却很实用。这一瓶子里有200颗,你留着吧,姐姐有制作的方法,想用的时候再自己做就行了。”

    我惊喜的说道:“原来还有这么好的东西,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庄老师看我收好了避谷丹,说道:“上回紫雪的事情你解决了吗?”说到这个,她想起了当时亲我的情景,不由得脸上一红。

    我叹了口气,说道:“这些都等我回来再解决吧,没有绝对的实力,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上回的误会我已经告诉她父亲了,她应该会明白的。”

    庄老师笑道:“这种感情方面的事情,姐姐也不太懂,全要靠你自己了,你说的对,实力才是说话的本钱,姐姐支持你。”虽然我很奇怪以她的品貌怎么会没有人追求,但为了怕她感到难堪,我并没有问。

    我点了点头,抓住庄老师的手,说道:“姐姐,那我走了,您保重。对了,麻烦您帮我告诉紫雪,让她帮我喂喂黑龙,只有她才可以靠近黑龙。”

    庄老师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新学期开始前一定赶回来,我等着看一个全新的你。练功不要躁进,以免发生危险。”

    “我会的。姐姐,再见。”我将墨冥用庄老师事先给我准备好的皮套装起来背在背上,出了她的办公室。

    我先回宿舍收拾了些换洗的衣服,风云和火氏兄弟早就走了,估计都回家了吧,走到学院门口,看着天都学院的大字,我的心中产生了一丝惆怅,我要走了,学院。紫雪,我走了。

    当我的背影逐渐消失之后,两道紫影出现在学院门口。

    “姐姐,你说他会离开了吗?”

    “难说。”

    “都是我不好,误会了他,他一定是生我气了,姐姐,我该怎么办啊。我真的好爱他,我……”

    “先别说这些了,到里面找找,也许他还没走呢。”

    两道紫影闪进了学院大门,时间不长,她们又出来了。

    “姐姐,他走了。”

    “妹妹,别难过了,他又不是不回来了,爸爸不是说了,他没怪你吗?只希望澄清误会而已。”

    “都是我不好,为什么我那么不信任他呢。”

    “行了,不就是个男人,至于你为他这样吗?他的马不还在这里,你帮他好好照顾也就是了。回家吧,假期也不是很长,两个月而已。”

    “姐姐,你没有经历过相思,又怎么会知道我的痛苦呢。”

    ……

    她们的声音随着远去的身影逐渐消失了,如果我还在的话,肯定会认出她们,那是紫嫣和紫雪两姐妹。

    ……

    出了首都,我朝着庄老师指点的方向前进着,我专门找些无人的小径运起飞翔术赶路。这样速度就快的多了,我曾经在没人的地方试了试墨冥的锋锐,当暗黑魔力催动它的时候,它显示出的威力让我大吃一惊,我随手挥动了一下,它立刻发出一道黑色的光芒,足足斩断了三棵合抱的大树。估计随着我天魔功的进步它的威力会进一步的显现出来。

    由于是步行,毕竟比不上骑黑龙,一天下来,我走了大约将近200里路左右,来到了一座不大的小城,天色已经黑了,我决定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明天在走。我在小城中走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虽然比不上首都,但也算的上热闹了。我找了一家很普通的酒店住了下来。夜幕已经降临了。枯燥的赶了一天路,我想出去放松放松,于是就不自觉的走出了酒店。

    已经很晚了,路上的人不是很多,前面有一家酒吧。赶了一天路了,进去和杯饮料放松一下吧。

    身随意动,我走进了酒吧,这里的设计的非常古朴,一进去我就看见大厅中央的两棵大树,估计是假的吧,顶棚是树叶密布而成,看上去环境非常幽雅。

    一位服务员走了过来,说道:“先生,您想要点什么?”

    我说道:“给我来一大杯饮料,再来些点心什么的。”

    服务员点了点头,退了下去,我找到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酒吧中大约有三成左右的客人,虽然人数并不是很少,但酒吧里却保持着安静,即使有人说话也都是压低了声音,这就使得这里的环境更显清幽。

    这种宁谧的感觉让我非常舒服,一会儿,我要的食物和饮料都上来了,我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缓慢的进食,阵阵清香不断传入我的鼻端。

    就在这时,宁静被打破了,酒吧门口处走进三个人类,中间一个长的獐头鼠目,脸色苍白发青,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他身后跟着的两人看上去到是很彪悍,应该是中间那人的保镖或者家奴。

    他们一进门,中间那位就喊道:“服务员呢,快,给大爷上好酒,今天我要好好在这里喝上一顿。”

    他的大声括噪顿时引起绝大部分人的反感,我更是忍不住说道:“安静点,想喝酒自己找个地方,别在这里瞎嚷嚷。”

    我身旁的一个服务员一个劲的冲我使眼色,意思是让我别再说下去了。可我的脾气哪儿能说收就收呢。

    那獐头鼠目的家伙听到我的话顿时大怒,喊道:“是谁在放屁,你们去给我收拾了他。”看到这一幕,我仿佛有回到了兽人国度那弱肉强食的世界。一丝冷笑出现在我嘴边。对付这种败类我最拿手了。

    两名大汉向我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向我抓来,嘴里还说着:“刚才是你多嘴吗?得罪了我们少爷,你死定了。”

    我一把叼住他的手腕,冷声道:“就是我,怎么,想找麻烦吗?什么少爷不少爷的,在我眼里,还不就是一条只会乱吠的狗。”单手一送,将他摔了出去。

    那獐头鼠目的男子喝道:“给我杀了他,一切后果有本少爷负责。”

    酒吧老板跑了出来,对着他哀求道:“原来是白少爷您来了,求求您,别在小店闹事了,今天的帐都记在我头上还不行吗?”

    那白少爷三角眼一横,说道:“滚,老子今天生气了,说要他的命就不能让他活着从这里出去,谁拦我我就杀谁。”说着,一巴掌将酒吧老板打了个跟头。

    看他嚣张的样子,我的怒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

    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喝道:“有什么事儿,冲我来,别难为别人。”

    白少爷说道:“好,你小子不是要逞英雄吗?今天我就成全了你,给我上。”随着他的命令,两名大汉怒吼一声,同时向我扑了上来,看他们的身手,确实是练过些功夫,但还不看在我眼里。这个什么白少爷的,在这里肯定是为祸一方,今天,我就为民除害吧。我的眼中涌出浓浓的杀机。

    我根本没有闪躲对方的进攻,任由对方的拳脚打在我的身上,但他们打中我的同时也听到了自己骨头的碎裂声,两人狂喷鲜血飞了回去,如果要和对方缠战,恐怕我还需要废些工夫,像这样一拳换一拳的打法,凭借我的超强防御力,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刚才,他们向我进攻我根本没躲,立刻使对手一楞,胜负就在这一瞬之间,我的双拳也同时击中了他们的胸口。

    白少爷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当他发现我正一步步的向他走去时,才发现了自己的危险,一声怪叫,转身就往外跑。

    可能是平常做的坏事太多了,他在逃跑的时候腿一软,摔到在地上,我上前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冷冷的说道:“你不是很狂吗?不是要杀我吗?来呀。”

    白少爷恨恨的说道:“你要是敢动我一下,我父亲不会饶过你的,他会把你万刃分尸,让你不得好死。”

    本来杀他这种小人,我还真有些不屑,听他这么说,我因为刚刚杀人时逐渐平息的怒火又被他点了起来,我淡淡的说道:“既然这样,我正想看看你父亲怎么个不饶过我。”我的全身散发出强烈的杀气。

    白少爷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生命的危险,眼底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刚想开口求饶,我的脚已经踏了下去,他的胸骨完全被我踩的粉碎,顿时七窍流血而亡。我却没有意识到,在龙神帝国的第一次杀人,也险些为我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

    我恨声说道:“死有余辜。”

    酒吧老板突然跪倒在地,哭喊道:“完了,完了,白少爷死了。”

    听他这么说,我怒喝道:“他是你祖宗吗?你这么舍不得他死。”

    酒吧老板说道:“这位远道而来的外乡人,你不知道,白少爷是本地城主白天的独生子,自小就娇惯,在我们这里早就横行惯了,您杀了他,白城主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不耐烦的从怀中掏出一袋金币,扔给他,说道:“既然你这么怕事,拿着这些钱,赶快跑吧。”

    酒吧老板欣喜的接过钱,转身就往后面跑去,我看了看已经四散奔逃的食客刚想回座位继续吃喝,一为食客拉住我,说道:“兄弟,你赶快走吧,你不可能斗的过白城主的。今天你为我们除此一害,我们都非常感激,不能让你把命送在这里啊。”

    我疑惑的问道:“那个什么白城主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食客点了点头,说道:“白城主可是退了役的龙骑士,朝廷虽然收回了他的巨龙,但也将这里赏赐给他,在这里,他就像土皇帝一样,没有人敢招惹的。”

    我惊讶的说道:“退役的龙骑士?”没想到龙骑士在龙神帝国居然有这么大的特权,即使是退役的也可以做城主。

    食客说道:“是啊,你快走吧,听说他具有接近光明骑士的实力,虽然没有了龙,恐怕你也不是他的对手,何况,他还有3000甲卫,趁现在消息还没传过去,你走还来的及。”

    确实,即使没有龙,我也不可能是龙骑士的对手,这点,我还是很清楚的。等死可不是我的习惯,我点了点头,对食客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那你也赶快走吧。”

    我迅速的回旅店收拾了东西,连夜出了小城。

    由于那位白少爷的恶名昭著,所以,根本没有人去通知城主他的死讯,直到第二天,消息才传到白天的耳朵里。

    白天带领着人马来到酒店,当他看到惨死的独子,不禁老泪纵横,但他一点也没有意识到是什么原因导致儿子的死亡,强烈的仇恨占据了他的脑海,他大声吼叫着:“不论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把你找到,用你的血来祭奠我儿子的亡灵。”

    走在半路的我打了一个冷战,不禁苦笑道:“看来,是有人在骂我了。”真后悔没有听姐姐的话,管了这个闲事,弄的自己跟丧家之犬似的,我摇了摇头,加紧了前进的步伐。

    经过一晚的急走,清晨十分,我已经到达了姐姐(庄老师)所说的白烟山,这里确实是烟雾缭绕,湿气非常重。我顺着蜿蜒曲折的山路向上攀行,路上偶尔会遇到些小兽。为了安全,我将墨冥握在手上,它传来的冰凉感顿时让我心神一振。

    由于是清晨,山里面更加是雾气弥漫,我爬到半山腰以后,能见度不足3米,潮湿的雾气呼呼的从我身边飞过,使我有一种穿入云层的感觉。又摸索着上行300米左右,我终于穿透了弥漫的云层,太阳也在远远的地方升了起来,初升的旭曰照的脚下云层如同一片巨大的棉花堆,层层叠叠美不胜收。

    我向上看去,山峰高耸直入天际,原来我才到了不足三分之一的地方,没有必要爬的太高,只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就行了,这里的景色那么美就是这里吧。

    我在山坡上找到一块较为平坦的地方,为了能更好的生活在这里,我用狂神决斗气在山壁上打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穴,深约两丈,高有两米左右。为了安全,我把入口处打的比较小,只有高1米宽一米的一个不规则洞口,然后在远处砍了两棵树,用墨冥将它们分割成木板,铺在洞底。一个简易的暂时巢穴就完成了。

    做完这些足足用去了我一整天的时间,由于我将洞穴底部挖凿成一个斜坡状,所以不用怕雨水的侵袭。我躺在地面的木板上,吃了一棵避谷丹。我就要在这里修炼两个月了,时间紧迫,现在就开始吧,我要尽最大可能提升自己。

    想到这里,我立刻起身,到洞外找了许多藤蔓,厚厚的挡在洞口,又在洞口处用暗黑魔力设置了一层结界,这样,足可以阻挡野兽的侵袭了。一切都准备好了,我开始了这次闭关苦练。

    二十天的时间过去了,可能是由于上次狂化改变了我的部分体质,狂神决斗气经过我不断的修炼,进步神速,已经接近第三层了,虽然暂时无法突破,但也有了希望。可让我烦恼的是,天魔决在这二十天里居然毫无寸进,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始终保持在第三层的顶端而无法做出突破,使我的暗黑魔力发生质的变化,两翼堕落天使变身也就无从变起了。我曾经试着强行突破,却险些走火入魔,弄的我再也不敢尝试了。眼看就一个月过去了,我的心却越来越烦躁。

    清晨,我站在山边看着一望无际的云海,到底怎样才能突破这个瓶颈呢,算了,不去管它,今天不练了,反正天魔决和狂神决都到了瓶颈,想突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紫雪不知道怎么样了,公爵不知是否将上回的事跟她解释清楚了呢!我的人生是那么的孤寂,以后要做些什么呢?是回到兽人国度做回我的比蒙,还是留在龙神帝国做我的人类。我的心很乱,我无法对自己的将来做出决定。公爵曾经说让我给自己定立一个远大的目标,我的目标是什么呢?虽然我年纪还小,但却已经对打打杀杀的生活厌倦了,最渴望的是不要打仗,和紫雪找一处清净的地方终老。人类和魔族、兽人不再仇视。可是,这可能吗?以我一个人的力量能做什么。随便一个龙骑士都可以置我于死地。

    兽人国我还是一定要回去的,那里毕竟是我的家乡,和龙神帝国相比,兽人在各方面都差的太远了,如果任由这么发展下去,早晚都是灭国的结果,而魔族呢,虽然我没有接触过魔族,但我毕竟有三分之一的魔族血统,最疼爱我的奶奶也是魔族的皇族。三大种族都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帮哪一个也不是最好的选择。

    我的目标是什么?最基础的,就是先要改变兽人国现在的状态,要屏除兽人的那些恶习,对付智慧低下的兽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武力,想到这里,我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冷芒。

    如果我能帮助兽人国和魔族强大起来,成为和龙神帝国有同样实力的国家,让三方得到一个平衡,这样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战争了,我不想成为什么英雄,我只想做一个随自己喜好做事的绝世强者。我决定了,当我学业有成的时候会立刻回兽人国,虽然我不喜欢那里的任何事物,但我却一定要帮助兽人强大起来。等兽人成长起来的时候,我也许会去魔族吧。总不能让魔兽两国联合把龙神灭了。当三国同样强大的时候,我的使命就结束了。

    对,我的目标就是做个绝世强者,并要改变各族现在的关系,让所有族类都能和平的发展。这个目标够远大的了吧,恐怕我用一生的时间也无法完成它,毕竟,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渺茫的。想到这里,我眼睛一亮,对呀,一个人的力量小,那我何不多找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努力做呢,如果成功的话,会给整个大陆的各族人民带来多大的福音啊。(正是今天的这个决定,使得“我们的力量”成为了曰后可以影响三族决定的第四大势力,也使我开始向攀登历史舞台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想通了这些,我觉得一切都豁然开朗起来,心情大好,远方的朝阳已经冲破了云端,正在冉冉升起,我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全身的功力都随着我的啸声调动起来,狂神决和天魔决分为内外两部分在我体内飞速的循环着,一黄一黑两道气流围绕着我的身体疯狂的旋转着,周围的云朵被强烈的气流逼开,我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我知道,这也许就是一个契机,我停住了长啸盘膝坐在原地,任由体内的两股不同的能量自行运转。体内的经脉澎湃着无比强大的能量,使我感到全身好像一个巨大的气球一样。狂神决和天魔决的根本分别在我胸口和眉心两个位置,天魔决是从眉心出发,主要围绕着我脑部运动,而狂神决则是不放过身体任何一处经脉,疯狂的运转着。

    当两股能量第99次在眉心处交汇时,我感觉到全身好像爆炸开一样,所有的经脉都不一样了,原本已经被能量充满的经脉显的那么空旷,我知道,经脉再一次被扩充了,全身轻飘飘的说不出的舒服,黄黑两道能量依旧在不断的运行着,我内心狂喜,因为不但天魔决的第三层突破了,连狂神决的第三层也同样突破了。

    我缓缓将两种能量收回到它们自己的地方,天魔决和狂神决都没有停止运行,只是速度降慢而已,也就是说,以后即使我不刻意修炼,它们也会不断的增长。

    我睁开双目,发现已经进入了夜晚,如果有人的话,一定会看到在黑夜里闪过两道冷电,那——就是我的目光。

    我按照天魔决书上所说的咒语吟唱起来:“黑暗凝聚灵魂,堕落方能自由,觉醒吧,沉睡在我血液中无尽的魔力。”刚刚平静下来的暗黑魔力随着我的咒语疯狂的运转起来,我感觉到一道冰冷的寒气直刺我的大脑,不由得痛苦的呻吟出声,我原本淡绿色的头发逐渐变成了黑色,肌肤变的晶莹白皙,全身的肌肉膨胀起来,后背突然传来一阵巨痛,整个身体好像撕裂了一样,一对长两米多翅膀在我身后骤然展开,暗黑魔力迅速的布满全身,我的周围隐隐透着一层淡淡的黑气,最让我感到奇怪的是,狂神斗气也完全融合到暗黑魔力之中,我现在能感觉到的就是夹杂着狂神斗气的暗黑魔力。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原本背在背后的墨冥突然发出欢快的呻吟,嗖的一声蹿天而起,我心中一惊,刚刚想到要去追它,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墨冥身边,连我自己都有些不适应自己的速度。

    我一把抓住墨冥,将暗黑魔力不断的灌输给它,墨冥发出强烈的黑光。我意念一动身体重新回到了地面,一丝邪意流露在我的面庞上,我觉的大脑无比清醒,看什么东西都不包含任何感情。现在的我,应该是最适合战斗的形态。

    我清啸一声,将暗黑魔力运到剑上,身体上跃,翅膀向身体的斜后方张开,飞到10米的高空,双手握住墨冥运力向下挥出一道黑色匹链。黑色匹链轻柔的飘向地面,轰的一声,树木和山石四散飞溅,山体上出现了一道宽半丈深一丈,长十余丈的深坑。

    我仰天长笑,终于成功了,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我也具有堕落天使的能力了,再不用怕里瓦了。我又试了试狂神拳,我是用剑发出的,虽然狂神斗气融合到暗黑魔力里,但依旧不影响它的本质,而且威力之大,几乎可以和我狂化后所用出的能力相媲美。因为我的狂神斗气也练到了第三层,所以,也同时学会了狂神第三拳——狂龙急舞。

    这次静修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找了块巨大的石头将洞口堵住,准备下山。

    本来,我还想爬上山顶去看看,但对紫雪殷切的思念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我却不知道,自己因此失去了一个进一步提升的大好机会,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下了白烟山,我按照原路向回走,能力提升的喜悦使我忘记了在小城的一幕。当我走到小城的时候,才反映过来,算了,既然已经来了,就赶快通过吧,哪儿那么巧就会遇到敌人呢,即使遇上,我也未必会怕他。刚刚修炼成堕落天使之身的我难免有些自大。

    我顺利的通过了小城,看来,那个什么白天的不知道上那里追捕我去了,估计没在城里。刚想到这里,耳边突然传来震天的喊杀声。不好,被包围了。

    大量龙神帝国的士兵从四周涌来,在我的正前方一人身穿白色铠甲手提长枪向我冲了过来,他不可一世的气势带给我很大的压力,我知道,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了,而我面前的对手,就应该是小城的城主——白天。

    白天的马在我面前10米处停住,我看清了他的长相,此人确实不愧是曾经的龙骑士,身高不下于我,虽然须发皆白,但腰干挺的笔直,整个人就像一杆蓄势待发的标枪。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