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首席之争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狂神

    教室很大,足可以容纳下80人,现在只坐了一半左右,前面是黑板,墙壁刷的粉白,看来这就是以后学习的地方了。我在后排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火氏兄弟坐在我旁边。

    铃声响起,一个大概26、7岁的女老师走了进来,她个子不是很高,留着披肩的黑色长发,容貌秀丽典雅,看上去很温柔的样子,她先咳嗽了一声,然后大声道:“同学们,都安静了。开始上课。”她的声音很清脆,听在耳内感觉异常舒服。

    老师居然这么年轻,这可是很出乎我意料之外。

    教室里肃静下来。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庄静,以后就是这个班的班主任,我主要负责魔法类的课程,希望大家能和我积极配合,努力修炼,为学院争光,也为咱们魔武1年级六班争光,大家如果有什么魔法方面的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我心中暗想:看来,这个老师还挺平易近人的,这个年纪就能教导我们新生,肯定有不凡的实力。

    “下面,同学们自我介绍一下吧,由左边第一排开始。”

    左边第一排第一个是名女生,如果她是男人的话应该算的上膀大腰圆,身高足有180cm,腰围估计和身高差不多,用比较流行的话来形容她——地球仪。她一点也不怯场,刷的一下站了起来,说道:“庄老师您好,各位同学好,我叫凤鹃,学过些火系魔法和一些家传的功夫,希望在以后的学习上能和大家互相交流……(后面省略1000字)”哇,这简直是个八婆,没完没了的。直到庄老师也忍不住了,道:“好了,凤鹃同学就到这里吧,下一位。”

    这位胖凤这才悻悻的坐下,不过,显然还没说过瘾。

    她后面是一个很瘦小的男生,和刚才的凤鹃相比简直就是强烈的反差,他站起来,用沙哑的嗓子道:“我叫龙壮,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说完,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

    终于到我了,我站了起来,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柔和一些,说:“我叫雷翔。”班上的许多女生看到我高大的身材,英俊的面容都向我抛来媚眼,别的还好应付,可我无意中接到那位凤鹃姐的媚眼,差点连隔夜的饭都吐出来,我强忍着往上翻涌的酸水赶快坐了下来。

    班主任老师显然对我也有些感兴趣,追问道:“雷翔同学以前学过什么?”

    我不得已又站了起来,不过已经不敢在四处学么了,直视庄老师道:“我学过一些拳法和斗气。”

    “哦,你没学过魔法吗?”

    “没有。”

    “那你以后可要努力了,争取跟上大家的进度。”

    “是,老师。”

    火氏兄弟随后介绍了自己,他们一模一样的形象也给大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好了,大家都自我介绍完了,希望以后同学们能互敬互爱,团结进取。下面要选出一名班长,以后帮助我一起管理咱们班,大家看怎么个选法好。”

    一名叫伍德的同学站了起来,道:“老师,据我所之,好像学院里每个班都有首席生,不如我们也进行一次比试,选出首席生,然后就由他来当班长好了,这样也比较能服众。”

    庄老师点了下头,微笑道:“这个办法不错,同学们还有其他建议吗?”

    大部分同学都表示没有疑义,没有表示的也拿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随后庄老师宣布:“下节课大家一起到4号训练场,通过比试选出班长。现在下课。”

    我悄悄问边上的火氏兄弟:“能不能弃权啊,当班长有什么意思,会影响修炼的。”

    火行道:“应该不会影响修炼吧,听说班长要是和老师们打好关系还能和老师们多学点东西呢,学院有个天龙组,只有二年级以上每个班的首席生有权利进去,听说在里面能学到些更深奥的功夫。学院有6个年级,每个年级差不多都是6个班,所以天龙组应该有30个人左右,他们才是学院真正的精英。”

    这么说,当这个班长还是有好处的,最起码有可能得到更好的学习机会,看来我还不能放弃。

    课间也没什么休息的功夫,我跟着大队人马直奔四号训练场,四号训练场在教学楼的后面,一直都是供魔武班的学员使用。

    班里的女生们频频的议论着,从她们细微的声音中隐隐听到我的名字。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我长的真有那么帅吗?

    有几个自恃长的不错的女生,还靠过来和我套近乎,试图凭借自己的姿容媚惑我,以他们这种程度怎么能让我动心呢,一个个都从我这里碰了个冷钉子。

    终于熬到了地方,四号训练场在一个大房子中,周围是5层看台,大约能坐下4、5百人左右,中央是一个长宽各20米的大擂台。

    庄老师走上擂台,道:“好,下面进行抽签,有没有愿意放弃的同学?”

    “有,有,有。”不是吧,竟然有一多半都放弃了,以女生居多。庄老师统计了一下,最后参赛的正好是16个人。经过抽签分成八组,捉对撕杀,胜者晋级,负者淘汰。

    我第一场对上的就是火行,他冲我做出个无奈的动作,“雷翔,来吧,咱们先拼一场。”我点了点头,率先走上了擂台。

    火行抽出长剑,道:“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也要加油啊。”

    我道:“来吧。”

    “伟大的火神,赐与我无尽的烈焰。”随着火行的吟唱他的长剑逐渐变成了红色,发出腾腾的热气,我仍然站着不动,等待他的动作。

    火行一声大吼,迅速的冲到我面前,猛然一剑劈了下来,我轻轻一侧身,并没有躲开他的剑,长剑直劈我的肩膀,火行显然没想到我这么菜,赶快收劲怕伤了我。但惯姓太大已经来不急了,充满火焰能量的剑一下劈到我的肩膀上发出”扑。”的一声。

    其实,从他出剑的力度我就知道他伤不了我,是故意被他砍中的,肩膀只是感觉被轻微的烫了一下,我冲他微微一笑,抬起左手一把抓住他的长剑,右手一掌拍出。

    火行感觉长剑砍到我身上就好像砍到坚冰上一样,剑身被我抓住更是丝毫无法移动,充满火元素的锋刃竟然无法割破我的手掌,在惊讶中,他被我一掌打下了擂台。

    整个过程一共也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我主要用的送的力量,并没有伤到他,火行落到台下还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长剑,锋刃居然卷了一些。

    他不可思议的问道:“雷翔,你这是什么功夫,居然不畏剑砍。”

    我平淡的说:“不是不怕,而是你的力量不够,你要不要再比试一次。”

    火行摇了摇头道:“不必了,我认输。”

    台下的其他同学都看傻了,都没想到第一场比赛居然是如此结局,不由得都对我另眼相看,我立时成了夺标的大热门。

    庄老师宣布:“第一场雷翔胜。下一场凤鹃对火星。”

    我走下台来,拍了拍火行的肩膀道:“知足吧,你是第一个输给我能全身而退的。”火行被我说楞了,我没有再理他,抬起头观看台上的比赛。

    台上的火星和凤鹃已经打了起来,凤鹃用的是一把大锤子,上下挥舞的虎虎生风,沉重的大锤在她手中象鸿毛一样挥舞的毫不费力,锤子上也加持着火系魔法,虽然她的身形看上去笨重,但移动速度却一点不慢,向一片树叶一样,轻飘飘的在火星四周展转腾挪,逐渐将火星逼到了角落。铁锤刮起的劲风使得火星根本就近不了她周围3米之内。只是用长剑试探着发出一些火系魔法。这个胖女人还真是有不一般的实力。

    火行叹道:“这是女人吗?太可怕了。”

    我平淡的说:“你弟弟要输了,他根本无法发挥出自己的优势。”

    果然,我话音刚落火星的剑就被凤鹃的大锤打飞了,锤子停在他头上三寸的地方,吓的火星脸色变得刷白。

    凤鹃得意的笑道:“你输了。”她成了第二个进入八强的人。

    只用了1节课的时间八强就产生了,我下一场对阵的是一个叫落雷的男同学,他是用枪的,据我观察其枪法虽然刁钻,但力量还不足。

    第二轮第一场,我和落雷在庄老师的宣布下同时进入了场地,落雷道:“你刚才赢的也太轻松了,我是不会给你这种机会的。”

    我冷哼一声并没有回答。

    “如果不是放水就是他轻敌了,我是不会犯和他同样的错误的。好,让你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功夫,看枪,星河漫布”说完,手中丈二长枪幻出漫天光点,向我撒来。名字取的还不错,枪尖上扑扑的发出斗气的声音,我根本分辨不出他要扎向那里。他的实力确实要强过火行。

    我抬起手臂护住眼睛,将天雷卸甲运变全身,衣服上充满厚实着劲气,身上一阵轻微的刺痛,落雷这招星河漫布一下不差的全刺到我的身上。

    我放下手,冷冷的看着他,落雷吃惊的看着我,嘴里喃喃的道:“这下我知道刚才他是怎么输的了,你果真是刀枪不入。”

    “我不是刀枪不入,只是你们的力量不够而已。”

    落雷坚定的说:“我不会放弃的,再来,沉稳的大地,用您强大的力量刺穿眼前的敌人吧——地矛刺。”原来他是学土系魔法的。

    脚下一阵晃动,一只硕大的地刺冲了上来,我向后一闪,虽然躲开了却惊出我一身冷汗,这么大的地刺,即使以我的防御力也不能保证一点伤都不受。正在这时,第二根地刺又冲了上来。

    老躲也不是办法啊,我用全力向前冲去,地刺在我身后不断的冒出,我惊险万分的躲开了一波又一波的地刺,虽然躲开了正面进攻但却不能幸免的被刮了几处,要不是我超强的防御力,说不定已经是遍体鳞伤,但衣服却保不住了。

    终于,我就冲到了落雷的身前3米处,高高跃气,大吼一声,“狂雷降世。”这是我从兽人皇城出来以后第一次在战斗中用上狂雷十三拳。

    在空中的我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强大气势,硕大的拳头在落雷眼中不断变大,他感觉到空中充满了澎湃激昂的力量,所有闪躲的方位好像都被我这一拳锁死了似的,使他无法闪避。

    落雷一咬牙,手中长枪运尽全力向我刺来。

    其实,当我高高跃起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胜了,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挡住我全力使出的拳法。

    我的右拳带着一团强大的斗气撞上了落雷的长枪,空中出现一阵碎裂般的响声,落雷被我强大的力量”送”出了擂台。他的长枪却寸寸碎裂撒了一地,如果不是我最后时刻将斗气撤回大部分,又把爆炸的力量改为推送的力量,恐怕他永远都无法见到明天的太阳。

    我站在台上,负手而立,大有问天下英雄舍我其谁的气势。我冷冷的道:“现在你应该知道自己是多么幸运了吧,对不起,毁了你的长枪。”

    台下的落雷并没有受什么伤,自然知道是我手下留情,恨恨的退到了一旁。班主任老师眨了眨眼睛,心里暗道:“这个雷翔好强的力量,要知道落雷的星云枪法在来到学院之前就已经小有名气了,在班里乃至年级都应该是排的上的,没想到都被他打败了。”

    她正想着,台上的我说话了,“老师,是不是该宣布我胜利了。”

    庄老师这才反应过来,忙道:“雷翔胜进入半决赛。”

    我从台上跳了下来,火氏兄弟立刻跑了过来,火星道:“老雷,你可真行啊,刚才你那拳简直太漂亮了,看来班长是非你莫数,教教我怎么样。”

    我道:“我的拳法不适合你学,你还是努力练好自己的功夫吧。”

    火星碰了个钉子,有些悻悻。我不再理他,走到角落里打坐起来,因为比赛是今天一天进行完毕的,所以体力很重要,刚才虽然胜了落雷,但我也并不象表面那么轻松,那些地刺对我还是有一定伤害的,而且刚才的战斗也损耗了我很多的体力,如果后面的两个对手都有落雷的水平,我要当这个班长还是有些困难的。

    我心中暗想,下一场绝对不能让对手有机会用魔法,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我静静的坐着调息体内的能量,将散乱的天雷卸甲真气重新会聚,对场内其他的事情冲耳不闻。

    时间不长,感觉到真气已经渐渐的恢复了最佳状态,我深深的吸了口气,站了起来。

    走到台边,正好看到一个结尾片段,凤鹃挥舞着大锤子把她的对手连人带剑轰下了擂台。真是恐怖的力量啊。

    班主任老师宣布:“凤鹃胜,四分之一决赛结束,下面开始半决赛,第一场,雷翔对风问。请比赛选手入场。”

    该我了?看来刚才我入定的时间还真不短啊。走上擂台,我站到一边。微风抚面,眼前一花,对面就多了个人,好快的速度,我心中不禁一懔。

    这就是风问了,身材匀称,手中拿着一柄长剑。他微笑道:“刚才看了你的比赛,我知道你很强,但我已经有应付你的方法了。”

    “少说废话,来吧。”为了不让对方用魔法,我第一次主动进攻,左脚踏前身体向前飚射,一拳轰出。强劲的斗气罩向风问,劲风刮的他衣襟咧咧做响,就在即将命中的时候,面前的风问突然消失了,我这威力无比的一拳居然打在了空气中,他不但速度快,斗气也很强,竟然能从我的斗气场中逃走。

    我一愣神的功夫,就觉的身后一道尖风袭来,我并没有闪躲,转过身用胸口来挡对方的进攻,又是一拳迅速的轰出。

    一道风箭准确的命中我的胸口,可我的拳却又打空了,风问站在擂台的另一边惊讶的道:“你的防御力真是高啊,我这种强度的风箭你都能硬接。”

    风问围着我飞速转了起来,不时给我个风箭、风刃之类的魔法,根本就不和我硬碰,我四处挥拳只是白白浪费力气。我的天雷卸甲斗气强度还太低,不能及远,根本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啊,对了,我可以把暗黑魔法融合到斗气中,就象上回硬档父亲的攻击那样。

    我站到擂台中央,任由他的风系魔法洗礼,外衣在他的风系魔法下破碎的更厉害了,露出了内衣和双臂精壮的肌肉。我暗暗的观察着他移动的方位,不断的在体内集中暗黑力,冰凉通透的感觉顿时充满全身,感官也随之灵敏了许多。

    这时候风问一边攻击一边暗想,照这样下去,也许打不破他的防御罩我的魔法、斗气就要用完了,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那么结实,不行,要出绝招才行,想到这里,风问大吼一声:“疾风魔狼剑。”

    他将全身的斗气完全会聚到长剑上,再用风系魔法为自己加速直冲过来,身体在空中高速旋转着,离我还有5米时,他的斗气就已经刺的我皮肤隐隐做痛,这要被他扎上,即使以我的防御力恐怕也要受伤。我大喝一声:“来的好。”运足已经凝聚好暗黑力,迎面就是一拳轰向他。

    一道黑白相间的斗气应拳而出,我就不信拼力量我会输,就在两股力量要相撞的刹那,空中的风问居然不可思意的向左侧一翻,躲开了我必杀的一拳,长剑依然向我胸口刺来。风问是利用风系魔法而改变的方向,不论我怎么闪躲他都能追着过来。

    在这危急的时刻,我的心居然静了下来,清楚的感觉到他攻来的方向,大吼一声:“狂雷惊天。”迎着他攻来的剑化出漫天拳影,将他所有可移动的方位全部封死,逼他和我硬拼。

    风问显然没有想到我居然还有这样的技巧,已经无法再躲开了,他一咬牙猛的加速冲来。”轰。”剑和拳终于在空中撞上了,我吃亏在力量太分散,虽然绝对的力量要比他大上不少,可还是吃了亏。

    我胸口的内衣被长剑发出的斗气刺破,并在胸肌上留下了一道深半寸的血痕,血顺着胸口留了出来,体内的经脉也受到了一定的冲击。我喘和粗气单膝跪地用手支撑着身体的重量,这是我自兽人皇城出来后第一次受伤。

    风问表面看来比我要好一些,但体力也消耗非常大,长剑由于经不住刚才巨大的冲力只剩了一半,他同样单膝跪地用断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体内的经脉却被我强大的力量震的损伤惨重,冰冷的感觉满布他的全身,他正在拼命用斗气化解入侵的暗黑力。

    我用左手在胸口上点了几下,封住血脉,勉强从地上站了起来,晃了几晃才勉强站稳。我第一次对父亲一力降十惠的功法产生了疑惑,也第一次认识到了技巧的重要姓。现在我要想取胜异常艰难,体力消耗实在太大,再加上胸口的伤,稍微一移动钻心的疼痛就侵袭过来。冷汗已经浸透了内衣。

    风问也同样摇晃的站了起来,道:“还要再打吗?”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微笑。我苦笑道:“如果你还能进攻的话,我就输了。”

    “彼此彼此。看来便宜凤鹃了。”他说完这句话我们俩同时向后倒去。

    班主任老师赶快跳上擂台,看了看我们的伤势,发现没有生命危险,松了口气道:“两败俱伤?快,同学们把他们送到医务室去。”

    ……

    这是那里,好浓的药味,我勉强的睁开眼睛,挣扎着要坐起来,可刚稍微一动一阵巨痛从胸口传来,只好又倒回了床上,我感觉到胸口被厚厚的纱布包裹着。我强忍着剧烈的疼痛不让自己呻吟出声,勉强侧头一看。在我旁边的床上躺着风问。这里应该是医务室吧。

    我运起暗黑力查看体内的经脉,胸口的几条已经堵塞了,还好我的天雷卸甲挡住了大部分斗气,否则,伤到心脉就麻烦了。我用暗黑力一点一点疏通着堵塞的经脉,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听见好像有人进来了。

    “这两个小子,怎么还没醒。不就是个班长,这么拼命,要拼命也等到年级大比武的时候再拼好了,这下可好,刚开学就都躺进了医务室。”是庄老师的声音。

    我感觉到一个冰凉的小手放在我头上,“还好,没发烧,应该没有什么炎症。”不受控制的,我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她为什么这么关心我,难道就是因为我是她的学生吗?

    “风问怎么回事,按说他应该没有雷翔的伤重啊,可怎么还不醒,他的身上怎么这么凉。”庄老师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堵塞的经脉已经被我疏通的七七八八了,我睁开眼睛,庄老师正坐在风问的床上,手按着他的头。

    我虚弱的道:“老师,他是中了我的黑冰斗气,必须由我来解。”其实当然是中了暗黑力。

    “雷翔,你醒了。你那黑冰斗气什么的,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过,不过,确实很厉害,你怎么给他解呢。”

    “您把他的手给我。”两床相距并不远,只有一臂距离。

    我把手放在风问的脉门上缓慢的吸取入侵到他体内的暗黑力,一道道黑气从他手上逐渐传回我的体内,我不但不感觉到费力,反而觉得暗黑力逐渐充盈了。精神也比刚醒来的时候好了几分。

    “老师,他应该没事了,多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你这斗气还挺神奇,必须要你自己才能化解,本来我还以为风问要比你先醒过来呢,你说说你们俩,拼个你死我活干什么,本来我是属意你们其中之一当班长的,现在让凤娟当了,有力气等到了年级大比武的时候好好用,给班里争光,自己人拼什么命。”

    她还真能说,滔滔不绝的,“老师,我昏了多久啊?”

    “一天一夜了。上学第一天就有两个进了医务室,害的我被校长一通数落。”庄老师脸上露出生气的神色。

    一天一夜了,我可怜的黑龙又挨饿了,“老师,您能不能带我出去一下。”

    “出去干什么,你的伤要好好修养才行。”

    “我有匹马在学院的马棚里,我想去喂喂它,它从昨天到现在就一直都没吃东西了。”

    庄老师飒然说道:“行了,你休息吧,我帮你去喂,真是欠你们的。”说着,她站起来就要出去。

    “不行啊,老师,我的马只吃我喂的东西,您恐怕喂不了。”

    庄老师眉头一皱道:“怎么那么麻烦,好吧,你等着,我去给你找个轮椅来,推着你去总可以了吧。”

    她还挺有办法,不大会,就找来一张有些破旧的轮椅,我想试着坐起来,可胸口一痛,又跌回了床上。庄老师道:“行了,我来吧。”一把将我从床上抄了起来。她身上传来一阵清新的芳香,熏的我有些迷糊,她只有1米6几的个头抱着2米的我不可避免的有些身体接触,柔软的感触刺激着我的神经。

    庄老师看着我陶醉的样子,一把将我放到轮椅上,给我吃了个暴栗,怒道:“干什么呢你,喂不喂马了。”心里暗想,小色鬼吃我豆腐,想到这里,她脸上一红,看着我高壮的身体英俊的面容,不禁有些想入非非,她努力的摇了摇头,想到:我这是怎么了,他可是我的学生。

    我当然不知道她内心的挣扎,头上一疼我才清醒过来,忙道:“啊!对不起老师,咱们走吧。”

    庄静推着我来到马棚,我赶快将上好的草料喂给了黑龙,我歉意的对它道:“又让你挨饿了伙计,都是我不好。”

    庄老师道:“你这匹马还真不错啊,一看就知道是匹宝马。哪儿来的。”

    要是别人问我这个问题我肯定会置之不理,也许是刚才拉进了我和她的距离,我居然无法拒绝她的问话,“黑龙本来是匹野马,是被我收服的。然后就一直跟着我。”

    “让我摸摸它怎么样。”不是吧,看她雀跃的样子简直像个小孩子。

    “最好不要,它的脾气可是很暴躁的,曾经还踢死过人。”

    “那么恐怖吗?我不信,我偏要摸。”说着,庄老师就走了过去,用手向黑龙摸去。黑龙的眼中露出警惕的神情,往后退了一步,长嘶一声,人立而起。

    我赶快大喝道:“黑龙,不许无理,是朋友。”黑龙好像听懂了我的话似的,将马蹄踏向另一个方向。

    庄老师被吓了一跳,见黑龙没有攻击她才收回了刚刚凝聚的水元素。”吓我一跳,你这马是够烈的。它好像能听懂你说话啊。”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我们能心灵相通似的。咱们回去吧。”

    庄老师背着我冲黑龙坐了个鬼脸,这才推着我回了医务室。当然,抱我回床的过程免不了又……。

    过了一天,风问也醒了过来,吃过早饭。他问我道:“你怎么样,好了没有,那天你的斗气真厉害,本来我还有攻击能力的,可被你的斗气冻的全身经脉都萎缩了,就是提不起力气。”

    “我的内伤基本上都好了,胸口的剑伤也封口了。再过几天就没事了。”说心里话,我也很佩服他的功夫,居然可以穿透我超强的防御力,看来,我以后还要加强天雷卸甲的修炼。

    “你练的什么斗气啊,防御力真强。”

    “强什么,还不是被你打破了。”

    “我的卷龙斗气可是很有名气的,是像龙卷风一样螺旋着进攻的,可以任意改变方向,有非常强的穿透力,我从来都没见过有谁能硬接的。那天我最后一击用了全部的卷龙斗气再加上风系魔法加速,才只能勉强破开你防御罩一点,刚和你防御罩相碰的时候我还留了点余力怕伤了你,可最后我已经用全力却还无法完全突破。”

    原来是螺旋式的斗气,怪不的有这么强的穿透力。”伤了我到无所谓,不过我的衣服可被你弄坏了。”

    “我的剑还不是被你打断了,彼此彼此拉。”

    正说到这里,风云和火氏兄弟进来了。风云一进来就嚷嚷道:“怎么样,两位,没事了吧。我听火氏兄弟说你们那天杀的是昏天黑地啊。”

    风问笑骂道:“你瞧你这张嘴,从小就这样,一说起来就停不住,你安静会儿行不行。”

    风云道:“从小你就欺负我,连说话都不让我说啊?”

    火星惊讶的问道:“你们认识吗?”

    风问微微一笑道:“他是我堂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只是一个偏重学习魔法,一个偏重武技而已。”

    火行道:“那正好,大家都不是外人了。以后咱们可惨了,让凤娟那头……当了班长,本来我还以为雷翔稳拿了呢,谁知道半路杀出个你。”

    ;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狂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