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绝杀#8226;残忍的报复(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空速星痕

    摩尔叹息一声,道:“看来,天痕是不想让别人来打扰他报仇了。由得他吧,这个仇,由他来报最恰当不过。”

    光明没好气的道:“就你会宠着这小子。不过,这么看来,他恐怕真的得到了魔神殿中的能量,否则怎么可能一下变得如此强大,先前那金色的光芒,连我都产生了恐惧的感觉。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消息的,竟然这么快就赶了过来。”

    摩尔嘿嘿一笑,道:“这消息自然是我说的。老大,你用不着旁敲侧击了吧。我告诉留守在明黄星上的空间系弟子,天痕一出关就让他赶过来,自己的仇当然是自己报更好些。”

    光明见摩尔没有丝毫隐瞒的说了出来,到也不好怪他什么,一时间陷入无语之中。此时,心情最复杂的当属百合了,百合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看着已经完全在金色光芒包裹中的行星,她知道,天痕并没有领自己的情,自己的打算能够成功么?天痕啊天痕,你为什么总是带给我那么多惊讶。看来,不论何时,我的能力都永远及不上你。

    行星上,天痕满意的看着空中那金色的光幕,微微一笑,道:“一切都将结束了。爸、妈,养父,养母,达蒙老师,雪恩老师,莲娜,你们的仇,今天我要替你们报了。冥教用卑鄙的手段害死了你们,那么,我就让他们用灭族里偿还吧。”他虽然是微笑着说出这句话,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异常地阴森。那庞大的杀机,令下方千米处的植物们都在簌簌发抖着。

    “普——照——。”简单的两个字,却是君临的加强版,庞大的精神力直接注入到这颗星球表面,精神力瞬间覆盖,在天痕借帝王花气息而产生的强大能力作用下,所有有毒植物都快速地生长起来。天痕的精神力赋予了它们真正地生命,剧毒藤蔓快速的移动着。整颗星球在这一刻仿佛都动了起来,天痕依旧漂浮在半空之中,他的精神力已经蔓延到了星球的每一个角落处。半晌后,他淡然一笑,自言自语的道:“人还真不少啊!这些,恐怕就是冥教全部的力量了吧。一共一百七十三万六千四百二十一人。好,也省得我麻烦了。”

    此时。原本严阵以待准备做垂死挣扎的冥教所属都被植物们突如其来地变化惊呆了,那些被他们利用的植物在快速的生长中将他们一个个缠绕控制住,就连试图起飞的飞船也在植物的阻挡下失去了起飞的动力,一时间,整颗星球都变成了植物的海洋,别说恶魔族真正内部成员只有一百多万,就算此时星球上有一百亿人,也无法逃脱植物们的控制。植物上所赋有地剧毒使这些冥教成员们根本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很清楚,只要沾染上一滴植物内部的汁液,最后的结局只有死亡,到了这时候,他们心中依旧存在着一丝侥幸,希冀着他们的教主能够给他们带来最后一丝生机。

    冥教教主平静的坐在基地中的密室内。从成功到失败,短短两个小时地时间,从天堂到地狱竟然是如此之快,地面上,两名妖媚的姬妾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她们是在冥教教主的愤怒中被杀死的,冥教教主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算尽机关,最后竟然如此轻易的就毁灭在银河联盟议会的突袭之下,所有的布置在这一刻完全成为了泡影。一切都没有用了。他很清楚。行星外面有超过十万艘战舰正虎视眈眈的守护着这颗星球,连逃跑的机会也不存在。作为一个在幕后操纵一切的黑手,当手里没有一张可用之牌地时候,他再也没有任何凭借。死亡,正一步步向他走来,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教主,不好了。”撒旦夺门而入,剧烈地喘息中可以清晰的捕捉到他眼中地惊慌。

    教主目光落在自己最得力的手下脸上,淡然道:“来了么?”

    撒旦吞咽一口吐沫,道:“冰河舰队已经全军覆没,连神级战舰都被对方俘虏了。不知道为什么星球表面被一层金色的能量所覆盖,使我们的飞船根本不可能离开,不过,到也将外面那些银河联盟议会的战舰阻挡在外。最可怕的是,所有的植物都暴动了,那些植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具有了极强的攻击性,几乎将我们所有手下都困住了,您也知道,那些植物的腐蚀性剧毒连合金都挡不住,现在该怎么办?”

    教主静静的坐在那里,“怎么办?你以为,如果我知道怎么办,我还会坐在这里么?我还是小看了议会,小看了圣盟,虽然我也猜测过他们早晚会来寻找我们的存在,但没想到,却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看来,那些恶魔族并没有再向议会发动攻击,撒旦,你知道么,一切都结束了,哈哈,一切都结束了。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既然你不知道,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吧。”淡淡的金光凝聚成一个高大的身躯,出现在撒旦与教主中央,完全在金色甲胄中的人,带给他们的,是无比强大的威压。

    看着面前全身笼罩在金色铠甲中,散发着无法抗衡强大能量的人,撒旦和教主全都有些发呆,那巨大的威压使他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教主心中一动,道:“你好,强大的存在,不知外面那金色的光幕想必是出自阁下之手,我们冥教一向最尊敬势力强大的人,不知道,我们是否有合作的可能呢?”他隐隐感觉到,面前这个金甲人并没有真正人类的气息,作为一个卑鄙的小人,他绝不会放过一丝脱身的机会。

    “你现在还心存侥幸么?一切都太晚了。对于你和整个脚盆族来说,任何生存地可能都不付存在。当初。你有没有给过我父母机会?我最亲的人,一个又一个的死在你们冥教手中,我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恨过一个民族。而你和你们脚盆族正好有着这个荣幸。你先看看,我到底是谁吧。”抬起手,缓缓摘下头上的魔神之盔,天痕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当撒旦和教主看到天痕那英俊的面庞时。最后的一丝希望顿时破灭,撒旦狂吼一声。拼尽全力向天痕扑来,妄图凭借自己达到审判者地能力偷袭天痕。可惜,他现在面对的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真正掌握了秩序地神,——魔神。

    天痕的手,紧紧的掐住了撒旦的喉咙,他的精神力将撒旦强横的身体牢牢锁紧。此时,撒旦已经没有了一丝挣扎的力量。天痕脸上流露出一丝和煦地微笑,“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容易就杀了你们。痛快的死,对于你们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解脱,我怎么会让你们那么容易就解脱呢?你说是不是。”天痕连看都不看教主,左手捏着撒旦的喉咙将他提了起来,他知道。以撒旦的身体强度,这样的窒息对于他来说并不能构成生命的威胁。

    一道乳白色的光华注入到撒旦体内,撒旦全身一阵痉挛,泛出死灰色地眼睛中流露出惊恐的光芒,天痕依旧微笑着,“放心。这光不会杀了你,也不会破坏你的身体机能,它只是让你所有的感官都呈上百倍的增强,对一切都变得非常敏感,这才好玩儿,不是么?你被脚盆族所用,我想,我的亲生父母应该就是死在你手上地吧,那好,我就让你品尝一下痛苦的滋味。我想。这也是死在你手中所有冤魂共同的愿望。”一边说着,他右手探出。拇指和食指微微一动,两道金色的光芒如同镊子一般捏住撒旦身上的一片鳞片,用力的一扯,顿时让鳞片与撒旦的身体脱离。

    “啊——”非人的惨叫从撒旦口中发出,连天痕都惊讶于他强横的身体,被捏着脖子都能发出这么刺耳的惨叫声,确实厉害。右手手指连颤,一片片墨绿色地带着腥臭血液地鳞片满屋飞散,撒旦的惨叫越来越强烈,身体如同触电般剧烈地颤抖着,百倍的敏感着,鳞片与血肉相连,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恐怕只有撒旦自己才知道吧。

    天痕手上的光芒越动越快,但撒旦的惨叫声却变得越来越微弱了,他的身体不停的抽搐,每当他的心脏无法坚持那强刺激即将停止跳动的时候,天痕就会给他注入一股强大的生命力,使他恢复过来,让惨叫重新变得高昂。如此七次,再强横的身体也坚持不住,天痕手中的撒旦,已经如同烂泥一般,他的声带已经喊破了,只能发出一些如同抽气般沙哑的声音。

    左手一甩,撒旦的身体被扔到一旁,与墙壁碰撞后倒在地上,剧烈的抽搐着,虽然身体已经完全因为剧痛而无法控制,但偏偏他的神志却比什么时候都清醒。以天痕的精神力,自然可以轻易的达到这一点。

    虽然没有沾染上一丝撒旦肮脏的血液,但天痕还是下意识的甩了甩手,脸上流露出嫌恶的神色,“你只不过是帮凶,上天有好生之德,就到这里吧。等待你的死亡。”金光一闪,撒旦的四肢同时与身体分家,奇特的是,在肢体折断的地方,都被一层金光所覆盖,是他不至于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天痕的脸转向呆坐在那里的教主,脸上的笑容与眼中冰冷的目光形成鲜明的对比,“那么,下一个该轮到你了,是不是?我想,你研究了这么长时间的生化科技,一定也用在了自己身上,你可以反抗,我看看,你能支持多久。不要试图自杀,你刚才已经试过了,但是,在我的精神力领域中,没有我的允许,什么也发生不了。”

    教主缓缓站了起来,撒旦所经历的一切,完全清晰的看在他眼中,他的嘴角在抽搐,声音沙哑着道:“我从来没有想到,人类竟然也可以这么残忍。”

    “残忍么?和你比起来,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从你第一次残害别人的时候开始,你应该就已经想到自己今天的结局,你应该也能用生化的能力变出防护自己的鳞片吧,不过你放心,同样的办法,我绝不会用在你身上,对待教主,怎么也要用上一些特殊的方法,不是么?”

    冥教教主看着天痕,他的身体在颤抖,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如此恐惧,他万万没有想到,让自己这么害怕的居然会是一个人类。“啊——,我跟你拼了。”双拳骤然向天痕击出,两团墨绿色的光芒不分先后的骤然向天痕轰去。

    天痕眼中流露出惊讶的光芒,他到没有想到,冥教教主的实力竟然丝毫不在撒旦之下。

    金光一闪,墨绿色的光团消失了,天痕依旧站在原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教主扭曲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恶毒的笑容,“小子,你还是太嫩了,你想折磨我么?哈哈,那是不可能的,伟大的冥教虽然暂时灭亡了,但真正的黑暗一定还会重现。”

    他笑了,天痕同样也笑了,“你太执着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在我的精神领域中,没有我的同意什么事情也发生不了么?你偏偏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我知道,你刚才吞下了一颗最毒的毒药,不过,以你的体魄来说,最起码也需要一分钟这毒药才能发挥作用。不错,真的不错,一直用毒来害人的你居然想死在自己制造的居毒之下,这个想法值得赞赏。可以理解,但却不能接受,你的死法,只有我才有权来决定。”

    在教主脸色大变之中,天痕已经出现在他面前,金色的光芒缠绕上他的身体,审判者的能力在天痕面前只是小孩子的玩意儿而已,他微笑的看着已经动弹不得的教主,道:“放心,我已经帮你延缓了剧毒发作的时间,没有五个小时,你绝对死不了。恩,里面腐蚀着,外面再受些皮肉之苦,我也勉强可以接受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空速星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