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悲伤中的沉沦(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空速星痕

    教主冷笑道:“提又如何?你们实力虽强,但就算能从我手中救下这些人,但是,只要我按一个按钮,就可以让本田星变成恶魔星。三年前,我手中已经拥有了基因武器,对你们或许没用,但对付普通的人类,却还是好用的很。没有些好东西,我凭什么与各位谈判呢?”他很清楚,这么多强大的异能者在,虽然有多人看守着天痕的亲友,但在怪异而强大的异能下,根本无法保证威胁对方。

    光明脸色一变,“基因武器?说出你的条件。”他当然知道基因武器有多么可怕,如果这颗星球完全被撒旦他们体内拥有的这种基因所覆盖,除非将整颗星球毁灭,否则,必将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灾难,这颗本田星虽然算不上有多大,但也至少有一亿人类。保护人类是圣盟的职责,为了不让本田星上的人类,光明已经准备作出让步。

    教主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微笑道:“我的条件很简单,让冥教在这颗星球上的人全部撤离,至少在三个月内,圣盟不得向冥教进行任何行动。只要你们答应我这个条件,我自然会带走基因病毒,并将这几个人放回给你们。如何?”

    天痕心中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安,冥教教主的条件并不算苛刻,但到了这种时候,已经容不得他再多想什么了,扭头向光明大长老看去。

    光明颔首道:“好,我可以答应你这个条件。但是,如果三个月内我发现有基因病毒传播,那么,就算圣盟只剩一个人,也不会放过冥教。当然,在离开前,我要一份基因病毒样本。”他没有要求对方将基因病毒全交出来。因为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基因武器是冥教最大地凭借,就算对方答应交给圣盟,也必然留有资料,到不如要一些样本,只要研究出免疫和治疗的相应药剂,基因病毒之危自解。

    冥教教主哈哈一笑,道:“好。光明大长老果然是痛快人,撒旦,传我命令,所有人撤离本田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冥教足有数千人在本田星上,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快速撤离,只剩下教主和撒旦小队的成员还留在冥教总部。

    教主站起身,道:“劳烦各位久等了。我也该走了。希望以后有机会还能与各位见面。”

    天痕厉声道:“放了我的父母和朋友。”

    冥教教主道:“这次你们赢,但下一次却未必,放了他们。”撒旦小队成员将天痕父母等六人放开,天痕飞身而上,当先接下了自己的父母,蓝蓝、风远、夜欢和赤烟接下其他四人。看着父母苍白地脸色。天痕心中恨意狂升,骤然向冥教教主扑去。

    光影一闪,大长老光明拦在天痕面前,光芒亮起,消融了他的攻击,“交出基因病毒样本。”

    教主得意地笑道:“还是光明大长老明白轻重缓急,您放心,等我们离开本田星后,基因武器自然会随之离开,这是样本。再见了。”说完。他将一支密封的试管扔给光明大长老。带着撒旦和撒旦小队成员离开了基地。摩尔和天痕都是双目喷火,但此时却无法动手。

    目送着最后一艘属于冥教的战舰破空而起。光明叹息一声,道:“这次我们并没有赢啊!敌人太狡猾了。”

    突然,赤烟指着远方道:“快看,那是什么?”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绿色的蘑菇云腾空而起,光明脸色大变,“不好,这群混蛋,竟然真的用了基因武器。”光芒一闪,大长老光明已经冲了过去,摩尔和圣耀小队成员紧随其后。天痕此时已经顾不上其他,和蓝蓝等人不断将宇宙气输给马里他们,唤醒他们体内的生机。

    冥教教主够卑鄙,但他却还是小看了大长老光明地能力,达到八十级的审判者,在人类中,几乎是等同于神的存在。金色光芒腾空而起,在光速的作用下,大长老光明几乎只是一个闪身已经来到了那绿色蘑菇云的正中央,金色光罩瞬间扩大,犹如巨大的吸尘器一般,将所有的绿色气体向自己吸附。圣耀小队一共十六名成员适时赶到,那氤氲绿气在他们的齐心协力作用下同时向光明大长老地方向凝聚。

    “光明※#8226;日耀。”同样是光明三耀的第一种能力,但在光明手中用出,与希拉截然不同,天地间仿佛又多了一个太阳,比这个星系的太阳还要闪亮,灼热的光明气息飞快的将绿色烟雾向他的方向吸拢,金光所过之处,基因病毒纷纷消融。

    光明凝重地声音响起,“圣耀小队听令,所有范围基因病毒笼罩范围内搜寻,一旦发现病毒感染体,全部……”犹豫了一下,才断然道:“全部消灭。”为了不危害到更多人类,他不得不下了这样的命令。

    ……

    冥教教主的座舰此时已经进入了异空间,他并没有进养生仓,哈哈大笑起来,“圣盟,圣盟算什么,多年的准备,岂是他们能轻易破坏的。”

    撒旦道:“教主,这次我们做的太大了,是不是应该执行沉睡方案。”

    教主点了点头,道:“破坏了我的总部,我又怎么会放过他们,大脚盆民族的尊严是不容触犯的。他们得回去的不过是六具尸体而已,基因病毒也够他们忙一阵地了,样本虽然是真地,但等他们研究出对付的办法,我们地变异基因也已经出来了。光明还真是迂腐,竟然相信我的诺言,沉睡计划必须要执行了,圣盟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天痕。当恶魔从沉睡中苏醒时,就是你地死期。我真想看看,他眼瞧着自己的亲人和朋友一个个死去,会是什么表情。与我作对,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

    “恩。”在天痕浑厚的宇宙气作用下,马里和麦若先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儿子。”

    “妈,爸。你们先别说话,休息休息。你们太虚弱了,都是我不好,连累了你们。我会带你们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去,好好奉养你们。”终于救回了父母,天痕的心舒服了一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比起报仇,父母活着更加重要。

    马里和麦若对视一眼,两人都流露出凄然之色,麦若叹息一声,道:“孩子,我们拖累你了。”

    天痕用力的摇着头,哽咽道:“妈,是我不好。都是因为我地原因你们才会被那些混蛋抓走,你们放心,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了。”

    突然间,马里和麦若地脸色变了,原本苍白的面庞突然流露出一丝黑气,他们的脸有些扭曲了。身体如同筛糠般颤抖着。天痕大惊失色,赶忙加大宇宙气的输入,但是,宇宙气似乎对他们并没有太多帮助,“爸,妈,你们怎么了?”

    马里断断续续的道:“那……些人……给我们……吃了什……么东……西。”

    刹那间天痕明白了,冥教给他们服了毒啊!大脑如同爆炸一般,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心头剧震,怎么办?该怎么办?冥教的毒他曾经领教过。以自己极强地抗毒能力都险些吃了大亏。更何况自己的父母了。“摩尔老师,我父母他们中毒了。”

    摩尔一直在天痕身旁。他也没有丝毫办法,沉声道:“我们赶快回天平球,只有彼得所长才有可能救他们。”

    达蒙、雪恩、雪梅和莲娜四人也相继恢复了说话能力,同样的黑气出现在他们脸上,只不过由于身体情况和自身拥有异能,他们比马里和麦若要好一些。天痕刚要抱起父母回战舰,却被马里拉住了衣服,“孩……子,别……白费……力气……了,我,我能……感觉的……到,那些……毒已经……侵入……肺腑……,来……不及……了。”

    “不,不会的。爸,妈,我不让你们死。”泪水顺着天痕的脸庞流淌而下,父母养育他长大,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贫民窟之中,这几年日子才刚刚好过了一些,却遇到了这样的事,这都怪自己啊!强烈的自责令天痕近乎无法呼吸。

    马里想抬手去擦天痕地泪水,但手却怎么也用不上力,天痕拉住父亲的手放在自己脸上,马里强忍着体内强烈的痛苦,勉强笑道:“孩……子,……别难……过,爸爸……和妈……妈活……了这……么大……年……纪,也不……算夭……折了,你以……后要……好……好的……活……下去,你……还年……轻,你知……道么?我……们多……想看……到你……结婚……生子……啊!但……是,……现在……却做……不到……了。”

    “爸,您别说了,我立刻带你们回地球,到了那里,一定有救你们的办法。”天痕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心头不断传来阵阵剧痛。

    马里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不,你……听我……把话……说完,如……果不说……出来,我死……也无……法瞑……目。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马……,马……里,不要……说。”麦若虚弱的阻止着自己的丈夫。

    马里道:“不,孩子……他**……,我要……说,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而……让天……痕始……终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啊……!说不……定,他亲……生的父……母还……活着。”

    麦若眼中泪水横流,黑色的血液走嘴角处流出,但她的身体却停止了痉挛,眼中充满慈祥之色,看着天痕。

    马里转向天痕,“孩……子,这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其实……,我和……麦若……并不……是你……的亲……生父……母。当初……,在贫民……窟我……们还……年轻……时,……有一天,……在宁……定城……附近散步……,突……然看……到天空……中一……道红光……滑过……,落在不……远……处地……山野……中,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年轻……地时……候,胆子……都……很大,我和……麦……若走……到那……里,却看……到了……一个……直径三……米的……圆球,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那……叫……救……生仓,仓盖打……开……着,而你,……就……在里面,那时……候,你最……多可……能也……只有……一……岁吧。你……是那……么地……可爱,我们就……收……你为子,由……于你……是从天而……降,是上……天……留下……的痕迹,……所以,我们给……你取……了天痕……这样……的名字。孩……子啊!你……可能还有……其他……亲人……存在,可惜没……有任何……线索……,以后……,如果……”

    真相终于大白了,摩尔拉住马里的手,老泪纵横,“我就是天痕的亲生爷爷,我已经认出了他,谢谢,谢谢你们养育了他这么多年。”

    马里眼中流露出惊愕之色,他的眼眸已经变成了死灰色,欣慰的一笑,“好,那……太好……了,麻……烦您……,好好……照顾……天……”他的脸完全变成了紫黑色,七窍同时出血,溘然而逝。

    “爸——”天痕仰天悲吼,他的身体在颤抖着,无法忍受的痛苦冲击着他的心。

    “天……痕……。”麦若虚弱的呼唤声叫醒了天痕,“妈,妈您好点了么?”

    麦若摇了摇头,她笑了,“我……是自私……的,本……来,我……和……马里想……将……这个……秘密……瞒……上……一辈子,在我……们心……中,……你永……远是……我……们亲……生的……儿子,你……明白……么?”

    “我明白,我明白。妈,您别说了,咱们回地球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空速星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