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至深的几个妓女(ZT)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空速星痕

    声明一点,本节是转帖,发人深省的故事.大家可以看着玩儿.嘿嘿,澄清一点,主人公可不是我.小三还算是个正经人——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的年代,我不知道还有几个男人不去嫖ji,至少在我的周围,好象还没有不嫖ji的男人。

    我是嫖ji的,我嫖ji的理由大致有如下几个:1、我从农村出来,在城市里生活到今天,所受的打击可谓不少,诚如奈保尔所说:ji女虽然没有教会我什么,但我从她们那里得到了不少籍慰;2、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需要一个正常的途径来平衡我的生理;3、我并不认为嫖ji对我以前的或者以后的爱人是一种背叛,背叛有两种,一是**上的,一是精神上的,精神上的背叛才是真正的背叛;4、我会始终忠于我的爱人,在我结婚之后,我肯定会停止这种行为。

    多年以来,我嫖ji不少,以至于忘记了这个确切具体的数字,就象她们忘记了我一样。当然,也还是有几个留在了我的记忆里的,同样,我也希望她们能象我常常想起她们一样的想起我。

    留在我记忆中当然是几个奇趣的女子,这其中也没太多怪异,就好比走夜路多了就会碰见鬼,嫖ji多了当然也会有一些奇遇。

    所幸的是,我遇上的第一个ji女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其实,这也是我的不幸,如果梅破坏了我原先对ji女的印象,我后来的嫖ji的生活就不会这么泛滥。所以,万物中的轮回都是一样的,得到了多少,也便失去了多少。

    一、梅

    我遇上的第一个ji女叫梅,我在这里给她们取上这些名字并无任何含义,只是我在文字上的喜好。

    那时我在广东当兵,部队驻地附近有一个管理区,广东的管理区虽然只相当于内地的一个行政村级别,但在广东那里就不同了,周围有几十家工厂,外来人口要比本地人口多上十倍以上,也是十分繁华的,连发廊就有十几家,梅就是在其中一个发廊里做,她还会理发。

    我有一个堂弟在深圳打工,他到部队来看我,那天晚上,他请我去发廊按摩,就这样认识了梅。几天之后的星期六晚上,我和几个战友去那一带打桌球,又遇上了梅,我叫住了她,我和她一道吃了宵夜,就回了发廊,在一个灯光昏暗的包厢里,我们就把那件事情做了。我知道梅是一个ji女,但我没有她谈价钱,事后我给了100元钱给梅,我只能给得起这么多。梅迟疑了一下,便接了过去,也没有说什么。

    我那时已经会写一些文章了,广东那边的刊物稿费较高,我每个月都能领到几百元的稿费,在部队里的花销并不大,后来我又用了稿费去找过几次梅,还真成了“搞”费了。

    两个月后,我去了广州,在一家报社实习,学写新闻。此前我曾存了一些钱在管理区的信用社里,我去广州那天是周日,信用社不上班,我取不到我的钱,只能跟我的领导借了1000元钱,并把存折留了领导。这1000元在广州只用了半个月,我得回部队要钱,可部队已经倾巢而出野营拉练去了。我一下就傻眼了,不知道从哪里要钱上广州。到了晚上,郁闷的我去找梅吃饭,就说起了这件事,其实,我只是想找一个人来倾诉而已,并没有向梅借钱的意思。梅却从身上拿了1200元钱给我,说,既然这样,你先从我这里拿着去用吧。

    要知道,当时梅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她也不知道我是哪个部队的,因为周围有好几个部队。梅只知道我的姓,我姓的是复姓,别人平时都是发我的姓来称呼我的,所以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全名。

    我曾问过梅,如果我不还钱给你了,你怎么办?

    梅的回答很简单,说,那就怪自己瞎了眼,看错了人。

    那些钱最终还是没有还到梅的手上,因为已经不需要还了,梅是我经历过的ji女中唯一从了良的,我对梅说,既然你会理发,何不自己开个正经的发廊,梅听了我的话,在我的协助下,她在靠近镇上的一个管理区开了一间发廊,请了一个小工,生意不错,每天都能有两三百元的营业额,梅虽然辛苦了些,看得出梅还是心满意足。

    为了梅,我放弃了留在部队里提干的机会,退伍来到这个市的公安干警培训学校做了一名简报编辑。我和梅相距有50公里,每到周末,我就会和她相聚。梅最奇特的地方就是她从不让我用手摸她的下面,但她接接吻就足够春潮泛滥。我一直缺少或缺乏妇女卫生知识,所以至今也弄不明白定现象。

    梅崇拜我写作,但她从不看我正在写或者已经写好或者已经发表的东西,她只是在我写作的时候默默地关心我,体贴我。我和梅相处一年多,在这段时间里,我写下了大量的文字,我写作的功利性太强,一般都是以稿费计,我记得在那一年的时间里,我得了近万的稿费。

    市.的一位领导的女儿也在这所学校工作,认识我之后,就疯狂地追求我,我也知道,如果跟上这位姑娘,也许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但我还是拒绝了她。没想到她竟使出了最卑鄙的手段,她对我说,我可以叫那个奸货立马滚出这个城市。我至今仍然不知道她是怎样赶走梅的。

    又是一个周末,我去找梅,那里已人去楼空,隔壁的人对我说,曾有几个.来找过梅,之后,梅就搬走了。在那天夜幕降临的时候,那个让我温暖无数的城市里消失了我的足迹。

    二、兰

    前年冬天,我在n市工作,一位深圳朋友到n市来出差,他是我的多年知交,自然不敢怠慢,就把他安排在一家四星级的酒店。几天后,朋友的差事完成了,心情松懈下来,朋友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脸皮上过不去,只好委托我去帮他拉皮条。

    我叫来酒店公关部的经理,问道,有没有层次高一点的小姐。经理说有,但那个小姐不是专职的,还要看人确定做不做,而且要价较高,开价是1500元,最后的价钱是多少要看那小姐的心情的嫖客的素质。

    我说钱不是问题,你把她叫来看看。

    经理掏出手机打了一下电话,就叫我们到一楼的酒吧去等。

    十多分钟后,那位小姐就来了,这就是兰。酒吧里光线昏暗,兰的到来让人有一种*光明媚的感觉。兰对我的朋友也还算满意,最后的价钱是1200元。说实话,我也没搞过这么贵的东西。

    我曾在拙帖《在网上遭遇*台小姐》写过这个*台小姐的包夜价是800元,这个价钱受到不少网友的攻击,好象其中有一位朋友说什么楼的“黑脚杆”只收20元。我认为,尽管都是“黑脚杆”,价钱也可以是不同的,就象我们穿的衣服一样,在露天排档,一二十元就行,到了ck登喜路那里,就要上千了,可穿身上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第二天,我送朋友去机场乘机回深圳,在路上,我问他,昨天的1200元值不值?

    朋友说了一个字,值。

    既然朋友说值就肯定有值的理由,这个值字把我的心撩拨得痒痒的,我想如果我也能去试一下这值不值哪该有多好。

    机会终于来了。两位朋友到n市来看我,就住在那家四星级的大酒店里,他们临走时,我要他们把房间留一天。

    把朋友送走后,我就找来那位公关部的经理,让她把兰叫来。还是在一楼的酒吧里,我再一次见到了兰,我对她说,我的价钱不能过1000,否则明天我就没有饭吃了,就880元吧,吉利数字。

    我说的可是实话。兰笑了一下,说,这位朋友可真幽默,很会开玩笑。但她还是接受了我的价钱。

    我们并没有急着上房间,而是去附近的一个公园里溜了一圈,当时已是下午,回来的时候,我本来要请兰去吃麦当劳的。兰却真的体谅了我,说那里贵了点,还是去吃快餐吧。

    我们来到一个露天排档,要了两份快餐,还有两支啤酒。夕阳暖暖地照在我们身上,金光灿烂,我有些痴痴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兰,她的笑靥也同样的明媚灿烂,我想,这就是准备和我一度良宵的ji女么?她更象一个久别重逢的情人。

    如果我把和兰的整个过程描述下来,那肯定要被版主删掉,为了让这篇帖子还有点生命力,我只好在这里忍痛割爱。其实整个过程也还是那个字——值!

    大凡嫖过ji的人都知道,一般的“黑脚杆”总是这样的,她们先自顾脱了衣服,往床上一躺,又腿分开,叫你快点,然后收钱,裤子一提走人。兰是截然不同的,在这里有一点可以写出来,那就是接吻。要知道百分之九十五的ji女是不肯和客人接吻的,而兰那荡人心魂的吻可以将你全身的**撩拨到极点。

    第二天上午,我和兰躺在床上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我们从见面就一直聊得很来,我好奇地问好,既然你不是职业的,那你的职业是什么?

    兰调皮地说,你可以猜猜看?

    我说,如果我猜对了你会承认吗?

    兰说,如果你能一次猜中的话。

    我立即说道,你是记者。

    我看见兰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我问她,猜对了吧?

    兰说,你从哪方面认为我是记者?

    我说,因为我也是,我能从你身上闻到记者的味道。说着我使劲在她的脖子是嗅了嗅,嗅得她痒痒的,咯咯直笑。

    还在改革开放以前,一提起ji女,人们肯定会想到血和泪,想到火坑,想到龙潭虎穴。但现在不了,现在的ji女把自己的性器官当作一种生产工具,这个工具为她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收入,至少在我见识过的ji女中,她们大多数是自愿的。兰更是其中的另类。兰是n市一家报纸的娱乐记者,并且小有名气,有着一份优厚的收入。兰出来客串ji女纯粹是天性,她开始只是想冒一次险,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由于不是职业的,所以兰可以自由地选择客人,并不是每个都做,我能把她的价钱压到这么低,是因为我看起来有点象个文化人。我想起一篇小说也描述过一个女机关干部当ji女的经历,而且还是一个处级干部,但她做ji女的地方是一间破败的小屋,来者不拒。

    后来我和兰成了很好的朋友,这让我感到高兴又感到遗憾。高兴的是我竟然和兰成了朋友,而且无话不谈;遗憾的是,我不能再对兰提那种要求,和她一个美好的夜晚只能留存于我的记忆里。

    三、竹

    竹是和我保持买卖关系最久的一个ji女。

    我原来是在l市工作的,是后来才到了n市,两市相距200多公里,而且有高速公路,所以我还是经常回l市,这里有我很多的朋友,有一家单位欠我很多人情,我每次回l市,都住在一家叫迎宾馆的酒店里,由这家单位帮我付帐。

    去年的元旦,我从n市开了一辆车回来,不料在当天晚上喝醉了酒,在倒车时不慎刮花了一个车门,得找人把漆喷好。

    恰好有一个朋友就是修车的,原来曾是迎宾馆的职工,辞职之后,就自己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找到这个朋友后,朋友问我,现在回来住在哪里?

    我说,老地方,迎宾馆。

    朋友说,那里有个美女,知不知道?

    晚上十二点钟,有人敲响我的房门,我开门一看,是一个年轻女子,她说,是杨哥叫我来的。我那位修车的朋友姓杨。

    在这篇帖子里,我把她叫作竹。竹不是那种很漂亮的姑娘,但特会撒娇,惹人怜爱,说实在的,那天晚上我没多少兴趣,就因了竹那楚楚动人的样子,我才把她留也了下来。竹却有着一种实实在在的内在美,那得等她把身上的衣物除尽后才能发现,你就会知道“肤若凝脂”这个词是用来形容什么的。竹的肌肤如玉如脂,全身没有一点眦瘕,瘦而不薄,肥而不腴,两只**大小恰到好处,先略垂而后翘,看上去又骄傲又调皮。如果要说有一点缺憾,那就是竹的臀部稍大了些,但那里同样让竹生出了许多韵味。

    我看得两眼发亮,直咽口水,风一般地把竹挟进了浴室,面对如此尤物不来一次水戏鸳鸯,简直有负天赐。

    后来我每次回到l市,都会叫竹来陪我一个晚上,一来二去,就这样熟了。有一次,到了第二天上午,我出来办事,竹还在房间里睡觉,办完事后,我要急着赶回n市,就懒得回酒店结帐。那个帮我付房钱的单位也有意思,每次帮我预交房钱都会多留那么两三百元在那里,我想这下可便宜竹了。谁知我再一次给钱给竹时,她说,不用了,上次我帮你结帐后还有两百多块钱在我这里。一时间,我心里竟然有些感动。如今世风日下,道德沦丧,许许多多的人都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着道德两个字,一个ji女却恪守她这个职业的道德。

    这也是我一直留恋着竹的原因之一。

    在与竹聊天中得知,竹才21岁,有一对双胞胎妹妹,都在念大学,她做ji女大约也就是这了能让两个妹妹念书,高中毕业后,竹曾当过工人,以她家的条件,要供养两个大学生还是比较困难的,所以就出来做了,生意好的时候每天晚上有上千元的收入,竹说,那得每天晚上做四五次,人身上的骨头都要散架了。竹还说,做到妹妹大学毕业就不做了,回去找个人嫁掉。

    竹一般都是来陪我过夜,她来的时间不定,有时是十一二点,有时是一两点两…。我也知道,在竹来陪我的时候,也许还在半个小时之前,另一个男人刚从她的身体里出来,我对此却无所谓,也不在乎。所以,对于那件事,我们有时做,有时不做。不做的时候,我们就一边看[v]频道,一边聊天,竹会对我说她的童年,说她的初恋,说她的第一次。

    我最后一次见到竹是去年11月下旬,不想那天晚上我去赌钱,被输得分文不剩,那个单位预留的那两三百元钱得用作我回n市的过路费和汽油费,所以就没了小费给竹,我本来想找朋友借一点的,竹却说,不用了,下次来再给吧。我想想那也行。

    这次我转回l市工作,抽了个空去迎宾馆找竹,那里的主楼正在搞装修,原来让竹她们待客的美容院已经停业了。

    我多次呼过竹,但始终不见她复机,我不知道竹是否还在l市里,心里总是有些失落,并且还有着一点羞愧——我竟然还欠着一个ji女的小费。

    四、菊

    我在前面已经说过,走夜路多了就会碰见鬼,同样道理,嫖ji多了,也会遇上不收钱的。我在菊那里有过这样的一次经历,在我想来,这大约已不能列入嫖的范畴了。

    去年夏天,我到一个海浜城市出差,一行四人,只有我有驾驶证,开车的任务自然落到了我的头上。我的驾驶证是弄来玩玩的,所以很少跑长途。我们当天到达了目的地,第二天为了办事又在市里转了一天,就这样两天下来,累得不行。可到了晚上,同行们就要召ji了。

    我们是住在一家酒店里,接待我们的人只安排了两间房,两个年纪大点的住一间,我和另外一个伙子住一间。ji女都在酒店内部的美容厅里待客,有二三十个,我实在太累,兴趣不大,很想按摩一下,就问有没有特别会按摩的。有一个姑娘说有,菊姐按得最好。菊在这群姑娘是看上去年纪要大一些,有点象个小妈咪(主管),这种一般不接客的,如果要接,价钱也较高,但我也只是想按摩一下,解解乏,于是就叫上了菊。

    四个姑娘尾随我们到了房间。同房的小伙子见还要按摩,所以他也不好猴急,只得跟着按一按。菊穿着一条短裙,小腿上有几粒小红疙瘩,我开玩笑问她,不会是梅毒吧。

    菊拍打我一下,嗔道,你乱说话,这是蚊子叮的,我最受不得蚊子叮,又痛又痒。

    我说,不搽些药吗?

    菊说,不知道搽什么药啊。

    菊的按摩手法确实不错,按完之后,我把按摩费给了她,看那小伙子**难耐的样子,我决定把房间让给他,我不习惯于群居,就对菊说,我们去吃夜宵吧,你按得这么好,我请你喝啤酒。菊还真答应了。

    吃夜宵的路上经过一家药店,我给菊买了一支无极膏,来到夜宵摊上就给菊的小红疙瘩搽了,效果很好,菊非常高兴,说不痒了。有的朋友大概已经知道我当时的职业,从事这种职业就是特别擅长于和陌生的人打交道。我老是逗着菊说话,在她倒啤酒时,我说她倒酒的手法不对,并给她作了示范,我还给她说了白酒和葡萄酒的倒法,菊听得津津有味。

    吃过宵夜,菊让我送她回去。我问她,不回酒店啦?菊说,在那做妈咪的是她的一个朋友,叫我去那里帮帮忙,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我心想不出我所料,菊果然是一个小妈咪。

    来到菊住的楼下,菊说,上去坐坐吧,喝杯水,你那位朋友也不会有这么快。

    菊住在二楼,是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和一个朋友合住。菊的房间很整洁,光线柔和,充满了温馨。她为我泡了一杯茶,还为我放了一张vcd,就洗澡去了。vcd是一个***,好象是叶玉卿的《我为卿狂》。

    不一会儿,菊回来了,一条宽大的浴巾围住了她的身体,来到我身旁坐下,就抱住了我。眼里有看的,怀里有抱的,我一下就剥开那条浴巾,和以往我见过的不同,这是一尊已做过母亲的身体,因为哺乳,**已经有些变形,小腹上有一道道的斑痕,那里原本应该是结实而平滑的。我怀着一种崇拜的心情抚摸着它们,菊说,她有一个男孩,已经上幼儿园了,很想念他。

    把该做的事做完,我得告辞了,菊是想把我留下来的,我不肯,我怕酒店里的朋友会担心我,一夜不归,他们会以为我被谋财害命了。

    菊有点恋恋不舍地把我送下楼来,我掏出200元钱给她,她却摇了摇头,我抓过她的手,把钱放在她的手心里。

    菊抱住了我,吻着我,说,你和别的男人不同,我不会收你的钱的。说着把钱放到我的衬衣口袋里。

    我笑了笑,说,到了床上,我还不是和别的男人一样。

    不一样的。菊说,只有你才会给我买药,给我端宵夜,给我掰开卫生筷,教我倒酒,你给了我的感觉不一样,做起来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我刚才有了这几年来的第一次快感。

    那里光线暗淡,我还是看到了菊的眼里噙着泪花。

    菊转身上了楼,拿来一支眉笔,她解开我的两颗衬衣纽扣,就在我那并不结实的胸膛上,写下了她的传呼机号码。菊希望我还能够来看她,哪怕是呼一呼她好也好。

    后来我又好几次出差到这个城市,但我始终没有动过要呼一呼菊的念头。想起几年前我肯为梅而放弃另外一种活法,几年之后,我却置菊的传呼机号码而不顾,这大约就是我嫖ji过程的嬗变吧。

    后记

    我要在这里衷心地感谢网络,是网络让这些文字见到天日,因为,即便是我倾尽所有才华来记叙这些事情,我敢肯定,也不会有哪家刊物能够发表它们。

    大概社区的一些朋友已经知道,贵阳距我甚远,她与我的生活工作毫无关系,所以我写此帖并没有要哗众取宠的意思。贵阳的mm虽然漂亮,毕竟山高水远,也不是我能够泡到的。

    这又是一篇关于ji女的文章,也许有朋友会这样问:你到底在想表现什么?很久以前,孔子就说:人之初,性本善。确实如此,即使是千百年来为人们所不耻的ji女,她们也同样渴望与人平等,向往美好的生活。但在很多时候,人的心却是龌龊的,是一片藏污纳垢之地,我就是要这些龌龊搓下来,晾干了给人们看。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空速星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