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光明的悲哀(三)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空速星痕

    麻烦大家把所有推荐票都投给小三的新书生肖守护神,帮助小三冲榜,小三先谢了.月票还投在冰火这里.

    地址:.cmfu/showbook.asp?bl_id=101839,或者直接点下面的连接,过去投票就好.

    小三会努力写好新书回报大家的.谢谢——

    “我并不是一个小人,所以,我没有将末世存在的事汇报给上面,那天离开后,由于对末世的好奇,我和采离经常会结伴到他那里去看他,而末世也并没有离开,虽然他身上经常充斥着强烈的杀气,但每次一看到采离时,他的眼神就会变得很温柔。渐渐的,我发现了末世的神态,为了自己心爱的人,我毅然带着采离离开了那颗星球,返回总部,重新申请一份新的任务。那之后,我和采离足有十年没再见到末世。我以为,末世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命运却戏弄了我们。”

    天痕问道:“光明大长老,那你为什么没有同采离结婚呢?如果你们成婚了,采离小姐最后也不会选择末世了吧。”

    光明叹息一声,道:“一切的错都在我,我从来没恨过采离,对她只有敬佩。你说的对,如果我们结婚了,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一切。但是,我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在当初拜给了末世之后,我就当着采离的面发誓,如果不能成为光明系的审判者,就不配娶她为妻子。采离曾经多次劝我放弃誓言,但是,出于一个男人的尊严,我始终坚持着。凭借着心中执着的念头,我的进步很快。十年后,当我与末世再见之时,能力已经足以与他抗衡了,那时,他五十五级,而我五十二级,加上我的圣兽,与末世战成了平手。哦,对了,有件事我要先向你解释一下,以前摩尔告诉你时,应该说魔幻星是我与末世决斗的时候才发现的吧,其实不是的,那种说法是对非核心人员的解释,其实,魔幻星早就已经被发现了,在圣盟成立之时就已经发现,最早的时候,就是掌握在我们圣盟手中,发现者就是圣盟的第一任大长老,之所以说是那次决战才发现,是怕引起议会的过度注意,在这一点上,圣盟与黑暗联盟有着相同的共识,所以,摩尔即使是你的老师,也没有将实情告诉你,以前拥有圣兽的只能是本盟高层,但自从圣盟在银河联盟中有了更高的地位以后,为了加强实力,不得不对普通人员开启魔幻星,使他们拥有圣兽来增强实力,人多嘴杂,肯定无法对外继续隐瞒,既然瞒不住,索性我们就编造出了一个故事,这样,你就会明白我拥有圣兽并不矛盾。或许,你会奇怪末世进步的速度为什么会慢。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将大多数经历放在了征服黑暗势力的目标上。末世是一个有远大理想的人,他的理想还是后来通过采离我才得知。你知道他的愿望是什么吗?并不是简单的统一黑暗势力,而是要做整个银河联盟的主人,让黑暗遍布银河联盟每一个角落。”

    “啊——”天痕惊呼出声,末世的理想可以说是疯狂的。

    光明道:“同末世再次见面的时候,他自身已经拥有了一定的势力,但却依旧没有返回黑暗议会,也没有对黑暗三大势力动手,他在等,等待着机会。那次,我并不满意自己的表现,但却看到了希望,为了能尽快追上末世,我一次性闭关十年。而采离,也陪伴了我十年。当我出关之时,终于达到了梦寐以求的审判者境界。采离等了我那么多年,本来,我应该立刻迎娶她的。但是,战胜末世的渴望却催动着我带着采离离开了地球,去寻找末世的踪迹,那时,我始终执着的认为,只有彻底打败末世,才能洗刷当初的耻辱,才有权力同采离在一起。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了一年的寻找,我们终于找到了末世。但是,当我们见到他的时候,他却已经身受重伤,奄奄一息。我自然不会趁着那种时候动手,我和采离帮末世打退了追杀他的敌人,带着他到一个安静的地方疗养。末世答应我,等他伤好了后,就和我公平的打上一场。十年的时间他也没有荒废,同我一样,都刚刚突破了审判者境界,达到了六十四级水准。我对自己信心十足,这一次,我一定能胜。但是,造化弄人,正在那时,圣盟突然传来了消息,我的父亲,病危了。我一接到这个消息,立时乱了方寸,因为,我无论如何都不明白,以父亲的能力怎么会受到病魔的侵扰,当下,也没多想什么,留下采离照顾末世,一个人跑回了地球,去看父亲。毕竟,末世对采离似乎有情的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年,由于心中大乱,我也并没有多想什么。当我回到地球的时候,父亲已经处于弥留状态,他将圣盟大长老的位置传给我后溘然而逝。你知道我父亲为什么会死么?他并不是得了什么病,而是受了重伤。光明异能六十八级的他,竟然受到了足以致命的创伤。通过本盟中的几位审判者我才知道,父亲的伤来自末世的偷袭。是的,是偷袭。”光明紧紧攥紧了双拳,眼中充满了恨意。

    天痕吃惊的看着光明,“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末世不是把你当成朋友了么?”

    “朋友?”光明不禁苦笑一声,“在黑暗势力中,末世虽然可以说是最好的一个。但是,他却有着野心。黑暗中人做事从来都是不择手段的。况且,末世也不知道,当时圣盟的大长老就是我的父亲。他杀父亲的理由很简单,为的是能够统治整个黑暗世界。我也是不久后才知道,原来,末世在达到了审判者境界后,就返回了黑暗议会,凭借着强悍的实力加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的黑暗三大圣器,打遍整个黑暗势力无敌手。他并没有杀自己的哥哥,反而扶植自己的哥哥成为了黑暗议会新的议长,并提出统一整个黑暗世界的想法。你应该也知道,黑暗势力中人都是极为自私的,绝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他一提出统一所有黑暗势力,顿时遭到了一片反对声。最后,由当时的灵魂祭祀、黑暗议长和血皇同时提出,如果末世能够杀死圣盟大长老,那么,他们就愿意臣服。末世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自己一个人到了地球总部。经过数个月的埋伏和调查,终于找到了我父亲一定的生活规律,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全力向父亲发动了偷袭。如果正面交手,虽然末世有黑暗圣器的帮助,但也不可能赢的了我父亲,因为,他最多只能同时使用两种黑暗圣器,而父亲却有强大的圣兽伙伴,凭借着比他更高的等级,父亲一定能胜。但是,偷袭却不一样了,黑暗三大圣器中有一样名为光明的悲哀,可以将自己的气息完全掩盖住,再加上一种对光明系异能特有的腐蚀力,骤然偷袭下,父亲顿时受了重伤,虽然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实力逃回了圣盟总部,但最后还是伤重不治。而末世也受到父亲反噬,受了重伤。而我与采离遇到他时,是血皇的人在追杀他,显然是想趁他重伤之时将他除去,以免末世统一了整个黑暗世界。”

    天痕长出口气,道:“原来经历了这么多曲折,那你恨末世么?你有没有问过他,如果他知道大长老是你父亲,还会不会动手呢?”

    光明向天痕伸出了大拇指,“你问到了点上,我那时不但恨末世,更恨我自己,如果我早些将末世的事情汇报给本盟总部,或许就不会出那样的事了。我拼命的跑回末世养伤的地方,想找他理论,但是,当我来到那里时,末世和采离却都已经消失了。按时间算,末世的伤差不多应该好了。我拼命的找他,但是,这次却怎么也找不到,甚至想找一名黑暗三大势力的成员都是那么困难。终于,通过本盟的一些渠道,我得知,末世得尝所愿,终于统一了整个黑暗势力。我虽然恨他,但我同时也佩服他。作为一个曾经被自己哥哥陷害而变成残疾的人,竟然能够凭借着自己坚韧的毅力获得了强大的实力,经过二十年的隐忍,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目标。这种如同狼一般的忍耐力令我深深佩服。更为可贵的是,末世统一了整个黑暗势力后,用了五年的时间,将整个黑暗势力真正的统一起来,再不会有人违背他的命令,那五年里,他也借助黑暗三大圣器的帮助,终于突破了七十级的异能境界。在末世的约束下,黑暗三大势力竟然完全放弃了原本的营生,也就是说,除了德库拉家族需要吸食人血来维持生命以外,他们已经不再做任何危害人类世界的事。单是这一点,如果不是铁腕政策,绝对不可能达到。直到现在,也没有哪一方黑暗势力敢违背末世当初定下的规矩。”

    天痕急问道:“那后来呢?你就因为这些放过了末世么?”

    光明摇了摇头,道:“虽然光明的力量代表的是正义、和平、善良等正面情绪,但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又怎么能放过末世呢?我一边努力的提升着自己的实力,一边像疯了般查找着末世和采离的下落。终于,有一天,末世和采离来到了我面前。”他那原本红润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了,嘴唇微微有些颤抖着,“采离在见面的那一刻,对我说,希勒,我和末世成婚了,我已经是他的妻子,对不起。”

    寂静,整个房间完全陷入一片寂静之中,只有光明急促的呼吸声,作为八十级的光明系异能者,能够影响到他的心绪,可见这段回忆对他来说是多么的痛苦。

    天痕没有发问,静静的看着光明,他知道,就算是自己也曾经经历过女朋友背叛的事,但也绝对无法理解光明的心情。毕竟,他和莲娜之间的感情是四年,而当时光明和采离之间的感情,恐怕有四十年之长了。采离可以说是光明的目标,如果不是光明的父亲死了,他刻苦的修炼完全都是要为了在采离面前证明自己,而采离却结婚了,新郎不是他。这种痛苦,任谁也无法承受。

    两滴泪水顺着光明的脸庞滑落,他笑了,笑的却比哭还要难看,“三十多年过去了,没想到,我还是无法忘记当时发生的一切。采离对我说完那句话,我觉得自己要疯了,是的,我要疯了。那种痛苦根本不是我能够承受的。我疯狂的问她为什么,但采离却始终都不肯说。我向末世发起了挑战,但是,在那种状态下的我,又怎么是势均力敌的末世对手呢?我败了,又一次的败了,同以前相比,这次输的更惨,因为,我不但输了能力,也输了自己的妻子。末世和采离走了,他们走的时候,采离哭了。直到后来他们两个一起退隐时我才知道,其实,采离爱的还是我,她所做的一切,固然是为了末世,但更多的却是为了我啊!”

    天痕听的有些糊涂了,但光明此时心绪不稳,显得如此痛苦,他又怎么忍心再发问呢,只得等待着他自己说下去。

    “三十多年前那一战你应该听摩尔说过吧。”光明突然冷静下来,但是,天痕却发现,他的手在流血,是因为指甲刺破手掌所导致的。

    点了点头,天痕道:“是的,我听说过。那一战,最后是您获得了胜利,也拯救了整个银河联盟。”

    光明哼了一声,摇头道:“不,其实这只是一场戏,末世导演的一场戏而已。这件事,除了末世、采离和我之外,再没有任何人知道。”

    天痕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什么?演戏?那倾世一战会是演戏?”

    光明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没错,那就是一场戏。我们三个是主演,而其他的角色,则是由不知情的人来配合的。”

    天痕喃喃的道:“难道那黑洞的事是假的不成?”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空速星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