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光明的悲哀(二)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空速星痕

    麻烦大家把所有推荐票都投给小三的新书生肖守护神,帮助小三冲榜,小三先谢了.月票还投在冰火这里.

    地址:.cmfu/showbook.asp?bl_id=101839,或者直接点下面的连接,过去投票就好.

    小三会努力写好新书回报大家的.谢谢——

    “她是如此的强大,按照我们现在的异能程度来说,她很有可能是第一个达到了守望者,也就是突破了八十一级境界的黑暗异能者,凭借着各种诡异而神奇的黑暗诅咒,她一自己一人之力,竟然与整个教廷抗衡达百年之久,为黑暗势力的重新崛起争得了宝贵的时间。”

    天痕砰然心动,他当然知道,这个人就是黑暗祭祀一脉的创始者,由光明口中说出她的强大,可见这位伟大的巫师在黑暗与光明较量的历史上留下了多么重要的痕迹。

    光明看向天痕,道:“你已经猜到她是谁了么?不错,她就是黑暗祭祀的创始者,也就是第一代灵魂祭祀。幸好在她的弟子中没有一个能继承她的衣钵,否则,面临灭亡的将不是黑暗,而是代表着光明的教廷了。她也是唯一一个,在与教廷的斗争中从来没有失败过的黑暗中人。就这样,黑暗与光明两种完全不同的势力在相互的斗争中过去了一年又一年,有时,光明会占据上风,有时,黑暗会压制光明,但这些情况都只是暂时的。即使一直斗争到现在,也没有分出真正的胜负。后来,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开始向外星球迈出了前进的步伐,黑暗与光明之间的斗争也暂时停息了一段时间,由于科技的高度发达,信仰遭到了质疑,教廷自行引退,但我们光明系异能者却始终存在着,教廷这个名字,永远都活在我们心里,教廷不灭,我们永远都是教廷的成员,而我,就是这一代的教皇。”

    天痕惊讶的看着光明,体会着教皇两个字所带有的含义,眼中流露出思索的光芒。

    光明继续道:“随着人类的不断发展,原本数量极少的风、水、火、土四系异能者数量渐渐多了起来,而光明系异能者却由于某些原因,数量不断的减少着。为了能继续与黑暗势力做斗争,我的先辈成立了现在的圣盟,招揽除黑暗外的各系异能者,凭借着圣盟整体的力量与黑暗势力依旧战斗着,只要黑暗势力有什么不利于人类的举动,那么,他们的身边就会出现我们圣盟的成员。这也就是你所知的,为什么圣盟原本排斥黑暗的原因,那时,不仅仅是排斥这么简单,我们是夙敌,斗争了上千年的夙敌。那时的黑暗势力已经发展成了现在的样子,变化最大的是吸血鬼家族,吸血鬼中最大的一个家族中,出现了一个英明的领导者,也就是德库拉家族的德库拉十三世,他凭借着过人的智慧和铁腕手段征服了所有吸血鬼家族,所以,现在黑暗三大势力中,能有着德库拉家族一脉的流传,而并不存在其他吸血鬼系统。”

    天痕微微一笑,道:“光明大长老,您所讲述的已经不是一个故事了,而是圣盟与黑暗势力的历史。我想,您一定是想说明什么吧。”

    光明颔首道:“这些,只是我要说的故事序曲,之所以多说几句,是希望你能明白真正的情况并非像流传的那样。现在,我的故事要开始了。在这个故事中,有三个主人公。故事发生在大约八十几年前,银河联盟已经统治了七百颗左右的行政星,那时候,我们的圣盟还远没有现在的规模和影响力,其中一个主人公,就是当时圣盟大长老,也就是圣盟盟主的儿子,他叫希勒,出生在了地球圣盟总部的天平球中。很小的时候,希勒就以自己的父亲为榜样,他人生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凭借自己出色的表现,而在未来继承父亲的衣钵。为了这个目标,他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修炼自身所拥有的能力,纯净的光明系异能。在同辈中,他永远都是最出色的,当时的几位审判者都非常欣赏他,在各方面给他最大的方便,让他能够更好的修炼。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希勒的光明系异能不断的增强着,终于在二十四岁的时候,达到了审判者境界。而希勒,就是我的名字。”

    虽然天痕隐隐已经猜到,但当光明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还是不禁全身一震,因为,光明在说到自己的名字时,眼中流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悲哀。天痕没有说话,静静的等待着光明继续说下去,他隐隐感觉到,今天光明对自己说这么多,一定有着非同寻常的目的。

    光明轻叹一声,继续道:“由于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在圣盟总部中修炼,所以,我的朋友也只能局限在圣盟总部中。这些朋友们也就是当时掌权的各位审判者的弟子,他们的名字分别是祝融、罗丝、沃马、奥凯、摩尔和采离。”

    最后一个名字对天痕的震撼最大,采离这个名字他是第二次听到,第一次出现时,是摩尔所说,那时,采离的名字是与末世连在一起的啊!

    “除了采离以外,我和其他几个人都是最好的兄弟,我们一起修炼,一起进步。你也听到了,直到现在,他们都还以老大来称呼我。而采离,则是我们中最特殊的一个。也是唯一的女性。采离很漂亮,她有着空谷幽兰一般的气质。她是你老师摩尔的师姐,也是你昨天见到的空间系太上长老采若天唯一的女儿。那时候,兄弟们对采离都有好感,但他们却谁也没有发起追求的攻势,因为他们知道,我深爱着采离,而采离也深深的爱着我。我们是一对令任何人都要羡慕的情侣,她,也就是我这个故事中另外一个主人公。”

    天痕脱口而出道:“那第三个主人公一定就是末世了,对不对?”

    光明一楞,紧接着释然道:“一定是摩尔告诉你的吧。不知道他跟你说了多少。听我说下去吧,有些事情,是连摩尔也不知道的。不错,你说的对,我这个故事中第三个主人公就是末世。我这一生中,一向自傲,但我却发自内心的佩服两个人,就是末世和采离。当初,我二十四岁就成为了圣盟中最年轻的掌控者,正是年少得意之时,而采离的天份并不比我差什么,能力比其他几位兄弟都要强上几分。我们被誉为圣盟年轻一代中的金童**,大家都以为,在不久的将来,我和采离能够成为最幸福的夫妻。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如果一切都正常的发展下去,或许,我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这都是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这个人,自然就是黑暗世界中不世出的奇才——末世。”

    说到这里,光明眼中的痛苦更盛几分,他的身体甚至有些微微的颤抖着,这么多年过去了,但当初的回忆却始终没有因为时间而冲淡,“末世比我和采离都要大,我二十四岁那年,他已经三十岁。那时的我,还生活在长辈们的庇护之中,而末世,却已经在黑暗世界里打拼十年之久。末世出身于黑暗议会,但却并不属于黑暗议会的范畴。据他自己说,当他出生的时候,先天就拥有六级黑暗异能。他的父亲,也就是老黑暗议长,而现在的黑暗议长,则是末世的亲哥哥。末世的童年我并不太了解,只知道,由于他的天分奇高,年仅二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掌控者境界,黑暗掌控者啊!二十岁的黑暗掌控者在当时来说简直是个奇迹。正是由于他的天才,遭到了他哥哥的嫉妒。在黑暗世界中,一向是强者为尊,如果顺利的发展下去,继承黑暗议长位置的,必然是末世。为了保住自己将来可能得到的全力,他的哥哥用卑鄙的方法将末世囚禁起来,由于他们兄弟与自己的父亲老黑暗议长都有生命相连的能力,所以,末世的哥哥没敢杀他,而是挑断了他四肢经脉,废了他的黑暗异能,悄悄的将他送到了一个未经过开发的星球上。每过一段时间,才亲自送些吃的过去,以维持末世的生命。”

    天痕吃惊的听着光明的话,他从来没有想到,号称黑暗世界中唯一的王者,黑暗之王末世竟然有如此可悲的童年。

    光明站起身,走到窗前,沐浴在阳光之中他的情绪才显得稳定了一些,“与我相比,末世受的苦太多了。但是,他却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力。在这一点上,你和他很像。或许,这就是他选择你继承黑暗之王位置的原因吧。不要奇怪我为什么知道,不论是传言还是我的判断力,都很容易就能明白这一点。所谓十年磨一剑,当末世三十岁的时候,他终于离开了那颗荒芜的星球,并不是因为他的哥哥发了善心,而是凭借着自己的力量,以肉身飞回了银河联盟所属的星球。那时的他,用了十年的时间,不但重塑身体,黑暗异能更是达到了惊人的五十级。末世让我佩服的地方不仅是他的意志力,还有他的耐性。如果换做你我,恐怕早已经返回黑暗议会痛陈自己哥哥的罪状来讨回自己应得的东西了。但是,末世并没有那么做,因为,他有着更为远大的理想。他找到一处隐秘的地方,开始了长时间的静修。而也是在那时,我和采离认识了末世。”

    最后几个字,光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金色光芒瞬间波动了一下,巨大的压力令天痕不禁下意识的催动宇宙气抵挡,“大长老,您没事吧?”

    回过身,光明歉然道:“对不起,我失态了。或许,正是因为我到现在还无法做到放下,才致使始终无法突破八十一级的瓶颈。”

    脸上的神色渐渐平静下来,光明才继续说道:“当初,我二十四岁达到了掌控者后,按照规定,被分配到了一颗银河联盟所属行政星上负责那里异能者事务。那时,圣盟还没有得到银河联盟的承认,这些都只是咱们圣盟内部的事。而那颗星球,也就是末世选择隐藏修炼的星球。我真的很后悔,那时为什么要带采离到那颗星球去,如果不是因为如此,最后我也不至于失去了自己的至爱。”

    天痕道:“难道是因为采离遇见了末世后移情别恋而离开了你么?”

    光明摇了摇头,痛苦的道:“如果是那样,我也不至于现在还无法忘记,毕竟,一个用情不专的女人,又怎么值得爱呢?听我说下去吧。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在一个人的面前诉说心中的一切。我们和末世第一次见面时,他是那么的孤寂,虽然只有三十岁,但却不像普通异能者那样不显年纪,反而像四十许人一般。当时,我们是无意中遇到的,末世一发现我光明系异能者的身份,立刻就要出手杀我,虽然我和采离的能力都不弱,但对上已经五十级的末世,却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就在我即将被末世击杀之时,采离挡在了我身前。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她的目光,目光中流露出的是坚决,除非末世先杀了她,否则绝对无法杀我。那时,末世问我们,如果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会是谁。我和采离都毫不犹豫的回答,是他。”

    说到这里,光明眼中多了一丝甜蜜,“末世当时就楞住了,那时候,我已经受了重伤,完全依靠采离的搀扶才能站稳。过了好半天,末世依旧没有动,仿佛失了魂一般站在那里,回想着自己内心痛苦的事,半晌后,我们成为了他的听众,他又像是说给我们听,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出了自己的遭遇。最后,他对我们说,由于我们为对方付出的决心,他决定不杀我们,任由我们离开。当时我和采离都很意外,可笑的是,我竟然没有发觉,从那时开始,善良的采离,心中对末世已经有了几分怜悯。”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空速星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