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被强奸 主角的命运(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空速星痕

    麻烦大家把所有推荐票都投给小三的新书生肖守护神,帮助小三冲榜,小三先谢了.月票还投在冰火这里.

    地址:.cmfu/showbook.asp?bl_id=101839,或者直接点下面的连接,过去投票就好.

    小三会努力写好新书回报大家的.谢谢——

    罗迦见天痕闻过了龙香,脸上的神色顿时发生了变化,有些幽怨的看着他,道:“大哥,对不起,这是一种麻痹性毒药。”

    “毒药?”天痕皱起了眉头,冷静的看着罗迦,道:“为什么?我不相信你会害我。”

    罗迦凄然一笑,道:“当然,我当然不会害你,我们之间有灵魂臣服的誓约。大哥,我之所以对你用这种**,是因为,我怕你不肯收下我送的礼物。对不起,如果以后你要怪我,罗迦任凭你处置。”

    天痕呆呆的看着罗迦,他心中很迷惑,不明白罗迦是什么意思。正在这时,一股热流瞬间传遍全身,天痕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有些发软,神经仿佛都麻痹了似的,但偏偏神志却是清醒的,精神力并没有失去对自己能力的控制,但是,脑海中不断传来虚弱的感觉,明明有力量,却说什么也用不出来,身体一软,缓缓软倒在地。

    罗迦双手交叉在自己胸前,转身面对背后的祭坛,喃喃的念叨了几句什么,祭坛中央的灵魂之石缓缓上升,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笼罩整个祭坛。回过身,罗迦走到天痕面前,将他的身体抱起来,飘身而起,落在了祭坛之上,蹲在祭坛中央,小心的将天痕平放。

    白皙的小手轻轻的梳拢着天痕黑色的头发,罗迦脸上满是温柔的微笑,“大哥,你不用试图挣扎了,龙香,是最神奇的一种药物,只存在于飞鸟星系,刚才我给你这一小瓶,需要近十年的时间才能提炼出来。它本身对人体是非常有益的,可以增强人体各种机能,只不过,在闻过龙香之后,三个小时内,不论多么强大的人,都无法移动分毫。”

    天痕想说话,但发现自己的舌头竟然也软绵绵的,只能发出细微的哼声,目光中流露着疑惑和询问。

    罗迦微笑道:“大哥,你知道我们灵魂祭祀最珍贵的是什么吗?每一位灵魂祭祀都是女性,从刚出生那一刻起,就接受黑暗能力的洗礼,只有先天拥有黑暗圣女体质的人才能成为灵魂祭祀的候选人,当我继承了老师的力量后,本身的灵魂之力已经达到了异常庞大的状态。而我的处女之体,如果与男人结合,那个男人的身体就会完全与灵魂融合,同时,像我们黑暗祭祀一族似的领悟灵魂的力量,你能通过长老们的考验,证明你已经拥有了非常强大的实力,但是,在银河联盟这个大染缸中要想顺利的生存下去,必须要有更强大的力量。如果,你能得到我所支援的灵魂之力,那么,在你今后的修炼中,对于各种能量分子的感知将数以倍计提升,这,就是我要送你的礼物。”

    天痕目瞪口呆的看者罗迦,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罗迦要送给自己的,竟然是处女之体,一直以来,他都将罗迦当作妹妹看待,罗迦很美,但他从来没有起过任何歪心,此时此刻,面前这被自己当作妹妹的女子竟然要将她最珍贵的东西送给自己。怪不得,她说自己不会接受了。心中一阵苦笑,当初,蓝蓝假意将身体送给自己,使自己走入了异能者的世界,而此时,罗迦却是真的要这样做。被美女**,这难道就是我的命运么?他试图用自己的眼神去阻止罗迦这有些疯狂的念头,但是,罗迦却并没有看他的眼睛。

    “大哥,你知道么?我别无选择。你放心,我不需要你负责,因为,我知道你喜欢的是百合姐姐,也只有她的善良才能配的上你。你不用因为这件事而产生任何责任感。我并不是为了你才这样做的,同样,也为了我自己。你也知道,现在的我,还不足以令所有黑暗祭祀臣服。虽然表面上,他们对我非常恭敬,但是,在每一任灵魂祭祀刚接任的前十年中,所有黑暗祭祀事务都是由长老堂来决定的。想提前掌握领导全族的实力,需要的是力量。所以,我才非常希望能够得到血红之星。只有它,才能在短时间内提升我的能力。可是,破解血红之星第一重封印极为困难,其中,最重要的媒介,就是灵魂祭祀自身的处女之血。从小到大,我都是在师傅身边长大的,所能接触的人很少,尤其是男人,就更少了。在我所接触的人中,只有你,只有你才能让我心甘情愿的奉献这最珍贵的东西。我喜欢你,但却并不能说爱你。既然,总要失去的,我自然要为自己选择一个喜欢的人。当初,在我得知血红之星的下落时,就已经决定这样做了,可后来血红之星却被点金会的人丢了。今天,当你来的时候,我就想,如果这次我不把握住机会,或许,以后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了,我想先将自己的第一次送给你,然后保留起自己的处女血液,等待寻找到血红之星再开启封印。在你刚才接受长老们的考验时,我心中一直都在犹豫,犹豫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这么做。我有点怕,我怕这样做了以后,你不愿意再成为我的朋友。可是,当你取出血红之星的时候,却坚定了我的信心,这一切,都是黑暗之神的安排啊!对不起,大哥,罗迦只能这么做了,我只有一个奢求的愿望,当这一切结束后,你还愿意认我这个妹妹。”

    天痕的心在颤抖,罗迦的语音很平淡,但他却从中听到了许多无奈。是的,罗迦并不爱自己,她也一直将自己当成哥哥看待,可是,为了实力,为了黑暗祭祀一脉,她却决定要如此牺牲。自己该怎么做呢?他不知道。况且,他现在也什么都做不了。

    身上一凉,天痕不禁闭上了眼睛,他的衣服已经被罗迦颤抖的双手脱掉了。看着天痕近乎完美的身材,罗迦的俏脸羞的如同红苹果一般。低下头,在天痕额头上轻轻一吻,呢喃道:“大哥,如果你不愿意接受的话,就当这是一场梦吧。”两滴晶莹的泪水滴落在天痕脸上,那冰凉的触感不禁令他重新睁开了眼睛。罗迦深深的凝望着他,颤抖的双手,缓慢的解脱着自己身上的束缚。

    足足十分钟后,罗迦与天痕的身上都已经再没有了任何遮蔽物,呆呆的看着天痕,罗迦此时有些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

    “不——,不要。”天痕在心中呐喊着,他呼唤凤龙星痕,却吃惊的发现,星痕似乎也在龙香的作用下同自己一样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这是心之契约的作用。刚才天痕闻龙香的时候,生性好奇的星痕不禁也闻了一下,此时,它已经美美的睡着了。

    罗迦呆滞了一会儿,突然从祭坛上跑了下去,到了里面的一个房间中,一会儿的工夫,那个房间内传出一些咿呀的声音,似乎是男女做*似的声音。在天痕怔忪之际,罗迦已经红着脸跑了回来。此时天痕才发现,罗迦的身材比想象中还要火暴,丝毫不输给梅丽丝。

    罗迦红着脸低声道:“大哥,你别误会。我,我不会那个,刚去看了前些天找来的电影。我现在会了。”

    天痕差点昏过去,天啊!她还要看**电影来学习,这也太强了吧。下身一凉,强烈的刺激感令天痕回身,他吃惊的看到,罗迦此时正伏自己身下。强烈的刺激,不断冲击着天痕的神经。虽然罗迦的动作很生疏,同梅丽丝不可同日而语,但正是那丝生疏却让天痕的感受倍加强烈。昂扬已起,天痕不禁发出一声呻吟,罗迦抬起头,呆呆的看向天痕,道:“大哥,它好大啊!比电影里那个人的大。”

    天痕心中同样呻吟出声,天啊!让我去死吧。

    罗迦跨上天痕的身体,伏正那昂扬的凶物,咬着牙,一点一点将那她以前从没见过的家伙吞入体内。

    “恩——”呻吟声同时响起,天痕是因为强烈的刺激所至,而罗迦,则是因为剧烈的疼痛。原始的气息弥漫于祭坛之上,祭坛上的深蓝色符号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不知道是谁说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在阵阵强烈的刺激下,天痕很快就已经忘记了一切,而经历过初始的疼痛后,罗迦也逐渐进入了状态。在异样的气氛中,他们的身体不断融合着。灵魂塔顶,弥漫着浓浓的春意。

    在一声长长的呻吟中,天痕死了。神志短暂的陷入空白之中,灵魂似乎与**脱离了一般,从未体会过的舒爽在温润的收缩中激烈的抖动着。生命的精华喷洒,与花露混合,给这原始的乐章画上了最完美的句号。

    罗迦伏在天痕的胸膛上,不断的喘息着。由于是她主动,此时早已经累的香汗淋漓,朦胧的双眼看着天痕,呢喃道:“大哥,我不后悔。”

    天痕回魂,他突然发现,此时此刻,自己的神志异常清醒,不用催动精神力,他也能够感觉到自己和罗迦体内最微小的血液波动,周围的一切都清晰起来,虽然仍不能动,但感官却数倍增强了。对于灵魂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天痕并没有太多的理解,但此时,他却明白,自己已经得到了罗迦先前所说的一切。他的心是茫然的,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自己身上伏着的“妹妹”,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深爱的百合。

    闪耀着妖异光芒的血红之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罗迦掌心中,只不过,此时的血红之星已经不再是那么晶莹剔透了,上面蒙上了一层污浊的痕迹,那正是罗迦的落红之血。

    泪水,从罗迦白皙的面庞滑落,“大哥,大哥,别怪我。作为见证我开启封印的唯一,我希望你能永远记住今天,哪怕只是埋藏在心底。今天之后,你仍然是新的黑暗之王,而我指是你的属下。”

    罗迦的心剧烈的颤抖着,深吸口气,双手捧着血红之星离开了天痕的身体,突然的失去了温暖的巢穴,天痕不禁一阵空虚,他会恨罗迦么?会恨一个将身体奉献给自己的女孩子么?不,当然不,此时此刻,天痕心中只有怜惜,和一丝丝悔恨。他暗暗的呼唤着,百合,我该如何面对这些啊!

    罗迦在祭坛中央站直身体,双手将血红之星高举过头,那她诱人的娇躯散发着象牙般的光泽,在血色掩映下,看上去是如此的神秘。

    带着些伤感,罗迦再次看了天痕一眼,凄然吟唱道:“伟大的灵魂祭祀之祖啊!作为延续您伟大黑暗能力的继承者,请您允许我以灵魂祭祀纯净的血液为媒介,以我的灵魂为桥梁,开启那血红灵魂的大门吧。”

    《br》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空速星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