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欧雅的心(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空速星痕

    小三新书※lt;冰火魔厨已经开始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收藏.谢谢.

    地址:.cmfu/showbook.asp?bl_id=70705——

    “都给我站住,你们忘记这里谁才是主事者了么?”欧雅夫人的声音充满了威严,虽然只穿着绿叶留给他的布衣,但仍然难以掩饰她高贵的风华。

    “可是,夫人,就这么放过他们么?”廖恩急道。

    “当然不。二先生已经跑了,现在想抓他谈何容易。五分钟后,你们出去把外面给我清理干净。我与比尔家族的仇恨,只能用鲜血来洗刷。天痕,你跟我来。”一边说着,欧雅夫人转身向楼上走去。

    廖恩还想说什么,却看到天痕向自己摇了摇头,只得颓然叹息一声,坐倒在一旁的沙发中。

    欧雅夫人带着天痕蹬上二楼,那里,有着只属于她自己的房间,房间内,完全是以蓝色为主的冷色调,随手一挥,门关。欧雅夫人突然转过身看向天痕,她脸上的冰冷逐渐溶解着,身体开始有了轻微的颤抖。

    天痕吓了一跳,赶忙上前一步扶住欧雅夫人的娇躯,关切的问道:“夫人,您怎么了?是不是毒素没有祛除干净?”

    欧雅用力的摇了摇头,猛的扑入天痕怀中放声大哭,泪水随着哭声澎湃而下,染湿了天痕前胸的衣襟。似乎要将心中的委屈完全发泄出来似的,哭声充满了悲伤。

    天痕一时间被欧雅弄了个手足无措,双手还停留在欧雅肩头,放开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尴尬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在不知不觉中,心中对欧雅升起了一丝怜惜,轻声道:“夫人,别哭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想,那些家伙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绿叶,谢谢你,谢谢你挽救了我的贞洁。如果今天被那混蛋侮辱了,我还如何苟活于人世啊!你对欧雅的恩情,欧雅永不忘记。”

    天痕全身一震,有些骇然的望着伏于自己怀中的欧雅,“夫人,您在说什么,我不明白,绿叶并不在这里啊!”他确实不明白,欧雅到底是怎么看出他身份的。

    欧雅缓缓从天痕怀中抬起头,俏脸上梨花带雨,更是惹人怜惜,轻叹一声,道:“再瞒下去还有意思么?我知道你心中有顾忌,但是,你却瞒不过一个女人的直觉。天痕,你知道我是如何发现你就是绿叶的?因为你身上的味道。我是从来不用香水的,先天身上有一股特殊的香气,这股香气很淡,不注意是无法闻到的。而你在之前从二先生手中救下我时,抱了我一段时间,身上难免沾染上了我身上的香气,虽然你已经换了衣服,但我自己难道还不认识自己的气味么?况且,你给我那件外衣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怀疑了,那样的布衣是只有像贫民窟那种地方才会有的,而你的出身我却清楚的很。真没想到,你竟然就是绿叶,本来,我是不会发现你秘密的,但你心地太好,怕我一个人在外面受到伤害,换了衣服又赶回来。”说到这里,欧雅停顿了一下,深深的看了天痕一眼后才继续道:“不论如何,今天谢谢你。”

    天痕发现,在不知不觉中,自己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了,一直隐瞒着的秘密竟然如此轻易的被欧雅夫人得知了。欧雅的身份太特殊,她不但是蓝蓝的母亲,同时,也是罗丝※#8226;菲尔审判者的女儿,一旦自己的秘密传出去,将永远无法在圣盟立足。而这一切,又是他如何愿意看到的呢?他有些犹豫了,体内的黑暗之神告诉他,让他杀了欧雅夫人和外面的所有人栽赃到二先生和比尔家族身上以绝后患。但是,天痕能那么做么?单是欧雅夫人是蓝蓝的母亲这一点上看,他就不能。更何况,欧雅夫人还曾经是他的恩人。

    无奈的苦笑一声,“夫人,没想到还是被您看穿了。我本以为,自己掩饰的够好,但看来是我错了。不错,我确实拥有着黑暗能力,您愿意怎么处置我,随便吧。不过,我有黑暗能力这件事也只有我自己知道,请您不要牵扯上其他任何人,尤其是我的父母。”

    欧雅幽幽一叹,“抱紧我,好么?现在你是绿叶,而不是天痕。请抱紧我。过了这一刻,你依旧是天痕,或者是隐藏下的绿叶,而我,也还是你心中的欧雅夫人。”

    天痕呆了一下,下意识的收紧双臂,将欧雅夫人搂入自己怀抱中,此时,他真切的感受到了那股淡淡的香气。香气清幽,但却沁人心脾,他似乎已经明白了欧雅夫人的意思。

    欧雅夫人闭上眼睛,安详的伏在天痕怀中,随着喘息,胸前的丰满紧贴着天痕坚实的胸膛微微律动着。她对天痕,自然不会有那种感情,此时,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找一个避风的港湾。在天痕温暖而宽厚的怀抱中,她,就像一艘从来都不曾靠岸的船终于有了自己的港湾。这种安全的感觉令她陶醉,各种复杂而激动的心情,终于在天痕的温暖中逐渐平复。呼吸也变得逐渐均匀了。

    “绿叶,谢谢你,你带给了我二十年未曾感受到过的温暖。你不但救了我,也给了我重新找回自我的机会。你知道么?一直以来,我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我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活着。每天,我所面对的只有圣盟琐碎的杂务。表面上,我是光鲜的审判者之女,是统御中霆星所有异能者的掌控者,但实际呢?我是什么?我不知道。小的时候,我也曾憧憬未来,那时,我就像蓝蓝一样,每天都过着开心的生活,想象着,长大以后能嫁给一个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父亲虽然是严厉的,但由于我努力修炼,他对我也非常慈祥。现在,真的好怀念好怀念那时的生活。后来,我一天天的长大,所要面临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当有一天,父亲突然对我说,让我嫁给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男人时,我的美好生活破灭了。”

    天痕静静的听着,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都有自己的经历,欧雅将这些东西憋在心里二十年了,此时,抒发出来,对她的身体只有好处。

    欧雅的声音变得有些哀怨,“那时的父亲,似乎再不是以前那个疼我的审判者。我想反对,但又没有蓝蓝的勇气。在朦胧和糊涂间,我最后终于没能违背父亲的命令,嫁给了我的丈夫,也就是蓝蓝的父亲。蓝蓝的父亲,是一个很温和的人,他对我很好,虽然长相一般,但他确实是个好人。刚嫁给他的时候,由于我对这份婚姻的不满,整天都对他冷冰冰的,就像你所见到的欧雅,但他却从来都没有责怪过我什么,每天除了繁忙的工作以外,几乎无时无刻不陪伴在我身边,说一些暖心的话来引我开心,甚至放下自己的尊严,每天连洗脚水都端到我面前,亲自为我……,他虽然出身高贵,但却没有一丝骄傲之气,他的朴实,他的温柔,逐渐令我的心温暖起来。渐渐的,我不再冰冷,我知道,自己的心已经逐渐接受了他。”

    欧雅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温柔,“后来,我们有了蓝蓝。不论对我,还是对我们掌上明珠一般的女儿,他永远都是那么好。他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同时,也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渐渐的,我发现我自己已经开始喜欢他了,也开始满足这份婚姻,幸福,正悄悄的走向我,我的心被他的温柔所融化。但是,正在我的幸福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候,一切突然都变了。他的家族受到了另外一个大家族的打击,各种报复手段层出不穷,忙的他焦头烂额,终于,有一天晚上,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没有月亮,天空中下着希呖呖的小雨,他踉跄着脚步回了家。我刚一打开门,脸色青灰的他就倒在了我的怀中。敌对的家族终于被完全铲除了,但是,他也在最后中了毒,一种无法解救的毒。我拼命的想帮他把毒逼出去,但他却告诉我,一切都没有用了。他赶回来,只是为了见我最后一面。那一晚,他跟我说了很多,他告诉我,原本,在我们结合之前,他也非常不满自己的政治婚姻,但同我一样,他也无法违背长辈们的命令,只能无奈的与我结合。但是,当他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他就已经爱上了我。将心中一切不满抛弃,全心全意的想对我好一些,希望在结婚后能够慢慢培养出感情。他说,他是那么的爱我,愿意为我奉献一切,而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逐渐让我接受了他。绿叶,你知道他在临死前最后一个要求是什么吗?他希望我叫他一声老公。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那么叫过他,每次都是直呼名讳。我叫了,在痛哭中,我叫了。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他去了,去的那么不甘心,我知道,他是舍不得我,舍不得我们的孩子。可是,他还是去了,我……”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出,欧雅夫人紧紧的抓住天痕的衣襟,心中的痛苦不断的释放着,整个娇躯都在剧烈的颤抖。一向坚强的欧雅,此时却像一个小孩子似的,心中是那么的悲苦,多少年以来,她第一次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对象。

    天痕心中一阵发酸,眼眶不禁温热着,轻轻的抚摩着欧雅那蓝色长发,柔声劝慰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别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现在你不是还有蓝蓝么?为了蓝蓝,你也要好好的活着。”

    欧雅哽咽着道:“是啊!就是为了蓝蓝,否则,在她爸爸死的时候,我可能早就随之而去了。蓝蓝的爸爸死的早,为了让她能过的更快乐,我一直对她非常放纵,养成了她娇纵的脾气,但我却真的不愿意管束她。我只是希望,她能幸福快乐的度过每一天。我羡慕蓝蓝,因为她有胆量违背我父亲的命令,她我比强。这些年以来,我除了修炼之外,心都放在蓝蓝身上,她闯祸了,我就替她收尾。二十年了,已经足足二十年了,我真不知道这二十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始终处于浑浑噩噩之中。我曾经不止一次想去死,但每当想起蓝蓝的时候,我好不容易继续的勇气却又消失了,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我舍不得蓝蓝,但我活着真的好痛苦好痛苦。”

    天痕有些茫然了,对于一个对生活没有任何憧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的人来说。活着或许真的比死痛苦吧。搂着欧雅温软而颤抖着的娇躯,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才好。

    “绿叶,以后你帮我照顾蓝蓝好不好。”欧雅的声音突然变得平静了许多。

    天痕全身一震,道:“夫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欧雅柔声道:“蓝蓝跟我说过,绿叶是第一个闯入她心扉的男人,而且,现在你与她之间的矛盾也已经化解了。我想,如果她知道绿叶就是你的话,一定会愿意和你在一起的。蓝蓝其实本性很善良,也是个还哄的女孩子,你只要对她好一点,我相信,她一定会十倍百倍的回报给你。我看的出,你也是个好孩子,而且又有着强大的力量,把蓝蓝交托给你,我也能够放心了。”

    “不,夫人,我不能。”天痕坚定的回答着。

    欧雅从他怀中抬起头,“为什么?你嫌弃蓝蓝不好么?还是怪他当初利用你?其实……”

    天痕阻止欧雅夫人再说下去,摇头道:“不,不是因为这些。夫人,您想把蓝蓝托付给我后一个人走么?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我同蓝蓝在一起,男女之爱同母爱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有了我而失去了您,蓝蓝一样会痛苦。蓝蓝已经失去了父亲,难道,您还忍心让她失去母亲么?更何况,我虽然对蓝蓝很有好感,但我一直只是将她当成朋友,她有着高贵的出身,但我却并不自卑,我有资格做她的朋友。可是,我已经有了心爱之人,我的心,是不会轻易动摇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空速星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