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来自吸血鬼伯爵的威胁(上)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空速星痕

    大家多多收藏多多投票,呵呵——

    天痕心中一惊,“难道血皇要向这个黑暗祭祀动手么?可是,那即将死去的灵魂祭祀可以换一个继承者啊!”

    梅丽丝道:“哪儿有那么容易,据说灵魂祭祀挑选继承者是非常严格的,要经过无数考验后,才能继承灵魂祭祀的力量。而且,这次来的这名黑暗祭祀应该已经接受了灵魂祭祀的传承,否则,她又怎么有胆子前来呢?不过,即使如此,如果血皇大人真的想动手,她也必然难以幸免。只不过现在血皇大人还没有下定决心而已,毕竟,一旦杀害了灵魂祭祀的继承人,我们德库拉家族就将面对来自于黑暗祭祀的报复。”

    天痕微微一笑,道:“你们的血皇大人也太短视了。现在黑暗势力本就被圣盟压迫着,如果再少去一股势力,恐怕情况将更加不妙。我很明白血皇的想法,他一定是想等黑暗议会的人来了以后同他们商量一下,如果黑暗议会也同意动手,他才会采取行动,那样的话,最后面对黑暗祭祀的报复时,就不用你们德库拉家族一方撑的这么辛苦了。不过,即使你们的血皇大人想动手,也未必就能成功。”

    梅丽丝一楞,道:“主人,您为什么这么说?在这里,不但有强大的血皇大人,还有两位亲王以及我们十二大公爵,单是这些力量,恐怕整个银河联盟中也没有哪一个人敢说能够对抗。更何况是那灵魂祭祀的继承人了。就算他已经得到了灵魂祭祀的传承,也必须要经过至少一年的时间才能将那股庞大的力量完全收为己用。现在,他来到这里,就如同俎上鱼肉,只能任由我们宰割。”

    天痕眉头皱紧,“你们这些自诩高贵的德库拉家族成员难道大脑都有问题么?既然灵魂祭祀号称是现在黑暗势力中最强大的,那么,他为什么会傻到让自己继承人独自前来参加黑暗联盟会议呢?他难道就不会想到你们有可能存在的不良企图么?既然他让自己的继承人来了,就必然留有后手,所以,我才会说你们绝不可能轻易得手。梅丽丝,如果你想保住德库拉家族在黑暗势力中永不坠落,最好立刻去劝说你们的血皇大人,令他打消那样的想法,不论对整个黑暗势力还是对你们德库拉家族,这都是最好的选择。”

    听了天痕的分析,梅丽丝心悦诚服的道:“主人,原来你竟然是这么聪明,哎,我们德库拉家族一向都是强者为尊,不论遇到什么事,都已经习惯了用武力来解决,思考的确实太少了。我现在就去见血皇大人。哦,对了,主人,你有没有兴趣见识一下我们的黑暗联盟会议呢?”

    天痕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你不是说过,如果被血皇和黑暗议长看到我,很有可能对我不利么?”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心中确实十分渴望能够监视到这次的黑暗联盟会议。梅丽丝巧笑嫣然的看着天痕,“这次可是主人笨了哦。难道您忘记了,这里可是我梅丽丝的地方。所有的一切只有我最熟悉,早在得知这次会议要在我这地下之城举行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您不必亲自到现场去,只需要在我这个房间中,就能看到会场的一切。”一边说着,梅丽丝右手在床内侧的墙壁上一暗,一个全息影象头盔从墙壁内侧的翻板中滑出,“到时,会议开始之后,您直接带上这个头盔,就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而且还可以根据您自己的控制改变观看的角度。而且您可以放心,我用的这套系统是德库拉家族研究所最新研制出来的,绝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即使您在这边大喊大叫也没有关系。怎么样,您怎么奖励我呢?”

    天痕赶忙闭上眼睛,心中不断念叨着百合的名字,以抵抗来自梅丽丝的诱惑,“你赶快去找血皇吧。你想要什么奖励以后再说。”

    梅丽丝很满意天痕对自己的感觉,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可爱”的主人了,说了一声,“是,主人。”后,飘然离开了房间。

    梅丽丝走了,天痕这才松了口气,回想着刚才梅丽丝所说的一切,对这即将举行的黑暗联盟会议不禁万分期待,他最想看到的,就是那灵魂祭祀继承者所展示的东西,既然那代表着黑暗一族的未来,究竟会是什么呢?一边思考着,天痕眼中不断流露出淡淡的冷光,他现在心中很矛盾,对于圣盟,他有着很强的好感,而且他本身就是圣盟的成员,而对于黑暗势力,他虽然厌烦那些灵魂堕落的人,但却并不排斥黑暗。他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黑暗势力同圣盟发生冲突,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那一方了。

    目光落在那全息影象头盔上,天痕用力甩了甩头,我这是怎么了?这些事情根本不需要自己担忧,以自己的实力,根本就无法左右双方的任何变化,对于自己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想到这里,他不禁微微一笑,暗下决心,魔幻星上的三年,一定要让自己的实力发生质的飞跃。想到这里,天痕抛开脑海中一切杂念,将精神力内收,以自己体内的三个旋涡为根本,感受着周围的力量。

    在这黑暗的地下之城,黑暗异能的增长比天痕想象中还要快,那些黑暗分子明显比外面来的要猛烈,渐渐的,随着能量的充斥,他进入了内视的修炼状态。不论是圣盟的高层还是黑暗势力三大巨头,他们还都不知道,在这个房间中,一个今后可以影响到整个银河联盟的强大存在正不断的提升着。天痕的命运没有任何人能够把握,即使是隐藏在他脑海深处,属于黑暗之王末世的精神也不能。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痕渐渐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全身浮现出一层黑色的气息,意念一动,他已经从床上飘身而下,意与心合,三种力量旋涡在体内水**融,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已经提升到了颠峰,那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终于达到了可以掌控自己一切能力,而不被其反噬的境界。

    张开右手,在精神的作用下,一青,一白,一黑,三个圆润的光团出现在掌心中,天痕微微一笑,看着那三个蕴涵着庞大压缩能量的光团,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正在天痕准备继续修炼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微弱的脚步声,由于身在异地,天痕此时的警惕性非常强,这地下之城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一个不好,自己这条小命就会交代在这里。

    身体一闪,重新飘回到床上,尽量将自己身体的气息收敛。为了不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存在,他没有使用精神力探察,而是将听觉提升到极限,仔细的聆听着。

    脚步声明显是朝梅丽丝的房间而来,虽然这里的门户是那怪异的墙壁,但天痕还是不敢有丝毫大意。脚步声越来越接近,天痕心中一动,经过仔细的辨认,他已经判断出,这绝对不是梅丽丝的脚步,因为这个脚步声比梅丽丝要沉重的多。

    脚步声停止在梅丽丝房间外,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梅丽丝,是我。我知道你已经回来了。我进去找你好不好。你知道我有多想你么?”声音虽低,但其中包含的期待却非常清晰。

    天痕心头一震,他知道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现在这个时刻,他除了沉默之外,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外面那个人等待了一会儿,见房间中没有声音,不禁有些焦躁的道:“梅丽丝,你不会这么绝情吧。前天我来了以后你就对我不冷不热的,你可不要忘了,你能有今天可都是我的功劳,为了你,我付出了多少啊!既然你不反对,那我就进去了。”

    沉默,依旧是沉默。天痕感觉到自己进来时的那扇墙壁上出现了微弱的空间波动,心中一惊,赶忙挥动右手,将床上的粉红色纱帘放下。他这个动作刚刚完成,大床正对的墙壁上已经出现了水波荡漾般的痕迹。光芒一闪,一个包裹在黑色披风中的男人已经飘身而入。同先前的脚步声不同,他进入房间后,如同轻飘飘的羽毛一般,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天痕发现了他,他也同样发现了天痕,只不过隔着一层纱帘,两人谁也看不清楚对方的样貌,只能看到隐约的身影。幽幽一叹,那人道:“梅丽丝,你果然在房间里,可是,你为什么不吭声呢?难道,你已经厌烦我了,昨天,你跟我说你已经有了新欢,我实在不能相信,你我之间有过那么多甜蜜的时刻,难道你就这样忘记了么?不能啊!你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我向你的手下打听过了,他们都说没见你最近同别的男人来往过,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怨我最近一直没来找你吧,其实,这也怪不得我啊!我父亲自从知道了我的事以后,就一直关了我的禁闭,这次,我也是好不容易才能赶来的。”

    天痕感到心中一阵郁闷,外面这个家伙显然把自己当成了梅丽丝,虽然感觉不出他有什么样的实力,但天痕却丝毫不敢轻举妄动,能和梅丽丝搭上关系的,又怎么可能会是弱者呢?他现在只能虚无飘渺的期盼着这个人,不,这只吸血鬼能够立刻离开。不过,此时他心中也有了一丝兴奋,正如梅丽丝自己所说,在认自己为主之后,她并没有再和男人来往过。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他不会考虑梅丽丝以前是什么样,只要现在她是真心对待自己的,那么,在自己心中她就不是仆人,至少,也是朋友。

    见纱帘后没有反应,那个人的声音高昂了几分,“梅丽丝,你就这样用沉默面对我?你对得起我为你的付出么?当初,你还是一个伯爵的时候,我是怎么对你的?为了能帮助你变得更加强大,我不惜牺牲自己的精元让你吸取。现在,你已经成为了第十二位德库拉家族大公爵,而我却因为失去过多的精元,从侯爵的地位降到了可悲的伯爵,就算仅仅为了这一点,你也不应该抛弃我啊!他们都说你水性扬花,可我不信,我知道的,你心中一定有我,对不对?你这些日子一定是为了我在守节,你说话啊!让我再听听你那美妙的声音。”

    天痕暗暗叫苦,外面这只吸血鬼如此纠缠,看来想让他自动离去恐怕很难了,对方是个伯爵,修为恐怕至少也应该有二十几级黑暗异能的实力吧,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能够抗衡么?

    黑暗异能九,空间异能可能会更高一些,再加上不比掌控者差多少的宇宙气,这些就是自己全部的凭借。如果对方发现了自己该怎么办?那已经不是自己一个人的问题了,如果被发现,恐怕连梅丽丝也脱不了关系,现在血皇就在地下城中,自己的结局可想而知。所以,最好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当对方发现自己的时候将他杀之灭口,可是,自己能够作到么?

    “梅丽丝。”声音更加尖锐了,“难道你真这么绝情?你真的又看上了什么小白脸?他们有我床上的工夫好么?你不是说过,在床上,只有我能满足你么?是你出来,还是我直接上床找你。今天来之前我已经想好了,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就请血皇大人替我主持公道。”

    天痕虽然此时心情极为紧张,听了这话还是险些笑出声来,暗道,这样的烂事血皇也会管么?如此幼稚的威胁,恐怕三岁孩子也不会相信吧。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013-2513 唐家三少    空速星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