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头上长灌木的黑暗天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白色的光芒不断扩散。转瞬百里,六大仓库,在圣邪岛上就像是六座城市一般。但下一刻,它们却已经被完完全全的吞噬了。

    不论是黑暗魔师,还是黑暗五行大陆上的工匠们、后勤补给人员,无不化为一株株大树,用另一种方式散发着它们的生命气息。而那些仓库的建筑,完全被那白光悄然化去、扫平,所有的辎重粮草,全部化为了生命的养分,融入在大地之中。

    六座仓库,每一座仓库的守军数量就达到十万,再加上驻扎的三千名黑暗魔师,以及超过三十万的后勤补给部队、工匠,总数量不低于五十万人。六座仓库加起来,就是整整三百多万人。而此时的他们,却就在那白光掠过的瞬间,化为了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森林。绽放着充满着生命气息的绿色。可谁又知道,在这片生命气息之中,又付出了怎样的生命代价呢?

    他们唯一留下的痕迹,就是那些黑暗魔师所化的大树前。都会留下一枚他们的晶冕。修为越高的黑暗魔师,所化的大树也就越茂盛、越高大。那是他们强大的气血所致。

    白光依旧在蔓延,奇异的是,它只是平行蔓延而已,大海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因为创世**所散发出的创世之光完全是从海平面上平行掠过。

    和当初的万雷劫狱界还有一点不同。万雷劫狱界持续的时间很长,如果不是烈焰的出现,它的持续轰击起码要持续三天以上。但这创世**所释放出的创世之光,从始至终却只是纯在了短短十分钟而已。

    它终究不是一个真正的终极必杀技,所谓的半个终极必杀技,和完整的终极必杀技相比,相差依旧巨大。那柔和而充满生命气息的创世之光,在圣邪岛上一直蔓延到距离红莲天火百里左右的范围才悄然散去。而另一边,它却悄然吞噬了三分之一座黑暗要塞。

    短短的十分钟,先前在白光所笼罩的范围之中,除了黑暗五行大陆与圣邪岛之间的海峡以外,白光所覆盖的范围之内,已经全都变成了一片绿色。所有的生命体也全都变成了树木。

    驻扎在前线的黑暗大军营盘何等庞大?尽管李永昊他们在接到黑暗天机命令后,回去已经在第一时间命令黑暗大军尽可能向红莲天火靠拢了。可是,那么庞大的营盘想要完全动起来实在是太困难了。幸好,他们原本驻扎的位置就距离红莲天火不算太远。当那创世之光袭来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黑暗魔师和黑暗士兵亲眼看着先前那一刻还有说有笑的同伴在下一刻就已经化为了一株株大树。白光嘎然而止的那一刻,他们的营盘被吞噬了一半,而他们的人数因为向红莲天火方向靠近的原因,被吞噬的数字是三分之一。

    呆滞,整个圣邪岛上所有剩余的黑暗五行大陆战士也好、魔师也罢,此时他们的表情都是呆滞的。但从他们的眼神深处却能清晰的看到那份来自于灵魂深处的颤栗。

    是啊!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完全超越了他们的认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没人知道。那短暂的一闪而没的白光,留给他们的,却是一望无尽的绿色,还有那消失的营盘和战友。

    “他**的,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一名脾气暴躁的将军怒吼一声。

    没人能解答他的问题,黑暗天干圣徒更不会多说什么。此时此刻,其实他们的震撼才是最强烈的。因为,唯有他们才知道,在这白光爆开前不到半个时辰的工夫,黑暗天机已经赶去了。在他们心中,这天下无敌的天机大人,竟然也没能阻止那恐怖的木系魔力爆发,这意味着什么?

    眼前虽然没有了一半营盘,但更多损失的只是普通士兵和军械,绝大部分魔师在李永昊的命令下是最先撤退到红莲天火附近的,方能幸免于难。可是,李永昊此时的心情却是无比沉重的,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爆发的起点在什么地方。毫无疑问,那奇异的白光必定是已经覆盖了圣邪岛除了眼前他们这一片区域以及红莲天火另一边以外的所有地方。就在那白光扑面而至的时候。他们身后的红莲天火都剧烈的波动起来,甚至整体看上去都黯淡了几分。似乎,它已经未必能够再坚持住五年的时间了。

    可是,现在却没有人去在意这一点,更没有人认为红莲天火的略微削弱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黑暗天干圣徒们心中所想的就是,六座仓库完了,数以百万计的魔师、士兵、后勤补给人员、工匠,全都完了。

    此时此刻,李永昊心中不断的回荡着姬动让闪岳带给他的话。他做到了,他竟然真的做到了,那恐怖的木系魔力,那诡异而神奇的白光,可以说,在一瞬间毁灭了黑暗五行大陆无数的积淀。整个黑暗大军的战斗力起码下降三分之一,后勤补给的损伤更是不可计算。更重要的是,众多精心研究出来的庞大军械也被毁坏了至少三分之一以上。这所有的一切,真的只是他们光明天干圣徒就做到的么?

    李永昊从不服人,哪怕对黑暗天机也并不是发自内心的钦佩,毕竟,黑暗天机的实力更多的是来自于他所吞噬的四大圣兽,而并不是他自己修炼而成的。但此时此刻,他心中除了强烈的震惊之外,对姬动也不得不产生出一丝发自内心的钦佩,他很清楚,如果换了是自己,绝对不可能做的比姬动更好。

    两战黑暗神庙,获得了辉煌的成绩,而就在前一刻,他却令有着黑暗天机和他们黑暗天干圣徒的圣邪岛黑暗大军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打击。

    “哥。天机大人,他会不会……”蝎子有些颤抖的声音在李永昊耳边响起。而此时,逐渐醒悟过来的黑暗大军已经开始产生出巨大的骚乱,不只是普通士兵开始产生了骚乱,就连黑暗魔军也同样如此。他们是魔师,更清楚刚才那恐怖的力量根本不是人力所能企及的。未知的力量才是最可怕的,恐慌感正如同瘟疫一般蔓延在每一名黑暗魔师和黑暗士兵们心中。

    李永昊深吸口气,勉强平复着自己的心情,看了妹妹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除非真正看到黑暗天机的尸体,否则,他绝不相信黑暗天机会轻易死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已经过去了,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不论黑暗天机是死是活,他现在都必须立刻稳定局面。

    李永昊的身体冲天而起,转眼间已经飞入半空之中,刺目的白光从他身上爆发出来,令他看上去就如同太阳一般刺眼。

    “住口。都给我安静下来。”李永昊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下面虽然有数百万大军,但却都能清晰的听到。除了黑暗天机之外,他可以说是这里最有权威的人,他的声音还是能够起到一定震慑作用的。原本有些骚乱的黑暗大军略微平静了几分。

    李永昊沉声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我们现在也不清楚。但是,我可以告诉大家。天机大人已经重返圣邪岛,亲自前往去调查了。这次很可能是出发了圣邪岛上的一处上古遗迹,才造成了刚才的情况。现在我们要耐心的等待天机大人调查的结果。各军团尽快统计损失数字上报。黑暗魔军听我号令,暂做监军。可先斩后奏。大声喧哗者,杀。妄加议论者,杀,引发骚乱者,杀。聚众闹事者,杀。”

    伴随着李永昊充满杀机的四个杀字喊出,黑暗大军终于算是安静下来,黑暗魔军在醒悟过来后。也纷纷按照李永昊的话行动起来。听到黑暗天机四个字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停止了骚乱,谁不知道天机大人的脾气。更何况还有黑暗天干圣徒镇住场面。这才勉强将骚乱压制了下来。

    李永昊重新落回地面,他心中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命令黑暗天干圣徒们带领黑暗魔军统计损失,监督士兵去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他很清楚,自己应该是派遣一些魔师强者前往六大仓库去查看,看看那边究竟是怎样的情况。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能派谁去?派黑暗魔师么?一旦他们发现那边情况有变,很可能就会令军队进一步哗变。这也是李永昊最怕看到的。毕竟,那六座仓库中的粮草辎重乃是前线黑暗大军的底气和基础。就这么一下子没了,这份恐慌必将更加严重。派黑暗天干圣徒们去么?这也是刚才李永昊犹豫的地方,他终究还是没敢派自己的伙伴去。万一那些光明天干圣徒隐匿在那边,自己又不可能带领所有黑暗天干圣徒一同前往。万一被埋伏了,黑暗天干圣徒不全,必将爆发出更大的危机。因此,思前想后之下,李永昊还是决定先稳定住这边的局面才好。

    一道道命令不断从李永昊口中下达,黑暗大军也随之行动起来,收拾地面上出现的少量黑暗晶冕,重新开辟、恢复营地,尽管有很多士兵没了住的营帐,但在他的统一调遣之下,还算是井然有序的勉强将哗变的危机按压了下去。在统御军队这方面,就算是十个黑暗天机也比不上李永昊一个。他才是这支大军真正的统帅,这也是为什么黑暗天机早就有心除掉他们黑暗天干圣徒却一直没有动手,而李永昊也早有野心的重要原因。

    等李永昊做完这些之后,已经是天光大亮,创世**爆发出的创世之光起码有一个好处,大量的植物覆盖,在太阳出现的时候,令整个圣邪岛上的空气焕然一新。李永昊在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命人开辟通往海峡那边的通道之后,这才拖着一颗疲惫的心返回到自己大帐之中。

    一进大帐,李永昊就是一激灵。因为大帐之中竟然已经有人在了。正当他下意识的提聚魔力时,却看清楚坐在主位上的,可不正是黑暗天机么?

    此时的黑暗天机,看上去脸色灰白,眼神更是阴沉的可怕。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身,并不是之前他们见到黑暗天机时那一身了。有些搞笑的是,黑暗天机头上,竟然像是草丛一般,长出了一片长约一尺的灌木。实在是大大有损这位天机大人的形象。

    “天机大人,您回来了。这真是太好了。”在短暂的惊讶之后,李永昊立刻喜形于色,他是发自内心的欣喜,虽然他早就恨不得取而代之,可之前发生的事却令他充满了无力感。自觉不是姬动对手之后,他就明白,凭自己带领黑暗天干圣徒,恐怕很难和光明圣徒相抗衡。而黑暗天机的归来,最起码令他有了主心骨,内心的惶恐也随之消失了许多。

    令李永昊意外的是,黑暗天机竟然向他点了点头,道:“永昊,你做的很好。刚才你在外面下达的命令都很正确。这次,我们真的是栽了。”

    李永昊心头一颤,“天机大人,我们的六大仓库难道……”

    黑暗天机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没有人比他更加心疼那六座仓库的资源,那可是他以被黑暗大陆天下人唾骂为代价换来的庞大资源啊!就这么毁了,他怎能不心疼呢?

    “都没了,全都没了。我本来已经找到办法让那个技能不爆发,谁知道却被那些光明小贼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引爆了。如果不是我反应快,恐怕你就见不到我了。就算如此……”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头上。

    “天机大人,您受伤了?”李永昊吃惊的道。他先前还不能肯定,但眼看黑暗天机指着自己头上的灌木,显然,那是创世之光留下的痕迹,以黑暗天机的修为不能让灌木消失,显然就是真的受伤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