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分析、偷听?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闪雷给光明天干圣徒们安排在了一个足有两百平米左右的大房间之中。房间内,各种物品一应俱全,并且告诉光明天干圣徒们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会尽量满足。安排完这一切,他就拉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沫儿退了出去。

    “姬动,为什么要选择留在这里?”陈思璇有些不解的向姬动问道。别人没注意他和闪岳的谈话,陈思璇和不许要修炼的天机可是一直在听着。

    天机释放出自己的灵魂之力,将房间内的一切与外界隔绝开来,道:“姬动,我也觉得那位闪岳副会长似乎有些问题,按说,以我们在黑暗神庙中所作的一切,已经完全展现出了我们的实力,他应该尽可能来配合我们才是,可是,他一到来,立刻就提出自己的意见,反而是要我们来配合他们的行动。这就有些不正常了。”

    姬动微微一笑,道:“这闪岳副会长当然有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不过,他这次来,也让我看清了一些这反抗天机组织的背景。这所谓已经存在了几百年的反抗组织。恐怕并不是那么简单。如果你是黑暗天机的话,你会任由一个拥有九冠魔师的组织始终存在么?我绝不相信以黑暗天机对黑暗五行大陆的控制,查不出这闪岳副会长的存在。”

    陈思璇疑惑的道:“既然你觉得他们有问题,那为什么还让我们留在这里?这里距离黑暗神庙那么近,岂不是随时都有可能迎来黑暗天机么?”

    姬动摇了摇头,道:“不,这闪岳副会长和反抗天机联盟虽然有问题,但他们反对黑暗天机却是真心的。我刚才所说这些的意思是,在黑暗天机手下,必定有着极为强力的人物和这反抗天机联盟有关系,从而帮他们在黑暗天机那边掩饰了实力。使得黑暗天机才能对这反抗天机联盟有所忽视。所以,我们留在这里肯定是安全的。那位闪岳副会长有些太过于急功近利了,也把我们想的太简单了,没错,我们很希望黑暗天机死,但却绝不会傻傻的去硬拼。”

    渺渺有些赞叹道:“姬动,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怎么我就没看出这些问题。按说,我对人性的把握不比你差才对。我真不认为这反抗天机联盟有什么大问题。毕竟,他们是不可能再找到一个比我们更合适的盟友,双方又有着共同的目标。但听你这么一分析,倒也不错。可是,这反抗天机联盟难道就不明白我们如果死在黑暗天机手中,他们就没有任何机会了么?只要他们不是傻子,就应该明白这个问题。既然如此,他们又为什么还想要将我们往火坑之中推呢?”

    姬动微笑道:“渺渺,你真是谦虚了。要论对人性的了解。你应该比我还要强。但是,你们始终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没有站在种族的立场上去考虑。没错,这反抗天机联盟确实和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我们也是他们最好的合作对象,甚至可以说是唯一能够帮的了他们的合作对象。但是,有一点你们却忘记了,我们双方,一个是来自于光明五行大陆,一个是黑暗五行大陆的土著。这其中就有了很大的问题。我们毕竟不是黑暗五行大陆的人,站在种族的立场上,我们始终都是他们的敌人。”

    渺渺恍然道:“我有些明白了。你说的没错,毕竟他们是黑暗,我们是光明。如果一切都按照我们的设想完成,将黑暗天机的大军战斗力大幅度削弱,这对他们暂时来看是有好处的,可是,真的当圣战发生之后,反而是有害的。毕竟,他们绝不会希望我们光明大陆来统一黑暗大陆。”

    姬动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而且。你们不觉得很奇怪么?以我们的身份以及这次在黑暗神庙的表现。如果你是反抗天机联盟的首脑,会不会亲自来和我们会面?”

    渺渺道:“会,肯定会。不论是要利用也好,是要真心联盟也好。我都一定会出面,以体现我的诚意。”

    姬动颔首道:“这就对了。我们的表现已经足够好了。哪怕只是第一次冲入黑暗神庙中所做的一切,就足以让这始终被压制的反抗天机组织震惊。他们也绝对有足够的时间让会长来到这里与我们见面。闪雷都能从那么远过来,他们的会长有什么理由不到呢?这就让我想到了,反抗天机组织的这位会长不只是在黑暗天机手下身居高位,而且我们很可能还见过,而且他的身份还必定是相当特殊的。唯有如此,方能解释他为什么没有亲自到场。”

    “我们认识的?还不方便出面的?”听了姬动这一番分析,光明圣徒们的注意力不禁都集中了过来。

    对于黑暗五行大陆,他们的认知就只有极为简单的程度,认识的人更可谓是少之又少。一时间,他们实在想不出姬动说的这个人是谁。

    姬动微笑道:“他们最大的失败就是派了闪岳这位副会长来。其实,如果是闪雷冒充这个副会长,或者是他们派遣一位修为弱一点的副会长来,我都不会如此怀疑。甚至会去猜测闪雷就是这反抗天机联盟真正的会长。但这种预测明显因为闪岳的出现而被打破。闪岳是闪雷的父亲,本身又是九冠至尊强者,在这种双重身份的情况下,闪雷的身份就不可能在闪岳之上。所以,闪岳这个副会长必定是真实的。”

    陈思璇道:“姬动,你不会已经猜到了这个反抗天机组织背后真正的会长是谁了?”

    姬动微笑道:“虽不中亦不远矣。其实很简单,刚才闪岳先后提出过两次建议。第一个建议就是让我们去直接攻击黑暗天机。我们进入黑暗五行大陆这么久了,而且两次出现在黑暗神庙,以他们在黑暗神庙中的内奸以及对我们进行的调查,应该多少对我们的实力有所判断。自然明白,我们根本不可能击杀的了黑暗天机,就算是发挥的再好。也就是让黑暗天机身受重创而以。就算我们真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能力能够击杀黑暗天机,最终结果我们也必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大家想想,如果在这种时候,由一股强大的势力来收拾残局,击杀了重创后的黑暗天机或者是侥幸存活下来的我们,那么,最大的得益者是谁?”

    “在被我否决了这个建议之后,闪岳又提出了第二个建议,那就是由他们对大陆各地进行骚扰,让我们还是将主要攻击方向集中在黑暗神庙。却丝毫不提圣邪岛那边的情况,明显有些回避我们去攻击圣邪岛上的黑暗大军。这种情况是不正常的,因为,就算是黑暗天机死了,以他们反抗天机组织的实力能够和圣邪岛上那数百万黑暗大军抗衡?因此,这就又向我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圣邪岛上他们反抗天机组织的人,有着能够控制黑暗大军,至少是控制足以影响到整个战局的一部份黑暗大军的强者。这样的人,在黑暗天机手下更是屈指可数的。”

    “从上面这两点以及我刚才的分析综合来看,这位反抗天机组织的会长,就有上述几个特点。实力强大,起码是九冠以上修为,并且是我们的熟人。更是深得黑暗天机信任,不在黑暗神庙,并且能够掌控圣邪岛起码一部份黑暗大军的人。这样一来,这个人的身份就已经是呼之欲出了。我说的对么?闪岳先生。”

    姬动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脸上明显流露着戏谑的表情,而光明天干圣徒们却是大惊失色,同时站了起来。除了震惊之外,还充满了愤怒。天机更是呆住了,他无法相信那闪岳竟然能有足够的能力突破自己圣级高阶灵魂修为探查到这边的情况。

    “叹为观止,真是叹为观止啊!姬动先生不愧是光明天干圣王,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你们能带给黑暗神庙那样的破坏。这显然并不是实力所能做到的。请各位稍候,闪岳立刻过来。”

    声音是从这房间中四面八方传来的,闪岳显然并不在这里,但却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能够监听到这边的一切。

    姬动看着伙伴们充满疑惑的目光,道:“反抗天机联盟能够存在这么多年,必定有其道理。天机,你不用这么吃惊,那闪岳并没有能够突破你灵魂封锁的能力。但是,我们的声音总会是传播的。只需要在这房间中弄几个不起眼的小管子,然后通到比较远的地方,通过这种方式来听到声音的传播,就根本不需要任何灵魂探查。我是故意让他听到的,否则的话,为什么不直接用灵魂传递与大家进行交流呢?”

    在姬动说话之间,外面已经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山岳先生。”姬动微微一笑,胸有成竹的说道。

    门开,闪岳从外面走了进来,再看姬动时,脸上已经充满了惊佩之色,神色也比第一次见到姬动的时候自然了许多。

    姬动指了指旁边的沙发,“请坐。我想,我们这次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谈了。”

    闪岳在沙发处坐下,对于光明天干圣徒们的环视,他明显感觉到后背有些发冷,很显然,这些光明天干圣徒们此时都对他极为不满。而这么多强者同时动手的话,他可不认为自己有活着离开这里的机会。

    “姬动先生,能否先为我解惑。你是如何知道我正在偷听你们谈话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啊!沫儿也不知道这里的布置,闪雷更不可能告诉你们。我身上有屏蔽灵魂探测的宝物,刚才我也一直十分注意,你并没有用灵魂探测来跟踪我。你究竟是如何发现的?”

    姬动有些神秘的一笑,道:“如果我说我是猜的,你相不相信。”

    闪岳呆滞的看着他,“猜的?”

    姬动笑了,“其实,我也不能肯定你是否在偷听。正像你所说,我并没有凭借灵魂探查来跟踪你,或者是扫描到你的存在。我刚才说的那句话,只不过是想要诈你出来而已。其实,我并不能肯定你正在偷听我们的谈话。”

    “这样也行?”不论是光明天干圣徒们还是眼前这位反抗天机组织的副会长闪岳,看着姬动的目光都变得古怪起来。

    姬动呵呵一笑,道:“你们干什么都这么看着我?我终究是个人,而不是神。怎么可能所有事情都能察觉呢?但如果我是闪岳先生,并且双方关系处于这样一种微妙的情况下,我也肯定十分想知道对方的想法。因此才有此一猜。”当然,姬动是绝不会告诉他们,他能够如此猜测,乃是因为两世为人,想到了窃听器这种东西的存在,才有了这样的判断。没想到却真的成功力,直接将闪岳给诈了出来。

    闪岳这个郁闷就别提了,以他那沉稳的心志,竟然被眼前这样一个年轻人直接诈了出来,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其实,这也是因为光明天干圣徒在黑暗神庙两战之中所表现出的实力太过强悍,给人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更何况,刚才姬动的分析实在是太惊人了,闪岳偷听着姬动的话,整个人已经是全身冰冷,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如此短暂的交谈露出的根本不算破绽的破绽,到了姬动这里一分析,竟然九成都和真相相符,姬动诈他那一句更是在嘴关键的时候说出。就算是换了别人,在这种情况下也同样会上当,除非是根本没有人在偷听。

    深吸口气,闪岳有些痛苦的看着姬动,道:“服了,这次我真的是服了。我们确实应该好好谈一谈。还要先请各位原谅之前的一切。”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