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回归神庙的黑暗天机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姬动打开了那个从黑暗神庙洗劫来箱子中最大的盒子那一刻。整个人都惊呆了。也难怪他会如此震惊。如果换了别人,可能都还好一点,但正因为这打开盒子的人是他,才更为震撼。

    在那盒子之中,摆放的并不是什么魔力武器、宝石或者是天之玉。可以说,这里面的东西对于魔师来说,并没有任何实际价值。但是,在姬动眼中,它们却是万金难求。

    这盒子中装的都是酒,一共有十几瓶,每一瓶看上去都是样式古朴,虽然没有任何一丝酒香释放出来,但姬动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些瓶子都不是空的。都实实在在的装着酒。

    是啊!历代黑暗天机就算再贪心,也不会要这些酒,对于他们来说,这根本是没有任何好处的东西,索性就留了下来。

    天机也是愣住了,沫儿更是不明所以的看着姬动眼中她从未见到过的那份紧张、兴奋和不可自制的激动。哪怕是在面对黑暗神庙强者们战而胜之的时候,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失态啊!这不就是几瓶酒么,至于的么?

    姬动小心翼翼的将那一瓶瓶专属于黑暗五行大陆的美酒从盒子里拿出来。就像是拿着全天下最珍贵的东西似的。轻拿轻放,甚至还释放出了一股魔力,连沫儿和天机都被他隔绝在外。他的心跳在不断的加速着,如果真的像自己想的那样,那么……

    当他将所有酒都从盒子里拿出来之后,他又飞快的从朱雀手镯之中取出一个小册子,无比认真的对照着。

    沫儿不知道姬动在干什么,天机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他轻轻拉住沫儿,向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去问。在这个时候,姬动显然是最不希望被打扰的。

    一会儿的工夫,姬动从那十几瓶酒中选出了三瓶,当他再抬起头的时候,沫儿吃惊的发现,此时的姬动,竟然已经是热泪盈眶,小心翼翼的抱起那三瓶酒,整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就像是痴了一般。

    沫儿抬头看向天机,“云,妖怪大叔这是怎么了?”

    天机轻叹一声,“走,我们不要打扰他。其实,和他比起来,我还要幸运的多。最起码,我小时候还有姐姐照顾。可姬动却从未见过他的亲生父母。他的遭遇,如果换了是我。恐怕早就崩溃了。他的故事,也要比我的故事精彩的多。”

    天机拉着沫儿走了,姬动却根本都不知道,他默默的抱着那三瓶酒,这个个人都痴了。

    是的,他得到了他最希望得到的结果。从那十几瓶酒中,找到了名酒录上记载的十大名酒最后三瓶。也就是说,除了已经用来祭奠烈焰的三瓶以外,其余七瓶都已经得到。十大名酒俱全。

    烈焰,烈焰你知道么?你想要的十大名酒我已经找齐了,等我去找你的时候,终于可以没有任何遗憾。

    姬动带回来的晶冕数量足有上千枚,是他们第一次进入黑暗神庙中的战果,再加上这次带回来的数百枚,这么多晶冕,令天干圣徒们足够吸收了十几天的时间。

    当陈思璇知道姬动找到了十大名酒的最后三瓶时,她的心情不禁五味杂陈。隐隐的,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内心深处来讲,她永远都不希望姬动找齐这十瓶酒。那样的话,他心中终究还有所寄托。

    唯一令她感到有些安慰的。就是姬动看上去并没有任何变化,反而开朗了许多似的,和伙伴们聊天的时候有说有笑的,似乎已经恢复到了当初烈焰未死之前的那个姬动。

    “大家停一下。”姬动分别叫醒修炼中的众人。此时,大家已经修炼了三天的时间。

    天干圣徒们分别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看向姬动。

    姬动看了一眼黑暗神庙的方向,“按照时间计算,黑暗天机肯定已经返回到黑暗神庙了。坦白说,我很想看看他当时的表情。”

    听他这么一说,天干圣徒们不禁都笑了,是啊!眼看着黑暗神庙变成了那样,黑暗天机的脸色会好看才怪。恐怕他自从继承黑暗天机这个位置以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郁闷。

    姬动接着说道:“不过,我们现在也必须要离开了。黑暗天机在震怒之后,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寻找我们。沫儿,我们这就去和你们反抗天机联盟去接头。我们最初的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将是一场长时间的拉锯战。你们联盟的情报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

    沫儿乖巧的点点头,道:“好的,姬动哥哥。”

    那天,天机将姬动的故事告诉了她之后,沫儿这小丫头感动的哭了半天,她这才知道,原来姬动竟然经历了那么多。红莲天火的来历令她震惊,而姬动和烈焰的爱情更是让她无比感动。从那天开始,她再也不叫姬动妖怪大叔了,而是乖巧的称姬动为哥哥。对姬动的态度直接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不论怎么说,这里距离黑暗神庙也太近了一些,如果黑暗天机刻意寻找他们的话。接住圣级巅峰灵魂之力进行扫描,总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的。姬动可不希望他们留在这里的传送法阵被黑暗天机发现。

    沫儿拿出上次姬动给他的黑暗大陆地图,指出了联络地所在的位置,依旧是只释放出大衍圣火龙,由姬动、陈思璇和天机联手释放出同样为圣级巅峰灵魂之力笼罩住一众天干圣徒,这才朝着目的地而去。有足够强大的圣级巅峰灵魂之力掩护,就算是黑暗天机的灵魂之力扫描过来,只要不是近到一定程度,黑暗天机也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

    正像姬动所说的那样,黑暗天机已经回到了黑暗神庙。

    黑暗神庙,内堡。

    黑暗天机那表面看上去十分年轻的面庞此时已经有些扭曲了,雷帝弗瑞就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脸色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而黑暗天机身前则是八名噤若寒蝉的紫袍大祭司,而旁边的禁室此时完全敞开着,新修的大门开启,露出里面空空如也的空间。

    “好,你们很好。”黑暗天机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句话。每一位紫袍大祭司都知道,这位天机大人心中怒火已经提升到了极限。

    “短短十天的时间,竟然让人潜入神庙两次,还杀死了上千人,你们这群废物还能干点什么?他们只有十个人,仅仅只有十个人。你们呢?十大至尊强者。上万名魔师,竟然连着十个人都留不住。在开启了黑暗混沌防御大阵的情况下,还让他们逃离了,而且,连搜魂夺魄大阵也让其破了。连我的禁室都被洗劫一空。好,你们真的很好。”

    无比凌厉的杀机令这黑暗内堡最高的房间中充满了压抑感,八名紫袍大祭司承受着黑暗天机强横无匹的威压,一个个脸色苍白,根本连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事实上,在这种时候,在事实摆在眼前的情况下。任何辩解都显得苍白无力。包括两名紫袍大祭司在内的那么多黑暗魔师陨落,黑暗神庙内堡两次被破。黑暗天机禁室被洗劫一空,换了谁恐怕也忍受不了。

    黑暗天机的目光最后凝固在首席大祭司脸上,凌厉的杀机也全部落在这位九十八级修为的至尊强者身上,这么强大的黑暗魔师,面对黑暗天机的怒火也同样不敢有丝毫行动,大脑一片空白,他知道,自己完了。黑暗天机或许不会将他们这些紫袍大祭司都杀掉,但总要有人承担责任,否则,黑暗天机这份怒火是怎么也无法消融的。

    黑暗天机的右手缓缓抬起,整只手上都散发着一层刺目的金色光芒,光芒吞吐不定,锋锐的气息令空气中出现一连串的噗噗声。

    “等一下,手下留情。”正在所有紫袍大祭司们都以为首席大祭司要完了的时候,突然间,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

    谁敢在黑暗天机如此盛怒的情况下插言?这在紫袍大祭司们心中根本是不可能出现的事。他们下意识的抬起头,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目光全部落在了弗瑞身上。

    黑暗天机带着弗瑞回来以后,了解了光明天干圣徒们对黑暗神庙破坏的情况后就暴怒的将一众紫袍大祭司们聚集在这里,根本没跟他们介绍过弗瑞是什么人。只是觉得这个年轻人修为不低,大有几分渊渟岳峙之势。但他们更多的在担心自己的安危,也没太仔细观察。

    弗瑞和以前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更加沉稳了,在黑暗天机的辅助下,他的魔力已经成功突破到了九冠,成为了一位史无前例的阳雷属性至尊强者。

    更让紫袍大祭司们意外的是,伴随着弗瑞这句话,黑暗天机原本已经抬起来准备拍向首席大祭司的手竟然停了下来,上面强横的魔力也同样随之散去,回头看向弗瑞。虽然他身上的怒火并没有丝毫减弱,但很明显,他并没有将这份怒火转而发泄到弗瑞身上。

    一众紫袍大祭司们不禁大为吃惊,这还是他们了解的天机大人么?哪怕是黑暗天干圣徒之首的最终兵器李永昊,也不敢在黑暗天机盛怒的时候插言啊!

    不过,弗瑞的下一句话却更令这些紫袍大祭司吃惊。

    “父亲,能否听我一言?”弗瑞沉声说道。

    父亲?这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竟然是天机大人的儿子?紫袍大祭司们在这一瞬间甚至忘记了恐惧。呆滞的看着弗瑞,他们可从未听说过他们的天机大人有后代啊!甚至也没听说过黑暗天机和任何女性有过关系。这儿子难道是凭空出现的不成?

    “你说。”黑暗天机冷冷的道。

    弗瑞道:“这次的事,虽然神庙损失惨重,但也不能全怪各位紫袍大祭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我们的失误。毕竟,我们也没能阻拦住光明天干圣徒们的侵袭,也是直到神庙遇袭之后,才知道他们已经浸入了我们黑暗大陆的。我太了解姬动了,我这个小师弟可谓是得天独厚,连烈焰女神那样的神女都能爱上他,可想而知他有多么出色。他创造的奇迹我有的时候都会觉得麻木。按照几位紫袍大祭司的描述,现在的他应该又不一样了,据我所知,他的火神之剑原来可没有现在这么强大,定然是又有什么奇遇。父亲,当务之急,是如何能够找到他们,各位紫袍大祭司就算有错,现在也不是惩罚他们的时候,正是用人之际啊!”

    听了弗瑞的话,黑暗天机的脸色明显缓和了几分,淡淡的道:“看来,我还是小看这个什么天干圣王了。他的魔力还不到九十级,就能带来这么多麻烦。你有没有找到他的办法?以你对他的熟悉,他下一步应该会怎么做?”

    弗瑞道:“父亲,你可千万不要小看我这位小师弟,虽然他的修为还不到九冠,但他整体上的综合实力,绝对不亚于一位圣级初阶强者。要知道,他的身体强度和灵魂强度都已经达到了圣级,阴阳双火融合,魔力更不是仅用八冠就能解释的。”

    黑暗天机眉头微皱,扭头看向死里逃生的首席大祭司,“他的那柄神器长剑真的那么强横么?”

    首席大祭司赶忙道:“是的,他的那柄剑十分奇特,仿佛有一种能够破开一切的力量。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他就曾一剑斩杀我方六名红袍大祭司,并且破开一个五行结界,令布下结界的十名红袍大祭司重创。虽然他那是一个高级超必杀技,但如果不是那奇特的长剑,高级超必杀技也不应该由这样的威力。第二次来,更是凭借那柄剑施展的顶级超必杀技,一剑破掉了内堡防御阵。”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