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破阵夺玉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那虚幻红色身影出现的一瞬间。也是任何非神级攻击免疫的刹那。正是这突如其来的神级气息波动,才令空中的黑暗混沌防御大阵有了那么巨大的反应。

    火神剑在施展顶级超必杀技的时候竟然能够短暂出现一瞬间的神级波动,这可是姬动自己也没想到的情况。也同样是在那一瞬间,姬动更是感受不到杀神修普若斯的气息了。这完全就是上位神对下位神的绝对压制。

    身在空中原本凝神以待,准备承受攻击的紫袍大祭司们突然发现不妙,第一时间散掉魔力转过身形的时候,也正是看到了这一幕。按理说,姬动他们突然变幻位置,出现在了黑暗神庙内堡前方,并且将攻击对准了黑暗内堡,他们应该大惊失色痛悔不已才对。可是,此时此刻,竟然没有任何一名紫袍大祭司和红袍大祭司产生出这样的情绪。出现在他们心中的情绪就只有一种,那就是:后怕。

    没错,就是后怕,眼看着那恐怖红光出击的瞬间,竟然产生出了一股令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的力量。他们先前的信心已经是荡然无存。天知道刚才那一剑真的斩向他们,将会是怎样的结果。他们能够肯定的就是,以他们先前的防御力,是根本不可能完全挡住那一剑威能的。

    尤其是两名火系紫袍大祭司,此时背心处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作为防御技能最终的输出者,他们也必将承受最大的攻击。毫无疑问,这一剑要是斩向他们,别的紫袍大祭司不好说,但他们两人却是必死无疑。

    幸好,那震撼的红光只是出现了一瞬间就已经消失了,那令人窒息的压抑气息也随之散去。与之同时消失的,是那搜魂夺魄大阵的灵魂镇压。十天内多灾多难的黑暗内堡再次承受了强烈的打击。黑暗内堡最高的四座哨塔,也就是释放着搜魂夺魄大阵的四座哨塔,此时竟然被同时破掉,施加在其上的防御法阵更是在那红光横扫之下瞬间崩溃,就连黑暗内堡刚刚修补好的塔顶都被斩掉了一大块儿。以黑暗内堡那么多的防御阵,竟然也根本没能阻止这一击的爆发。

    “五行阴阳界,集体传送。”姬动大喝一声,中断了五行相生循环阵法,自己向外急速冲出。而蚀日凤凰火儿正好取代了他先前的位置,释放出了极致双火,与天干圣徒们的极致魔力立刻组成了五行阴阳界。

    没有人敢犹豫,十属性传送法阵同时出现在大衍圣火龙上方,整个传送过程,需要十秒的时间。

    十秒的时间看上去很短暂,但在眼前这样的战场上来说,却已经是相当漫长了。

    姬动身形发出的第一时间,手中恢复四尺长度的火神剑就已经刺了出去,失去了大量魔力的支持,却并不影响姬动释放出它的本来形态,四尺长剑瞬间变成了九米。狠狠的刺入了距离姬动最近的那座没了顶的哨塔之中。

    光芒一闪而没,原本已经光芒黯淡的火神剑顿时亮了起来,一大块儿天之玉的补充,虽然不能让它恢复魔力,但足够的混沌转化为混沌之火,却能够大幅度促进它的进化。这也是姬动刚才这一系列行动真正的目的所在。

    螣蛇闪在这个时候就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对于黑暗魔师们来说,他们只有十秒的攻击时间,可对于姬动来说,他的时间也只有十秒而以。他必须要在伙伴们传送离开之前,完成对四块儿天之玉的融合。

    黑暗魔师们此时才反应过来,首席大祭司怒喝一声,全力催动坐骑魔兽朝着这边赶过来,他们距离内堡足有近两千米的距离,在坐骑飞行的同时,他们也全力催动魔力,释放着自己的魔技。

    但正像姬动预判的那样,在刚刚联手释放了一个顶级超必杀技防御魔技之后,这些紫袍大祭司们就算是自身魔力惊人,想要再释放出那样的顶级超必杀技也是不可能的。刚才那个防御魔技虽然最终散去,但他们可不会五行同化法阵。释放出去的魔力那是一点也收不回来的。两名火系紫袍大祭司的魔力直接抽空,根本就不敢再靠近,唯恐被姬动他们趁机击杀。

    到了这时候,他们当然都明白,自己被姬动给耍了,在刚才最后关头,姬动让蚀日凤凰火儿递给天机的卷轴毫无疑问是一张极其稀有的短距离传送卷轴。从价值上来看,这短距离传送卷轴比起当初姬动所使用的那张长距离定向传送卷轴要差得多。但是,它的实用性却是一点都不差。当然,能够让这张短距离传送卷轴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也能发挥出作用,还需要姬动三人联合在一起的圣级巅峰灵魂之力作为指引,否则的话,他们只能是原地踏步。

    就算现在明白了一切也已经晚了,虽然到现在他们也不觉得光明天干圣徒们有逃出升天的能力。但搜魂夺魄大阵竟然被毁掉,这不只是奇耻大辱,也是黑暗天机决不可能原谅他们的。

    正像之前姬动和光明天机判断的那样,黑暗混沌防御大阵对于黑暗神庙来说虽然重要,但因为其消耗也是巨大的,因此,它的实用性其实并不强。而搜魂夺魄大阵才是整个黑暗神庙的灵魂,也是核心所在。有了它,只要运用得当,不论是外敌入侵还是间谍潜入,都能第一时间发现,而且那圣级灵魂级别的压制,也不是普通魔师能够承受的。这一下被毁掉,对于黑暗神庙的打击绝对是巨大的。更何况,黑暗神庙内堡象征着黑暗神庙最核心的地方,上次被打破一个洞。已经是奇耻大辱,这次竟然连顶端都被削平了,让黑暗天机回来看到这一幕,他不气疯了才怪。就连眼前这些紫袍大祭司们自己都难以接受。

    眼看着姬动在那里不断将火神剑插入一个又一个哨塔之中,在黑暗魔师们看来,他是要彻底毁掉搜魂夺魄大阵和搜魂夺魄大阵的基石。所有黑暗魔师现在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将姬动碎尸万段。唯有如此,才能解他们心头之恨。

    因此,当所有黑暗魔师的攻击展开时,第一时间对准的目标不是大衍圣火龙背上的天干圣徒们,而是正在哨塔间腾挪的姬动。而这也正是姬动最想看到的一幕。将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伙伴们的传送法阵也能有足够的时间来发动。

    当第一个攻击魔技出现在姬动面前时,已经过去了六秒的时间,而这个时候,姬动的火神剑也刚刚从第三个哨塔之中拔出来。不用天机帮他肯定,姬动也知道,这次是赚大了,火神剑必定能够大幅度进化。刚才这三剑插下去,通过灵魂探测他发现,那搜魂夺魄大阵的基石,起码是一米见方的天之玉,虽然品质上和他之前得到的小块儿天之玉有所差距,但却胜在体积巨大啊!三块儿吸收下来。火神之剑在没有足够魔力的情况下,上面都荡漾出了一层秋水般的光泽。原本妖艳的红色也变得更加透彻了。

    火神之剑一挥,姬动身体已经闪电般蹿出,第一个到达的攻击魔技在火神剑的攻击下被他轻松化解。尽管先前使用了顶级超必杀技的火神剑威能,但五行相生循环阵法却令姬动的魔力并没有被抽空。而且,他此时的魔力虽然没有达到巅峰,但也有巅峰程度的八成左右。千万不要忘记,他还有着与众不同的存续法阵。他那阴阳冕中存续法阵所能储存的魔力是其他光明天干圣徒的两倍。其他圣徒此时魔力剩余都只有三、四成的样子,但他在补充下却还足有八成。这还是因为姬动对顶级超必杀技状态的火神斩魔力消耗判断出现了误差的情况下。

    火神剑狠狠的插入了第四个哨塔之中,而这时候,那些紫袍大祭司们的攻击已经密集而至。红袍大祭司们紧随其后,只需要再过最多两秒,他们的攻击也将全部落在姬动身上。

    时间已经过去了八秒,姬动只有最后两秒了。

    “姬动,快回来。”陈思璇焦急的呼喊着。传送法阵已经发动,姬动必须要在两秒内返回到他们之间,才能一同传送离去。如果他来不及回来,那就麻烦了。同时面对如此众多的黑暗魔师,他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施展传送法阵单独离开啊!

    在陈思璇呼喊的同时,三瓶超必杀技级别的地之玉魔技酒已经从姬动手中甩出,三九二十七条火龙凭空出现,封闭了姬动面前所有的空间,不能说完全挡住了紫袍大祭司、红袍大祭司们的进攻,但有一点却是毫无问题的,那就是将他们这一轮的攻击全部引发。

    魔技酒和卷轴的作用几乎是一样的,使用它们,有一个最大的好处,那就是释放出的魔技与释放者本身无关。也就是说,不论那二十七条火龙被毁灭到什么程度,因为没有和姬动魔力相连,都不会连带着影响到姬动。

    两秒的时间阻挡住黑暗魔师们一波强势攻击,对于姬动来说已经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他现在已经吸收完了第四块搜魂夺魄大阵中的天之玉。虽然这时也只剩下最后一秒,但以他的速度完全可以从容凭借螣蛇闪返回到大衍圣火龙背上和伙伴们一同离去。

    但是,也就在姬动释放出三瓶魔技酒挡住敌人的同时,他的目光下意识的扫到了内堡最高处那被削平的地方。那个位置也正是上次他们来到这里时的目的地,黑暗天机禁室。他一眼就看到,在那修补过的禁室中有两个大的皮袋子。里面有着浓郁的魔力波动。脑海中灵光一闪,他已经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光明天干圣徒们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姬动竟然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你们先走。”姬动的声音在伙伴们脑海中响起,而他自己则是翻身飞越,没有返回大衍圣火龙背上,而是朝着那禁室的方向闪电般扑去。

    轰轰轰轰轰轰……

    剧烈的轰鸣声不断在空气中爆响,二十七条金色巨龙与众多强横的魔技在空中剧烈的碰撞起来,恐怖的魔力波动一瞬间就让黑暗神庙的上空完全乱了,各种气流纵横爆炸。十属性魔力宛如火山喷发一般变得无比狂躁。

    大衍圣火龙身上光芒一闪,传送法阵完成,它已经带着众人悄然消失,传送的目的地自然是他们上次在黑暗神庙外五百里处留下的那个全属性传送法阵所在地。而姬动也同样在这个时候,悄然钻入了内堡禁室之中。

    由于众多的魔技轰然爆炸所产生出的强光,并没有黑暗魔师看到那一刻姬动的行动。他们只能看到那目标极大的大衍圣火龙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紫袍大祭司们的行动都停了下来,他们的坐骑根本不敢靠近那足有十个以上超必杀技碰撞后所产生的魔力乱流。

    这怎么可能?首席大祭司几乎是第一时间抬头看向了天空中的黑暗混沌防御大阵。他完全无法相信,在这个大阵之中,竟然还有人能够传送而去,哪怕是传送卷轴也不可能啊!

    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既然那些人能够在施展顶级超必杀技的时候都完成短距离瞬间转移,还有什么传送是他们做不到的呢?

    想到这里,首席大祭司脸上已经是一片惨白。一种黑暗祭祀们面面相觑,他们都看到了彼此脸上的无奈和恐惧。

    如果说,原本他们还希望黑暗天机回来的慢一点,那么,现在他们却格外希望黑暗天机能够赶快回归了。这样的敌人,完全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