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灭神镜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整整过了一天一夜。姬动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他的身体也好多了。地龙之祖的始祖龙血脉有着强横的恢复能力,再加上生命之核、生命之源以及四名擅长治疗的天干圣徒们齐心协力,有这一天一夜的时间,姬动的身体已经回复了六、七成。

    在姬动昏迷的这段时间,其他的天干圣徒们谁也没有去休息,而都是默默的守护在姬动身边。他们都很清楚,如果不是姬动,恐怕这一次他们未必能够全身而退,姬动是以自己一人之力,扛下了所有的一切。

    当对姬动的治疗到了一定程度后,陈思璇对伙伴们说了简单的一句话,她说的是:“在面对那六名紫袍大祭司的时候,姬动起码有十种方法可以中断对方的顶级超必杀技。”

    可他为什么没有那么做?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因为时间对他们越来越不利,外面的阿金和狼天意承受着太大的压力,内堡顶层的天机五人也是拿那三只十阶魔兽没什么办法,时间拖延下去,很可能就会令他们深陷其中。所以,当时的姬动,才选择了一种令所有人都看不懂的方式来正面应对那顶级超必杀技的威能。也正是那一击。令他身受重创。

    深吸口气,再缓缓呼出,姬动只觉得体内血液开始加速运转起来,魔力流转,虽然还有些虚弱,但身体已经舒爽的多了。

    “谢谢大家。”姬动目光从伙伴们身上扫过,最后才停留在陈思璇身上微笑颔首。

    天机轻叹道:“该说谢谢的是我们。如果不是为了我们那边能够得手,你也不会受伤。”

    姬动摇了摇头,“不说这些。我们是伙伴,是兄弟。更何况,当时那种情况,没有更好的选择。黑暗神庙毕竟是整个黑暗五行大陆势力最集中的地方,我们在那里多留一刻,危险也就会大一分。我能感觉到内堡中的法阵已经开始恢复魔力,更何况,谁知道黑暗神庙中能够在短时间内运送过来多少秘密武器对付我们呢?必须要速战速决,所以,我当时没有别的选择。你们都不需要自责,这一次,大家都发挥了自己的作用,我们这一战的胜利,并不是任何单一一个人的成功,而是属于我们全体的。”

    姚谦书和姬动认识的最早,对他说话也最没顾忌,忍不住问道:“姬动,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你当初是怎么做到的?我完全不明白你当时做了什么。那可是一个顶级超必杀技。而且完全锁定在你身上。这种层面的锁定,就算是你那样级别的灵魂之力也不可能解除。快告诉我,不然我要憋死了。”

    姬动微微一笑,道:“当我向前不断挥掌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我疯了?”

    姚谦书的神色顿时变得古怪了几分,但还是诚实的点了点头,“是有这种感觉。”

    旁边的陈思璇轻叹道:“不只是他,当时我也觉得你疯了,因为我完全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姬动扭头看了陈思璇一眼,苦笑道:“所以,你就做好了准备,准备当那顶级超必杀技攻到我身前的时候用身体为我挡住它,是么?”

    此言一出,天干圣徒们同时色变,尤其是对姬动有所想法的阿金和蓝宝儿,都不自觉的低下了头,陈思璇对姬动如此,让她们又怎么可能有任何机会呢?更何况,就算是这样的陈思璇,也依旧没能打动姬动那颗封闭的心。

    陈思璇淡淡的一笑,道:“永恒之铠应该能够帮你挡住一部份攻击。至少保住你的命是没问题的。”她并没有说的是。只要当时她用永恒之铠为姬动挡住那顶级超必杀技一下,她就有能力发动姬动体内的九枚本命红莲莲子,那必须要在姬动完全不设防的情况下才能实现。她从他身边,是不能轻易发动的。唯有当姬动看到她为自己挡住攻击,那一瞬间的震惊,陈思璇才能将一直隐藏着的本命红莲真正威能发挥出来。

    姬动收回落在陈思璇身上的眼神,因为他真的不敢去看她,对于他来说,陈思璇也同样是让他无法理解的,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她会对自己这么好,而自己总想要回报他,但没一次到了最后却都是自己欠她的更多而以。这种感觉对于姬动来说并不美妙,因为,他不得不承认,在自己充满了烈焰身影的内心世界中,终究还是被陈思璇挤出了一隅之地。

    “当时我的挥掌自然不会是没有意义的。我使用的,是灭神击的衍生技能灭神壁。灭神壁有能力阻挡任何攻击一瞬间。就像一堵五行的墙壁,是用一种极为特殊的方式发出的,就连我这个使用者都不是完全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灭神壁在发出的时候虽然要对我有一定消耗,可它本身却不会散发出任何魔力波动。当时的我,就是在不断的释放着一个又一个灭神壁,让这些灭神壁快速重合在一起,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一共叠加了多少层,灭神壁是倾斜朝着内堡顶部的。”

    陈思璇微怒道:“你当时认为自己一定能够成功么?”

    姬动展颜一笑,“是,我当时就知道,自己是一定能够成功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只不过成功的代价有多少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就在不久之前,我才刚刚感受到灭神壁有着一定的折射作用。而我也将这种多重灭神壁叠加后的折射能力命名为:灭神镜。虽然这次付出的代价不小,但也让我对灭神壁有了一层全新的认识。下次再使用的话,就绝不会像这次这么狼狈了。我现在越来越相信,灭神击就是所谓的创世神技这件事了。这次使用灭神镜,也让我快要摸到灭神击第七重的境界。也算是好事。”

    姬动没有多说当时的危险,天干圣徒们都知道他是故意这样做的,为的是不让大家担心。可谁都清楚,当初他选择使用灭神镜的时候承受的是多么庞大的压力。

    看着伙伴们看自己有些怪异的目光,姬动微笑道:“好了,不说这些。杜明、宝儿,让我看看,你们都得到了什么神器。这次一行,我们的收获相当不错。不但两件神器都拿到手了,也杀伤了不少黑暗魔师。每减少一名黑暗魔师,等到圣战的时候,我们大陆的压力也就能减轻一分。”

    虽然众人明知道他是在顾左右而言他,故意不将之前的话题延伸下去,但也没有人再多说什么。

    杜明恭敬的道:“老师,我得到的是冰神之矛。”一边说着,右手抬起,一道刺目的黑色光芒瞬间从他掌心处延伸出来。光芒闪耀之中瞬间变长,一柄样式古朴,上面铭刻着众多魔纹的黑色长矛就出现在了杜明手中。

    这柄长矛看上去十分奇特,绝大部分都是黑色,唯有矛锋七寸是如同坚冰一般的白色。一股森然寒意在它出现后立刻蔓延开来,令周围空气中的温度急剧下降。毫无疑问,这是一件以攻击为主的壬水系神器。手握冰神之矛,杜明的气息明显变得不一样了。他的魔力修为已经达到了七十九级,此时又有了这件神器,突破八冠指日可待。

    蓝宝儿来到杜明身边,轻声道:“癸水神器。弱水紫绫。”伴随着她的声音,一条紫色长绫凭空而出,炫丽的光彩顷刻间将蓝宝儿的娇躯围绕在内。和冰神之矛专注于攻击不同,很显然,蓝宝儿这件神器弱水紫绫有着千变万化的能力。具体威力如何,还要依靠实战来检验才行。

    姬动眼中神光电射,“好。我们光明天干圣徒的神器终于聚齐了。我们也终于有着与那黑暗天干圣徒全力相拼的能力。”

    说到这里,他缓缓站起身,看向黑暗神庙的方向,“不论黑暗天机现在是否已经回到了黑暗神庙。黑暗神庙那边发生的事他都应该知道了。这里距离黑暗神庙千里左右,以他的修为还不可能探查过来。大家将收集到的黑暗晶冕都拿出来。我们吸收了黑暗晶冕就离开这里。”

    一听姬动说出这句话,姚谦书很是郁闷的道:“要是最后杀伤的那些黑暗魔师晶冕也都拿到手就好了。那可是上千枚啊!要是能够都吸收了,我们起码每个人能提升一级。”在众人中,要说最急于提升魔力等级的,并不是修为最低的杜明,而是姚谦书。原因很简单,伙伴们已经都有神器可以使用,而他的神器却必须要自身修为提升到九冠以后才能触发,他又怎么可能不着急呢?现在他的魔力也已经八十六级了,距离九十级并不算太遥远。

    虽然最后那一大批黑暗晶冕没有拿到,但当众人将黑暗晶冕都取出后,还是足有数百枚。其中以阿金的收获最为丰富,她一个人就有近两百枚的收获,其次是狼天意。他们守护在外面,杀伤的黑暗魔师数量最多。

    姬动拿到的黑暗晶冕虽然不算很多,但要论品质却是独一无二的,八冠晶冕就有十枚,更重要的是还有两枚土系的九冠晶冕。

    狼天意还好一些,对自己的情绪有所收敛,渺渺可是毫不在乎,看着姬动手中的己土九冠晶冕,眉开眼笑,一把就抓了过来。有这么一块儿晶冕,虽不说能让她直接提升一级修为,但提升个半级却是毫无问题,要知道,姬动杀死的那两名土系紫袍大祭司的修为都超过了九十五级。这种珍贵的黑暗晶冕可不是随便能够得到的。

    因为杀掉的魔师不同。得到的晶冕属性不可能平均,这次获益最大的自然是渺渺和狼天意,但其他人的收获也可以算是不错了。唯有沫儿本身就是黑暗魔师,是不可能吸收这些晶冕的。

    看着众人坐在那里开始吸收晶冕,沫儿独自走到一旁,神情显得有些落寞。

    天机来到她身边,微笑着问道:“在想什么?”

    沫儿看了他一眼,“云,你知道么?原本我并不相信你们是光明五行大陆的天干圣徒呢。甚至有一段时间一直以为你们是黑暗天机从光明五行大陆抓过来的魔师,为了消灭我们反抗天机联盟,才让你们假意与我们合作。”

    天机微笑道:“现在不会有这种想法了。我们这个投名状应该足够了。”

    沫儿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当然足够了。你们杀死的这些魔师总数和整体实力,都要比我们反抗天机联盟强了,怎么可能是用来骗我们的。爸爸一定很高兴。有你们的帮助,我们终于有机会对抗黑暗神庙了。”

    看着沫儿眼中的兴奋,天机忍不住抹了抹她的头,“你这个年纪,本应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才对。”

    沫儿拉开天机的手,转过身,向他怒目而视,“又要说我是小丫头了,是?”

    看着她那愤怒的样子,天机不禁莞尔,“难道不是么?”

    天机身材修长,身高和姬动差不都,沫儿玲珑娇小,必须要抬着头才能看着他,“当然不是了。我已经是大姑娘了,能够为组织执行任务了。”

    天机失笑道:“好,好,你是大姑娘了还不行么?不过,你这气鼓鼓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沫儿撅起小嘴,“云,本以为你是好人的。原来你也欺负我。和妖怪大叔一样。”

    天机无奈的道:“你都叫姬动是大叔了,论年纪,我比他还要大,难道我就不是大叔了么?”

    沫儿用力的摇摇头,“当然不是了。你和他不一样。”

    天机有些好奇的问道:“为什么不一样?”

    沫儿道:“因为你们的眼神不一样,你的眼神很透彻,但他的眼神却很沧桑,哪里像是二十多岁的样子了。难道你不觉得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