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妖怪大叔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呆呆的看着身前不远的姬动。也就是那个被她叫做大叔的人,沫儿此时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在昨天晚上之前,她从未想到过一个人的强大竟然能够达到如此程度,毕竟,她从未见过黑暗天机是什么样子,在她心中,父亲就已经是最厉害的人了。

    昨天晚上,刚被姬动收入朱雀手镯的时候,她心中还充满了强烈的不满,她觉得,自己完全有能力跟着这些光明天干圣徒,就算是实力不足,以自己的聪明,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但是,随着姬动将他们所作的一切共享给她看,她才明白,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她这点小聪明没有任何作用。也同时明白了,姬动当初如果想要杀她,真的是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的多。尽管心中有些不平衡,但她也好受了很多。能够甘之如饴的在朱雀手镯中看着外面的一切了,这样的感觉似乎也不错,就像是在看他们表演似的。

    但是,伴随着姬动再次遇到芙蓉,伴随着他们来到黑暗内堡的时候,沫儿的心就再也无法平静了,她的呼吸似乎都要停止了似的,她的情绪也变得无比紧张。这可是黑暗内堡的根本重地啊!

    随着接下来的一幕一幕发生,沫儿整个人在朱雀手镯内已经完全呆滞了。全属性混沌之力,那根本是她无法理解的层面,而后面姬动所展现出的实力,更是完全超出了她对魔师认知的范畴。当那两名提升到圣级层次的紫袍大祭司向姬动发动攻击时,她真的以为姬动完了,自己也完了。那道光芒只要吞噬了姬动,又怎么会不吞噬掉装有自己的那个手镯呢?

    但是,接下来发声的一切就令沫儿觉得不真实了,一切都不在真实。姬动给她共享的,不只是姬动他们自己这边的情况,同时也共享了阿金和狼天意,以及天机带领着四名圣徒两边的情况。姬动虽然为了集中精神而断绝了对这些伙伴的共享,但也始终凭借着灵魂探查之力在关注着他们,否则也不可能在第一时间通知他们接下来该如何做了。

    这一切都是假的,这时沫儿那时候唯一的想法,她真的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一名魔师能够同时做到那么多事,凭借一击之力阻挡住六名紫袍大祭司带领的数十名红袍大祭司,还歼灭了对方近乎三分之一的有生力量。这份能力。真的还是人么?简直就是个妖怪啊!

    但是,就在沫儿肯定的认为紫级的俄判断是正确的,姬动根本就是妖怪这个事实的时候,姬动却已经将她从朱雀手镯中释放了出来,那时候也是大衍圣火龙加速离开黑暗神庙的一刻,沫儿能够清楚的看到,下方九十条金色火龙肆虐的场景。如果说之前的一切是姬动带给她的幻觉,那么,此时的一切她已经是亲眼所见,又怎么可能是幻觉呢?

    看着沫儿呆滞的样子,渺渺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怎么?吓傻了?这样的场面可不容易看到哦,不知道你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沫儿从呆滞中清醒过来,抬起手,下意识的指向姬动,低声向渺渺问道:“姐姐,大叔他真的是人类么?他是不是个妖怪?”

    沫儿的声音虽然很小,但在场众人都是何等修为?自然能够清楚的听到她所说的一切,听了沫儿的话,不但没人反驳,杜馨儿、渺渺和阿金。甚至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天机嘴角处绽放出一丝笑容,杜明、狼天意虽然不敢那么明确的表态,但从他们眼中的迷惘就能看得出,直到现在,连他们也觉得有些不真实呢。

    姚谦书傻傻的站在那里,似乎没有听到众人说话似的,只有口中在喃喃的说道:“亏了,真是亏大了。那要有多少黑暗晶冕啊!”

    听了他这句话,众人不禁心中一动,是啊!先不说之前干掉了多少,单是姬动最后那十个初级超必杀技同时释放,就不知道要有多少中低级的黑暗魔师会被吞噬其中,要是能得到所有黑暗晶冕,恐怕就能让天干圣徒们的整体修为再上重楼了。

    姬动始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陈思璇则站在他身后,扶着他的手臂,不断将自己的魔力传入姬动体内。尽管此时她的魔力已经近乎枯竭了,但每凝聚一点,就立刻传递给姬动。

    没有发动布置好的传送法阵,因为已经没必要了,能不让对方清楚他们的各种能力,自然还是节约一点的好。

    大衍圣火龙攀升到数千米的高空后认准一个方向急速飞行,全力加速下,两个时辰后,已经足足飞出了超过千里,这才缓缓降落在一片山脉之中,找了个安静的地方落了下来。

    众人纷纷从大衍圣火龙背上跳下来,但当他们都落地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姬动竟然还站在大衍圣火龙背上一动不动。

    “姬动怎么了?”渺渺吃惊的说道。

    当时姬动改变那顶级超必杀技的时候,在场的只有陈思璇和姚谦书。只有他们才看清了姬动当时所作的一切。而陈思璇一直在帮助姬动恢复,而姚谦书则沉浸在对那些黑暗晶冕的万分不舍之中,所以先前也没有人向大家解释。此时已经来到了安全的地方,众人的心情也随之放松下来,才想起那不可思议的一幕,可是,没等他们去问姬动,姬动却似乎出了问题。

    陈思璇叹息一声,搂住姬动的腰飘身而起,落在了地面上,众人这才看到,姬动面如金纸,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但目光却始终执着。

    “谦书、宝儿、杜明,帮我一起为姬动疗伤。他伤的很重。”陈思璇的声音虽然很轻,但谁都能听得出她声音中的那份痛惜。

    姚谦书清醒过来,赶忙和杜明、蓝宝儿一起上前,木系和水系是最擅长治疗的,在这个时候自然也最需要他们一起出手。

    哇的一声,没等众人开始施救,姬动就已经由喷出了一口鲜血,同时。他也缓缓闭上了双眼。

    天干圣徒们都沉默了,围绕着姬动站成了一圈,此时身心放松下来,他们完全能够想象得到姬动为什么会像刚才那么做,强撑到这里才伤势发作。之前,他一直都在压制着自己的伤势啊!

    身为天干圣王,更是此行的带头者,姬动肩膀上承担了几乎所有重任,尽管他先前身受重创,但为了不影响伙伴们的战斗意志,不让敌人看出破绽。他始终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去,甚至还在离开了内堡后发动了一共十一个初级超必杀技阻断追兵。他已经将能做的做到了最好。看着倒在陈思璇怀中的姬动,天干圣徒们已经不再只是钦佩,他们眼眸之中更是流露出了几分尊敬的光芒,姬动是一个真正的领导者,虽然他的年纪比大多数人都要小,可他所作的一切在天干圣徒中是无人能够替代的。

    双木、双水同时展开治疗,在陈思璇的引导下开始为姬动疗伤。当他们的魔力注入姬动体内后,才发现姬动的情况有多么糟糕。姬动拥有着圣级体魄,还有着圣焱甲那样的防御内甲,几乎是很难受伤的。但越是这样,一旦他受伤,也必将极其严重。

    姚谦书他们发现,姬动体内的经脉绝大部分都有些错乱了,虽然这些坚韧的经脉并没有真正破裂,但阻塞的、纠结的、混乱的,无处不在。而且他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已经离开了原本的位置,这样的重创如果换了别人,就算不死也早就昏迷了,而姬动却硬是坚持到了现在。如果不是他之前喝下了一口千年生命之源,本身又有生命之核的守护,恐怕也早就死了。

    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去询问内堡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都在心中默默的为姬动祈祷着,就连沫儿也不例外。她是清楚看到当时发生一切的,她不知道什么是圣级实力,但那时候却清楚的看到姬动挡住六名紫袍大祭司联手的强大实力。

    天干圣徒们在这边为姬动疗伤,而黑暗神庙那边,却已是一片大乱。

    幸存的四名紫袍大祭司,此时就站在黑暗天机的禁室门前,一个个面如死灰,身体甚至还都在颤栗着。看着一片狼藉的禁室,再看看身边那巨大的空洞,他们谁也没有开口,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好。

    姬动太狠了,在离开前扔进内堡的那块地之玉。不只是为了阻挡眼前这些人,更是直接将这块地之玉制作成的魔技酒扔进了黑暗天机的禁室之中。

    禁室内,一共六个黑暗秘阵全部被毁,同时被毁的各种珍贵材料、书籍、卷轴,黑暗天机一些秘密的宝物,不计其数。尽管当时天干圣徒们能够带走的不多,但毁坏的数量却是极其惊人,可以说,整个黑暗天机的禁室内,能够完好的东西已经不足十分之一。

    “尊敬的紫袍大祭司,伤亡结果已经统计出来了。”一名红袍大祭司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的脸色也绝不比那些紫袍大祭司好看什么,甚至还要更加难看。

    四名紫袍大祭司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为首一名火系的紫袍大祭司沉声道:“如何?”

    听到他的询问,红袍大祭司明显沉默了一下,看着紫袍大祭司,眼神之中,流露着紫袍大祭司们最不想看到的神色。

    “说。都已经如此了,我们唯有向天机大人请罪。密室都毁成了这样,还有什么比这更坏的消息呢?”那火系紫袍大祭司苦笑一声,叹息着说道。

    红袍大祭司点了点头,道:“刚刚清点了一下,四冠魔师死亡数量二百六十三人,因为他们绝大多数都在先前那强大的混沌之力抽去下失去了魔力,没能冲过来支援内堡。所以死亡数量较少。五冠、六冠、七冠,总共死亡数量超过了一千五百人,红袍大祭司阵亡二十七人,紫袍大祭司阵亡两人。”

    尽管四名紫袍大祭司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听了这位红袍大祭司的汇报,还是眼前一黑,险些昏过去。要知道,镇守在黑暗神庙外围的那十万预备黑暗魔军不算,真正镇守在黑暗内部的黑暗魔军总数就是一万人,而这一下,损失竟然超过了五分之一,而整体实力来看,更是接近了三分之一。只是短短一夜啊!这根本令人难以置信。

    红袍大祭司吞咽了一口唾液,“主要的死伤都是发生在最后那同时出现的十个超必杀技。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十个丙火系超必杀技是如何而来的。之前没有半分预兆,等我们发现的时候,这十个超必杀技的威力已经释放了出来。魔军的各个级别魔师根本来不及用多重组合技进行反抗,所以……”

    “不要再说了。”为首的紫袍大祭司怒喝一声。已经不能用耻辱来形容这一切,从当时的情况汇总来看,真正进入黑暗神庙的敌人总数也不超过十人,可就是这十个人,却取得了如此恐怖的杀伤。就算他们是光明天干圣徒,这也已经完全超出了黑暗神庙这些领导者的心理承受。

    深吸口气,为首的紫袍大祭司苦笑道:“我会向天机大人请罪,将所有罪责都揽在自己身上,承担这一切,以后我的家人,还请各位……”说着,他转过身,向另外三名紫袍大祭司深施一礼。

    这根本是没办法的事,这些紫袍大祭司是有内部排名的,一旦有事,责任必定是从上向下,他索性主动承担下来,还能让另外三人在感恩之下帮他照顾照顾家人。黑暗天机的怒火,他们实在是太清楚了。这次,他已经不可能幸免。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