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无法想像的折射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经过另外四名紫袍大祭司增幅之后。站在最前方的两名魔力提升到圣级的土系紫袍大祭司终于向姬动发起了毁灭式的攻击。极致双土融合技,最纯粹的圣级魔力直接轰击,这一击的威力,已经完全提升到了顶级超必杀技的层面。哪怕是黑暗天机面对这样的顶级超必杀技都要郑重以对,那毕竟是凝聚了六名至尊强者并且凭借着五行相生阴阳互补而释放出的。

    那可是顶级超必杀技啊!如果姬动能够得到全体天干圣徒伙伴们的帮助,他也能够发出顶级超必杀技。但那需要时间,而此时的他,背后更是没有所有伙伴们的辅助,双木升双火固然不错,但他们都是八冠,姬动虽然是双火,但他整体的魔力量却依旧是八十八级魔师,尽管在相生方面有优势,却也不能和两名魔师的魔力总量相比。在这种情况下,他似乎已经使必死无疑。姚谦书已经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姬动在前面,但如果姬动死了,他和陈思璇也不可能幸免,他对姬动没有半分怨念,此时这家伙心中竟然在想,人生最悲惨的事莫过于人死了。钱没花完……

    陈思璇很平静,身上的永恒之铠散发出夺目的绿色光彩,她那一丝调整好的神识已经完全做好了准备,她在等最后那一刻的机会,唯有在对方攻击进入姬动三米范围内她再行动,才能让姬动没有机会阻止。她太了解姬动了,只要稍微多给他一点时间,他一定会转而用身体挡住自己。可是,她不会给姬动这样机会的。她也没有将那防御力极其惊人的龙蛋形态思动拿出来,自己救姬动而死她心甘情愿,但她绝不会让思动来冒险,甚至还在用灵魂之力压制着思动不让思动出现。

    别说是他们,就连和姬动心意相通的茅台与五粮液,都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它们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根本不可能阻止这一幕的发生。唯有将自己全部的魔力不断的注入给姬动,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黑灰色的魔力盘旋着,钻石般透明的圣级极致戊土魔力更是在周围的光芒映照下散发着崔璨的光彩,巨大的光柱似乎在下一瞬间就能够将姬动三人,甚至包括大衍圣火龙在内完全吞噬。圣级融合技,这还是光明天干圣徒们第一次遇到,哪怕是当初面对地龙之祖时,地龙之祖也未曾用过圣级融合技来攻击姬动。

    和伙伴们的神色完全不同,姬动的脸色虽然越来越苍白,双手也依旧在交替着拍出,但他的神色却是异常坚毅的,这在敌人看来,完全是不知死活。而他的伙伴们此时却看不到他的脸色如何。如果陈思璇和姚谦书能够看到姬动现在的脸色,那么,他们心中的想法一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因为他们都太熟悉姬动了,姬动这种神色,就完全是有把握的神色。

    “谢谢。”淡淡的两个字,从姬动口中吐出,而在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也正是那道顶级超必杀技已经喷薄而出,距离他面前只有不到十米距离的时候。

    谢谢?紫袍大祭司们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而这两个字,却也同时唤醒了姚谦书和大衍圣火龙,他们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而已经准备行动的陈思璇也是硬生生的停止了自己的行动,而是将先前分神出来的一小部分魔力毫不犹豫的全力注入到姬动体内,以姬动的圣级体魄,承受这么多魔力毫无问题。经脉绝不会因此而受创。因为,她能听得出,姬动这两个字完全是针对对方而说的,而并不是针对她和姚谦书。感谢敌人?这意味着什么?

    嗡——,低沉的嗡鸣声毫无预兆的响起,整座内堡也连带着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先前还等着看姬动被那顶级超必杀技吞噬的黑暗魔师们,不论是发动攻击的紫袍大祭司还是那些观战的红袍大祭司,他们的脸色在同一时间瞬间变成了一片惨白。原因很简单,那黑灰色与钻石璀璨光芒纠缠着的顶级超必杀技竟然,竟然转向了……

    就在距离姬动身体还有五米的时候,那粗如水缸一般的光柱,就那么没有任何预兆的转向了,由轰击向姬动转为向正上方轰出。恐怖的魔力波动丝毫不变,可是,这简单的方向转变,却已经令所有的一切都为之改变。

    轰——,无与伦比的剧烈轰鸣悍然响起,不只是内堡,整个黑暗神庙范围内的所有建筑都仿佛遇到了七级地震一般,剧烈的颤抖起来。那些正在赶往内堡的魔师们,一个个都不禁东倒西歪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原本正在承受着数不清数量魔师攻击的阿金和狼天意只觉得压力一轻,他们都不禁下意识的回身看去,因为那震耳欲聋的轰鸣还有着突然引动的地震,都是由背后的内堡处传来。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这是所有人的第一个想法,紧接着,那些正在蜂拥而来的黑暗魔军却都完全停止了他们的行动,一个个抬着头,看着黑暗神庙至高无上的内堡上空,呆呆的张大了嘴。

    一道刺目的光柱,连带着无数破碎的石头和庞大的魔力波动冲天而起。那夺目的光彩,甚至在一瞬间照亮了整个黑暗神庙范围。

    那,那是……

    每一名黑暗魔师的眼神都充满了不可思议,在他们的印象中,黑暗神庙内堡。是永远不会被攻破的壁垒。当他们得知有敌人已经到了内堡的时候,他们心中是不敢置信,可此时此刻,当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一道粗大光柱硬是轰破了内堡最高的顶端,连带着内堡顶端方圆数十平方米炸开一个巨大的洞口时,他们才明白,这号称永恒存在的黑暗神庙并不是不可破坏的。

    论吃惊,谁也比不过阿金和狼天意,因为这些从外面看到内堡情况的人,唯有他们最清楚内堡内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狼天意身前漂浮着的厚土之珠剧烈的震颤着,令他更能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冲天而起的光柱中所蕴含的极致双土魔力有多么庞大。可越是这样,他也越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毫无疑问,对这座内堡产生破坏的,必定是他们光明天干圣徒,可他这个光明戊土圣徒就在这里,怎么可能发得出这样的极致双土融合魔技?更何况,就算是他和渺渺联手,再加上厚土之珠和大地女神之杖,他也自问没有发动如此恐怖威力的顶级超必杀技的能力。也就是说,这根本不是他们光明天干圣徒干的。可是,如果不是他们干的,这是谁干的?

    阿金的想法和狼天意差不多,但她身为始祖龙之女。更有着圣级体魄,对于这攻击的感觉更加清晰,她清楚的判断出,这起码是要两名初阶圣级强者联手才能发出的强横攻击。且不说这内堡中怎会再有两名圣级强者,单是这两名圣级强者为什么会攻击内堡的目的就已经令她完全无法理解。

    狼天意和阿金对视一眼,“阿金姐,怎么办?”尽管看上去阿金比他年纪要小,可阿金实际上不知道活了几千、几万年,他这一声姐叫的也不算冤枉。事实上,在天干圣徒中,出了姬动、天机和陈思璇之外。几乎其他人都是这么称呼阿金的。当然,已经施展无间道的弗瑞也是说什么不肯这么叫她的。

    阿金沉声道:“什么都不做,继续我们的任务。姬动刚才切断了与我们之间的灵魂联系,但那时候却并未告诉我们任务有何改变,所以,我们仍旧要继续守在这里。等待他的信号。”对于姬动的话,她绝不会有任何质疑,并不是因为她心中隐藏深处对姬动的那份感情,也同样是因为,姬动从来都未曾令她失望过。信心,永远都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更何况,阿金始终深信,在没有黑暗天机的存在下,哪怕是黑暗天干圣徒齐至,也不可能对姬动产生真正的威胁。

    阿金的话坚定了狼天意的信心,深吸口气,双脚稳稳的站在地面上,就像是扎根了一般,任由大地因为内堡中的剧烈爆炸而晃动,他人却丝毫不动,他和阿金都明白,这一声剧烈的轰鸣带给黑暗魔军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但是,当这轰鸣结束,当大地不再颤抖时,那么,他们将要迎来的也必将是黑暗魔军无比疯狂的冲锋。内堡被破,必将引发黑暗魔军的疯狂。

    阿金手腕一翻,灭绝金环已经出现在了掌握之中,对于她来说,杀戮只不过是家常便饭一般,根本不会有任何心理压力。先前死在她手上的黑暗魔师数量足足是狼天意杀死的三倍,不要忘记,狼天意现在的魔力等级比阿金还要高上一级,只是身体强度不如她而已。杀人数量差距如此之大,那可不只是技巧上的差距,更重要的是心态上的差距。而且,每杀死一名黑暗魔师。阿金从不忘记从对方身上得到黑暗晶冕。这关系到光明天干圣徒们能否在短时间内冲到九冠修为。

    疯狂,什么是疯狂,很快他们就知道了,当天空中的碎石如同下雨一般坠落内堡护城河水面,大地不再晃动后。黑暗魔军经过了短暂的呆滞,紧接着,疯狂的呐喊声伴随着歇斯底里的吼叫响起,所有的黑暗魔军,都像是疯了一般,朝着内堡方向蜂拥冲来。

    先前冲过来的黑暗魔军还只是从地面,但在这个时候,所有六冠修为以上的黑暗魔军已经各自释放出了自己的坐骑,空中、地面,成百上千的黑暗魔军就像一片黑压压的乌云迎面而至。

    事实证明,姬动将修为最强的阿金和狼天意留下绝对是正确的,如果换了其他两人,是决不可能抵挡住眼前这种冲锋的。

    阿金沉声道:“你只要守住正门就行了,我尽可能的减少你的压力。”如此众多的空地一体冲击,已经不是仅在地面上就能应付的。内堡顶端炸开那么一个大洞,如果让那些从天空中冲上去的黑暗魔军从那里冲进去,很可能就会影响到姬动的部署。这些黑暗魔军整体实力不强,八冠红袍大祭司都很少见,可却胜在数量众多。因此,阿金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阻止它们靠近。

    灿烂的金光从阿金身上爆发而出,一声无与伦比的嘹亮龙吟声随之响起,娇躯宛如强弓劲弩一般弹射而起,金光绽放,转眼间,阿金已经化身为身长二十米的金色巨龙,身形在空中一扭一甩,最先冲过来的数名拥有飞行坐骑的魔师已经在空中被她那强悍的圣级体魄横扫而飞,化为数蓬血雨在空中绽放。

    狼天意看着阿金,眼眸中不禁流露出几分崇拜之色。只有真正和阿金并肩战斗过,才能明白她的实力有多么恐怖,她那杀人的手段有多么凌厉。狼天意很清楚,别看自己有厚土之珠,但要是一对一的面对阿金,自己连半分机会都没有,这还是不计算阿金那圣级体魄的情况下。阿金的实战能力太强大了。如果让他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同级无敌。

    刺目的金光宛如无数金色尖刺在空中爆开一般,转瞬间,就已经有十几名飞行在空中的黑暗魔师连同他们的坐骑一起陨落在阿金强横的身体之下。要知道,姬动的爆发速度那么强横,和阿金相比都要逊色一筹,这些黑暗魔师又怎么可能和她抗衡呢?

    “不要使用超必杀技或者大范围攻击魔技。”正在阿金面对下面众多黑暗魔师,准备释放超必杀技尽情屠戮这些黑暗强者的时候,在她脑海之中,却传来了姬动的声音。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