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偷梁换柱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什么叫暗桩?暗中侦查才叫暗桩。要是习惯性的来送女人的魔师都能发现他们,他们也就不是暗桩了。至于检查,那是明岗做的事。要知道,通往内堡护城河可是有一条宽阔大道的。那里还有二十名魔师守着。现在他们唯一要担心的,就是暗岗的换班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只能希望越长越好。否则的话,他们立刻就会暴露了。

    潜伏在内堡护城河岸边,姬动向杜明点了点头,杜明立刻会意,身形一闪,已经悄然摸到了河边,在深夜之中,他和姬动的身形是最容易隐藏的,因为姬动的极致阴火是黑色,完全可以包裹住自己的身体,再加上灵魂之力对气息的掩饰,就算是近在咫尺都发现不了,而他的壬水魔力在普通形态下也是黑色的,情况和姬动相差无几。

    杜明探手入水,在姬动的灵魂之力增幅下,很快就反身而归,回到姬动身边。传音道:“水里不行。有毒,而且下面有起码上百头水系魔兽,不低于八阶。”这是姬动交给他的任务,就是让他去探查一番,显然,这结果并不乐观。

    有姬动的灵魂共享,虽然杜明只是传音给他,但大家却都能听到,狼天意道:“少主,要不我们再从地下过去?”有了之前的经验,他现在是信心十足。

    姬动摇了摇头,道:“不妥。内堡是真正的黑暗神庙,和外面不同。虽然我只是猜测,但却几乎可以肯定,如果我们从地下过去,必定会带来不小的问题。”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看向天机,向天机点了点头,道:“看来,我们只能冒险一试了。必须要从正面进入城内。大家跟我来。小丫头,委屈你一下。”最后一句是对沫儿说的,姬动手一抬,已经将沫儿收入到了自己的朱雀手镯之中。虽然说一般储物魔器是不能储存活物的,但对于姬动来说,这却并不是什么问题,朱雀手镯经过朱雀和他的改造,里面早已是一个完全能够生存的硕大空间。当然,如果长时间在里面,恐怕就要寂寞而死了,但用来暂时放人,那是毫无问题的。

    收起沫儿,姬动身形一闪,已经第一个飘身而出,阿金和陈思璇紧随其后,其他人鱼贯而动,狼天意带着天机在最后面。一行十人在姬动的引领下飞快的朝着码头方向靠近,码头那里的二十名魔师他们都看的很清楚。都是六冠魔师,比较麻烦的是,这些巡逻的魔师是明岗,所以一个个都骑乘着自己的坐骑魔兽。整体实力不强,但想要不引起内堡注意就干掉他们,却是十分不易的。不用问天干圣徒们都能想到,内堡的防卫人员中,必定有人一刻不停的盯视着码头这边的情况。

    众人隐藏在距离码头百米的位置,姬动将天机和陈思璇叫道身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姬动再回身向其他天干圣徒们说道:“如果我们的行动失败了。那么,就只有强攻,大家第一时间结阵,我们正面硬撼。”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已是杀气腾腾。

    通过灵魂探查,众人已经发现,大约在千米外,已经有大量的脚步声传来,显然,是送女人的人来了。

    姬动分别抓住天机和陈思璇的手,三为一体,三人的灵魂之力瞬间完成了融合的过程,下一刻,他的梦幻之银魔域悄然开启,一道道银色光丝已经紧贴地面澎湃而出。

    精神魔域的强度取决于使用者的灵魂强弱,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梦幻之银魔域本就是姬动三个魔域中最强的一个,更何况,现在他还是在与天机和陈思璇灵魂融合的过程中。凭借着圣级巅峰的灵魂之力,就算是黑暗天机施展魔域,也不会比他强上多少。

    那一道道银丝无影无形的悄然散开,转眼间,就已经来到了那守护着码头的二十名魔师身下,不论是那些魔师,还是敏锐感觉应该远超魔师的魔兽,都没有半分察觉。下一刻,柔和的灵魂之力突然上浮,几乎是一刹那。就强行覆盖了这二十名魔师和他们坐骑的身体,只是用魔域覆盖对手,这对于普通的八冠魔师都能够做到。姬动这一下,最难就是,当他那梦幻之银魔域覆盖这些人和魔兽的时候,他们却根本没有半分感觉,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没有任何变化,也都很正常。不只是他们没有发现,内堡那边,也没有感受到这边有任何不妥,而实际上,在包括码头,以及码头外面直径百米的范围内,都已经被姬动强大的精神魔域完全覆盖,呈现给外界看到的一切景象,也都是由他说了算。

    成了。姬动挥了挥拳头,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用圣级巅峰灵魂之力催动的梦幻之银魔域竟然能够如此轻易的成功。

    他这看上去简单的行动实际上却是要同时完成很多事,不只是迷惑住那些魔师、魔兽,还要完美的屏蔽掉内堡那四个哨塔的圣级探测。在圣级层次的探测面前幻化出一个虚境而不被发现,这难度要远远超过凭借灵魂之力只是护住众人的身体。可以说,姬动已经将眼前这片空间完全形成了一个属于他的世界,只要他的灵魂之力足够。那么,任何人在进入这个特殊的世界后,他想让外面看到什么,外面才能看到什么,想让里面的人有什么感觉,里面的人才能有什么感觉。

    就在姬动完成这些的同时,远处,由二十名魔师带领,大约十几名女魔师朝这边走了过来。令姬动惊讶的是,在这些女魔师之中,赫然还有那位已经得到了他提醒的沫儿那位阿姨。也就是天机反抗组织的内应。

    “她怎么还是来了?”姬动眉头微皱,这样的情况他并不希望看到。不论如何,这内堡之中有着十名至尊强者,而且,这些至尊强者能够成为黑暗天机最为信任的手下,修为和能力肯定不会像傻有钱商会那些至尊强者那么简单,更何况在这黑暗神庙的核心之地中,还不知道有多少能够辅助他们的阵法。真的动起手来,姬动肯定无法顾及到她。

    天干圣徒们都向姬动递来询问的眼神。姬动眼中厉光一闪,“行动。”都已经到了这里,他绝不能因为一个人而影响了整个行动,黑暗天机不在这里,更是不知道他们已经潜入了黑暗五行大陆,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恐怕也就只有一次。

    天干圣徒们悄然而出,在梦幻之银魔域的掩护下,很快就来到了码头前方,而不论是码头上驻守的二十名魔师,还是正在鱼贯而来的那几十名男女魔师,却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存在。

    很快,那一共二十多名男女魔师就已经走入了梦幻之银魔域的范围之中,而它们却又偏偏没有任何感觉。

    “动手。”姬动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命令。深入其中那些被送来供yin乐的女魔师根本没有任何感觉,她们都已经被梦幻之银魔域隔绝开了,而那些男魔师们却突然感觉到周围环境大变,自己竟然处于一个虚幻的空间之中。紧接着,无与伦比的庞大灵魂威压瞬间爆发。这些普遍六冠、七冠的男魔师想要提聚魔力时,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集中精神。

    此时此刻,不论是从码头那二十名魔师,还是内堡城头上看来,一切都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那二十名守护在码头的魔师们也正走过来检查、交接。

    没有丝毫血腥味道,姬动一个人就包办了整个杀戮的过程,被他圣级巅峰灵魂之力释放出的梦幻之银魔域笼罩,这些六、七冠魔师根本连抵抗都无法做出,就已经全部化为了灰烬,而天干圣徒们也纷纷接替了他们先前的位置,在梦幻之银魔域的修饰下,他们看上去更是和先前被杀死的男魔师没有任何两样。

    迎上来的二十名魔师开始检查时。却茫然不知,眼前这支队伍的护送魔师已经换人完毕,沉浸在梦幻之银的幻境中,姬动轻而易举的给他们传递出了检查合格的心理暗示。当他们向内堡城头方向打出手势的时候,梦幻之银魔域对于这二十名守护魔师的笼罩才悄然散去,而只是维持在天干圣徒们身上,让外人看他们的形貌完全和先前被杀死那十人一样。

    整个过程,其实一共还不到一分钟,但就在这短暂的一分钟里,姬动却已经带领着天干圣徒们完成了一个极其精妙、令人叹为观止的偷梁换柱。

    别说是那些黑暗魔师们不可能发现,哪怕是天干圣徒们,此时心中也都充满了不敢置信。这可是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完成的偷梁换柱啊!当姬动将这个想法传递给他们时,他们还一致认为这根本是不可能实现的,可当眼前的一切成为现实之后,他们才明白,自己对于姬动的了解还是远远不足。哪怕是陈思璇,都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对于姬动的判断已经开始出现了偏差。他已经再不是那个需要自己不断指点的小姬动了。

    嘎嘎声中,内堡方向,宽厚的铁索桥缓缓向这边延伸过来,这铁索桥平时是隐藏在河水下面的,只有从内堡的方向能够将其收紧,还有一些复杂机关的设置,这些机关上都有法阵保护,哪怕是姬动他们这圣级魔力的探测都很难摸清楚。

    一会儿的工夫,铁索桥已经成功连通到这边的码头,一层层铁板从下方翻起,完成了整座连接桥的架设。

    姬动十人带着那十几名花枝招展相貌艳丽的女魔师,一同朝着内堡方向走去。

    姬动身边的,正是那位沫儿的阿姨,那名身材极其出众的艳女,她也是走在众女中最前面的一个。

    “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到内堡来么?”姬动的传音悄然钻入了艳女耳中。

    艳女的脚步略微踉跄了一下,但她能够潜伏的这么深,心理能力自然是极其惊人的,短暂的震惊之下,立刻就恢复了正常,借着整理鬓角头发的机会,向身边的姬动传音道:“你,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这化妆术也太惊人了。我甚至感觉到你的气息都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她当然不可能看出姬动这戏法变化的方法。

    “这你不需要知道,路不长,赶快告诉我你来的目的。”姬动的声音明显冷了几分。如果这女人的目的是对他们不利的。那么,不论她再伟大,姬动也绝不会拿伙伴们的安全做赌注。

    “我是来帮你们的。我叫芙蓉,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内堡之中虽然没有机关,但法阵几乎是无处不在。稍后在进门的时候,你们就必定会暴露,那里有一个身份识别法阵,一旦发现魔师的身份牌和身份不符,立刻就会报警。然后内堡的防御法阵瞬间发动。内堡的紫袍**师今天有六位在,你们如果想要成事,那么就必须要切断内堡中各个法阵的作用。起码要暂时切断。”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明显流露出几分焦急,“刚才我回去之后仔细想过,凭借着内堡众多的防御法阵,就算你们是光明天干圣徒恐怕也没办法。而且,就算你们在众多防御法阵中还能对他们进行杀伤,那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我听那个老东西说过,不论黑暗天机在什么地方,一旦内堡受到攻击,法阵就会发出信息及时通知他,他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特殊的方法传送过来。”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姬动的声音变得更加冰冷了。如果早知道有这种情况,那么,他们的一切行动都会有所改变。起码要对内堡进行更深层次的探查才会展开行动。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