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 银样蜡枪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艳女深深的看了姬动一眼。身体略微离开了他几分,传音道:“我不勉强你,但是,我只提醒你一句,如果你试图进入内堡的话,一个时辰后,是最好的机会。内堡内居住着十位紫袍大祭司。一个时辰后,是他们每天召唤女魔师进入内堡侍候的时间。这时候也是内堡防卫最松的时候。一切小心。”

    说完这句话,她猛的站起来,一脚将姬动踹倒,怒气冲冲的大声喊道:“果然是个银样蜡枪头,还没办事呢,就摸了几下就出来了。快滚,以后别让老娘再看到你。”

    哄笑声顿时传遍整个酒馆,姬动低着头,狼狈的跑了出去,背后尽是一片嘘声。可是,他心中却没有半分的尴尬或者是耻辱的感觉,只是对那个女人更加的尊敬。她这份掩饰的工夫,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这样一位女性。绝对当得起那伟大二字。

    走出酒馆,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大厅之中正在撒泼怒骂的六冠艳女,最后传递给她一句话,“一个时辰后,你也离开这间酒馆。必须要离开。这里可能会成为我们攻击的目标。同时,不要进内堡。”说到这里,姬动略微停顿了一下,他的眼神毫不避讳的和那艳女碰撞了一下,然后真切的说道:“保重。”

    说完这最后两个字,姬动观察了一下四周,在灵魂之力的掩饰下重新潜入阴影之中,几个闪身,已经回到了伙伴们面前。

    天干圣徒们看着姬动的眼神都有些怪异,显然,他和那艳女这一段对大家的影响不小。不过,却没有一个人流露出讥笑姬动的神色,哪怕是银样蜡枪头那几个字也并没有触动他们。而站在众人中间的沫儿,却已经是泪流满面,双手狠狠的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这无声的流泪却最能动人心弦。

    姬动走到沫儿身边,防护的灵魂之力骤然增强,默默的摸摸她的头,“想哭就哭出来。没事的,我帮你隔绝了对外的声音。”

    沫儿再也忍不住,扭头就扑入了一脸错愕的天机怀中放声大哭。一边哭着,一边哽咽着道:“阿姨,我还以为你死了。原来你竟然在这里。为什么你们都不告诉我,阿姨在这里。阿姨,你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在姬动的灵魂共享之中,她也看到了之前发生在酒馆内的一切。但她此时的反应却超出了众人的预料。显然,沫儿是认识那个艳女的。

    不过,沫儿这么扑入天机怀中,还是令大家很是吃惊,上去安慰她的可是姬动,按道理来说,她应该是扑入姬动怀中才对啊!但在眼前这样的气氛中,谁也无暇去顾及这些。

    天机面对这样的局面显然是毫无经验,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才好。站在一旁的渺渺却凑了过来,分别拉起天机的两只手,搂在沫儿身上,俏脸上流露出一分警告的神色,显然是在警告天机,不许把手放下来。

    顿时,前所未有的一幕出现了,天机白皙的面庞涨得通红,就像是个大番茄一般。他的尴尬。也略微冲淡了眼前有些沉闷的气氛。

    天机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冷静几分,低声道:“沫儿,冷静些,我们的时间有限。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说也奇怪,一听到天机的安慰,沫儿的哭声顿时收敛了几分,抬起头,梨花带雨的俏脸份外惹人怜爱,喃喃的道:“云,你知道吗?我妈妈只有阿姨一个妹妹。我小的时候,是阿姨带着我长大的,直到六年前,有一天阿姨突然失踪了。爸爸告诉我,阿姨是被黑暗神庙的人抓走,恐怕已经死了。我当时伤心了好久好久。原来阿姨没有死,还潜入到了这黑暗神庙之中。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不公平,阿姨那么好的人,却要在这里做这种事。”

    天机沉声道:“那你会因此看不起你的阿姨么?”

    “不,当然不。”沫儿有些激烈的喊道:“阿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组织,为了我们能更好的对付黑暗天机,她在我心中是最伟大的。”

    天机微微一笑,道:“那就好。你说的对,她是一位伟大的女性。为了自己的信仰甘于付出一切的伟大女性。我刚才看了一下她的未来。你可以放心了,因为我看到的是光明。她的未来是光明的,必定会有一个好的结局。”

    “真的么?”沫儿美眸大亮,哭声也算是完全停住了。

    天机微笑道:“当然是真的。别忘了,我也是天机,我有看到未来的能力。”

    “我相信你。”沫儿认真的点了点头。她的神色也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

    姚谦书传音给姬动道:“真没发现,原来咱们天机也有当神棍的潜质。我怎么没发现他刚才在预测未来呢?”

    姬动淡然一笑,道:“说不定,天机的话本身就是未来。”

    声音传给所有伙伴,“我们在这里准备,我去再弄一些黑暗魔师的衣服和令牌过来,一个时辰后行动。”说完,他已经又悄无声息的闪身离去。

    渺渺凑到陈思璇身边,传音问道:“思璇,你就不嫉妒么?”

    陈思璇默默的摇了摇头,微笑道:“那沫儿的阿姨身上,我明白了许多东西。原来我一直认为自己挺惨的,始终不能和姬动在一起,但看到了她我才知道,原来还有许多比我凄惨不知道多少倍的女人。我应该满足了,毕竟,我还能每天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听了陈思璇的话,渺渺愣了一下,轻叹道:“是啊!以前那个混蛋在身边的时候也不觉得什么,可现在他不在身边了,我才知道,原来每天能够看到那家伙,竟然也能让我很满足。我们女人啊!真是……”

    姬动静静的守在酒馆旁边,出来的黑暗魔师只要走的是他这边的方向。都会悄无声息的消失。在那酒馆内有上千人之多,离开的自然不在少数。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姬动就凑齐了需要的全部衣服和令牌。让伙伴们换上,开始静静的等待。

    就在这时候,沫儿的阿姨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是一个人离开的,显然,里面那些黑暗魔师谁也不愿意因为她而招惹到紫袍大祭司。

    一边走着,她还郁闷的喊着,“都是一群胆小鬼,不知道下面是不是都没长东西。这么点胆子都没有。就知道躲着老娘。哼。喝死你们最好。一群混蛋。早知道,今晚还不如去找那老家伙,虽然不怎么顶用了,但终究还能凑合一下。护城河那边的门也快开了,不知道今晚是谁来侍候那老家伙。内堡那一百多个护卫一个个的都跟别人欠他们钱似的,不就是七冠魔师么。连八冠都没到,还敢给老娘脸色看。活该他们天天站在那里当守卫。”

    骂骂咧咧的走了,在天干圣徒们带着几分尊敬的目光注视下,这位艳女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她简单的几句话,却给了天干圣徒们不少消息。首先,她再次强调了内堡开门的时间,其次,她将内堡中守卫的等级、数量都告诉了众人。对于天干圣徒们来说,这些正是他们现在最需要的。

    “走。”姬动手一挥,带着众人悄然潜行,沫儿的眼圈又有些红了,一只手被陈思璇拉着,另一只手却紧紧的拉着天机,似乎是要从他身上找到几分安慰似的,天机也任由她拉着自己的手。对于这个小姑娘,他也是很有好感的,毕竟,两人的不幸身世令他们产生着几分惺惺相惜。

    在灵魂探测的指引下,众人尽可能的在阴影下潜行,凭借着灵魂之力的掩饰,逐渐接近内堡的范围。眼看着距离内堡护城河还有大约五百米左右的时候,姬动却主动停了下来。在众人脑海中,数十个红点出现在探测之中。显然,这里是有大量暗桩的。内堡乃是黑暗神庙真正的核心,或者说,只有这内堡才能被称之为黑暗神庙。防御自然是更加森严。

    “我去。”阿金来到姬动身边,低声说道。

    姬动略微思考了一下后,点了点头,道:“我跟你去。”离开天干圣徒们整体的灵魂防护,阿金很容易暴露在内堡哨塔的圣级灵魂扫描下,有姬动跟着自然就没这问题了。

    两人宛如两道幽灵一般悄然闪出。姬动发现,这里的暗桩修为都不弱。起码都是六冠级别。甚至几个为首的还是八冠修为。无声无息杀死六冠魔师,对于他们来说都不难。但是,想要无声无息的秒杀八冠魔师,就有一定的难度了。毕竟,修为到了八冠,已经是一个崭新的境界,距离至尊强者也只是差那最后的关卡而已。

    两人悄然潜行,阿金的身体下伏的很低,而姬动始终都跟在她后面。很快,他们已经接近了第一个暗桩。

    那个暗桩竟然是一个黑色的石柱,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但在姬动的灵魂探测之中,那分明有着强烈的生命体征。也就是说,在这黑色的石柱之中隐藏着一个人。而且,这黑色石柱上还铭刻着一个防御法阵。

    姬动和阿金眼神交流了一下,阿金略微沉思片刻,流露出了一丝犹豫。杀掉石柱里面的人,摧毁石柱,这些都不难。难的是不让那人在被杀死的瞬间触动防御法阵。而且,她也怕那防御法阵本身就是触发式的,一旦自己的攻击影响到法阵,法阵自行发动,那样的话,他们立刻就暴露了。

    姬动向阿金打了个手势,表示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阿金眼神微动,姬动明白,她是在问自己有没有把握。轻轻的点了下头之后,姬动已经如同狸猫一般灵巧的窜了出去。由于有圣级灵魂的掩饰,此时又是黑夜,加上一身黑衣,想要发现他,除非是灵魂强度比他高,或者是近在咫尺。在姬动的刻意掩饰下,直到他摸到那暗桩身边,暗桩也没有任何反应。

    一层奇异的光彩从姬动身上释放出来,阿金有着她的灵魂共享,自然能够看到姬动在做什么,看到这奇异的光彩顿时恍然大悟。

    姬动的右手,悄然按上了那石柱,在他手掌接触到那石柱的一瞬间,他就明白,阿金的担忧果然出现了。这石柱上的法阵就是一个触发式的防御法阵。也就是说,只要你接触到它,或者是攻击它,这个法阵都会被立刻触动。摆明了,你发现我这个暗桩,你也拿我没办法。

    但是,真的就没办法么?姬动的右手已经实实在在的按在了那个石柱上,石柱却并没有任何反应,防御法阵也没有被触发。

    原因很简单,先前从姬动身上亮起的奇异光芒,正是他那三大魔域之中的元素剥离魔域。在一刹那间,整个石柱,连同石柱内隐藏的那名魔师的所有魔力,瞬间就被姬动完成了剥离。如果里面是一名八冠魔师,或许姬动还不能一击奏效,但有着这法阵保护的石柱,里面安排的只不过是一名五冠魔师,在这片暗桩中,算是实力最差的一个。

    瞬间被元素剥离魔域抽空了魔力,里面的魔师只觉得大脑一晕,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他就已经被黑色的极致阴火吞没了,依旧是没有半点声音发出。姬动的灭神击可不只是能够透过人体的表面,透过这石柱来个隔山打牛,也是毫不费力的。元素剥离魔域加上灭神击这样的组合,哪怕是九冠魔师在姬动面前也要颤栗,更何况是这小小的五冠魔师了。而被抽空了所有魔力元素的石柱,就算被碰触到,也没有魔力来发动自身的防御法阵了。

    阿金向姬动竖起大拇指,唇形微动,没有发出声音,但却在说着完美两个字。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