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云的故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淡淡的光芒闪烁。姬动脸上流露出一丝冰冷神光,简单的解释之后,带着伙伴们围坐成一圈,开始传送法阵的布置。其实,就算他不去解释,天干圣徒们也不会去质疑他的话。但姬动却不会那么做,他需要伙伴们的信任和完美配合,而不是简单的盲从。

    沫儿也已经从修炼中清醒过来,当她睁开眼时,正好看到姬动身上杀气四溢的样子,机灵灵打了个寒颤,原本还有些迷糊的大脑顿时清醒过来。站起身,从大衍圣火龙背上跳下来,朝四周看看。

    她当然辨认不出这是什么地方,周围都是大片光秃秃的丘陵,很少的几颗枯树孤零零的立在山包上,看上去甚是萧索。看到这些,她的眼神不禁黯淡了许多。不论怎么说,黑暗五行大陆都是她的家啊!

    “沫儿在想什么?”天机温和的声音在沫儿耳边响起。

    沫儿抬头看向天机,天机相貌英俊而且气质儒雅,和她的父亲有些相像。当然要年轻的多。而且那温和的气息令她感到十分舒服。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呢?”沫儿好奇的反问道,也避开了天机的提问。

    天机微微一笑,道:“这个我不能告诉你,这是天干圣徒的秘密。我只能说,这是一种保护自身的手段。或许,不久之后你就会见识到了。”

    沫儿看着天机,道:“他们都在做这些,你怎么不参加?你们天干圣徒十个人不是一体的么?之前在那边的时候,他们也这样坐着催动魔力,也没见你参加。是不是那个怪大叔排挤你啊?”

    天机失笑道:“小丫头,你的话可真多。姬动怎么可能排挤我呢?你要是想试图挑拨离间,可就选错了对象。他们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我给你讲个故事。你想不想听?”

    沫儿惊喜的道:“讲故事?好啊!好啊!快说。”

    天机眼中流露出回忆的神色,平和的说道:“从前,有一个男孩子,他叫云。他有一个美丽而善良的姐姐,很小的时候,他们的父母就先后离世。云是被比他大上五岁的姐姐养大的,小的时候,姐姐为了能让他吃饱饭,每天都在为贵族家干上一些零活儿。那时候,她也才不过十岁而已。却支撑起了这个狭小却温暖的家。”

    “姐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云,与她同样大的女孩子,都有着一双细嫩的手,可姐姐的手却很粗糙,哪怕是在寒冷的冬季,她也要为人洗衣服。只是为了能够让云吃饱、穿暖。十岁那年。姐姐用积攒了数年的全部积蓄将云送到了一所魔师学院去检测魔力。因为她知道,成为一名阴阳魔师才是让云扭转命运的唯一机会。这一点和你们黑暗五行大陆是一样的。只不过,在光明五行大陆,魔师的地位并不像你们这里那么高。为了云,云的姐姐可以说付出了一切,从云记事以来,姐姐身上的衣服就从来没有少于过五个补丁。云没有让姐姐失望。在进行先天属性测试时,他被测试出拥有九成阳水的天资。免试入学,并且被减免了所有的学费。一切费用都由学院来承担。从那时候开始,姐姐的生活过的才算是宽裕了一些。终于不用再为了吃饱、穿暖而担心了。”

    “几年过去,在学院学习的的过程中,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让姐姐过上好日子,过上幸福的生活。所以,他没日没夜的苦练。十三岁那一年,就成功凝聚了阴阳冕。十五岁突破两冠。成为了学院历史上最年轻的两冠魔师。并且被天机城城主选为天机候选人,从而改名为云天机。只等二十岁那年到来时,再与其他候选人进行比拼,从而确定是否能够成为下一代天机,也就是光明天机。云是所有被选中的候选天机中年龄最小的一个,但却是魔力最高的一个。为此。他升入高级学院时还得到了十个金币的奖励。云的努力让姐姐非常开心,姐姐说要把这些钱替他攒着,以后好娶妻生子。”

    “云下定决心,要努力回报姐姐,他每天都拼命的学习和修炼,但是,就在这时,他的梦却破碎了。”

    说到这里,云天机原本平和的语气渐渐变得激动起来。

    “云有个学长名叫蔡楼,平时对他十分照顾,有一天,云请蔡楼回家做客,他见到了云的姐姐,云的姐姐虽然天天为生计而奔波,但依旧极为漂亮。当时蔡楼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云也依旧将他当成好友。可谁知道,两天后,他却趁云在学院上课,带着天机城内首屈一指的大贵族石子爵家的二儿子石小磊去了云和姐姐的家。石小磊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他竟然**了云的姐姐。等云回家的时候,只看到衣着散乱的姐姐坐在床上抽泣。不论他怎么追问,姐姐都不肯告诉他是怎么回事。后来云才明白,姐姐是怕他被那些人伤害。第二天一早,当云像往常一样结束修炼,看到桌子上依旧和平时一样,有着姐姐给他做的早饭。云吃过早饭,准备再去追问姐姐前一天的事。可是,他看到的却是姐姐的尸体,她已经上吊自缢了。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听到这里。沫儿不禁捂住了自己的嘴,一双大眼睛紧紧的盯视着云天机,美眸中已经浮现出了一层水雾。

    “云好恨,前一日还好好的姐姐为什么会突然自杀?他大受打击,发疯似的查探那天的情况。是邻居告诉他,曾经看到石小磊和蔡楼去过他家。他去学院找石小磊,装出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石小磊那畜生居然还洋洋得意的对他说他姐姐的味道不错,说以后一定会照顾他。云没有杀他,对于这样一个畜生来说,杀了他实在太便宜他了。石小磊早已被酒色掏空的身体怎么是云的对手,云阉割了这个畜生,还割断了他的手筋、脚筋。他要让这个混蛋痛苦一辈子。”

    沫儿用力的拍着手,“云做的太好了,就是要让那混蛋生不如死。”

    天机看着沫儿,然后再将目光转向坐在那里带领天干圣徒们施展传送法阵的姬动,“事情还没有玩。石子爵在那座城市的势力实在太强大了。石小磊的哥哥石大磊带着蔡楼以及手下一起追杀云,云双拳难敌四手,只得逃出城,可是,他又怎么逃得过那么多人的追杀呢?眼看着,他就要被这些混蛋追上了。你能想象么?要是他被这些人追到会是怎样的结果?”

    沫儿没有打断天机,只是用力的点着头。双手捂着嘴,瞪大了眼睛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她已经被完全带入到这个故事之中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年纪比云还要小上一些的少年出现了,他击退了云的敌人,救下了云。那时候的云,整个人已经陷入了疯狂状态,他对那个少年说,只要你肯帮我报仇,我以后就是你的奴仆了。那少年并没有直接答应他,只是问了他事情的经过。又带着他回到城中,找到云的邻居确认了整件事情。之后,他二话不说,就和云一起到了石子爵家中。”说到这里,云天机停顿了下来,眼中却充满了杀机。

    “那个少年很厉害么?结果呢?”沫儿迫不及待的问道。

    天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除了无辜的仆役之外,作恶多端的石子爵一家,鸡犬不留。”

    沫儿大大的松了口气,喃喃地道:“总算有个还能接受的结果。”

    天机继续道:“一切结束之后,云要认那少年为主,那少年却怎么也不同意,就要直接离开。云却说什么也要跟随他。如此大恩,他要用一生来报答。就算那少年不认,他也是云心中一生的主人。”

    沫儿赞叹道:“那少年的人品真不错,实力那么强,却能嫉恶如仇,又不趁人之危。”

    天机点了点头,“你说的对。那个少年绝对是值得跟随一生的明主。我这个故事中最后为云报仇的少年就是姬动。”

    “啊?”沫儿大吃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坐在那边的姬动,“是,是这个怪大叔?不可能,我不信。你一定是编故事来哄我的,对不对?”

    两行泪水顺着天机的面庞六趟而下,“沫儿,你可知道,我是最希望这只是一个故事的人。因为,我就是这个故事中的主人公,云。”

    先前还在强辩的沫儿听了这句话,整个人都呆住了,看着面前的天机,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心中不断重复着一句话,“云,他就是云?”

    沫儿自幼没有了母亲,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可怜了,但和故事中的云,也就是面前的天机相比。自己还要幸运的多。至少,她从小到大都是生活在父亲的保护之中,还能吃饱穿暖,还能跟父亲学习本领,又有父亲和长辈们的疼爱。可是,云呢?云只有姐姐,而他的姐姐还被坏人**后自杀了。和他比起来,自己已经是幸运的太多了。

    “云,你不要哭。是我不好,我以后不说怪大叔的坏话了好不好?”沫儿抬起手,轻轻的擦掉天机脸上的泪水。天机心头一震,这一刻,似乎有一股温馨悄悄的流入了他的心间。

    揉揉沫儿的头,“小丫头,我只是要告诉你,姬动不但不是坏人,更是一个古道热肠的大好人。他之前对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如果你真的要对他有所不利的话,恐怕这里没有一个人会放过你。至于我不和他们一起发动法阵,是因为,我本身并不是天干圣徒中的一份子。不要忘了,姬动拥有的是双火系魔力,他一个人就是双属性圣徒了。”

    沫儿愣了一下,道:“你不是圣徒,那你为什么会和他们在一起。难道就因为你一直追随者怪大叔,哦不,那个姬动么?”

    天机摇了摇头,轻声道:“忘记我刚才说的了么?我是天机城主的选择,也就是这一代的天机。用你们黑暗五行大陆的话来衡量,那就是与黑暗天机相对而生的,光明天机。”

    “啊?”光明天机这四个字对沫儿的震动比先前知道天机就是云时还要大得多。黑暗天机给这片大陆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太深刻了。当沫儿听到天机说他就是与黑暗天机相对而存在的光明天机时,整个人都傻掉了。

    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相貌儒雅英俊的青年,竟然,竟然就是和黑暗天机齐名的光明天机。他还给我讲了故事,和我说了那么多。天啊!他,他竟然是光明天机啊!尽管之前她好像也听到过姬动他们称呼眼前这个青年为天机,但却始终都没有和光明天机这四个字联系到一起,这一下,她可是被震撼的无与伦比。

    这时,天干圣徒们已经完成了传送法阵的布置,一个个走了回来,姬动看到沫儿呆呆的傻站在那里,不禁疑惑的道:“天机,你用灵魂之力控制她了?这丫头怎么傻掉了?”

    “你,你才傻掉了。”沫儿这才回过神来,不过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他真的是天机?”

    旁边的姚谦书插言道:“这有什么好怀疑的,和我们光明天干圣徒在一起,不是真的天机难道还是假的么?”

    沫儿主动拉住陈思璇的手,苦笑道:“我有点晕,让我先晕一会儿。”

    渺渺嘿嘿一笑,道:“小沫儿,晕点没什么。待会儿到了地方,你不要吐了就好。”

    沫儿疑惑的道:“难道你们要去个很恶心的地方么?”

    渺渺道:“不,我们是要制造一场令人恶心的杀戮。你怕不怕?”

    沫儿哼了一声,道:“我才不怕,从小到大,我见过的死人多了。不过,他真的是光明天机么……”

    众人无语……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