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四章 黑暗天机的儿子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姬动右手在地面上一撑。另一只手搂着天机已经倒翻而起,而此时的他,已是双目一片血红。几乎是怒吼着喊出了心中那三个字,“为什么?”

    哪怕是黑暗天干圣徒与黑暗天机已然降临,姬动所作的第一件事,却依旧是这句质问,可想而知,他此时的内心是一种怎样煎熬。

    因为,那偷袭天机的人,他实在是太熟悉了,那令他全身依旧有些麻痹的感觉,那令他受伤的攻击,正是来自于他最信任的人之一。

    蓝紫色的身影,此时已经闪电般蹿了出去,落在百米外,与那凭空出现的十一道身影会合在一起。不只是姬动不敢置信,陈思璇,以及每一位天干圣徒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他们眼中闪烁着的,也同样是无法置信的神色。

    因为,那偷袭天机。重创姬动的,正是姬动那位强大的师兄,曾经带领着天干学院数次在圣邪岛上大战黑暗天干圣徒,被称之为光明希望的雷帝啊!

    是的,是弗瑞偷袭天机从而重创姬动的,这也与天机那句内在的危机完全吻合。只是,姬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份内在的危机竟然是来自于自己的师兄,已经在一起十年的师兄。在他心中,弗瑞一直是如兄如父一般的存在。在天干圣徒中,他虽然不是五行十属性之一,但每个人都将他当成兄长般的看待。渺渺更是深深的喜欢上了他。每一次遭遇危险的时候,弗瑞总是冲在最前面,为这些小兄弟姐妹们遮风挡雨。可是,眼前背叛了天干圣徒,将他们带入绝境的,也正是这位刚正不阿的雷帝啊!

    渺渺身体一晃,险些摔倒在地,俏脸之上瞬间血色尽褪,要不是陈思璇扶着她,恐怕她连站都站不稳了。姬动吼出的三个字,也正是她想问的。在场每一个光明天干圣徒,都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姬动心中,不是没想到过背叛这两个字,但他去假设的是杜明、杜馨儿、狼天意、渺渺他们,甚至是陈思璇,他也曾仔细想过她的来历是否有问题。但是。他却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师兄。可最终背叛大家的,却正是所有人最信任的兄长,雷帝弗瑞。

    弗瑞此时已经落在黑暗天干圣徒们身边,面无表情,手持雷狱神斧,先前那令姬动受伤的,也正是这件神器。他此时就站在一脸愕然之色的黑暗天干圣王最终兵器李永昊身边。先前那一幕,震惊的不只是光明天干圣徒,黑暗天干圣徒也同样是如此。他们也同样不知道,雷帝弗瑞竟然会是叛徒。这和他们斗了这么多年,一直被李永昊认为能够成为自己对手的雷帝,竟然出手攻击了光明天干圣王,并且来到了他们这边。

    黑暗天机阴沉的声音淡淡响起,“很好,你做的很好。”

    黑暗天机这一句话,令姬动等人如遭雷击,看着面无表情的弗瑞,他们心中最后一点希望也已荡然无存。

    “弗瑞,我要杀了你。”渺渺拼命的想要挣脱陈思璇的束缚冲出去。陈思璇却只能死死的抱住她。她的眼睛上已经出现了一层朦胧的泪光,她完全能够理解此时渺渺那痛不欲生的情感波动。她宁可死,也不愿意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是事实啊!

    “为什么?”同样的三个字。再次从姬动口中发出,他已经松开了天机,紧握双拳,骨格之上,不断发出一连串的劈啪声响。因为愤怒,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着,眼中的血光也变得越来越浓郁。

    黑暗天机不屑的道:“想知道为什么吗?告诉你们也没什么,因为,他是我的儿子。”

    此言一出,光明天干圣徒们全体石化,黑暗天干圣徒们也是如此,谁能想象得到?谁能将雷帝弗瑞和黑暗天机联系在一起?他竟然是黑暗天机的儿子?

    姚谦书面无血色的道:“不,这不可能。弗瑞大哥怎么可能是你的儿子。圣邪岛还存在的时候,你们黑暗世界的人根本就不可能通过圣邪岛来到我们光明五行大陆。而弗瑞大哥今年已经三十多岁了。这绝对不可能。”

    黑暗天机哈哈大笑一声,从黑暗天干圣徒们的守护中走了出来,走到比他要高上大半个头的弗瑞身边,一脸和煦的微笑,“卑微的光明,难道你们没听过那句话么?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们黑暗五行大陆,先后牺牲了十代天机,为的就是能够一举建功,当所有一切都快准备好的时候,你们以为,我只会将希望放在一个地方么?没错,你说的很对,在圣邪岛还存在的时候,我们黑暗五行大陆的人确实不可能到你们光明五行大陆去。圣邪岛的规则根本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但是,任何规则都是有漏洞的。”

    说道这里。他的再次大笑起来,根本没有半分掩饰心中那份得意的意思,“你们一定想不到这漏洞在什么地方。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圣邪之战五年一度,参与其中的不论是你们还是我黑暗大陆的勇士,都会有女性存在。其实,你们并不知道,自从我继承了黑暗天机之位后,每一届圣邪之战我都参与了,只不过是隐藏于普通魔师之中。那一次,我突发奇想,抓住一名你们的女魔师之后,在她身上留下了一颗黑暗的种子。有我的黑暗灵魂核心作为引导,让她为我生下了弗瑞。弗瑞一出生时,就吞噬了他母亲所有的生命力,自然是天赋异禀了。甚至连这份雷电的属性,也是我让他母亲怀孕的时候就已经为他种下的。想要打入天干圣徒内部并不容易,给予他你们任何一种极致魔力那都没问题,但是,却很容易露出破绽,毕竟,他的外在一切虽然都是光明属性。可内在的核心却是黑暗的。于是,我就找出了这雷电的方法,甚至连那雷狱神斧,都是我为他找到,让其出现在你们面前,以助他拥有极致阳雷魔力,好更容易打入你们天干圣徒内部的。这本来是一招隐棋,他身上有我的黑暗灵魂,哪怕有圣邪岛的阻隔,只要使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我也依旧能够联系上我这个儿子。我想知道的一切。自然也就容易的多了。”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凝聚在姬动身上,不屑的说道:“小子,别以为你是什么天干圣徒,其实你所有的一切我都通过弗瑞在掌控之中。你还远远不够资格对本座构成威胁。”

    黑暗天机的脸色突然变得狞厉起来,“本来,上一次圣邪之战时,我以为一切必能功成,等我成为了神,那么,这个世界就已经在我掌控之中了。那时候,就算你们那前一代的光明天干圣徒不出现阻挡你们,弗瑞也一样会帮我挡住你那攻击的,你真以为他那时候出手是针对我的么?不,你错了。”

    向姬动摇了摇手指,“他那时候的攻击,完全是为了阻拦你的攻击。弗瑞是我儿子这件事,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哪怕是我在黑暗五行大陆上的任何属下,我都没告诉过。但是,却没想到那烈焰女皇竟然不顾自身性命,强行出现在圣邪战场上。还让我没能吞噬掉那个菊花猪,令我大业受阻。哼,那又如何,我依旧好好的,她付出的却是生命的代价。这一次,我将你们天干圣徒一网打尽,我看还有谁能够阻止我统一整个世界。”

    听了黑暗天机的话,众人终于隐隐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看着弗瑞的目光都变得无比凌厉,尤其是渺渺,嘴唇颤抖着,整个人已经完全陷入了一种半疯狂的状态之中。深爱着的男人竟然是个叛徒,换了是谁恐怕也接受不了。

    姬动凝视着弗瑞,眼中血光熊熊燃烧,“他说的都是真的?”

    弗瑞冷淡的看着姬动,冷冷的道:“如果不是天机那血目出现。我会将你们引诱的更深一些再动手,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一个也别想逃跑。就算是现在,你凭借红莲天火的掩护,最多也只能带走一个人。天干圣徒再不可能成形,你们光明五行大陆再没有半分机会了。可惜,刚才没能一举将他击杀。”

    姬动低喝一声,“五行阴阳界。”一边说着,他那原本充满血光的双眸似乎突然变得清澈起来,后退一步,双臂同时抬起,顿时,天干圣徒们率先得到了他的暗示,一个个手臂抬起,五行阴阳循环阵法瞬间展开,五行阴阳界也随之释放而出,将天机护在中央。

    黑暗天机和黑暗天干圣徒们显然没有想到在这种时候,姬动竟然会抢先发动,微微一愣的时候,黑暗天机刚要发动,突然之间,他看到了一只奇异的眼睛,这只眼睛仿佛是在虚空中出现,一道诡异的金光骤然在他眼前爆开。

    以黑暗天机圣级巅峰的修为,竟然闷哼一声,原本要出口的话已经说不出来,在他眉心之中,也同样裂开一道缝隙,一道乌光从其中喷吐而出,与那道金光在天空中碰撞在一起。黑暗天机身体颤抖了一下,而另一边,光明天机则是全身剧震,身体一软,已经委顿在地,七窍之中,鲜血如同小蛇一般流淌而下,那样子要都狰狞就有多狰狞。

    很显然,光明天机虽然已经获得了天机之眼,但在灵魂上的修为却依旧要比圣级巅峰的黑暗天机差了一大截,但是,他也终究不再是以前只能跟随着天干圣徒们却什么都做不了的光明天机了。在眼前如此危机面前,他为光明天干圣徒们创造了时间。

    黑暗天机被光明天机这么一阻截,黑暗天干圣徒们的目光下意识的就都落在了黑暗天机身上,没有他的吩咐,他们可不敢轻易动手。自从黑暗天机吸收了四大圣兽的魔力与灵魂之后,实力达到圣级巅峰,在整个黑暗五行大陆,更是完全成了他的一言堂,稍有不顺其意,立刻就是疯狂的杀戮,谁也阻止不了。哪怕是黑暗天干圣徒这样的近臣,对他也是充满了恐惧。

    “笨蛋,你们还看什么?还不赶快动手。”黑暗天机怒喝一声,他那瘦长的身影已经腾空而起,四色甲胄同时上身,强横无比的圣级巅峰魔力威压,宛如铺天盖地一般朝着天干圣徒们冲击而去。他的首要攻击目标就是姬动,只要姬动不是第一时间放弃同伴离开,那么,黑暗天机完全相信,眼前这些光明圣徒就一个都走不了了。将他们一网打尽之后,光明五行大陆还有什么能和自己抗衡的力量?

    在黑暗天机的怒吼声中,黑暗天干圣徒们同时展开了行动,刺目的光彩伴随着他们各自取出的神器同时爆发。只要黑暗天机那边一得手,接下来,他们的攻击也会毫无悬念的泄落在光明天干圣徒们身上。

    五行阴阳界,在普通魔师看来,这近乎是无敌的存在,可却丝毫没有放在黑暗天机眼中,凭借着他那四属性圣级巅峰的实力,他完全有把握一下子撕碎天干圣徒们五行阴阳界的防御。

    但是,令黑暗天机以及黑暗天干圣徒们完全想象不到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黑暗天机那强横的圣级巅峰魔力与灵魂之力全面压制之下,光明天干圣徒们布下的五行阴阳界剧烈收缩起来,看上去明显无法抵挡他的力量似的,但是,就在下一刻,没有任何预兆的,一道夺目光彩突然从光明天干圣徒们身上燃起,紧接着,那道光彩就抢在黑暗天机的攻击降临在光明天干圣徒们身上之前悄然扩散,包括光明天机在内,十个人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