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重回炽火学院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迷乱魔烟豚被灭绝金环从中切断。体内毒气飞散,本源被灭,早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此时,呈现在天干圣徒们面前长约四米多的尸体,看上去和姬动前世见过的箭鱼有些相像,只不过腹下有四爪,没有背鳍而已。长长的尖嘴现在已经完全扭曲了,体内魔力更是完全飞散。

    大衍圣火龙抬起前爪在它尸体里面拨弄了两下,就找出了迷乱魔烟豚的十阶晶核。足有拳头大小的晶核和普通火系魔兽晶核完全不同,通体呈现为绛紫色,散发着有些诡异的魔力波动。

    姬动接过大衍圣火龙递过来的晶核,有些无奈的道:“这东西根本就不能被我们魔师所用,里面魔力含有剧毒。看来,这迷乱魔烟豚也算得上是最不受欢迎的魔兽了。”

    一般来说,魔师猎杀魔兽主要就是为了魔兽的晶核,但大多数需要通过猎杀魔兽获取晶核来赚钱的,也都是低端魔师而已。人类魔师是很少和这些高阶魔兽产生仇怨的。毕竟,这些高阶魔兽智慧惊人,一旦没能杀死,那就是死仇。但高阶魔兽的晶核也是极其诱人的。一名强大的魔师如果能有一些高阶晶核辅助,那么。持续战斗能力就会大幅度增强。当然,对于天干圣徒们来说,除了十阶魔兽的晶核以外,普通晶核都没什么作用,毕竟,他们需要的是极致魔力。而眼前这迷乱魔烟豚的晶核无法吸收,也就代表着没有什么价值。甚至连制造魔力武器都不行,试问,谁愿意使用一件会自行散发毒气未曾伤敌先影响自己的魔力武器?

    “不,姬动,你说错了。迷乱魔烟豚应该是最有价值的魔兽才对。”陈思璇微笑着说道。

    “哦?”姬动有些惊讶的看向她。

    陈思璇道:“你们看,迷乱魔烟豚的皮肤厚达尺余,它就是依靠这坚韧的皮肤来进行防御和承载大量毒气的。这皮肤本身不但有着超强的防御力和延展性,而且本身还有抗毒作用,同时还对任何魔力属性都有极强抗性。乃是制作内甲不可多得的宝物。有这么一件内甲在身,除非是遇到阿金这样的神器攻击,否则是不可能被秒杀的。这样一头迷乱魔烟豚的身体,如果经过提炼的话,起码能够做出十余件完整的内甲。”

    听陈思璇这么一说,姬动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现在天干圣徒们甚至还不是每个人都有魔力甲胄,对于这一点姬动到不怎么担心,等他们完成了傻有钱商会最后的这个任务,自然能够从傻有钱商会那里得到足够的支持。但陈思璇所说的内甲就不一样了。任何一件魔力内甲,都可以说是至宝。因为内甲的制作要求极高,必须要用延展性很强的皮革,还要有属性。这种皮革太难寻找了。一般来说。高等魔兽的身体表面都是厚重的角质或者鳞片,根本不能用于制作内甲。而低等魔兽的皮毛制作内甲效果又太差。有了陈思璇的提醒,姬动顿时大喜过望。

    “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茅台、五粮液,你们把这家伙的身体清理一下,我们带走。”至于这内甲的制造师,姬动也想好了,祝炎祝老二,绝对是最佳人选。这迷乱魔烟豚的身体虽然坚韧,但有他们天干圣徒辅助,更有五大神器帮忙,制作内甲绝无问题。

    姬动微笑道:“看来,我们进入地心世界的时间要再拖后一点了。”

    弗瑞道:“姬动,其实我们也并不是非要这内甲不可,先进入地心世界,等这边的事处理完了再说也不迟。”

    姬动摇头道:“不,师兄,我觉得还是先制作内甲更重要。地心世界真正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这迷乱魔烟豚只是其中的一种魔兽,就能给我们带来麻烦了。像它这样的魔兽在地心世界中有多少,我们根本就不清楚。而且,进入地心世界之中。虽然我们可以通过五行相生循环阵法来达到大家补充魔力的效果。但是,地心世界里的高温和火属性侵蚀,对你们必定会产生影响的。而这迷乱魔烟豚本身就是地心生物,它的皮可以对任何属性产生抗性。毫无疑问,抵抗力最高的就是火属性。有了它这皮制作而成的内甲,我们再进入地心世界的把握性就变得大多了。安全第一。”

    听姬动这么一说,众人自然不会再反对他的决定,对于姬动的判断和实力他们都是极为信服的。

    姚谦书道:“就是不知道我们下次再来这里的时候,地心世界会不会又派遣一头魔兽前来镇守了。”

    阿金淡淡的道:“再派来,杀了就是。”

    看着阿金那平静的没有一丝情绪波动的眼神,姚谦书不禁暗暗打了个寒战。在他的感觉中,阿金似乎和恢复记忆前并没有什么区别,还是那么冷漠、冰冷。

    姚谦书当然不知道,这是阿金给自己的保护色,专门用来掩盖自己情绪的,她怕自己会不经意间流露出对姬动的感情。

    弗瑞道:“小师弟,你知道师叔在什么地方么?”他当然明白姬动要找谁来制作这内甲。

    姬动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不过这不是问题。师叔在什么地方,我们不知道,师祖他老人家肯定知道。我们也好久没去拜见过师祖了。师祖和师母的修炼不知道结束没有,我们去找一趟师祖,然后再去找师叔就是了。”

    阿尔曼斯山在炽火城西南六百里,而阴朝阳、阴昭融兄妹隐居修炼的地方则在炽火城南边的一片山谷之中,可以说是距离很近。一个多时辰后,姬动就已经带领着天干圣徒们来到了这片不知名的山谷之中。

    这片山谷和光秃秃的阿尔曼斯山完全不同,几乎完全被各种植被所覆盖,一进入这里,木属性的姚谦书、陈思璇,水属性的蓝宝儿和杜明。明显感觉到充沛的各自属性元素。

    阴朝阳兄妹就在这片山谷的最高峰峰顶修炼,上次见到他们的时候还是烈焰刚死,姬动最痛苦的那段时间。

    眼看着,最高峰峰顶已近,但令姬动大失所望的是,这里却根本没有师祖和师母的踪迹。任由他灵魂之力怎样扫描,都没有探查到半分信息。

    “师祖和师母不在这里了。他们会去什么地方?”姬动眉头微皱。

    “姬动,我想起来了。”站在五粮液头顶的陈思璇突然说道。

    “嗯?你知道我师祖和师母在哪里?”姬动惊讶的看向她。

    陈思璇微微一笑,道:“这个答案还在五行相生循环阵法上。”

    得到了陈思璇的提醒,姬动顿时恍然大悟,是啊!因为他这五行相生循环阵法的缘故,五大帝国各有两位长老,必须要有他们那强大的精神力辅助,才能帮助魔师们修炼这五行相生循环阵法。这样一来,阴朝阳兄妹自然就不是在这里修炼,而是去了炽火城了。

    一拍额头,姬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看我这记性。这么说,师祖他们应该在炽火城了。而且,我们估计错的话,还正是应该在我们炽火学院才对。”

    陈思璇微笑道:“没想到我们出去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又回到学院了。”迎风而立,微风吹拂着她的衣襟和长发,看的姬动不禁有些发呆。其他男同胞们早都别过头去。唯恐看得多了无法自拔。

    渺渺无奈的道:“思璇,你还是把脸蒙上。”

    陈思璇微微颔首,取出一块面纱遮盖住绝色容颜,不说别人,就算是姬动,都暗暗的松了口气。他刚刚已经准备用自己的神火圣王铠扎上去了。

    从这片山脉再到炽火城,那就再近不过了,为了不引起平民骚乱。众人在距离炽火城十里的地方就各自下了坐骑改为步行。

    炽火城和上次姬动离开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一切如旧。对于姬动和天干圣徒们来说,他们的时间每一天都很重要,没有任何耽搁。尽管一年没有进入过城市了,他们也没有多做流连,直接来到了炽火学院。

    “副院长,是您回来了?您这头发?”守门的魔师看到姬动,惊喜的赶忙冲了出来,兴奋的说道。

    姬动微笑道:“恢复正常了而已。两位至尊冕下可在学院?”

    那守门的魔师惊讶的道:“副院长果然厉害,这么久没回来了,竟然还知道两位至尊冕下在咱们学院。”

    “谢谢。”姬动微笑颔首后,下一刻,守门的魔师只觉得眼前一花,姬动以及和他一同前来的十人就已经如同鬼魅般消失了。再向远处看去,他们竟然已在百米之外,下一刻,完全失去了踪迹。

    “我不会是在做白日梦?”一边说着,他还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

    修为到了天干圣徒们这样的境界,举手投足之间都与普通人完全不同,在他们看来,一步跨出,在魔力的轻微推动下前移数十米不算什么,可在普通人,甚至是在低级魔师们眼中,这就已经是近乎神迹的存在了。

    很快,众人就来到了炽火学院的操场上,此时操场上极为热闹,至少有三百名学员在这里。每十个人一组,围成一个圆圈,三十个圆圈,正在快速的旋转着,浓浓的魔力元素波动是那么的清晰。而且,这些魔师的年纪参差不齐,年纪大的,甚至有看上去六、七十岁的样子,年纪小的,却只有十几岁,修为也各不相同。但每一组的魔师修为却都是相差无几的。

    姬动的目光从场中这些人转移到操场另一边的高台上,顿时大喜过望,他要找的人。全都在这里。不只是阴朝阳、阴昭融兄妹在,祝融、祝焱两兄弟也都在,正关注着场中这些魔师们的修炼。毫无疑问,眼前这些魔师就是在两大火系至尊强者的指引下修炼着姬动创造的五行相生循环阵法。

    那边也都是顶尖强者,姬动十一人的出现立刻就吸引了他们的目光,当他们看到来人竟是天干圣徒们的时候,哪怕是阴朝阳那么淡泊的性子脸上也不禁流露出了笑容,其他人更是掩饰不住自己眼中的兴奋。

    光影一闪,姬动的身体就已经横跨操场来到了高台之上,螣蛇闪在他的运用下,纯粹看速度的话,已经丝毫不逊色于螣蛇本身了。他的身体经过了地龙之祖那始祖龙血液的改造后,强韧程度还要在螣蛇之上。

    “弟子姬动,拜见师祖、师傅、师母、师叔。”不论是什么身份,不论修为如何,面对师长,姬动依旧是他们的弟子,毫不犹豫的双膝跪倒,就要拜下去。

    阴昭融上前一步,将他直接拉了起来,“傻小子,跪什么跪,咱家没这规矩。给我站好了。”

    一边说着,阴昭融将他拉起来,仔细的看着姬动的脸,脸上的笑意顿时更加浓郁了,“好,不错,比上次见到的时候精神多了,这头发也恢复了颜色。看起来,你小子已经恢复了一些。”

    弗瑞只比姬动慢了一步,也登上了高台,同样拜了下去,阴昭融的注意力却都在姬动身上,还是祝融示意让弗瑞起来。

    弗瑞嘿嘿一笑,凑到姬动身边向阴昭融道:“师母,你可不能偏心啊!”

    阴昭融哼了一声,道:“你小子也恢复过来了?一想起你们兄弟俩当时那要死不活的样子,我就想抽你们。”说完这句话,连她自己也笑了,但弗瑞和姬动却都从师母眼中看出了心疼。阴昭融和祝融没有孩子,她完全是将弗瑞和姬动当作了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

    阴朝阳道:“姬动,你们怎么会来了。我正要找你呢。”

    姬动对于阴朝阳,敬畏更多,恭敬的道:“师祖有什么吩咐?”隐约中,他能感觉出阴朝阳的神色有些不对。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