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姬动,你蹲下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弗瑞向姬动问道:“小师弟。你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傻有钱商会提出的三个考核我们现在已经算是完成两个了,龙王鳞片我们早已得到,虽然是它们在进化时褪下来的鳞片,但交给傻有钱商会已经足够。更何况,之前你修炼的时候龙皇还表示,希望你能够成为龙族的外籍长老。”

    姬动正色道:“这个外籍长老我一定要做,这次,我能有如此之大的提升,多亏地龙之祖所赐。如果将来龙族遇到什么危险,我义不容辞。至于接下来要做什么,我已经有了打算。该是前往地心世界的时候了。”

    弗瑞微笑道:“在这里修炼了这么久,大家也早就耐不住寂寞,这段时间,每个人的提升都很大,他们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再实战中检验自己的进步程度呢。也该是离开龙谷的时候了。”

    弗瑞说的没错,这段时间以来,进步的课不只是姬动和阿金。天干圣徒的每个人,在实力上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论进步程度,有的甚至还要超过姬动和阿金他们。毕竟,姬动、阿金、弗瑞,在天干圣徒之中本来就是最强大的。他们的基数已经那么高。想要继续进步就比其他人困难的多。而像杜明、杜馨儿兄妹、蓝宝儿等人,他们本身修为就不高,之前也没有坐骑伙伴。而这一次的苦修,不但令他们的魔力等级都有了不小的提升,更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坐骑伙伴。这就令他们的实力有了几何倍数的提升。虽然只是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可是天干圣徒的整体实力却已经有了巨大的飞跃,姬动有信心,在光明五行大陆上,恐怕已经没有任何单一一位魔师能够战胜他们联手之威了。也只有龙族中地龙之祖、龙皇这样的圣级强者,才能够和他们的联手相抗衡。弗瑞说的没错,修炼成果是需要依靠实战来检验的。

    “师兄,我听地龙之祖前辈说过,地心世界是一个极其危险的地方。连他老人家这样的修为都如此形容。可见这地心世界不简单。我之前只是到过第十八层烈焰居住的地方,对于其他地方都不了解。我们这次去,也一定要小心。不过,以前我听烈焰说过,地心世界十八层,越向下就越危险,生活着的地心生物也越是强大。所以,我打算,我们在进入地心世界后,不要急于深入,一层一层的逐渐适应,也开始磨合大家的配合能力。这次地心世界之行,完成傻有钱商会考核倒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能够让大家的配合更为默契,同时也将我们的五行相生循环阵法能够更好的应用于实战之中。”

    弗瑞点了点头。微笑道:“我也是这个意思。说句自大的话,在大陆上,能够让我们历练的地方实在不算多。地心世界是个很好的选择。恐怕除了那里以外,还真的找不到让我们能够修炼施展的地方了。你可不知道,最近龙谷的龙王们已经明令禁止,不许龙族和我们交手呢。”

    姬动疑惑的道:“为什么?”

    弗瑞失笑道:“还不是怕我们拿它们试炼习惯了,总是找他们么。不用龙王下令,自从茅台和五粮液肆虐之后,那些高等龙族都躲着我们走呢。而且,大家关系这么好,实战中不可能全力以赴,都会有所留手,这样的战斗就失去意义了,作用也有限的很。”

    姬动恍然道:“原来如此,我们也是打扰人家太久了。不过,除了地心世界之外,我还有个更好的历练之所,只不过,要等我们从地心世界出来之后再说了。”

    “还有更好的地方?”弗瑞挠了挠头,“我怎么想不出。是哪里?”

    姬动嘿嘿一笑,道:“现在保密。反正到时候一定让师兄满意就是了。”

    弗瑞笑骂道:“你这臭小子,对我还保密,行,我也不多问了。既然你已经计划好了,等思璇醒了,我们就准备行动。哦,对了,思璇情况怎么样,能和我们一起实战么?”

    姬动点了点头,道:“应该是没问题的。她的灵魂已经重新融合了,虽然还有些不稳,但只要不主动使用灵魂进行攻击,就不会有影响。我可以与她进行灵魂融合,保护她灵魂没问题。”

    弗瑞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收敛,拍拍姬动的肩膀,“小师弟,思璇是个好姑娘。烈焰已经死了两年多了,人不能永远生活在悲伤和回忆之中,要往前看,你明白么?”

    姬动淡然一笑,“师兄,你能忘得了夜心师姐么?”

    弗瑞脸色一黯,姬动这才意识到自己顺口说错了话,赶忙歉然道:“对不起,师兄,我不是故意提起你伤心事的。”

    弗瑞摆了摆手,“没什么。我知道你没恶意。坦白说,我真的忘不了夜心。一辈子也忘不了,但是,我相信,如果她在天有灵的话,也不会愿意看着我一直沉沦下去。我会始终将她放在心中,在我心里,永远都有一块高地是属于她的,而这个位置也永远没有人能取代。可我不能再沉沦在这份悲伤中,我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姬动心中一动,“这么说,师兄你接受渺渺的感情了?”

    弗瑞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说不再为了夜心的死而悲伤,但让我再接受其他女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姬动微笑道:“那你还劝我么?”

    弗瑞叹息一声,道:“小师弟,你和我不一样。你比我还要执着的多,不要以为你现在每天脸上挂着笑容,我就看不出你内心的想法了。你对烈焰的执着,远远超过了我对夜心。你内心的痛苦也更在我之上。从你的眼神深处,我经常可以看到你尽量去掩饰的那份孤寂和空洞。你只是因为肩头还有太多的担子,所以才尽可能的去调整自己,但你的心却并不快乐,或者说始终都充满悲伤。”

    姬动呆呆的看着弗瑞,他没想到。现在很少说话的师兄竟然对自己如此了解。

    “小师弟,我真的希望你能放开心神。除了烈焰,你还有我这个师兄,还有师傅、师母、师祖他们这些关心你的人,你还有我们天干圣徒这些朋友。不是么?为了我们,你也要振作起来。烈焰要是看到你这样,不知道会多么心疼。”

    姬动脸上的笑容终于再无法维持了,他的表情沉默下来,“师兄,你说的对,我和你不一样。你和夜心师姐。是爱恋的关系。她是你的爱人。但是,烈焰对我,却不只是爱人那么简单。我能有今天的成就,以及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夸张的说,都是烈焰给我的。烈焰对我,是爱人、是老师,甚至像是母亲。你知道么?如果没有她,早在进入南火帝国离火学院那座初级魔师学院的时候,在第一学年我就要被淘汰了。我先天的阴阳平衡体质,本是根本无法进行修炼的。有一天,我无意中打开了院长阳炳天师兄办公桌上的一张无定传送卷轴,将我送到了地心世界第十八层,让我遇到了她。从那天开始,我的命运才发生了改变。”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天才,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烈焰赋予我的。没有她的帮助,就算我再努力,也只能是个废物。更不用说之后遇到你、遇到老师、师母和师祖了。是烈焰给了我这一生的精彩,是他让我有了现在的一切。可以说,在我生命之中,最重要的并不是自己,而是烈焰。我爱她,是感情也是亲情,在我心中,她占据了太重要太重要的地位。她更是因我而死,你让我怎能放得下这份感情?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她走了,我的心也已经被她带走了,我现在只是个无心之人。留在世间的只是躯壳而已。你说的对,我肩头上还背负着太多的责任,还有烈焰的心愿,如果不是这样,早在烈焰离去的时候,我就已经随她而去。根本不会等到现在。”

    说到这里,姬动脸上已经布满了泪水。身体更是在不断的颤抖着。自从烈焰死去以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他人进行倾诉,内心之中对烈焰的思念和情感宛如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

    手腕一翻,一瓶烈酒已经出现在他掌握之中,拇指弹飞瓶盖,大口大口的将酒液灌入喉中,用那升腾炙热的酒液来烫慰着剧痛的心。

    弗瑞沉默了,看着姬动,他一句话也再说不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干圣徒们已经都出现在了洞口外,默默的看着姬动。在这些人之中,也包括了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的陈思璇。

    渺渺就站在陈思璇身边,紧紧的搂着她,低声道:“思璇,你要振作点,你的伤才刚好。从你喜欢上他的那一天起,你就应该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陈思璇站在那里看着姬动,她的双眼早已模糊了,被渺渺抱住的身体更是僵硬的可怕,吓的渺渺以为她被姬动气得要旧伤复发。

    弗瑞按在姬动肩膀上的手紧了紧,向他递出眼神示意了一下。姬动自然感受得到身后一众伙伴的到来,默默的抬起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甩掉泪痕,以他的修为,只要控制空气在面庞上剥离,就不会留下一丝痕迹。

    渺渺的担心在他这里自然也同样存在,先前被弗瑞引动心事,说出那番话,当他感受到陈思璇在后面的时候,情绪上他已经无法停下来。此时他心中是后悔的,他不想伤害陈思璇,尤其是在自己亏欠陈思璇那么多的情况下。

    转过身,姬动的目光直接落在了陈思璇那呆滞的面庞上,看着她那完美的俏脸上正有两行泪珠滚落,不禁心中一紧,两步迈出,已经来到她面前。

    搂着陈思璇的渺渺怒视着他,“姬动,不是我说你。你深爱烈焰,这一点我们谁都知道。但你能不能不要老挂在嘴边上。思璇的身体才刚刚恢复,你是故意想要刺激她么?你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就算你不愿意接受她的感情,也不能这样伤害她。思璇为你付出了多少我们大家都看在眼中。”

    “对不起,思璇。”姬动缓缓低下头,关切的看着陈思璇,感受着她的情绪变化,一旦她的灵魂上出现什么不对,自己也好立刻救援。

    陈思璇呆滞的面庞渐渐有了情绪波动,轻轻的从渺渺怀中挣脱出来,微微上前一步,更加靠近姬动,来到和他只有一尺距离的地方。

    天干圣徒们不禁都紧张起来,他们都不知道现在陈思璇要做什么。在渺渺看来,如果换了是她,肯定一巴掌抽上去然后转身跑开。

    陈思璇不是渺渺,她更加不会那么做,伸出双手,拉起姬动的右手缓缓上抬,一只柔嫩的小手握住姬动的掌心,另一只手捏着他的食指,轻轻的擦掉自己脸上的泪痕。当姬动感受到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已经主动的这样去做了,不需要她继续操控。他也完全不明白陈思璇此时在想什么,从她的灵魂中,他感觉不到半分的愤怒或者是气恼,反而是一种他说不清楚的情绪在剧烈的波动着。

    姬动为陈思璇擦拭着脸上的泪痕,陈思璇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眼眸注视着他的双眼,轻声道:“姬动,你蹲下。”

    旁边的渺渺暗暗在心中腹诽,思璇肯定是嫌他个子高,让他蹲下来抽着方便一点。这方法好,下次弗瑞要是得罪我,也让他蹲下,那家伙更高。蹲着抽,高度正合适。

    姬动没有违逆陈思璇的意思,缓缓在她面前蹲了下来,直到现在,也没有人能看出陈思璇在想什么,要做什么。她这是要干什么呢?天干圣徒们都紧张起来,却又偏偏无法阻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