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次同床共枕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看着那中年人嫌恶的眼神。姬动怒道:“为什么?怕我没钱给么?”

    中年人摇了摇头,道:“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们开门做生意的,不能给自己找麻烦。光天化日之下,阁下的行为似乎不是很好。如果你现在就走,我就当没见到过你。否则的话,我就要报官了。”

    姬动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大白天的,自己抱着个女孩子,还是似乎昏迷过去的女孩子冲入一家酒店,确实容易引人误会。语气缓和了几分,“这位老板,我朋友确实生了急病,需要休息。请你行个方便。”

    中年人哼了一声,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也不行。万一你这朋友死在我这里怎么办?以后我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姬动是什么脾气?他那暴君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被眼前的中年人推三阻四,顿时心中怒火上涌,一只手抱着陈思璇,同时腾出一只手,直接拍在了面前的柜台上,“如果你不想死,就赶快给我开个房间。”

    没有半点轰鸣或者是声音发出。那中年人和先前的服务员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柜台突然变成了黑色,然后如同融化了一般就那么消失在了他们面前。一时间顿时吓得脸色苍白,那中年人更是不住的颤抖起来,先前嚣张的样子荡然无存。

    “愣着干嘛?还不快点。”姬动怒喝一声,右脚在地面上踏了一下,顿时,整座酒店都伴随着一声低沉的闷响,用力的晃动了一下。

    “是,是。”那中年人再不敢说什么,赶忙从身后的柜子中拿出钥匙,让服务员带着姬动上楼。

    果然是最好的房间,这间酒店一共四层,姬动和陈思璇就被带到了四层最里面的房间之中。

    进了房间,姬动扔给那服务员十个金币,沉声道:“没有我的吩咐不要来打扰我们。明白么?”

    “是,是,我明白。”服务员诚惶诚恐的答应着,虽然他没见过什么世面,但从姬动先前的作为也能看出,眼前这位,绝对是自己惹不起的那种大人物。魔师,一定是魔师啊!

    这是一间豪华套房,在这种普通的酒店中,当然不可能有极其豪华的那种住所,但也算是不错了。姬动抱着陈思璇直接来到了里面房间的大床上,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床垫上。当他试图拉开陈思璇的手,让她在床上睡下时。却发现陈思璇的手抱着自己脖子抱的很紧。说什么也拉不开。

    当姬动刚刚想用点力来拉开她的手时,陈思璇那苍白的小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吓得姬动赶忙住手,不敢再用力了。

    这可怎么办?姬动心中一阵无语。无奈之下,他也只能先上了床,躺在陈思璇身边,任由她继续搂着自己,然后头枕在自己肩膀上。

    这样可不行啊!姬动的手脚都已经被神火圣王铠尖刺扎的有些麻木了。陈思璇何等吸引力?他这神火圣王铠尖刺扎自己的办法也不是能够长时间使用的。

    姬动脑海中灵光一闪,拉过旁边的被子,将陈思璇的娇躯卷在里面。这样一来,她就只有双臂搂着姬动的脖子,头还枕在他肩膀上,身体却不是直接接触了。吸引力也自然就会随之减小。姬动的抵抗力又是男人中相当强悍的,一时间他也不禁暗暗松了口气,闭上双眼,不敢去看陈思璇。心中不断的祈祷着,思璇,你快点好起来。

    陈思璇现在也有些小郁闷,本来她还打算进房在姬动无奈抱着自己躺下后,再去贴紧他,看他能够忍耐到什么时候。一旦在清醒状态下。他主动和自己发生些什么,嘿嘿,那他还能跑得了么?谁想到,自己还没动手,姬动就已经用被子把自己缠的死紧,还专门用一只手抓住被子,她又不能做的太明显,一时间也是毫无办法,只能就这么靠在他怀抱之中。

    事实证明,魔师的威严是任何人不敢轻易触犯的。在明明感觉到姬动和陈思璇之间有古怪,柜台还被毁了的情况下。那酒店老板却依旧没敢真正去报官,试问,魔师谁惹得起?就算是来了士兵,他们敢抓魔师么?就算抓走了能怎么样?只要这魔师不死,还不回来报复自己啊!

    所以,那店主在思前想后之下,最后只能捏着鼻子忍了,祈祷了一晚上千万不要出事。

    姬动这些天修炼的也有些累了,被陈思璇这么抱着,他又不能动,甚至不敢去修炼,以免自己体内的极致双火影响到陈思璇。时间一长,两个人还真都睡着了。

    在睡梦中,姬动做了个梦,他梦见,烈焰好像又回到了自己身边,刚一见面,就猛的扑上来抱住了自己。身体的反应令他热烈的回应着,就在他想要进一步做什么的时候。突然间。他仿佛想到了什么,机灵灵打了个冷战,已经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姬动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先前睡梦中抱在怀中的烈焰自然就是眼前怀中的陈思璇。

    此时那裹住陈思璇的棉被早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而她身上的衣服也是相当凌乱,就被自己搂在怀中,自己的左手还抓在人家那白嫩修长的大腿上,似乎想要寻幽探秘似的。

    此时,外面已经是清晨,而陈思璇的脸色看上去有些红,和昨晚的苍白相比,似乎已经好多了。

    抬起手,姬动用力的抽了自己一巴掌,然后释放出背后的神火圣王铠,用尖刺狠狠的刺了自己几下。

    禽兽,姬动,你就是个禽兽。要不是发现不对,强行清醒过来,恐怕就真的要做错事了。你对得起烈焰么?一想到烈焰,他就忍不住再次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他这每一巴掌抽上去,陈思璇的心就跟着抽搐一下,她真想睁开眼去阻止他,心疼的不得了。可她也知道,要是自己如此“适时”的醒过来。必定会引起姬动的怀疑,而且他也更会尴尬,反而会起到反效果。所以,她也只能忍了。

    姬动接下来做的一切,令陈思璇是又好气、又好笑。

    姬动再虐待完自己后,躺着不敢动,小心翼翼的为陈思璇整理者她那散乱的衣服。一点一点的将衣服变得正常。更令陈思璇好笑的是,自己衣服上起了褶子的地方,这家伙竟然就那么用火魔力催动到手上,当烙铁使用,硬是把上面的褶皱烫平了。陈思璇暗暗腹诽。他这么使用火魔力,恐怕还是第一次。

    姬动做这些,足足用了半个时辰的工夫,然后仔细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再感觉陈思璇的衣服和昨天没有任何区别后,这才算是松了口气,又小心翼翼的用脚把踢到一旁被子勾过来,盖住她的娇躯,这才算是长出口气。姬动发现,自己的额头上竟然已经多了一层细密的汗水。简直是比大战一场还要累。幸好,思璇没有在这个过程中醒过来,不然的话,人家发现被自己梦中侵犯,这真是跳到河里也洗不清了。

    姬动的心想要平静下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陈思璇身上散发的淡淡体香,令他根本无法完全平静。只能是闭着眼睛岿然不动。

    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外面已然天光大亮,陈思璇嘤咛一声,身体动了动,向姬动身侧蠕动了几下,然后有些朦胧的睁开了她那双大眼睛。

    “嗯?”轻哼一声,将根本没有再睡着的姬动惊醒过来。

    “啊,我怎么躺在床上,姬动,你怎么和我躺在一起?”陈思璇猛然松开搂住姬动脖子的手,坐起身来。

    姬动真想一头撞死,心中的郁闷就别提了,赶忙也坐起身,“思璇,你听我说。”

    陈思璇扭头看向他,一脸的迷惘和羞涩,低下头,喃喃的道:“什么都别说了,我的心早就是你的,就算你想要做什么,难道我还会拦着你么?我、我先去梳洗一下。”说着,一翻身她就下了床。直接冲入了洗手间之中。

    姬动呆呆的坐在床上,心中这郁闷就别提了。陈思璇那娇羞又欲拒还迎的样子令他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可他又偏偏什么多说不出来,他还真不能跟人家说,昨天晚上自己什么都没做,事实上,他至少在梦里摸过人家。这真是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

    陈思璇背靠在卫生间的门上,羞红的俏脸上带着几分狡黠的笑容,心中暗道:姬动,你这个坏蛋,这次也让你难受一下。哼哼,让你知道,本姑娘也不是好欺负的。

    一边想着,她的大脑变得越来越灵活了,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姬动呆坐在床上半晌,卫生间的门在他忐忑的心情中开了,洗漱完毕的陈思璇一脸歉然的走了出来。

    “姬动,对不起。刚才是我误会你了。我洗了把脸后,昨天的事情也想起来一些。是我的灵魂好像出了点问题,谢谢你昨天晚上的照顾。”

    听陈思璇这么一说,姬动心中的郁闷顿时化解,总算还不太坏,她终究还是想起来了,关切的问道:“没事,只要你好起来就行了。我也没照顾你什么。昨天晚上,你抱住我脖子就没有松手,我怕影响到你休息,所以才睡在你边上的,不过,我是用被子包住了你的身体。”

    陈思璇乖巧的点了点头,“谢谢你了。可是……”一边说着,她还抬头轻抚自己额头。

    “怎么?你还没好么?”姬动心中一惊,立刻问道。

    陈思璇的眼神略微有些黯然了,“暂时应该是没事了,但灵魂上的裂痕还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全修复。昨晚幸亏有你,靠在你身上,让我感到很安心,要不是你的话,还不知道我能否缓过来呢。”

    姬动意念一动,灵魂就已经接入到了陈思璇的灵魂之中,小心翼翼的探查着,很快,他就发现了陈思璇所说的裂痕所在,那道裂痕极为明显,虽然看上去贴合在一起,但她的灵魂却兵没有要愈合的意思,感觉上,随时都有可能再破裂似的。

    陈思璇既然敢让他来探查自己的灵魂,自然就是有准备的,凭借着那一丝神识制造的假象,不同层次的灵魂又怎能探查的出呢?

    当姬动的灵魂从陈思璇的灵魂中退出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了。

    陈思璇勉强一笑,道:“没什么,姬动。或许时间长了就会好的。”

    姬动眉头紧皱,沉声道:“都怪我,要不是我的实力不足,也不会让你使用那创世**了,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因为红莲天火的压力而导致灵魂破裂。思璇,我……”

    陈思璇上前一步,按住他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温婉而又坚定的道:“姬动,你知道么?为了你,哪怕是付出我的生命,我也在所不惜。虽然灵魂有了点裂痕,但也不算太大的问题。死不了的。”

    姬动的心情很抑郁,“不知道如何才能帮你。灵魂上的问题,回去以后,我们找龙皇和地龙之祖看看。”

    陈思璇轻叹一声,“你的灵魂之力并不弱于它们什么,连你都没办法,他们也未必就能有什么办法了。姬动,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你能答应我么?”

    姬动道:“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不过,思璇,我真的不能爱你,你明白的。”

    陈思璇心中暗暗恼怒,本想借此机会让他对自己说出那三个字,谁想到这家伙即使是在心中懊悔,深感对不起自己的时候竟然还有这么强的防范之心。无奈之下,只得是退而求其次,“我怎么会让你为难呢?我只是希望,如果以后灵魂裂痕再次裂开的时候,你还能在我身边照顾我。有你在,我就能感觉舒服一点。我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可以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