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你爱我么?我晕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一丝淡淡的苦涩。浮现在林清嘴角处。她抬起头,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林百川夫妻以及林千羽。

    “我们走。”

    林百川的妻子林鸾纵身上前,扶住林清,林千羽也是失魂落魄的走了过去,他没有再看姬动,到了龙皇出现那一刻,他才明白,自己和姬动之间的差距是多么的巨大。那是根本无法逾越的鸿沟。

    九点金红色的光芒从绝恋罂粟上腾起,化为九道炫丽的流光没入姬动体内。当它们钻入自己体内的时候,姬动仿佛感觉到了自己抱着烈焰似的温暖,一时间,他的心不禁狠狠的牵动了一下。

    围在演武场外围的东木帝国魔师和侍卫们缓缓让开一条通路,眼看着林家众人落寞而去。那株地狱魔树也随着林清身上魔力的消失而逐渐枯萎,化为淡淡的黑色融入地面消失了。很明显,绝恋罂粟对它的增幅时间也同样是有限的,至于这个奇异的植物魔兽是否还活着,姬动也不知道。

    眼看着林家众人离开了,姬动的身体不禁晃了晃,抬手辅助五粮液头上的龙角,才稳定住自己的身体。今日这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终于结束了,可以说。这是一次死里逃生,但也同样是一次近乎完美的历练。

    这种历练毫无疑问对提升实力有着巨大的好处,但在这一刻,姬动却决定,以后再不能将自己至于如此危险的境地来历练了。原因很简单,就是龙皇先前介绍他时所说的那四个字。天干圣王。

    他现在已经不再是自己,而是代表着整个天干圣徒这个集体,有太多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轻易犯险,一旦他出事,那么,受到影响的就是全部天干圣徒,甚至是三年后的圣战。

    火儿似乎已经喜欢上了在朱雀手镯中默默修炼,眼看一切已经结束,它腾身而起,化为一道金色流光,转眼间已经融入到姬动的朱雀手镯中消失不见。

    龙蛋思动在茅台头顶上轻轻的动了一下,借助蛋壳的反弹力,钻入姬动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也不再吭声了。

    轻轻的抚摸着思动的蛋壳,姬动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今天多亏了这小家伙呢。要不是它及时出手,恐怕麻烦就大了。只是他也没想到,思动的强悍程度竟然能够挡住一记圣级强者的攻击,这可是了不得的防御力啊!

    淡淡的光芒闪烁,姬动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看着怀中的思动。心中暗想,思璇的选择或许是最为正确的。思动还是龙蛋就已经如此强大了,而且能够开口说话。那么,如果它孵化出来的话,恐怕直接就会是十阶魔兽的强度。

    神火圣王铠悄然解除,凭借着灵魂融合的契合,姬动也同时控制着永恒之铠随之解除。反手一拉,将昏迷在自己背后的陈思璇抱入怀中,这才腾身而起,背后双翼张开,带着陈思璇滑翔着飞到了东木帝国皇帝陈晓峰面前。

    从龙皇出现,到太冲冕下林清魔力消耗殆尽、林家离开,再到现在,全场始终是鸦雀无声的。

    观看了这整个战斗过程的所有人,看着姬动的目光都已经变得呆滞了。那已经不是用崇拜两个字就能解释的。

    昏迷的皇后此时还没有醒过来,陈晓峰的脸色更是难看的如同金纸一般,在他这一生中,还从未经历过像今天这样的大起大落。

    “陛下。今日之事,在下只能向您说声抱歉了。”姬动抱着陈思璇,向陈晓峰微微行礼。

    陈晓峰喉结耸动了一下,愣是没说出话来。站在他身边的贴身侍卫赶忙上前几步。轻轻的帮他拍着背,这才顺过气来。

    陈晓峰的目光变得极其复杂,看着姬动,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这个年轻人的出现,可以说是影响了整个东木帝国。不夸张的说,是影响了东木帝国的未来。

    “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你,朕也有很大的责任。”好不容易,陈晓峰才从口中挤出这样一句话。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样的程度,林家那边恐怕是无法挽回了,身为帝王,他现在能做的只能是压制自己的一切情绪,尽可能与眼前这前途无限,在整个大陆上都是举足轻重的年轻人搞好关系。

    姬动淡然一笑,“既然陛下不怪,那就是最好了。东木帝国紧邻东海,一旦圣战开始,东海海滨就将是圣战最初开始的地方,还请陛下早做准备。”

    陈晓峰接连深吸几口气,终于算是捋顺了心中这口气,他毕竟是一代帝王,见多识广,调整了一下心情后,表情也就变得自然多了,“姬动,你还管我叫陛下么?”

    姬动愣了一下,“不叫陛下叫什么?”

    陈晓峰听了他这句话险些翻了白眼,女儿让你抢走了,孤身一人跑到皇宫来抢亲,现在倒成了榆木疙瘩。难道他这天分就只是体现在战斗实力上么?

    “叫岳父。”陈思璇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姬动的脑海之中。姬动低头看时,发现她已经缓缓睁开了星眸,但还是一副全身绵软无力的样子。

    “岳、岳父……”姬动喃喃的重复了一句陈思璇在他灵魂之中的话。

    “这就对了。”陈晓峰长出口气,脸上顿时堆起了笑容,“姬动,你今天真是给朕带来了一个大大的惊讶啊!”

    姬动抬头看向他,心中不禁一阵无语,他很想告诉眼前这位东木帝国皇帝陛下,自己刚才那句岳父不是叫他的,只不过是重复一遍而已。不过想到事情好不容易解决了,眼看就能拿到十大名酒中的第七瓶酒,他也就忍了下来。反正他心中知道,自己不是在叫他的。

    陈晓峰脸上挤出几分慈祥的笑容,“好了,不论怎么说,现在林家的婚事已经退了。你今天当着我们大家的面,已经展现了你为了思璇愿意付出一切的爱意,还有足够的实力。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思璇成婚呢?”

    “啊?成婚?”姬动一愣,险些松开抱着陈思璇的手,“有点太早了,我们年级都还小。”

    “不小了。我像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都已经好几个儿子了。”陈晓峰迅速接口。事已至此。想要稳定的帮助眼前这前途无量的年轻人,自然要早点把生米煮成熟饭。以后东木帝国也就有依靠了。

    姬动一脸的苦笑,低头看向陈思璇,可谁知道,陈思璇却又已经闭上了眼睛,姬动可是分明能感觉到她没有再昏迷过去的。

    “陛下,我还是先叫您陛下。这件事实在太突然,不能操之过急。我已经下定决心,在清除外敌,结束光明与黑暗的圣战之前,绝不会成婚的。”姬动斩钉截铁的说道。

    陈晓峰皱了皱眉头。道:“思璇是大姑娘了,这样没名没份的和你在一起,岂不是让人说闲话么?不结婚也行,起码要先订婚。”

    看着陈晓峰那殷切的眼神,姬动心中一阵无语,要不是为了那第七瓶酒,他早就抱着陈思璇飞走了。

    右手在陈思璇后腰上一托,将她放在地上,扶着她站好,灵魂中向陈思璇说道:赶快解决了你父皇的问题。拿了酒我们就走了。

    陈思璇这才不得不睁开双眸,怨怼的看了姬动一眼,向陈晓峰道:“父皇,订婚的事稍后再说。您放心好了,有我和姬动在,没人能对咱们东木帝国不利。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您放心,女儿有分寸的。不论什么时候,我都是东木帝国的公主啊!”

    “可是。”陈晓峰迟疑道。

    陈思璇微微一笑,抬头看着姬动,眼中一片柔情,“名份对我们天干圣徒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只要姬动爱我,我也爱他就足够了。是不是姬动,你告诉父皇,你是不是很爱我。”

    一边说着,她那目光极为殷切的看着姬动,而她的心跳在这个时候也明显加速起来。

    这是陈思璇早就计划好的,她带姬动回来退婚,就是要找到类似于眼前的机会,用形势来逼迫姬动对她说出那三个字。只要姬动说了出来,那么,他们就可以真正在一起了。这个计划,陈思璇绝对是预谋已久的。虽然之前发生了那么多波折,但终究还是被她找到了这样一个机会。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姬动脸上,等待着他回答。姬动看着依偎在自己身上的陈思璇,再看看面前的东木帝国陈晓峰。通过灵魂传递,向陈思璇怒道:你明知道,我不可能对你说出那句话的。我爱的人只有烈焰。爱这个字,我也只会对她说出,为什么要让我为难?

    陈思璇的脸色一下就变得难看起来,她恨不得扑上去掐住姬动的脖子,赶忙用灵魂传递道:只是让你骗我父皇一下而已,过了眼前这关,我又不会赖着你。你就随口说一句都不行么?

    姬动坚定的道:绝对不行。爱这个字,是能够随便说说的么?

    他灵魂中一边和陈思璇交流着,表面上却是闷哼一声,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整个人直接就向后倒去,陈思璇一把拉住他,可惜,她现在身体也很虚弱,结果是两人双双倒地。姬动眼睛一闭,已经是“昏”了过去。

    陈思璇恨恨的在姬动肩膀上捶了一下,这家伙竟然用昏迷遁,气死了。看来,自己这次带他回来,所有的计划依旧是白费了。人给了他,却连这么一句话都没骗出来。陈思璇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不过,她当然不会真的生姬动的气,姬动也是因为爱她才会这样对陈思璇的,她真正恨的是那天上对她提出条件的邪恶之神。要不是这家伙这么变态的条件,自己怎么会处于这种痛苦之中?

    思动在姬动身上一弹,重新回到陈思璇怀抱之中,在她胸前滚了滚,似乎是在安慰她似的。远处的大衍圣火龙也已经化为一道流光,重新回到了姬动脖子上刮着的生命之核中,它们也需要时间来恢复魔力。

    陈晓峰极其无语的回宫了,这场闹剧也终于结束。自然有人护送姬动和陈思璇一同回宫。而且陈晓峰还特意吩咐了下去,由宫内实力最强的魔师护送,以免姬动和陈思璇出事。很可能没有了林家的支持,他可不能再少了这个暴君姬动的支持了。

    姬动自然不会被再送到陈思璇的寝宫之中,否则皇家的脸面何在?他被送到了距离陈思璇寝宫不远处的一处宫殿中休息。陈思璇则回了自己的寝宫。

    直到左右人等都退下去了,姬动这才睁开双眼,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不禁暗暗叹息一声,思璇啊思璇,不论你用什么办法,我也不能接受你的爱。对不起了。

    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回想起和陈思璇发生的种种,在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还是被轻轻的触动着。

    抬起右手,姬动将掌心摊开,淡淡的金红色光芒闪烁,一颗颗地心红莲的莲子从他掌心之中跳跃而出,漂浮在他面前的空气中。

    看着这一颗颗饱满而炫丽的莲子,姬动的目光不禁有些痴了,烈焰,你今天又救了我。虽然你已经不再我身边了,可是,你却依旧守护着我。这样煎熬的日子,我还要度过那么多年,我真的好想现在就去找你。对不起,烈焰,我知道是我错了,我虽然不能去爱陈思璇,但我却无法否认自己是喜欢她的。我亏欠她的已经太多太多。这一切,就等我要去找你的时候再还给她。我真的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好,竟然能让她那样死心塌地。我与她灵魂融合的时候,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她对我并没有半分恶意。甚至,她的完美能让我隐隐看到属于你的影子。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对她的抵抗力才会越来越低。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找到了办法,我的心永远只会爱你一个。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