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龙皇皇冠的镜像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林清当然不知道。这时机把握其实是属于陈思璇的,而且,就算是她那绝恋罂粟处于最佳状态,又怎么能和地心红莲的莲子抗衡呢?那可是烈焰神级本体的一部份。

    就那么注视着姬动,林清足有一分钟没有任何动静。姬动也始终目光平淡和她对视着,比拼灵魂之力和心志坚毅,姬动绝不逊色于任何人。

    一声长叹从林清口中发出,她突然低下头,充满感情的看向自己手中的绝恋罂粟,淡淡的说道:“年轻人,今天你已经带给了我太多的震惊。如果换一种方式相处,或许,我们根本不会成为敌人。那样的话,我会代表林家,不惜一切代价的笼络你。可惜,错以铸成,不论如何,我也不能给林家留下灭族之祸。所以,我不得不舍弃我的老伙计了。”

    猛然间,这位太冲冕下再次抬起头,她的目光已经变得冰冷而充满死寂。悄然将手中的绝恋罂粟放在地狱魔树的一根树枝之上,刺目的银绿混合光芒骤然爆发。令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巨大的光球似的。

    姬动的心,在这一刻已经沉到了谷底,在一分钟的天人交战之后,林清终于还是选择了向自己和思璇出手。确实,如果换了自己站在林清的位置上,恐怕也会同样这么做。牺牲绝恋罂粟,击杀两个未来可能威胁到整个家族的天才,林清的选择虽然艰难,但她终究还是选择了。

    姬动没有动,他知道,在这时候,任何应对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自己的魔力不足三成,本身有有伤。就算有两件神器在身上,又能发挥出神器多少威力呢?圣级强者的力量他在之前半年时间中一直体会着,没有机会了。

    就在姬动神情淡漠,脑海中已经放弃了战斗的**,而是思念着他的烈焰。他没有催动那九枚地心红莲的莲子去毁灭绝恋罂粟。因为他不希望因此而令烈焰最后留给自己的东西受到半分破损。反正也要死了,再多做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陈思璇此时依旧处于昏迷之中,她并不知道,在下一刻,她或许就要真的和姬动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了。

    就在这个时候,两道庞大的身影分别从两侧来到了姬动面前,姬动心头骤然一振,从对烈焰的怀念中清醒过来,急声高呼道:“茅台、五粮液,火儿。你们快走。”

    是的,这突然出现在姬动面前,为他挡住生死危机的,正是大衍圣火龙和蚀日凤凰。

    这一龙一凤,气息都出奇的平静。圣级强者带来的强大压力,直接被它们用身体挡住了。

    它们传递给姬动的信息竟然和姬动的话一模一样,它们这是要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姬动啊!

    “笨蛋。”就在姬动心情激荡不能自已,刚刚消失的战意又前所未有的飙升起来的时候,突然间,一道白光从他背后射出,射入到半空之中盘旋而起,下一刻,这白光就已经出现在了大衍圣火龙身前。

    只见那团白光骤然变形,转瞬间已经化为一面白色的盾牌,正好挡住了一道水缸般粗细的强横银绿色光彩。

    林清当然不会再等下去,在大衍圣火龙和蚀日凤凰挡上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出手了。

    但是,那道白光的出现,显然更加快捷,硬是挡在了林清输出的圣级魔力之前。

    要知道,圣级强者。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超必杀技的修为,但是,那一道银色光柱却就那么被这白色盾牌硬生生的挡住了。

    姬动腾身而起,已经落在了五粮液头顶之上,他怎么能让自己的伙伴替自己去死呢?所以,他也正好清楚的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是思动。”姬动吃惊的发现,那道化为盾牌形状的白光,正是龙蛋思动,也就是龙皇的嫡系继承者。

    林清的攻击收敛,不禁呆了一下,这叫暴君姬动的年轻人,究竟还有多少手段没施展?竟然又挡住了自己的攻击。

    攻击收敛,那道白光也已经重新化蛋,倒飞而回,正好落在了大衍圣火龙茅台的头顶上。

    “笨蛋,还不赶快把皇冠释放出来。真的要找死么?”先前那喊笨蛋的声音又出现了,这声音竟然就是从龙蛋中传出来的。也就是说,思动开口了。

    茅台仿佛如梦方醒一般,下一刻,一道金光已经骤然从它的大头上亮起,柔和的金色光芒悄然扩散开来,强横的魔力波动与灵魂波动缠绕而起。

    那龙蛋形态的思动射出一道白光,直接落在皇冠之上,顿时,那龙皇皇冠发出一声强烈的嗡鸣。紧接着,在剧烈的颤抖之中,一层强横的金光化为光罩,将大衍圣火龙、蚀日凤凰以及姬动全部笼罩在内,正好抵挡住林清接踵而来的第二次攻击。

    “这是……”林清骇然看着那皇冠。因为,她清楚的感觉到,从这顶金色的皇冠之中,正散发着比她还要强横的魔力波动。

    思动冷冷的声音响起,“龙皇的三个孩子都在这里。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向我们下手。就不怕承受整个龙族的怒火么?”

    思动能说话?此时姬动才反应过来,一时间不禁大为惊喜。不过他却没有开口,眼前这层金色光芒能坚持多久他不知道,但从思动的表现来看,转机已至。

    “龙皇的孩子?”林清身体骤然一震,看着茅台头顶上的皇冠,骇然道:“这难道是龙皇的皇冠不成?”

    “你说对了。这就是我的皇冠。”威严的声音悄然响起,紧接着,茅台头顶上的金光骤然变得强烈起来。浓烈的金光在它头顶上方汇聚成一道巨大的锥形光柱,向上方放射似的绽放开来。

    璀璨的身影就在那金光中缓缓闪现,这身影看上去是有些虚无的,但是,当它出现的时候,整个东木城都仿佛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似的,走在街道上的平民无不是立刻扑到在地,无法再有半分移动。

    圣级,这才是真正圣级的威压,远远不是林清那面墙提升到圣级的力量所能比拟的。浓烈的金光混合着淡淡的银色在龙皇那庞大的身体上闪耀着、投射着。它那威严的龙眸注视着下面的林清。右爪缓缓抬起。一道金银混合光芒悍然而出。

    林清骇然之下,赶忙提起双手,魔力全面输出。

    轰然巨响之中,林清的身体已经被龙皇右爪输出的魔力轰击的倒飞而出,直接砸到百米开外的地面上,带起一道深深的沟壑。

    姬动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空中的龙皇,突然没好气的道:“你怎么不早点出现?非要看我们快被**了,才跑出来么?”

    龙皇瞪了他一眼,有些讪讪的道:“我忘了告诉你们了,通过这龙皇皇冠能够召唤出我的镜像。要不,我把皇冠给你们干什么?当然。这只有拥有我血脉的孩子才能召唤出来。真是没大没小的,我又没来晚,你死了吗?”

    姬动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但脸上却已经带起一丝淡淡的笑意。他还有很多事没做完,现在还没到想死的时候呢。

    茅台和五粮液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看着天空中的龙皇,它们的目光流露着崇敬和羡慕的光芒。

    龙皇明显有些小得意,它那虚像身影凭空而落,在姬动的灵魂之中响起他的声音,“傻小子,别以为神器就能有神的力量了。这只是我的镜像,不但每天只能召唤一次,而且,召唤出来后,就只能发出一击。”

    “啊?”姬动心中一惊,龙皇的声音已经又响了起来,“你以为我不能直接出现么?出现的早了,不足以帮你们渡过眼前的难关。难怪思动说你们是笨蛋了。不过,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估计那个九冠强者也不敢再动手。等过了她的圣级时间,接下来你想怎么做,就都看你的了。她起码要虚弱几个月的时间,连普通人都不如。”

    龙皇那么庞大的身体落在演武场之中,哪怕这只是一个镜像,完全是由龙皇皇冠中被点燃的魔力强行镜像过来的身影,能够引起的震撼也足够强大了。

    大衍圣火龙和蚀日凤凰本来已经十分庞大的身体,在龙皇面前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就连那地狱魔树也根本无法比拟。似乎龙皇只要挥手之间,就能将这里的一切完全毁灭似的。

    林清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龙皇虽然只有一击之力,但那可是扎扎实实的龙皇圣级魔力攻击,此时她只觉得自己的魔力仿佛被击散了似的,明明应该还有几分钟的圣级魔力时间,可却因为龙皇这强横的攻击被硬生生的缩短了。眼看着,她就不能再维持住自己圣级的修为了。

    面如死灰的看着对面的龙皇,这位太冲冕下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人类的强者,你能将魔力修炼到九十八级。已经站在了人类的巅峰,和我的境界也只不过是相差最后的一步而已。你为什么要为难几个孩子呢?”龙皇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站在它那庞大身体后面的姬动不禁暗暗腹诽,要说道貌岸然,恐怕就属这位龙皇了。它那睚眦必报的性格自己可是没少受苦。一想起半年来被龙皇天天虐打的过程,姬动就有些无奈。

    林清听到龙皇的声音,不禁抬起头来,龙皇那庞大的身体,恐怖的圣级威压,令她根本兴不起动手的念头。

    龙皇继续道:“你和他们有什么刻骨仇恨?他们杀了你的亲人还是如何?据我所知,姬动带着陈思璇回来,不过是为了退婚而已。就为了这点小事,难道你就要让自己的整个家族毁灭么?黑暗五行大陆在不久的将来即将入侵我们光明世界,你有这样的修为,不用来抵御外敌,反而要杀死大陆的希望。你难道不知道,姬动乃是这一代天干圣徒的领袖天干圣王么?如果你真的杀了他,那么,你就是大陆的罪人。言尽于此,我不会杀你们,希望你们能想清楚。姬动,要如何处置眼前的事,你自己做主。”

    一边说着,龙皇那庞大的身体已经急剧收缩,转眼间变成一道金光,重新融入到茅台头顶处的龙皇皇冠之中。

    全场鸦雀无声。这一战终于结束了,以任何人都想象不到的形式结束了。姬动傲立于大衍圣火龙头顶之上,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身体晃动,全身银光退去的太冲冕下林清。

    姬动明白,龙皇刚才那一番话,不只是在对林清说,同时也是在告诫自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就不要赶尽杀绝。未来对付黑暗五行大陆才是最重要的。以林一磊、林清夫妻的修为,用在圣战之中,毫无疑问将会起到前所未有的强悍作用。

    深吸口气,姬动令自己先后数次起伏的心情缓缓平静下来,看着面无血色的林清,淡淡的道:“今日之事到此为止。龙皇陛下说的对,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从现在开始,思璇和你们林家的婚约解除。我在这里向你们林家保证,今后不会再找你们的麻烦。如果你们愿意,这份仇恨就此化解。如果你们不愿意,随时恭候你们来报复。”

    说完这句话,姬动右手一抖,一道碧光朝着林清射去。此时林清的魔力还没有完全消失,抬手接了过来。正是一个青碧色的小葫芦。

    “这里面是千年生命之源,有它的滋养,功曹冕下休息半年应该能够恢复身体和修为了。”

    林清呆呆的看着手中装有千年生命之源的小葫芦,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连她自己都说不出现在心中是什么想法。林家再没有任何面子可言,可是,她还能做什么?连龙皇都出面了,那真正的圣级强者又岂是自己能够抗衡的。天干圣王,恐怕也只有这四个字,能够解释眼前这年轻人身上所展现的一切神奇。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