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 姬动要自宫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在这个过程中,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姬动。

    他睡得真熟。如果是往常,自己弄出的动静虽然不大,但他也早该惊醒了。昨晚虽然好痛,可是,现在心里却真的是好舒服好舒服。终于成了他的女人,这一次,他总不能在抛下我了。

    刚刚想到这里,突然间,陈思璇的脸色变得一片苍白,因为她突然回忆起,昨天晚上自己好像对姬动说出了真实的身份。

    冷汗,几乎在瞬间就出现在她的鬓角处,怎么办?怎么办?邪恶之神说过,如果自己告诉了姬动真实身份,就要让他形神俱灭啊!不,不要。

    陈思璇险些呐喊出声,一连串剧烈的喘息,令她心中原本充满的幸福感荡然无存。此时清醒过来,她心中的恐惧感才强烈的出现。终于成为了姬动的女人,如果在这个时候他却形神俱灭,自己该怎么办?

    这种恐慌的情绪足足持续了好一会儿。陈思璇才渐渐的冷静下来。首先她想到的,就是昨天晚上姬动喝了很多酒,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神智并不清醒。或许,他并没有听清自己的话呢?或者自己告诉他是幻听了?至少,他现在还没有形神俱灭,就证明邪恶之神的惩罚还没有降临下来。自己的形貌毕竟是属于陈思璇的,就算他醒过来逼问自己,自己也一样不承认就是了。

    想到这里,陈思璇的情绪才算是平静了几分,凭借着乙木魔力的强大治疗和恢复能力,身上的伤口渐渐好了,她小心翼翼的下床。先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再用水洗净毛巾,红着脸为姬动清理了一下身体后。这才将目光落在被摧残的不轻的房间中。

    无奈的摇摇头,昨晚他真是太暴力了。这个坏家伙。陈思璇再次扭头看向姬动,目光不可遏止的就看到了床上那一抹鲜红。这是自己终于成为了他女人的证明啊!等他醒了,一定要收好这个床单才行。

    想到这里,陈思璇的俏脸不禁更红了,心中暗想,渺渺说的生米煮成熟饭应该有效。就算他醒过来依旧不肯和自己在一起,只要逼迫他对自己说出那三个字就行了。到时候,自己就可以真正承认身份,永远和他在一起了。一想到这些,陈思璇心中不禁美滋滋的。

    收拾干净房间后,她换上了一身干净的内衣,这才重新在姬动身边。轻轻的贴着他躺了下来。既然已经醒了,让她还那样身无寸缕的呆在他身边,她还是有些羞涩的。

    靠入他宽厚而温暖的胸怀之中,再拉过他的手臂搭在自己身上,双臂缠扰住他的脖子,陈思璇心中尽是满足。要是每天早上清醒时,都能这样和他在一起该多好。真的好期待这样的日子快些来临啊!

    太阳又开始西落了,姬动只觉得全身舒爽的令他想要呻吟出来似的,内心的一切积郁似乎都已经化为乌有。头还有些昏沉沉的,这时宿醉带来的痛苦。但这点痛苦和身体的舒爽相比,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好舒服啊!他的身体下意识的动了一下,突然间,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紧紧的贴着自己。柔软而充满弹性,温暖而馨香。

    顿时,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猛然睁开双眼。

    他看到的,是陈思璇完美的娇颜,此时她正安心的睡熟了,就在他的怀抱之中睡熟了。再低头看向自己,姬动顿时发现自己身无寸缕。顿时,他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恐慌之中。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努力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自己好像喝多了,然后,似乎是烈焰回来了,然后自己抱着她,得到了她,一次又一次攀上了极乐的巅峰。难道说……

    姬动猛然坐起身,紧贴着他的陈思璇也被带了起来,嘤咛一声,陈思璇顿时从沉睡中渐渐醒转过来。

    星眸微睁,当她看到姬动那呆滞的表情和凝固的目光时,本还有些迷糊的情绪顿时清醒过来。

    “姬动……”陈思璇此时还在姬动怀中,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落在了床上那一抹动人的殷红处。俏脸顿时羞红,“傻瓜,你在看什么?”

    姬动呆呆的道:“昨天晚上,我和你……,我们?”

    “嗯。”陈思璇轻声呢喃,算是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不——”姬动猛的大叫一声,飞快的从床上跳了下来,落在地上。看着陈思璇,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并且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酒为色之媒,自己昨天晚上喝多了,竟然把思璇当成了烈焰。正像陈思璇判断的那样,姬动确实记不清昨晚发生的事情了。他当时为了麻醉自己,喝的太多,又没有用魔力去抵御酒精效果。

    “我,我竟然和你……,不。不,不,我背叛了烈焰,我背叛了我的烈焰。”

    陈思璇也呆住了,她虽然想到姬动会有些反应,但也没料到他的反应会如此激烈,看着他那一脸悲愤、痛不欲生的样子,不禁气结,“我就那么不如你的烈焰么?你得到了我的身体,难道对你来说还是份屈辱不成?”

    姬动有些疯癫一般的摇着头,“不,不,烈焰,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把她当成了你。我真的是太想你了,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不,我怎么能这样,怎么能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

    骤然间,姬动的眼睛红了起来,他猛地抬起自己的右手,顿时,一道刺目红光已经从他右手之上喷吐而出,化为三尺青锋,正是火神之剑。

    此时他还什么都没穿。低下头,目光正落在自己的人中处,看着那烦恼根,“是你,是你背叛了烈焰。我是清白的,只有将你去除,我才是清白的。”一边说着,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右臂已经挥下,手中的火神之剑就那么朝着自己的人中烦恼根挥斩而去。

    “你干什么?”陈思璇猛的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姬动的手臂,在间不容发之际阻止了火神之剑斩落之势。她已经吓得俏脸苍白。怎么可能是这样。他因为和自己发生了关系,竟然激动的要自宫。

    “放开我。”姬动咆哮一声,“它背叛了烈焰,我必须要将它去除,否则,我以后还怎么去找烈焰?我要清清白白的去找我的爱人啊!”

    一边说着,姬动催动体内魔力,全力挣扎起来,陈思璇终究和他还有些差距,眼看着就要抓不住他的手臂了。

    “等一下,你听我说。这都是假的。”陈思璇在惊吓之中,大叫出声。

    “假的?”姬动那疯狂的目光凝固了一下,扭头向陈思璇看去。

    陈思璇深吸几口气,胸前的丰盈不断起伏着,看着姬动,眼中的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复杂,好半晌,她才有些艰难的开口道:“是的,这一切都是假的,是我设下的局。我是想让你以为我们之间发生了关系,好让你因此而和我在一起。”

    听着她的话,姬动的目光恢复了几分清明,“到底是怎么会是?你把话说清楚。”

    陈思璇看着他,在这个时候,她真恨不得狠狠的揍他一顿,明明自己将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了他,却又偏偏不能承认,还要……

    “昨天晚上,你喝了好多酒。然后突然看着我叫烈焰,然后就扑过来抱住了我,不断呼唤着烈焰的名字。之后就昏睡过去了。”

    姬动仔细的回想着,好像是有印象自己看到了烈焰,然后扑了过去。之后的一切就真的记不清了。只是仿佛感觉到经历了一个十分幸福的过程。

    陈思璇磨了磨牙,继续说道:“后来,我就想到了这个办法。我听宫里的人说过,女人第一次都会出血的。所以就去找了点动物血抹在了床上。然后再帮你脱了衣服,抱着你睡了。就是希望你误会。我以为这样一来。生米煮成熟饭,你就不会再拒绝我了。”说到后面,她的话也就流畅了许多。

    姬动的脸色终于缓和了几分,看着陈思璇怒声道:“你怎么能这么做?你,你……”

    陈思璇低下头,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姬动已经被肢解了,当然,她是不会让姬动看到自己这样眼神的,只能委委屈屈的说道:“人家也是太喜欢你了么。别生气了好么?我知道错了。”

    姬动怒哼一声,转身推开门就冲了出去。他需要时间来平静。刚才这一瞬间,他的情绪波动实在是太大了,以他那么强的灵魂之力,此时都有些无法承受的感觉。而且他总是隐隐感觉到事情并不像陈思璇说的那么简单。

    冲出房间,姬动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努力的回忆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在他的记忆中,就只有烈焰的存在。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和陈思璇发生了什么。

    姬动这一走,陈思璇也呆住了,她千算万算也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你说让她责怪姬动,姬动是因为对烈焰的爱,才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想要自宫。可是,你要说这事情发生后让她没有反应,那也不可能啊!连最珍贵的身体都给了人家,却反而要告诉姬动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切只是她设计的一个局。陈思璇现在真是恨的牙痒痒,还不知道自己该恨谁。可不论怎么说,她也不能让姬动切了那昨晚弄的她好痛却又十分奇异的东西。

    呆坐在房间中,陈思璇心中暗叹,看来,自己也只能忍了。现在只能盼望姬动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影响到这次他陪自己回来解决婚约问题就好。

    一边想着,陈思璇抓起身边的枕头,用力抽打之,显然是将它当成了某人。不过,她很快就没力气了,虽然有极致乙木魔力调节身体,不过被某个强壮如暴熊一般的家伙蹂躏了一晚,想要恢复过来也不是运转一下魔力就能做到的。

    就在陈思璇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的时候,门开,姬动从外面走了回来。他一回来,陈思璇立刻清醒过来。从床上坐起来看向他。

    令陈思璇十分惊讶的是,姬动的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整个人看上去再正常不过,就连眼神也变得平淡无奇。

    “姬动,你……”陈思璇想要说什么,可又实在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和他说些什么。

    姬动淡然一笑,道:“你休息。我修炼一会儿。明天我随你回皇宫。”

    听他这么一说,陈思璇顿时暗暗松了口气,也不敢再去撩他,“嗯。”答应一声,钻入被子之中老实的躺下了。

    姬动走到房间的角落里坐了下来,从出去到回来,只用了大半个时辰的工夫,在这短暂的时间中,他脑海中却已经想清楚了很多事。他的表情之所以能够恢复平静,那是因为他想到了一种能够抵御陈思璇魅力的办法,至于他对之前发生的事情是怎样的想法,是否完全相信了陈思璇的解释,就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盘膝坐好,姬动闭上双眼,魔力在体内运转起来,金与黑两色光芒若隐若现,以他现在的修为,想要控制魔力不外泄,简直是再容易不过了。但是,他身上散发出的光芒很快就引起了躺在床上的陈思璇注意。

    要说最了解姬动实力的,那么,非陈思璇莫属,姬动从最初开始修炼,就是跟随着她,接受的她的指导,每一次巨大的进步跨跃,也几乎都和她分不开。此时眼看着姬动身上光芒变化,陈思璇却不禁奇怪起来,有些不太明白他在做什么。

    金与黑两色光芒交替闪烁后,渐渐被淡淡的乳白色所替代,紧接着,一层红光从姬动皮肤下浮现出来,转眼间覆盖全身,正是他的神火圣王铠。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