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真的生米煮成熟饭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砰砰砰砰……,密集的爆鸣声吓了姬动一跳。他没敢去打开后门,而是拉开正门向外看去。这一开门,顿时吓了他一跳。足有乒乓球大小的冰雹正从天而降,敲打着外面的一切。酒店院子里的各种植物被冰雹打的不断破碎。一股浓浓的寒气在他开门后立刻扑面而至。

    关上门,姬动却有些呆住了,因为,从打雷到冰雹落下,后院始终没有传来一声陈思璇的声音。她甚至没有呼唤自己,更没有要进来躲避的要求。

    为什么?她怎么了?

    姬动快步来到后门处,一把拉开后门,这么大的雨和冰雹,他也顾不上许多了。

    拉开门后,他就看到了陈思璇。当他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姬动只觉得自己内心之中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狠狠的触动了一下。

    陈思璇就站在门口旁边的屋檐下。屋檐不过是从房子向外延伸出一尺而以,在如此大的暴风雨夹杂冰雹的情况下,这小小的屋檐又怎能为她遮蔽风雨呢?

    她就站在那里,手上紧紧的拉着那大毛巾,围着身体,娇躯甚至还略微有些颤抖着。目光迷离的望着面前的雨雾。

    以她的修为,冰雹当然不可能砸伤她。可是,看着她脸上不断滚落的水珠。看着她身上那已经完全被雨水浸湿的大毛巾,姬动再也无法承受内心的责备。

    一把抓住陈思璇肩膀,将她拉入了房间之中。在动手拉她的时候,只有姬动自己才知道在这一刻他是多么想将她直接拉入自己怀中,而不是拉入房间内。

    砰的一声,关上门,将外界的风雨全部隔绝。看着身上不断向下滴水的陈思璇,姬动几乎是怒吼道:“下这么大雨,你怎么不进来?”

    陈思璇略微低下头,可怜兮兮的道:“对不起。我,我不想让你那么难过……,对不起,姬动。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怕我进来,你鼻子再流血。”

    “你……”姬动有些呆滞了,她真的好美,此时那楚楚动人的样子,更是令姬动身心俱颤,刚刚冷静下来的心,又一次沸腾起来,甚至比先前还要冲动一些。

    咬着下唇,姬动走到旁边,将另一条干爽的大毛巾扔给陈思璇,然后自己走到房间的角落中坐了下来,背对着她的方向。

    “快把身上的雨水擦干净了。你也睡房间里。你睡床,我就在这里打坐就行了。”

    陈思璇没有反对,她什么都没有说,将身上湿透的毛巾放在一旁。用干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身体,然后就那么钻入床铺上干爽清洁的棉被之中,抱着被子。但她的身子依旧很冷。她当然看得出姬动此时的痛苦。他只是对我这具身体有**,而并不是爱上了我么?陈思璇心中其实很清楚,她明白,如果自己不是有着这么一具完美的身体,对姬动绝不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其实,她并不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灵魂世界中拥有烈焰的一丝神识,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姬动,就算她如此完美,也不会对姬动产生这样吸引的感觉。姬动可以拒绝陈思璇,但他又怎么拒绝得了烈焰的神识吸引呢?

    姬动的心在沸腾,在这个时候,他大脑甚至是一片空白,外面,是风雨交加的世界,房间内的温暖更是令人产生出旖旎的感觉。

    没办法了,唯有麻醉,或许会让自己好受一些。

    姬动几乎是下意识的从朱雀手镯中取出一瓶烈酒,甚至顾不上拧开瓶盖。直接一掌切掉瓶口,仰头就灌。大口大口吞咽着那如同火烧一般的酒液。

    果然,那瞬间传遍全身的灼热感与他体内沸腾的血液产生了强烈的冲突,在烈酒的刺激下,终于勉强将内心中那份怜惜、**和种种他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勉强压制了下去。

    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灌完一瓶后,他紧接着又取出第二瓶酒。就像当初烈焰刚刚去世时那样,不断的用烈酒麻醉着自己的身体。一瓶接一瓶的喝着。

    姬动有些庆幸,庆幸自己一直在朱雀手镯中带着那么多烈酒,在这种时候终于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他的酒量是很好的,可也禁不住一瓶瓶的喝着各种不同的烈酒。渐渐的,他的眼前已经有些模糊了。麻醉的快感令他心中的情绪反而稳定下来。烈焰,我只有烈焰,我只爱烈焰。

    “烈焰,你知道么,我好想你。”姬动喃喃的低吟着。他的声音甚至有些哽咽。他已经有些醉了,在这种情况下,先前的**已经荡然无存,对烈焰的思念却如同泉涌一般,充斥在他灵魂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陈思璇坐在床上,看着痛苦的姬动,她的心本就在颤抖着。看着姬动一瓶瓶的喝着烈酒,她内心中的矛盾已经提升到了顶点。

    突如其来的一声呼唤,令陈思璇猛然坐直身体,看着姬动,眼中不可抑止的喷发着浓浓的情愫。外面的环境变化以及刚才发生的一切,不只是影响着姬动,同时也在影响着她。

    一年多了,她回到这个世界和姬动在一起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一年多以来。她所承受的痛苦其实一点也不比姬动小。内心中的煎熬更是令她随时都要崩溃似的。姬动喝着酒,背对着她,这一声呼唤同样也深深的刺入了陈思璇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姬动。”陈思璇轻轻的唤着。她这一声呼唤,并没有任何控制,不论是语调还是情绪,都是属于烈焰的。是的,这一刻,她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身份,看着面前的姬动,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

    正是听到这一声呼唤,姬动的身体猛然一僵,他的血液这一次真的被点燃了,猛然回过身,看向床榻上,他那迷离的目光中,看到的不是陈思璇,而是他的烈焰。他朝思暮想的烈焰啊!

    “烈焰,烈焰,你是烈焰。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烈焰,你可知道,我想你想的好苦,你可知道。你的离去对我来说,就是整个世界的黑暗。我好想你,烈焰,我好想你。求求你,让我跟你一起到另一个世界去。我再也忍受不住这样的煎熬了。”

    泪水,不受控制的顺着姬动的面庞流淌而下,他那如泣如诉的声音令陈思璇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此时的姬动,双目通红,整个人都已经陷入了一种酒醉后的迷幻状态,陈思璇没有喝酒,可她此时的精神状态也丝毫不比姬动好。

    陈思璇心中。开始出现来自邪恶之神冰冷的提醒声,可是,在这个时候,就连这份声音都被她强行忽略了。在她眼中就只有姬动,唯有姬动。猛然站起身,甚至不顾身无寸缕,她猛的扑向了姬动。

    “我回来了,是的,姬动,我回来了。你的苦我都知道。我也好想你,好想好想你。我也同样生活在痛不欲生之中,不知道多少次,我想告诉你我是谁,可是我不敢。但是,我不要再看你这么痛苦下去。就算是要形神俱灭,也让我们一起走入地狱。”

    猛然间,她的眼神变了,变成了那炽热的烈焰,燃烧着姬动灵魂的烈焰。如同乳燕投怀一般,扎入了姬动的怀抱之中。

    姬动紧紧的抱住她,“烈焰,我的烈焰回来了。我的烈焰回来了。”他几乎是疯狂的呐喊着。他的声音,和外面的雷电风雨交映生辉。紧紧的搂着怀中的玉人,仿佛要将她的身体与自己融为一体似的。

    此时的他们,情绪都已经处于了一种无法形容,近乎歇斯底里的状态之中。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都已经抛下了内心一切的束缚。一直以来内心压抑着的所有痛苦也都在这一刻如同火山爆发般喷射而出。

    在姬动眼中,看到的和抱着的,根本不是陈思璇,而是烈焰,他那完美而深爱着的烈焰。而陈思璇也同样忘却了邪恶之神的威胁。在这一刻,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压抑着的一切完全迸发。

    房间中的一切都暗了下来,剩余的只有激烈的喘息声。两具身体,就像是天雷勾动地火一般。那种压抑后的爆发,绝对是恐怖的。

    姬动和陈思璇的大脑甚至都是空白的,他们此时已经完全被身体的本能所制备。内心的痛苦、抑郁等种种负面情绪,在这一刻都前所未有的爆发开来。身体的接触,灵魂的完美融合,再加上内心世界的无限释放,令他们再这一刻终于融为了一个整体。

    陈思璇本就是身无寸缕的,而姬动的衣服在下一刻就已经消失了,直接被他身上的**之火燃烧殆尽。

    外面依旧是雷声阵阵,冰雹已经过去,取而代之的是狂风骤雨。窗户上投射着在狂风中摇曳婆娑的树影,而那两具滚烫的身体已经滚到在床上。

    这是**和心灵的释放,仿佛所有痛苦都走到了终结。生涩的,甚至是稚嫩的,但又无比狂热的,他与她,都在释放着彼此的一切,完全敞开着心扉。

    房间中升起的并不能用春意来形容,应该说是炽热,燃烧着他们所有情感与**的炽热。这对爱人,终于真正的结合在一起,走向了灵与欲的完美融合。

    黑夜中的乌云渐渐散去,当风雨收歇的那一刻,远处东方的地平线上,一丝鱼肚白已然翻起。淡淡的金丝出现在天际的边缘,快速的蔓延着。

    天亮了,又是新的一天。能够逃过昨晚风雨交加的植物们又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也就是在这曙光重现的时刻,房间中的那两个人才安静下来。

    他们都压抑的太久太久,痛苦的太久太久了。在完全失去了理智的情况下,在大脑一片空白之中,他们的身体也在尽可能的宣泄着所有的一切。

    天亮了,经过了昨夜的暴风雨,这又是晴朗的一天,但房间中传出的却是均匀的呼吸声。姬动与陈思璇的身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疲倦至极的睡了过去。

    昨夜是疯狂的,房间中就像是被台风洗礼过一般。陈思璇比姬动还要早睡着一个时辰,因为在之前的过程中,她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小舟,不断承受着狂风暴雨的冲击。

    姬动是绝对疲倦的,昨夜他的疯狂,换了任何人恐怕都承受不起,唯有拥有着庞大生命能量的陈思璇才勉强承接下来。他真的太疲倦了,不只是身体的疲倦,也是心灵的疲倦。全力的释放出这一切后,他自然而然的陷入了沉睡之中。

    龙蛋思动第一次离开了陈思璇的怀抱,静静的躺在房间的角落中,闪烁着它那淡金色的光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羞涩的缘故。昨天陈思璇用来裹住身体的大毛巾盖住了它的身体。

    一天的时间,就在沉睡中度过。原本计划前往东木帝国皇宫的事完全耽搁了。

    当陈思璇从昏睡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缓缓睁开双眼,她看到的,是近在咫尺的姬动面庞。

    姬动睡得很熟,就像是个大孩子一般,呼吸吞吐之间,释放着她最熟悉的味道。此时的他,嘴角处还带着一丝满足的微笑,偶尔会呢喃上一声:烈焰。

    陈思璇身体动了动,顿时皱紧了眉头,低低的呻吟一声,她只觉得全身像散了架一般,每一处都极为酸痛。尤其是下半身,更是传来疼痛欲裂的感觉。

    身体的疼痛令她不禁轻捶姬动一下,俏脸已经红如苹果,“这个家伙,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人家还是第一次。啊!真是好疼啊!”

    陈思璇咬牙忍痛,默默的催动体内乙木魔力流转起来,浓浓的生命气息渐渐传遍全身,帮助她恢复着身体。足足有一刻钟的催动时间,她才觉得身体好受了一些。勉强从床上坐起身。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