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我可以让地龙之祖不死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轰——,一股奇异的能量瞬间爆开。那并不是魔力,而是纯粹的灵魂之力。

    天干圣徒们只觉得身上三百六十万毛孔在这一刻完全张开了似的,地龙之祖那庞大的身体猛然仰起,仰天张开大嘴,似乎是在怒吼着,但却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它的身体就那么不断的颤抖着,不断的晃动着,众人脚下的山峰也因此而不断的晃动,必须要催动魔力,才能勉强站稳身形。

    姬动默默的注视着地龙之祖,在听了阿金的话后,地龙之祖的灵魂仿佛爆裂了一般,众人之中,以他和龙皇的灵魂之力最接近地龙之祖的层次,他们能够感觉的出,此时的地龙之祖,正处于一种奇异的情绪波动之中。那是极度兴奋与极度悲伤的混合,那兴奋,姬动无法判断,但他却能感觉到那份悲伤,就像当初烈焰死后他三步白头时一样。承受着如此剧烈的情绪冲击。可想而知,此时的地龙之祖的灵魂波动有多么剧烈了。

    阿金看着地龙之祖,双拳紧紧的攥着,她的情绪波动也同样极其剧烈,幸好有陈思璇在身边,以混沌之力和灵魂之力帮她稳定着情绪。

    “妈妈这封信留给了师祖,让师祖在我修为突破到至尊强者后,才传给我。但是,师祖并没有活的那么长久,在她即将去世的时候,才将妈妈当初所经历的一切告诉了我,并且将这封信给了我。那时候,我的修为还远远没能达到至尊强者的级别。可是,在我知道了妈妈和你的经历后,又怎能忍得住呢?于是,我去了东海,我也终于找到了十阶魔兵狂刀鱼的下落。可是,它实在是太强大了。我最后的记忆,就是在一片寒流中失去的。”

    一切都已真相大白了,阿金寻找魔兵狂刀鱼的地方,也就是后来第一代天干圣徒们弄出圣邪岛的地方。而姬动又在因缘巧合之际,将阿金从玄冰中救了出来。烈焰将她复活。才有了阿金和姬动他们在一起发生的种种。

    可以说,阿金并不是纯粹的人类,而是有着半龙半人的血统。而她的属性也正是传承于母亲。

    别说是天干圣徒们,就连龙皇此时都已经呆滞了,身为龙皇,它应该痛恨地龙之祖。正是因为地龙之祖与雅天机之间的爱情,令龙族失去了在光明五行大陆上的统治地位。但是,它又怎么可能去恨呢?地龙之祖,是它真正的祖先啊!可以说,没有地龙之祖就没有它,也没有整个龙族。

    地龙之祖身体的颤抖渐渐停了下来,它那庞大的身体似乎是恢复了正常,当它重新低下头的时候,众人吃惊的看到,它那双原本黄澄澄的大眼睛竟然变成了令人惊怖的血红色。它的声音也变得嘶哑起来,“我需要安静的想想,我的孩子,你愿意留下陪我么?”

    阿金轻轻的点着头,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这身体无比庞大的父亲。“我一定会再去寻找十阶魔兵狂刀鱼,帮你解除封印。”

    地龙之祖格里芬默默的摇着头,“不用了,这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在你母亲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没有意义。我只想多看看你,看着你,我似乎就看到了你母亲。龙皇。”

    “伟大的祖先。我在。”龙皇恭敬的说道。

    地龙之祖默默的道:“我的事你已经都知道了。希望你能为我保密。过去的事,我不希望在龙族之中流传。”

    “是的,伟大的祖先,如您所愿。”龙皇郑重的向地龙之祖点了点头。

    地龙之祖道:“这些年轻的人类,可以说都是雅天机的后人,其中更是有着我的女儿。我希望你能允许它们,在我龙族中选择伙伴。黑暗五行大陆与我们大陆之间的圣战即将展开。不论大陆的主宰是谁,这里毕竟是我们的家。帮助他们就是帮助我们自己。凡是被他们选中的龙,我都将赐予它们一颗混沌的种子。”

    龙皇默默的点了点头,“天干圣徒与我们龙族合作已经有数千年的时间了。只是我们并不知道他们就是雅天机前辈的后人。这份合作当然会继续下去。您的女儿是否……”

    地龙之祖摇了摇头,眼中流露出几分骄傲的光芒,“我的女儿身上流淌着我的血脉,又需要什么魔兽伙伴?只要我帮她将自身的血脉觉醒就足够了。你带这些年轻人去。我想和我的女儿单独相处一段时间。”

    “是,伟大的祖先。”龙皇恭敬的答应一声,摇身一晃,又变回了自己的本体,双翼张开,向姬动等人点了点头后,一股柔和的力量从它身上释放出来,将姬动等人席卷而起,带到了自己背上。

    姬动有些担忧的看向阿金。阿金的目光也下意识的看到了他,尽管已经回复了以前的记忆,可是复活后的记忆对于她来说,其实是更加深刻的。以前的记忆中,出了父母的事情之外,就只有枯燥的修炼。而复活后的记忆对她来说才更加精彩。

    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看姬动和陈思璇,阿金向他们点了点头,似乎在让他们放心。

    龙皇深深的看了地龙之祖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伤。这才腾身而起,并未如何作势,它那庞大的身体就已经来到了天空之中。朝着三合山脉更深处飞去。

    “龙皇前辈,我能否问您一个问题?”姬动说道。

    龙皇淡淡的道:“什么问题,你问。”它的声音十分冷淡,很明显,对于天干圣徒们它并不友善。而明白它为什么会这样的,也就只有姬动自己而已,因此他也并不在意龙皇的态度。

    “龙皇前辈,我想知道,格里芬前辈究竟是被怎样封印的。”

    龙皇淡淡的道:“当初,伟大的祖先被另外五位始祖龙集体封印,将它的身体与这三合山脉融为了一体。丧失了始祖龙的化身和飞行能力,在你们遇到他老人家的时候,可曾见到它有移动过自己的双腿么?它的后肢双腿已经与山融为一体,三合山脉发生的任何事也都无法瞒过他老人家。其实,有一点伟大的祖先说的不对。另外五位始祖龙对它是有感情的。否则的话,它们完全有可能使用一些特殊的方式令格里芬祖先不能反抗而被击毙。只是,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年轻人,你们的到来,令龙族产生了如此剧变,你可知道。我们要丧失什么吗?”

    姬动道:“我知道。格里芬前辈先前不就是在交代后事么?爱人已死,猜测多年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他已是生无可恋,只是想和女儿多相处一段时间,就殉情追随雅天机前辈而去,我说的可对?”

    听了姬动的话,其他天干圣徒们不禁大吃一惊,陈思璇忍不住道:“姬动老师,这不会是真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刚才为什么不提醒阿金。她已经失去了母亲,再失去父亲,她一定会受不了的。”

    龙皇也同样疑惑。“你是怎么猜到的?”

    姬动道:“恐怕没有人比我更明白格里芬前辈的心情。因为,我和它一样,也有着类似的经历。我的爱人也离我而去。对我来说,现在最渴望的事就是完成她的心愿后追随她而去。所以,我当然明白格林芬前辈的心情,他的灵魂之中,那生无可恋的死寂,我也同样能够感受得到。这一点,相信龙皇前辈您也一定发现了。所以您才会说刚才那些话。至于我为什么不告诉阿金,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有让格里芬前辈不死的方法,而且刚才我已经通过灵魂沟通告诉阿金了。如果不是能让龙皇前辈不死,我为什么要问您如何解除它老人家的封印呢?”

    听了姬动这番话,龙皇的眼神顿时大为变化,以它的身份地位,依旧是急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有办法令格里芬祖先不死?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我龙族定会重酬。”

    对于龙族来说,地龙之祖格里芬不只是他们的祖先,更是整个三合山脉的定海神针。有这位龙族第一强者的存在,三合山脉可以说是无人能够撼动。除非是当初在圣邪岛上的五大圣兽齐至,否则,谁能与地龙之祖抗衡?更何况,地龙之祖格里芬的存在,对于龙族的精神意义更加重要。尤其是在龙皇知道了它始祖龙的身份后,又怎愿它老人家就这么死去呢?只是,它却无法违背地龙之祖的意愿,也阻止不了。此时听姬动说有办法让地龙之祖不死,它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姬动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格里芬前辈和我不一样,我是生无可恋,出了死去妻子的最后心愿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牵绊。但格里芬前辈却还有他和雅天机前辈的爱情结晶。我教给阿金的,其实只有一句话,很简单,我让她告诉格里芬前辈……”

    ……

    地龙之祖格里芬慈祥的看着面前的阿金。“孩子,你真的很像你妈妈,不过,你妈妈比你还要更美几分。或许是因为我的传承,才让你的容颜略逊于她。今天我真的太高兴了,能够见到你,听你告诉我你妈妈她是爱我的,是我最大的幸福,没有什么比这令我更加满足的事情了。孩子,来,让我为你觉醒属于龙族的那部分血脉。你拥有着我被封印前的始祖龙血脉,一旦觉醒,你就能够拥有属于我的那部分力量了。”

    听着地龙之祖的话,阿金默默的摇了摇头,“不用了,爸爸。”尽管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但是,她却对父亲没有半分恨意。地龙之祖格里芬与雅天机的结合虽然是个错误,但是,他们本身却都没有错。所以,她很自然的叫出了这一声爸爸。

    格里芬红色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强烈的情绪波动,这一声爸爸,令它的身体忍不住又颤抖了一下。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获得强大的力量么?”

    阿金淡淡的道:“获得强大的力量又有什么用,人死去之后,力量又不能带走。”

    “你说什么?”格里芬大吃一惊,“你说你要死了?不,不会啊!你的身体状况十分健康,怎么会死。”

    阿金看着格里芬,心中浮现出的却是姬动的面容,她将姬动让她说的那句话说了出来,“我已经没有了妈妈,如果再没有爸爸,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既然你要追随妈妈而去,那么,就也让我追随你们而去。到了另一个世界,我们一家人就能团聚了。”

    没错,这就是姬动教给阿金的,他对地龙之祖格里芬的心态把握的太准确了。在大喜大悲之后,这位龙族的祖先,曾经的始祖龙之首确实已是生无可恋。可是,它在见到自己的女儿后,也更是发自内心的喜爱。它就是要尽可能的帮助自己的女儿变得强大起来,再安心的追随爱人雅天机而去。姬动对这些猜测的可以说是分毫不差。而他让阿金说出这番话的目的就是为了将地龙之祖格里芬对爱情的执着转化为亲情。它还有女儿,为了女儿,它也只能选择活下来。

    “傻孩子,你……”格里芬呆呆的注视着阿金,良久说不出话来。从阿金的目光中,它看到的是毅然决然,它明白,如果自己真的死了,那么,眼前的女儿就一定会追随自己而去。这又怎么是它愿意看到的呢?

    阿金的声音再次哽咽了,从格里芬的眼神她就明白,姬动的猜测是正确的,如果自己顺其自然的接受了父亲为自己龙族血脉的觉醒,那么,恐怕自己就真的要失去父亲了。

    “爸爸,我已经没有了妈妈,难道,你真的要让我再没有爸爸么?”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