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龙皇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一道金光突然照亮了天空一隅之地。紧接着,一道钻石般通透的身影腾空而起,顺着那道金光飞入空中,双翼张开,呈现出那他近五十米长的庞大身躯。

    这庞大身躯通体近乎透明,全身上下的鳞片都呈现出钻石切割线一般,头顶上方,闪耀着金灿灿的光辉,就像是带着一定皇冠似的,先前那金光,也正是这皇冠中散发而出,当它在空中展开双翼,定住身形的时候。一股无形的威严顿时蔓延开来,哪怕是在地龙之祖那么恐怖的魔域之中,也依旧能够偏安一隅。

    圣级,又是一个圣级,天空中这头如钻石雕琢而成的巨龙再一次带给姬动强烈的震撼。他可以肯定,这头飞翔在半空中的巨龙也同样是圣级的存在。尽管它的力量没有地龙之祖那么恐怖,但它的出现,却隐隐有和地龙之祖分庭抗礼的感觉。没有圣级的实力,怎么可能在地龙之祖如此恐怖的威压面前飞入空中。要知道。此时哪怕是在五行相生循环阵法中的天干圣徒们,也是在苦苦支撑着,不断通过极致魔力的相生循环这才能抵挡住地龙之祖恐怖的威压。

    看到空中这头钻石巨龙的出现,地龙之祖的情绪似乎稳定了几分,“格里芬参见龙皇陛下。”原来,这地龙之祖的名字叫做格里芬。而那翱翔在空中的另一圣级巨龙竟然就是当代龙族族长,一代龙皇。

    “尊敬的地龙之祖,您不必多礼。能否告诉我出了什么事,竟然能引发您的情绪波动如此激烈。我们整个龙族都因为您的情绪波动而惊醒。”虽然龙皇对地龙之祖十分恭敬,但也能听得出,他对地龙之祖此时的行为是有些责备的。

    地龙之祖庞大的身体用力抖了一下,黄澄澄的大眼睛中充满了激动的神色,“血脉,我闻到了和我同样血脉的味道。没错,就是和我一样的血脉。我不会感觉错的,孩子,没想到我的孩子还在人间。”

    龙皇愣了一下,“尊敬的地龙之祖,我们龙族的每一个族人都是您的后代啊!”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我的嫡亲血脉。在这血脉中,我还闻到了我妻子的味道。我的女儿竟然还在人间,她竟然还活着。”一边说着,地龙之祖猛然低下头,它那犹如实质般的光芒,瞬间就凝固在了阿金身上。

    姬动呆住了、天干圣徒们呆住了,阿金更是呆住了。就连龙皇,此时也是呆住了。

    难怪。难怪地龙之祖会如此激动,龙皇已然明白了,历代龙皇都很清楚当初在地龙之祖身上发生过什么。为了它那个非同族的爱人,地龙之祖付出的太多太多了,可见他对他的爱人有多么珍惜。他的地龙后裔,都并不是他和爱人生下的,而是后来地龙之祖心性大变后与其他龙族**,或者说是强行**传承下来的后代。不知道多少久远的年代过去了,地龙之祖虽然已经不再像当初那样暴虐,可他对爱人的感情却从未忘怀。此时此刻,它突然感受到爱人的味道以及自己血脉的味道,沉睡在三合山脉不知道多少年的它又怎能不激动呢?

    双翼收敛,龙皇从空中缓缓下降,落在地龙之祖身边。它的身体原本已经够庞大了,可是在地龙之祖面前,却像个小孩子似的。

    “尊敬的地龙之祖,您说的是真的么?在这些年轻的人类中,竟然有您的孩子不成?”龙皇惊讶的说道。

    此时龙皇的吃惊是最多的,首先就是因为地龙之祖的激动情绪,其次就是眼前这些活着的人类。

    它刚才就感觉到过地龙之祖出手了,而眼前这些人类明显是承受过地龙之祖攻击的。他们竟然都还活着?而且它们此时释放出的五行阴阳界威力竟然是如此强大。不但完全是由极致魔力释放而出的,更是融为一体,阴阳平衡,还带有混沌的创造性气息。如果不是能够清楚的看到他们头顶上的阴阳冕等级,龙皇真的要以为这些年轻人都是人类中的至尊强者了。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类凭借实力闯到这里了。在外面的世界中,虽然真正的巨龙骑士也有一定数量,譬如五大帝国的最精锐军团军团长,他们都是巨龙骑士。可那并不是他们闯入这里得到龙族认可。而是早年几大帝国与龙族达成的协议。每过一段时间,龙族就允许他们派遣有数的几人来经过龙族考核,考核通过者就可以成为龙骑士。像狼天意的父亲狼邪当初就是如此。而眼前姬动他们,却是凭借自己的力量闯到这里的,再加上他们这一律是极致魔力的五行阴阳界,连龙皇都不禁有些好奇了。

    龙皇的目光也落在了阿金身上,此时的她,同时被地龙之祖和龙皇这两大圣级强者注视着,阿金绝不好受,幸好有五行阴阳界的阻隔,就算是圣级强者的威压也不能直接作用在她身上。

    “年轻的人类强者,能够来到这里,你们已经足可以为自己感到自豪了。但是,你们却引起了尊敬的地龙之祖情绪波动,不论如何,你们都需要给地龙之祖一个交代。否则的话,就算是我,也无法保证你们的安全。”

    姬动沉声道:“您好,龙皇陛下。地龙之祖的情绪波动太过突然。从它话中的意思我能明白,它是在说,阿金是它的女儿么?它是龙族,而阿金则是人类。它凭什么认定阿金就是它的女儿呢?”

    地龙之祖巨大的身体缓缓动了。上身下伏,凑近到天干圣徒们面前,“就凭血脉。她体内流淌着的,是我和妻子的血脉。除了是我的孩子之外,没有第二个可能。至于我的女儿为什么是人类,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因为,我的妻子就是一名人类。也正是因为我和她的结合,才落得了现在这个下场。”

    天干圣徒们的神色都变得有些怪异起来,地龙之祖的身体高达一百五十米,就算当初它没有现在这么庞大,可它也是龙族啊!不考虑人类和龙族能否产生感情。但是体型的差异也决定了龙族和人类不可能结合在一起,也就更不可能生育后代了。

    地龙之祖有些急切的道:“小子们,我知道你们在怀疑什么,龙皇,我现在已经做不到了。但你却可以为我证明。”它口中说着,但眼神却始终凝聚在阿金身上,一直都没有挪开,被那么庞大的眼眸注视,感觉绝对不会好。阿金的目光中,此时少了几分锐利,却多了几分茫然。自从被烈焰救醒之后,她早已忘记了以前自己的一切,就连阿金这个名字都是烈焰为她取的。此时突然冒出来一头龙说是自己的父亲。她心中的情绪可想而知。

    龙皇看着地龙之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身上散发出的璀璨光芒骤然收敛,双翼在背后合拢,下一刻,在众人吃惊的注视下,龙皇那么庞大的身体竟然开始缩小了。

    淡淡的白色光晕围绕着龙皇的身体,似乎正是这白光在令他身体不断变小,一会儿的工夫,竟然缩小道只有两米高左右,当那明显带有混沌波动的白光消失时。呈现在众人面前的,赫然变成了一名英俊的中年男子。

    这一幕看的天干圣徒们目瞪口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龙竟然能够变成人,这已经完全超越了他们认知的范围。

    龙皇淡淡的道:“这是我们龙族特有的能力,变身。只有修为突破到圣级的龙族才能如此。当初的地龙之祖,本是和我一样的土系钻石龙,也同样是圣级,自然可以化身人类与人类女子相恋了。生育后代的几率虽然不大,却也不是不可能完成的。”

    地龙之祖浑厚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了,巨大的龙眸在阿金面前眨了眨,“孩子,你真的是我的孩子么?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你妈妈她在什么地方?”

    阿金茫然的看着地龙之祖,不断的摇着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没有母亲,也没有父亲,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说到这里,她突然转过身,扭头就跑。她只觉得自己的大脑仿佛要炸开了一般,尽管什么都想不起来,但她心中却是前所未有的慌张。

    陈思璇传给姬动一个意念,然后立刻转身追去了,其他人也想要追过去的时候,被姬动阻止了。

    “有思璇去就行了,阿金需要静一静。”

    地龙之祖大急,可它又不愿出手去阻拦,“怎么办?怎么办。她是我的女儿,她一定是我的女儿,我不会认错自己血脉的。”

    姬动道:“前辈,您的疑问我可以帮您解答。因为,阿金可以说是我带回来的。”

    “嗯?”地龙之祖的目光转移到姬动身上。

    姬动道:“圣邪岛这个地方,您应该知道。”

    地龙之祖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它存在的时间似乎并不算太长。”

    听了地龙之祖的话,姬动不禁一阵无语。圣邪岛存在的时间还叫不长?不过,和地龙之祖悠久的生命相比,或许圣邪岛存在的真不是太长。

    当下,姬动将自己如何进入圣邪岛参加当初的圣邪之战,以及如何遇到阿金的冰雕,并将她救出圣邪岛。之后由烈焰融化了她身上的坚冰,并且帮助她复活过来的过程尽可能详细的说了一遍。当然,他并不知道烈焰复活阿金的整个过程。

    “失忆?她竟然失忆了?”地龙之祖喃喃的说道:“对了,这就对了。当初那圣邪岛形成的时候,是从海底涌起来的。我的爱人出走以后,她是知道如何能够救我的。唯有道东海海底,寻觅十阶魔兵狂刀鱼,得到它的血液,方能救出我。她是金系魔师,我们的女儿是传承了她的金系魔力。一定是为了救我,她才会到海底去。结果被魔兵狂刀鱼冻结在海底之中。并且随着圣邪岛的存在而出现在地面之上。唯有魔兵狂刀鱼的万载寒玄冰,方能这么长久的保持住她生命的活力。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它越说,情绪就变得越发姬动起来,庞大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引发的地面一连串的震颤,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坍塌似的。

    听地龙之祖这么一说,姬动也不禁十分惊讶,原来阿金竟然不是在圣邪岛上被冻结住的,而是早在圣邪岛形成之前不知道多少年就已经被冻结在那里了。那时候龙族都出现没有多久啊!这么看来,阿金的年纪可就真是极其恐怖了。

    姬动微微一笑,道:“我也希望您的猜测是正确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要恭喜你们父女团聚了。”

    地龙之祖有些亢奋的道:“小子,你快把我女儿带回来。让我看看她的样貌。”

    之前众人刚来的时候,地龙之祖的注意力都在实力最强的姬动身上,并没有注意到阿金,而后来战斗的时候阿金又已经穿上甲胄,头盔遮盖住了面庞。因此地龙之祖对她的相貌并没有什么印象。

    姬动点了点头,也不用行动,直接通过灵魂波动向不远处追过去的陈思璇传递出一条信息。

    地龙之祖的声音何等洪亮,尽管阿金已经跑出一段距离,却也能清晰的听到。只是她心中的感觉却更加茫然了。它,真的是我的父亲么?

    陈思璇拉着阿金走了回来,来到地龙之祖面前,阿金抬起头,看着地龙之祖那有些狰狞的庞大身躯,缓缓摘下了头盔。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