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 除恶务尽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原来,在傻有钱酒店被重创后。等他们醒过来,姬动等人早已离去了,王晓磊甚至连发怒的力气都没有,在酒店的医护人员帮助下,才勉强先保住了命。曹毅深知姬动那些人的可怕,不敢久留,再加上为了早点回去治疗王晓磊的“重伤”。所以他们就连夜上路了。

    王晓磊看了一眼曹毅身下的坐骑,这三角破坏龙攻防俱佳,就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速度慢,虽然奔行起来依旧要快过奔马,但也仅仅是快过奔马而已。不禁引得他本就暴躁的心情更是一阵大怒,“就你这破坐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商会。你还不赶快想别的办法。这种速度回去,我的宝贝就再也恢复不了了。”

    曹毅心中一阵郁闷,当个豪奴都这么艰难,“少爷,您在忍耐一下,我会尽量快一点的。现在实在是没地方去找飞行坐骑,兄弟们都死了。”

    正在这时,突然间。三角破坏龙庞大的身体突然震颤了一下,奔行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抬起头朝空中看去。曹毅与自己的坐骑心意相通,顿时感觉到几分不妙,同样抬头向天空看去。

    天空依旧是一片漆黑,他并没有看到什么,但是,他却突然感觉到,空气仿佛变得凝重了似的。

    “混蛋,你这狗屁坐骑怎么不跑了?”王晓磊虽然没什么气力,但骂起人来却还是以前那嚣张的样子。经过这次的事他不但没吸取教训,心中反而只有更深的怨毒。

    曹毅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这一次,他出奇的没有理会王晓磊,而是不断的用手拍打着三角破坏龙的后背,试图安慰自己的坐骑伙伴。可是,这三角破坏龙的身体却像是不受控制一般,不断的筛糠。一向以粗暴著称的七阶魔兽,此时竟然如此畏惧,曹毅知道,恐怕遇到自己根本不可能抗衡的敌人了。

    天空中,云雾突然散开,一个奇异的生物突然出现在半空之中,低沉的龙吟声随之响起,而那三角破坏龙也就在这龙吟声响起的同时粗壮的四肢一软,猛的扑倒在地,竟是连一点抗争的念头都没有似的。

    这是什么东西?曹毅瞪大了双眼。看着天空之中那黑白双色,有着两只巨大头颅的巨兽,恐怖的压迫力,令他连喘息都变得困难起来,拼命的催动自己魔力,可胸腹间却是一阵剧痛传来,白天受的伤现在还远没有恢复。

    毫无疑问,这突然出现在曹毅和王晓磊面前的,正是姬动的大衍圣火龙。这也是他之前去找陈思璇的目的所在。

    大衍圣火龙盘旋在空中,看着曹毅和王晓磊,龙眸之中充满了蔑视。

    王晓磊在看到它的时候,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原本就疼痛的下身在颤抖中变得更加痛苦了,似乎伤口再次崩裂了似的。

    “曹毅,救我,救我啊!只要你能救了我,回去我让爷爷给你神器,一定给你神器。”有生以来,王晓磊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他虽然纨绔,但却并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大衍圣火龙正是为了他们而来。

    茅台和五粮液昂着高昂的头颅,黑与金,两色吐息分别从它们那巨大的龙首中喷吐而出,两股庞大的突袭在空中交融在一起,化为一个巨大的光球,再从天而降。

    抗争?别说曹毅现在伤势未好,就算他的伤势已经好了,又拿什么来对抗一只拥有着极致双火的九阶超级魔兽?别说是他,就算是换了雷帝弗瑞都不行。姬动和弗瑞一对一,实力相差无几,但要是加上坐骑,弗瑞必败无疑。大衍圣火龙进入九阶之后,本身修为已经极其接近普通的九冠至尊强者了,这也是为什么姬动一直不怎么借助它力量的原因,它太过强大,经常借助这茅台和五粮液的力量,对姬动自身修炼并没有什么好处。

    各自喷出一口吐息后,茅台和五粮液甚至没有再向下面看上一眼,庞大的身体微微一晃,已经重新钻入云中消失不见。而它们留给地面的,却是抹杀。

    在西堤城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听到那一声剧烈的轰鸣,别说是痕迹,甚至连渣滓都没有留下一点,曹毅和他的坐骑,还有那骷髅脸王晓磊,已经悄无声息的在这极致双火轰击之下,永远的消失了。

    端坐在床上的姬动缓缓睁开双眼,目光朝着城外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淡淡的在心中升起四个字:除恶务尽。

    对于周小小的话,他并不认同。这个骷髅脸王晓磊就因为是傻有钱商会议长的孙子就可以在犯下那么多罪恶之后还活着么?没有了男人的能力,并不意味着他以后就不会作恶,正相反,对于这种人来说,他反而可能会变本加厉。不论如何,这样一个败类、渣滓,在姬动心中,都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因此,他才背着周小小,派出了大衍圣火龙。他不想让周小小难做,又绝不会放过王晓磊。

    另一个房间中,周小小也被这一声轰鸣惊醒了,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释放出自己的灵魂之力,感受着天干圣徒们的情况,当他感受到众人都在各自房间默默修炼后,这才松了口气。在他看来,王晓磊还有八冠修为的曹毅在身边,只要不是遇到天干圣徒这些人,自保是毫无问题的,自然也不会近一步联想到什么。

    陈思璇在房间中也同样看着那轰鸣传来的方向,此时她心中已经明白了姬动刚才来到自己房间的目的。嘴角处不禁流露出一丝微笑,姬动做什么事她都会无条件的支持,更何况姬动这嫉恶如仇的性格本来就是她所喜欢的。

    ……

    西金帝国首都金城某处。

    一名正坐在床上看着账本的老人突然全身巨震,原本红润的面庞突然血色尽褪,猛然从床上站了起来,遥望东方,全身颤抖着,“晓磊,你,你怎么会……,为什么爷爷给你身上留下的生命种子气息会消失了。不好。晓磊一定是出事了。”

    “来人,来人——”老人的脸色瞬间变得狞厉起来,高声怒吼着。

    ……

    “菊花猪,到我房间来,我有事和你商量。”姬动站在杜馨儿的房间门外,向里面说了一声。菊花猪这猥琐的家伙,是粘上杜馨儿了,非要和她住在一间,杜馨儿也乐得和这可爱的小猪亲热。

    “干什么?”菊花猪没好气的从房间中蹿了出来,心不甘情不愿的看着姬动。身体腾跃一下,就来到了姬动的肩膀上。

    姬动道:“我要和你单独谈谈,到我房间去。”

    菊花猪哼了一声,到也没有反对。今天姬动那一击近乎完整版的大幽焱冰,还是给它留下了一些阴影。

    姬动带着菊花猪来到自己房间之中,关上门,菊花猪直接跳到了姬动创伤,转过身趴在那里,一双小眼睛眨啊眨的看着姬动。

    “叫我来干什么?”

    姬动道:“菊花猪,按理说,我应该称你一声前辈,毕竟,你是圣邪岛五大圣兽之一,不知道活了多么悠久的岁月,又有着圣级的力量。但是,我却并不想这么称呼你。自从见到你以后,你和姚谦书订立契约,我们就一直将你当朋友看待。所以,我们才一直只是叫你菊花猪而已。”

    听着姬动的话,菊花猪那懒散的眼神收敛了几分,它显然没想到,姬动竟是要和它如此郑重的说话。

    “姬动,我也一直当你们是朋友呀。你说这些干什么?大家心照不宣就是了。”菊花猪很自然的说道。

    姬动摇了摇头,道:“不,在我看来并不是这样的。你似乎并没有将我们真正当成朋友看待。”

    菊花猪先是一愣,转而大怒,“放屁。在圣邪岛的时候,难道本圣猪没有全力保护你们么?怎么不把你们当朋友看待了?”

    姬动道:“我们其他人都还好说。可是。菊花猪,你想过谦书的感受没有?自从你和他订立了契约之后,你可曾与他一同对敌过?可曾和他成为真正的伙伴?哪怕是我们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你也只是和馨儿在一起。我知道,你和谦书之间是平等契约,谁也不能约束对方。但是,你现在这样做,对谦书是不公平的。没错,听起来,他有你这么一位圣兽作为魔兽伙伴,是其他人远远无法相比的,更是没可能超越的。可是,这样对谦书来说真的就是好事么?你除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将他吃的分文皆无,快到讨饭的地步,不断的折磨他以外,你为他做过什么?大家既然是伙伴,就要相互帮助。”

    菊花猪哼了一声,眼中的怒气已经渐渐散了,嘟囔道:“我不就是吃了他点东西么?”

    姬动沉声道:“你吃的那是一点么?我比你认识谦书要早很多,很清楚他是怎样一个人。身为甲木系魔师,在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天机城的一名医生。那时候他就已经创下了相当不错的名头,被人称之为药医必死病,钱渡有缘人,他这姚谦书的名字更是被我戏称为摇钱树。可见他是一个多么爱财之人。可是,你们订立契约之后,他肯为你花光所有的积蓄,没错,我承认,他这是希望得到你的帮助,可是,像他这样一个对金钱那么看重的人,能够将自己的金钱全都为你所花,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他对你的诚意么?你们订立的是平等契约,他不能要求你什么,我们当你是朋友,也不想勉强你什么。他现在已经没钱来供你吃住了,周小小那胖子不是答应包管让你吃饱喝足么?那么,就请你放过谦。我知道,你一定有能力和他解除契约。以前的什么我们都不想再多说,如果以后你愿意成为我们的朋友我们欢迎,否则大家各走各路,再不相干。”

    听着姬动的话,菊花猪不禁有些呆住了,它从来都没想到过,身为圣兽的自己,竟然会被人驱赶。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有着极为超然的身份,谁也不能相比,毕竟,除了烈焰以外,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它的等阶更高?一直生活在圣邪岛五圣山的它自然是极其自我的,一切都以自我为中心,当初和姚谦书订立契约,也是纯粹的希望利用姚谦书把自己带离圣邪岛,到外面去玩玩。几年相处下来,正如姬动所说的那样,都是姚谦书在尽量满足它那恐怖的食欲,它却从来未曾为姚谦书做过什么。

    白天一战,让菊花猪明白了它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无敌的,而此时姬动的话虽然并不严厉,但话语之间还有那拒人与千里之外的神情竟是在明确的告诉他,让他离开,天干圣徒不愿再与它有任何关系。菊花猪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他们就不希望有自己这个圣级的木系辅助在身边么?

    看着菊花猪呆滞的表情,姬动继续道:“谢谢你今天提醒我烈焰的事,但我对烈焰的感情恐怕也不是你能想象的。菊花猪,我们天干圣徒是一体的,谦书是我兄弟,我不能再看他这么痛苦下去。不久之后,我将带领着伙伴们一起去寻觅合适的坐骑伙伴。所以,我希望你放过他,你知道么?哪怕是一只普通的六阶魔兽,对谦书的帮助都比你大。我们需要的是伙伴,真正可以将自己那不设防的后背相互托付的伙伴,而不是一个利用者。哪怕你是圣级,对我们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

    看着姬动,菊花猪的眼神变得阴沉了许多,“姚谦书为什么不自己来找我说?”

    姬动淡淡的道:“毕竟订立契约一场,他其实是个很念旧情的人。”

    菊花猪沉声道:“你们真的不要我这个伙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