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我的火焰,又怎么会伤害我的姬动呢?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是的,在这一刻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姬动。他心中所压抑的一切已经完全爆发出来,他甚至不再顾忌随时有可能爆发出来的杀神气息,就那么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

    眼看着,他的身体就要冲入红莲天火了。就在这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姬动的身体突然在空中停滞了一下,整个人都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弗瑞、渺渺和宋瑞龙提到嗓子眼的心顿时剧烈收缩起来,弗瑞再次呐喊,“小师弟,快回来,不能去。”

    也就在这时候,一共九点红色光芒突然从姬动体内冒了出来。九点光芒悄然扩散,在姬动身体周围围绕成一个圆圈,下一刻,直径五米的红色光罩已经将他的身体笼罩在内,而迟滞了片刻的姬动,也就在这时猛冲而出,身体直接冲入了红莲天火之中。

    远处,看着这一幕的陈思璇,痴痴的道:“我的火焰,又怎么会伤害我的姬动呢?”

    宋瑞龙呆住了。弗瑞和渺渺也呆住了,就在那红莲天火之中,姬动的身体终于停住,那接天连地的火焰,不断冲刷着他的身体,但他就站在那里,直径五米的巨大光罩笼罩着他的身体,将红莲天火轻松撑开,这终极必杀技的火焰,竟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这在任何人眼中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可它却就这样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烈焰、烈焰……”姬动呆呆的站在红莲天火之中,已是泪流满面。在这一刻,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地心世界,又拥抱着他的烈焰。沐浴着红莲天火,他感受到的就只有温暖,那在他身体周围撑开光罩的九点红光,可不正是烈焰留给他的九枚本命莲子么?

    是啊!这是烈焰的红莲天火,它又怎么会伤害到烈焰的姬动呢?

    红莲天火的温暖,似乎在浸润着姬动的心,泪水不受控制的狂涌而出,姬动整个人就站在那红莲天火中轻轻的颤抖着。

    宋瑞龙、弗瑞和渺渺都停下了脚步,他们不敢再继续接近了,距离红莲天火还有千米,他们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全部魔力都被压制住了,此时的他们,就像是普通人一样。在这属于神的终极必杀技面前。他们的力量显得那么渺小。

    渺渺喃喃的道:“看来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姬动是极致双火魔师,又掌控着混沌之火。这红莲天火也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不,不是这个原因。我想,应该是因为这红莲天火来自烈焰,所以才没有对他造成伤害。”弗瑞微微有些喘息,刚才看着姬动冲入红莲天火,实在是把这位雷帝吓坏了。要是小师弟出了什么事,他可就没法交代了。

    直到此刻,陈思璇才走到他们身边,他们的目光都落在沐浴在红莲天火的姬动身上,虽然现在他没有被红莲天火所伤,但他们却依旧充满了担心。

    但就在这个时候,姬动却从红莲天火中走出来了,一步步走出红莲天火,朝着众人的方向行来。当他离开红莲天火超过三十米后,身体周围的那个红色光罩也随之自行消失,九枚烈焰的本命莲子自行收入到姬动体内消失不见。

    弗瑞长出口气,小师弟总算是出来了,没事就好。

    可是,下一刻。他们的心却再次揪紧,当姬动走出距离红莲天火一百米的时候,突然又停下了脚步,再次转向红莲天火的方向。定定的站在那里,没有再移动。

    “姬动他这是怎么了?”宋瑞龙不明所以的问道。

    弗瑞叹息一声,“大哥,释放这红莲天火的主人,就是姬动的爱人。也正是因为圣邪岛大劫,他的爱人去世了。所以他才会这么痛苦,他的头发也是因此而白。看到这红莲天火,他那爱人留在这个世界中的痕迹,他又怎能不激动呢?”

    宋瑞龙吃惊的张大了嘴,他虽然隐约知道这红莲天火和姬动、弗瑞他们有关,却也不清楚这红莲天火的释放者竟然是姬动的爱人,那他这爱人究竟要强大到怎样程度?

    就在这时,站在距离红莲天火只有百米远的姬动缓缓开口了,他是向着红莲天火说话的。

    姬动的目光直直的,此时此刻,他那双眸之中竟然再没有半分的痛苦,只有那无尽的深情,那充满感情的声音,向着红莲天火倾诉着,“烈焰,我来了。我知道,你一定能听到我的话,对不对?刚才那一刻,沐浴在红莲天火之中,我似乎又感觉到了你就在我身边,我拥抱着你。感受着你的温柔和温暖。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抛下我而去,我有多么痛苦。我多么希望,这一刻能够看到你从这红莲天火中浴火重生。你的离去,令生命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你的离去,也让我再也看不到世间的色彩。我只想去找你,不论你在什么地方,不论要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只想去找你。可是,你却给了我一个十年之约,每年用名酒录上的一种名酒来祭奠你,这真的是你最后的心愿么?”

    说到这里,姬动停了下来,他的双眼再次变得模糊了,身体更是在不住的颤抖着。

    姬动的声音虽然并不大,但弗瑞等人都是一代强者,依旧能够清楚的听到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陈思璇的双眼已经噙满了泪水,下意识的就要冲过去。却被弗瑞拦住了。

    “不要去打扰他,在这个时候,谁也不要打扰他。你们不会明白他的痛苦。宋大哥,跟我去个地方。我也要去祭奠一个人。你和我去,省的守军误会。渺渺,你和思璇就在这里等我们。”说着,弗瑞再次上了紫雷耀天龙,庞大的龙身腾空而起,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宋瑞龙明显感觉到弗瑞的情绪不对,赶忙跟了上去。

    陈思璇紧咬下唇,渺渺的脸色也是一片苍白,看着弗瑞离去的方向,她想要跟去,但最终却还是放弃了。他要去祭奠她。在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去打扰他。

    面对红莲天火,姬动又开口了,他的第一句话却令陈思璇心中升起了滔天波浪。

    “烈焰,其实我知道,你和我这十年之约只是为了不想让我为你殉情。我知道,我都知道的。”姬动喃喃的说着,“你是怕我死去,你希望我好好的活着。可是,没有了你,我活着又和死去有什么区别呢?十年时间么?难道你认为,只需要十年时间就能冲淡我对你的爱么?你错了,我对你的爱永远都不会变,我只会更加的思念你。十年是么?或许,这也是你对我的一个考验。不过,你放心,只要是你说出的话,不论是对是错,我都一定会完成。十年后,等我为你完成这一切,我依旧会随你而去,不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去找你。”

    “一年了,你已经离开我一年的时间,我也思念了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我真的好想你,每当我想到你,我都会心痛的无法呼吸,而这样的煎熬我还要承受十年。烈焰,你要的十大名酒,我已经找到了六种,我这就为你调制第一种美酒,好么?就用我们最熟悉的生命之源。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多么想和你一起跟森妖们隐居在地灵山脉啊!”

    颤抖着,一支水晶调酒壶出现在姬动手中,他取出一瓶生命之源,打开瓶盖的时候。他的手竟然不受控制的有些痉挛。但是,他终究还是将那一瓶生命之源毫无遗漏的倒入了调酒壶之中。

    一滴滴晶莹的泪珠缓缓滴落在调酒壶内,刚开始的时候,泪水还是透明的,可很快,这泪水的颜色竟然开始发生着转变,由透明变成了淡红,再由淡红变成了红。

    生命之源是淡青色的,属于绿色的一种,红与绿,这原本是极不调和的两种颜色,可此时在那水晶调酒壶中,却显得那么的鲜艳。那一抹抹红色,如同水墨一般在充满生命气息的生命之源中绽放,就在那红莲天火的映衬之下。

    噗——,一口心血夺口而出,正好喷在了调酒壶上,就在渺渺和陈思璇双双惊呼的那一刻,姬动已经将水晶调酒壶的壶盖盖上。

    他猛然跃入半空之中,调酒壶瞬间在他掌中化为无限的光彩,一圈圈、一道道,那带着生命之源与他心血、血泪的液体,就在调酒壶中飞舞着。

    不,不,不,陈思璇心中疯狂呐喊着,在这一刻,她本以为自己可以承受住的坚持却终于破碎了,她猛的冲了出去,直奔空中的姬动冲了出去,她要告诉他,她要告诉他她是烈焰,她就是他的烈焰啊!她一直就在他的身边。她再也不愿看到他如此痛苦的样子。

    但是,就在这时候,突然之间,从天到地,包括红莲天火之内,所有的一切竟然突然定格了,姬动还保持着一个调酒的姿势,渺渺眼圈微红,感动落泪,陈思璇则保持着前冲的姿势,甚至还有两行泪珠在空气中飘荡。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停滞在了这一瞬间。

    神界。

    邪恶之神缓缓收回自己的大手,如果能有人看到他的脸色,那么,一定会发现,这位神王此时的神色是极其难看的。

    黑与白,两道巨大的光柱依旧如同天柱一般支撑着整个神界,但这里的一切却也像是凝固了一般。

    “难道我真的要输了?这所谓的爱,竟然有如此力量?还是这小子根本就不是正常人?”邪恶之神的声音中充满了不甘。

    善良之神优雅的声音随之响起,“你的输是必然的,不过,却还不是现在。对他们的这份考验也远不应该结束呢。”

    邪恶之神有些惊讶的道:“善良,我突然发现,你有的时候比我还要心狠。连我都有心要放过他们了,你还在坚持这个赌约么?”

    善良之神淡然一笑,“邪恶,你知道如果我赢下这个赌约,会向你提出怎样的要求么?”

    邪恶之神心中一震,“善良,你……”

    善良之神轻叹一声,“人间对神,有着无比的向往,可是,人类又怎么知道,我们神界的孤独和寂寞呢?在我们神界,有多少神希望找到继承者,从而恢复自由之身,哪怕是成为一个普通的人类,过上精彩的一生他们也愿意。邪恶,我们统治这个世界已经太久太久了。如果这次的赌约我赢了,我会要求,你和我一起卸下这神王之位。你懂了么?”

    邪恶之神大吃一惊,“你是说,他们……”

    善良之神淡淡的道:“所以我才会告诉你,对他们的考验还远远没有结束。毕竟,这个考验关系太大。不过刚过去了一年的时间,烈焰和姬动的十年之约,也就是他们的十年考验,我们要做的,就是推动这个考验继续下去。受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十年的磨砺换取永生的爱恋,我想,我们并不算如何残酷,不是么?苦尽甘来,才是最美。”

    邪恶之神笑了,“看样子,你真的很有把握。你对这个小子就那么信任么?人类的心,就真的那么坚定?”

    善良之神微微一笑,“看下去不就知道了么?对我们来说,剩余的九年在神界也只不过是九天而已。如果你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那么你现在就真的输了。”

    “输赢未定,你可不要言之过早。”

    ……

    圣邪岛,红莲天火前。

    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姬动的调酒在继续,渺渺的泪水持续流淌,他们根本不可能发现先前的任何变化,唯有陈思璇的身体停了下来,悄然凝固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烈焰,赌约尚未完成,你想让他形神俱灭,永坠轮回,承受无尽的苦难么?”邪恶之神冰冷邪异的声音在陈思璇的灵魂中回荡着。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