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唤醒雷帝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陈思璇详细的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向姬夜殇讲述了一遍。听了她的话,姬夜殇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太子殿下,傻有钱商会乃是天下第一商会,有着数百年积攒的底蕴。但是,它毕竟也只是一个商会。我不能容忍他们侮辱姬动老师这件事,因此,我已经通知了我父皇,对于这件事,我们东木帝国必定会有所反应。姬动老师是您的亲弟弟,这件事您是否也该有个说法?当然,如果您顾忌傻有钱酒店的影响力,就当我这番话没有说过。但我们东木帝国的立场是不会改变的。”

    姬夜殇双眼微眯,点了点头,“璇公主,这件事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有所处理的。谢谢你为姬动做的一切。”

    陈思璇摇了摇头,道:“如果姬动老师愿意,我的人都是他的。不需要谢什么。好了,太子殿下,告辞。”

    姬夜殇有些呆滞的目送着陈思璇和一众炽火学院的学员们离去,不禁有些嫉妒的自言自语道:“姬动。你这臭小子究竟有什么魔力,为什么如此完美的女孩子竟然都对你用情至深呢?不过,这确实是件好事,以这璇公主的身份、容颜也配得上你了。或许,只有她才能帮助你从烈焰女皇死去的悲伤中走出来。傻有钱商会,好一个傻有钱商会。难道我们中土帝国是好欺负的么?”

    几名等候姬夜殇的随从此时已经跟了上来,一名亲信低声问道:“太子殿下,我们去哪里?”

    姬夜殇沉声道:“去平等王府。”

    “是。”

    姬夜殇这边去平等王府了,天干学院大会议室中,姬动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遭遇也讲述完了,他的双眼已经变成了红色,他没有哭,但谁都能感受到他那份极致的痛苦。

    阿金沉默的低下了头,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蓝宝儿和杜馨儿更是早已泣不成声。渺渺低着头,向姬动道:“对不起,姬动,刚才是我不好。”

    姬动摇了摇头,眼中红色渐渐褪去,“烈焰在我心中并没有死。等一切事情结束之后,我自然会去陪伴她。事情我都说完了。相信你们也很奇怪这次为什么我会带着炽火学院的学员来交流。如果我现在向你们解释,你们很难有一种直观的认识。等到明天交流之战结束后,你们就会明白了。”

    云天机道:“主人,这次回归后,您不会再走了?”

    姬动脸上的神色变得柔和了几分,“天机,我不是说过么。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名字就好。等这边交流之战结束后,我会去一趟圣邪岛。烈焰去世快一年的时间了,我要去那里祭奠她,也会顺便带着我这批学员同去,让他们看看圣邪岛的样子。之后我可能会重返炽火学院,在那里继续待一段时间,你们也都和我一起去。天机,天干乙木圣徒和天干戊土圣徒你有没有人选?”

    云天机摇了摇头,道:“这两个圣徒人选正等着你回来决定。”

    姬动道:“好,那这两个人选就由我来决定。”

    姚谦书道:“姬动,如果这两个人选能够确定下来,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快去一趟地宫。你不在,大家还都没有去修炼五行法阵。这是我们必须要尽早掌握的。”

    姬动恍然道:“这样也好。距离烈焰的祭日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时间上还来得及。那我们在这边事了之后,就先前往地宫,记忆五行法阵,共同修炼。然后在前往圣邪岛就是了。”

    众人纷纷点头,这样的安排显然是最为合理的。

    姬动站起身,道:“带我去见师兄。他也是我们天干圣徒的一份子,我一定要唤醒他。”

    “我带你去。”渺渺自告奋勇的说道。

    姬动点了点头。众人离开会议室,直接来到了一层阴阳学堂入口的地方,正在他们因为没有令牌而不知道该如何进入的时候,毕苏带着冷月、祝归和卡尔来了。

    “姬动哥哥,你的头发怎么白了?”冷月现在已经长成大姑娘了,虽然不像陈思璇那样完美,但也是蓝宝儿那个级别的绝色美女。祝归看着姬动的白发虽然没问出什么,但眉毛也明显跳动了几下。

    “没什么。冷月,带我们先进入阴阳学堂。我要去见师兄。”

    “好。”冷月现在是阴阳学堂首席,在阴阳学堂中,有着极大的权威,开启通道,众人鱼贯而入。一直来到了弗瑞位于地下五层的住处。

    房门紧闭,从外面感觉不到半分里面的动静,一切都是死寂的。每个人的神色都黯然下来,曾几何时,雷帝弗瑞,那绝对是天干学院标志性的人物。多年以来,他一直是阴阳学堂首席,而这个位置也从未被撼动过。带领着阴阳学堂弟子四上圣邪岛,战绩辉煌。可以说是所有天干学院学员们心中的偶像。可现在的他,却将自己关闭在这小小的房间之中。

    站在弗瑞房间门前,姬动沉声道:“你们让开一些。待会儿谁也不要跟着进来。”

    “姬动。”渺渺叫了他一声。

    姬动扭头看向她,“还有什么事么?”

    渺渺有些担忧的道:“你不要过激,慢慢来。”

    姬动难得的流露出一丝微笑,“要不要我告诉师兄,你喜欢他?”

    “啊?”渺渺大吃一惊,俏脸顿时羞的通红,“姬动。你乱说什么?”

    姬动无奈的摇摇头,“我当然不会乱说,你问问大家,还有谁不知道你喜欢上了师兄呢?这并不是坏事。我支持你。”

    “嗯。”渺渺俏脸通红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别人,但也并没有在否认。圣邪岛大劫的时候,她就喜欢上了弗瑞。有的时候,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根本不需要什么太多的理由。渺渺还清楚的记得,当众人在菊花猪帮助下恢复行动能力时,弗瑞第一时间挡在了她身前的情景。他那宽厚的肩膀,尽管在万雷劫狱界凌天之上,却依旧带给她强烈的安全感。

    后来,夜心死于万雷劫狱界,弗瑞痛苦的近乎疯狂,渺渺一直都试图劝说他,陪伴在他身边。可是,弗瑞已经完全陷入了那极致的痛苦之中,这近一年的时间里,来看弗瑞次数最多的就是渺渺。她几乎每天都会来一趟。给弗瑞送些食物和酒。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喜欢弗瑞,但也正是因为弗瑞的关系,她才一直都没有返回魔盟,将魔盟事务全都交给了长老处理。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否在等待着这份感情能有个结果。

    “待会儿你们都不要进来,我要和师兄单独谈谈。”一边说着,姬动已经来到了弗瑞那厚重的房门前。

    没有敲门,姬动直接抬起右手按在石门之上,刹那间,浓郁的极致阴火瞬间绽放,黑色火焰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淹没了整个石门范围,却又没有波及到周围墙壁。单是这份控制力就令在场众人流露出钦佩的目光,很明显,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姬动的实力又进步了,而且进步的幅度相当之大。

    厚重的石门就在姬动这强横的魔力下悄然融化。没有发出半点声息就那么消失了。当石门消失的一瞬间,一股浓重的酒气从房间内扑面而至,令姬动释放的黑色火焰明显再次升腾了一下,下一刻,酒气已经被这极致火焰席卷一空。

    尽管姬动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当他看到弗瑞房间内的情景时,眼中神色还是剧烈的波动了一下,房间内并不脏乱,但诺大的房间却几乎是被酒瓶淹没的。一眼望去,他甚至找不到弗瑞的身影。

    双手一挥,两股气浪从姬动手上掀起,伴随着一连串的酒瓶碰撞声,房间内被姬动硬生生的扫出了一条通路,而弗瑞的身影也就出现在了这条通路的尽头。

    他身上的衣衫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清洗过了,身形依旧是那么高大,可此时的他,后背竟然有些驼了,背对着大门的方向,呆呆的坐在那里,原本如同钢针般坚毅的短发此时已经变成了乱蓬蓬的长发。而且这长发竟然是灰色的。姬动说的没错,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弗瑞承受的痛苦。看着弗瑞的背影,他站在那里足足几分钟没有移动。

    外面的众人虽然按照姬动的吩咐没有进来,但他们的目光也都落在房间之中,一个个神色都有些紧张。

    “师兄。”姬动低沉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他这并不是一句简单的呼唤,而是夹杂了灵魂之力的震荡。

    呆坐在那里的弗瑞身体猛的一震,似乎是被姬动这一声呼唤唤醒了一般,但他的身体却有些僵硬的回转过来。

    弗瑞老了,本应正当壮年的他,看上去竟然给人一种苍老的感觉。看着他那空洞的双眸,姬动就像看到了之前的自己一样。

    当弗瑞的目光落在姬动身上时,他那空洞的双眼终于流露出了一丝神采,嘴唇嗡动,用难以想象的沙哑声艰难的道:“小师弟。”

    就在这时,姬动大踏步上前,几乎是几步就来到了弗瑞面前,弯腰伸手。一把抓住弗瑞衣服的前襟,用力将他扯了起来,然后再紧紧的将他那高大魁伟的身体搂住。

    没有一句劝慰,但姬动带给弗瑞的,确实灵魂上的震撼,弗瑞的身体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他那空洞的双眼渐渐变红,“夜心死了,夜心死了。小师弟,你知道么,我的夜心死了。”这么雄壮的一条汉子,在这个时候竟然放声痛哭,但他的双手终究反搂住了姬动的身体。

    听着弗瑞的声音,站在门外的众人中,除了阿金神色还能勉强保持平静以外,其他人无不垂泪。不论是雷帝还是暴君,他们在强大的外表下,都有着一颗对爱情执着的心,否则,他们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了。

    姬动没有吭声,就那么抱着弗瑞的身体,淡淡的白光从他身上悄然闪动,如丝如缕般注入到弗瑞体内,正是混沌之力。去除了属性,最纯粹的混沌之力。

    在干掉了三足金乌并与胖子周小小一战之后,凭借着自己强大的灵魂漩涡,姬动终于开始能够掌控自己的混沌了。

    受到混沌的滋润,弗瑞僵硬的身体开始慢慢恢复,体内的魔力也在这混沌的帮助下被一点一滴唤醒。

    良久,直到弗瑞的哭声渐渐收歇,肌肉、骨骼重新恢复力量之后,姬动才缓缓松开双手,抓住弗瑞的肩膀,将他推开到距离自己一尺的位置,双手没有松开,目光灼灼的盯视着弗瑞那充满了痛苦的双眼。

    “师兄,烈焰也死了。”

    “你说什么?”弗瑞猛然一震,他之所以听到姬动的呼唤声能够从自我封闭中暂时醒过来,实在是因为他和这个小师弟深厚的感情。而姬动此时的这句话,就像是一柄锋利的长剑,将他那封闭的心扉瞬间破开。

    直到此时,弗瑞的双眼才能看清眼前的一切,他看到的,是一头白发的小师弟,那曾经英姿勃发,此时却拥有着死寂冰冷眼神的小师弟。

    “你说,烈焰女皇她……”弗瑞呆呆的看着姬动。

    姬动双手用力,抓紧弗瑞肩膀,甚至能够听到弗瑞的双肩在发出吱吱声响,“师兄,我们的爱人都死了。没有人能够比我更了解你现在的心情。因为,曾经的我也和你现在一模一样,但是,有一天我突然想通了。我们这样沉沦下去,对得起我们的爱人么?我们这样沉沦又有什么用?难道我们的爱人就这么白死了么?烈焰在临死前,留下了一个心愿,她这个心愿,我需要用十年来完成,同时,在这十年内,我也要用自己的力量去为她报仇。正是这个目标,让我从沉沦中觉醒。”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