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吐吐就习惯了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是。”对于姬动的命令无条件执行。日月学堂的学员们在近三个月的地狱式训练中已经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三十道身影分成六组飞快的朝山上攀登而去,行进过程中分毫不乱,更是脚踏分身错影,带起一丝残影,不断变换着身形的位置。这样才能让敌人无法锁定。

    陈思璇眉头微皱,向姬动道:“姬动老师,这么做是不是太残忍了。难道连伤者也要杀么?”

    姬动淡淡的道:“记住,这是战场,在战场上是没有仁慈可讲的。只有死人才完全不具备威胁。更何况,只有让他们真正见血,真正的杀戮过,才能令他们完成这段时间苦修的升华。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带着他们来到这里?”

    说完这句话,姬动脚尖轻点,整个人已经扶摇而上,跟随在他的学员们后面登山而去。

    看着姬动的背影,陈思璇轻叹一声,她发现,自己以前似乎对他的了解并不全面,在他那份深情之外。还有许多自己未曾看到过的东西。单是这份果决,就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攻山。”狼天意这边也同样下达了命令,三千重装骑士们这才反应过来,山贼的埋伏已破,他们现在需要的就是剿灭对方。

    日月学堂六组学员此时已经登上了山腰处那些山贼们埋伏的地方,当他们刚一来到这里,就不禁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如同地狱一般的场景。到处都是鲜血飞溅留下的痕迹,破碎的尸体,残肢断臂,甚至还有内脏、脑浆,惨叫声不断从四处传来。五百名山贼,在先前他们那一炸之下,就死了近百人,受伤者更是足有二、三百之多,只有一些运气特别好的,距离被轰炸中心较远的山贼才得以幸免,此时早已跑了。六组学员所面对的,都是受了伤无法逃走的山贼。这些山贼还需要动手屠戮么?女学员们早已一个个脸色惨白,如此情景他们谁不是第一次见到?眼前这可不是魔兽,而是活生生的人,和他们一样的人啊!

    “还不动手。”姬动冰冷的声音适时响起。

    机灵灵打了个寒战,学员们一个个紧咬牙关向姬动看来。突然间,他们眼中的姬动突然变得模糊了,下一刻,姬动已经化为一道流光出现在他们背后,等他们转过身来的时候。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就在姬动身前,数十根白色的长矛停滞在半空之中缓缓融化,而不远处,一个瘦小的身体已经在缓缓倒下,他的头已经不见了。

    偷袭,这是偷袭,利用学员们不适应眼前场景的机会,山贼中留下埋伏的魔师突然暴起偷袭。这些白色的长矛无疑是庚金系魔师最擅长的群体攻击方式。如果面对这些攻击的是六冠以上魔师,那么,就算之前未曾发现,他们自身的魔力也会感受到危险形成屏障来防御。可是,日月学堂这些学员们只不过是平均两、三冠的魔师而已。

    “你们记住,这里是战场,你们所面对的,都是敌人。就算他们伤的再重,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都可能会临死反噬,反咬一口。如果我不出手,现在你们三十个人已经是三十具尸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只有尸体才是最为可靠的。还需要我再说什么吗?动手。”

    最后两个字,姬动完全是爆喝出声,强力的精神震荡刺激着日月学堂学员们的神经。下一刻,他们终于开始发动了。一道道浓烈的魔力光芒,就像是发泄一般四散轰击。山贼们几乎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硕果仅存的几名隐藏在人群中打算偷袭的山贼也根本没有任何机会。惨叫声伴随着那浓烈的魔力光芒闪耀不断响起。六组学员,就像是六柄死神镰刀一般,不断收割着他们的生命。

    当狼天意带着他的重装骑士们来到山顶的时候,不禁吃惊的张大了嘴。他是见过血经过不少实战的。可眼前这种屠戮的景象却还是第一次见到。那宛如瑞气千条的魔力光芒,疯狂的收割着一条又一条山贼的生命。当他来到山顶的时候,正好看到最后一名山贼被一道浓烈的红色火焰所吞噬。

    重装骑士们已经完全不需要动手了,在这半山腰上,就像是被重型战车碾过了一样,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很难找到。而那三十名回归到姬动身边,一个个脸色惨白的学员们正在不断的喘息着。在他们之中,可是有十五名女学员啊!他们每个人都是那么的青春年少,甚至都带着几分稚嫩。可就是这样的三十个年轻人,却带走了数百条生命。

    狼天意吞咽了一口唾液,心中暗想,这究竟是怎么一个团队啊!难道说,少主是在培养杀手不成?

    这可以说是重装骑士们面对的最简单的一场剿匪战斗了,只不过是爬山而已,甚至都没动手的机会。此时,再也没有一名精锐骑士敢小看眼前这些年轻人,尤其是那个一头白发,站在那里神色冷峻被副军团长称之为少主的年轻人。难道他是魔鬼么?就算是军队中最嗜杀的刽子手,恐怕也比不上他。毫无疑问,屠戮山贼的命令就是他所下达的。

    “哇——”辛舞第一个吐了出来,杀戮对内心的冲击,浓重血腥味和着地狱般场景对生理的刺激,令她再也忍耐不住。而她这一吐。就像是导火索一般,三十名学员无不弯腰大吐起来。

    姬动脚尖点地,腾身而起,缓缓落在狼天意面前,“我想,这里不需要打扫战场了。让你的人再休息一下。”

    “是,少主。少主,您的这些学员不会有事。”狼天意试探着问道。他现在才明白自己当初得罪姬动的时候有多么幸运。如果不是自己抬出钻石军团的名头,恐怕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姬动淡淡的道:“吐吐就习惯了。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见过血永远也成不了真正的战士。”丢下这句话,他已经径自走到一旁,站在一块较高的石头上朝远方看去。

    “给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陈思璇已经来到了姬动身边,将一瓶烈酒递到了他面前。

    姬动也不客气,一掌排掉瓶口,仰天灌下烈酒,只有在感受着烈酒带来的灼烧时,他那淡漠的眼神中才会出现几分炽烈的光彩。

    陈思璇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姬动的侧脸,突然间,她对他道:“姬动老师,我想亲你一口。”

    “噗——”姬动一口烈酒猛的喷了出来,酒呛到气管,顿时剧烈的咳嗽起来。陈思璇赶忙上前,一边为他拍着背。一边低笑起来。姬动眼中的淡漠顿时被羞恼所代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只是因为剧烈咳嗽着说不出话来。

    他第一次发现,这陈思璇的心理素质竟然如此强悍,要知道,单是这里的血腥味儿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在这种情况下对自己说出这么一句话,顿时被呛到了。

    “姬动老师,你怎么这么大反应。难道你和我的想法一样么?”陈思璇向姬动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向上卷曲的修长眼睫毛就像能勾人魂魄一般。

    “少胡说。”姬动侧身拍掉陈思璇为自己拍背的手,手中的酒瓶也随手丢了出去。

    “姬动老师,那你让不让我亲啊?”陈思璇小声的问道。

    姬动怒道:“不让。这里是战场。可不是给你**的地方。你再不注意点,就回学院去。”

    陈思璇低下头,嘟囔了一句,“男子汉大丈夫还会害羞,亲一下又不会少块肉。真小气。”

    姬动上身微微一晃,险些一头从石头上栽下去,没等他发作,陈思璇已经远远的跑开,去安慰那些被姬动说是吐吐就习惯的学员们了。

    之前,他的心情确实不好,眼前这番杀戮景象,令他不自觉的想起了当初圣邪岛上万雷劫狱界爆发时的情景,自然而然就想起了他的烈焰。可被陈思璇这么一打岔,他的心情反而好多了,连喝酒的心思都没有了。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陈思璇对自己如此痴缠。当初蓝宝儿虽然也喜欢他,可却远远没有陈思璇这么直接。面对这种毫不掩饰的倒追,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人家又没做什么过分的事,他不会爱上别人,但他也没法阻止人家喜欢他啊!喜欢一个人又没有错。

    直到吐无可吐,日月学堂的学员们才逐渐停了下来,偶尔还不禁干呕一声。

    陈思璇拿了一些清水给众人,让他们漱漱口。紫晨星凑过来,压低声音道:“思璇,你怎么没事?”

    陈思璇道:“姬动老师说的对,这里是战场。如果不是敌人流血,很可能就是我们流血。不想变成这些山贼的样子,在对敌的时候就要果决。虽然我也认为姬动老师的做法有些过激,但我还是支持他。大家赶快休息一会儿。战斗才刚刚开始。”

    她在这边安慰着学员们,另一边,狼天意来到姬动身边,“少主,我有个建议。不如让我的士兵和您的学员们聊聊。我们也都是从这种情况中走过来的。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比您这些学员还不堪呢。我手下这些都是老兵油子了,让他们去开导开导您的学员或许效果会更好。”

    姬动有些惊讶的看着狼天意,“这是个不错的办法,那就麻烦你了。”

    很快。狼天意就专门从他手下的士兵中挑出了三十个能说会道的,跑过去开导一众学员了。姬动凝神听了几句,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这种开导还是很有效果的。他要的是学员们适应战斗,但却绝没打算给他们心中留下阴影。

    “兄弟,吐的爽不爽,这没什么,就当清清肠胃了。”一名老兵对一名学员说道。

    学员怒道:“你是来笑话我的么?”

    老兵道:“当然不是。我是来表示钦佩的。”

    学员更怒:“你讽刺我么?”

    老兵道:“更不是了。我是真的很钦佩你们。当初,我们这些老兵也都是上过战场的。那时候,别说是杀人,看到敌人都手软脚软,等到敌人冲到跟前,只敢胡乱挥舞手中的武器,要不是那时候的老兵帮忙,我早就死啦。”

    学员的脸色平静了几分,被老兵的话吸引住了。

    老兵继续道:“后来,我终于第一次杀人了,那一次,我整整吐了三天,晚上一闭眼就会梦到我杀死那个人的样子。足足半个月没缓过来。和我那时候比,你们就强的太多了。平均每个人都杀了有近十名山贼。就冲这个,我就要对你竖起大拇指,说一声好样的。”

    一边说着,老兵偷偷的瞥了不远处另一名老兵一眼,压低声音道:“看到那家伙没有?他当初还不如我呢。我最多也就是吐吐,据说,这小子从战场上下来以后,全身都是臭味儿,竟然大小便失禁了。所以,我一直认为,第一次杀人,只要没尿裤子就是好样的。小兄弟,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会说佩服你了。”

    “你不是在哄我。”学员有些疑惑的说道。

    老兵拍拍胸脯,道:“当然不是,熟悉我的兄弟都叫我一声三叔,你可以去打听打听,我三叔什么时候说过谎话。”

    学员脸上的苍白缓和了许多,和老兵也热络了起来,“三叔,你的身材真魁梧啊!”

    老兵反手拍拍学员的胸脯,得意的道:“你们是魔师,比魔力我当然不行,要说身材,那咱绝对是军团里排在前几名的。咦,小兄弟,你的胸肌很发达啊!真看不出来。”

    学员恶狠狠的盯着三叔的手,“我是女生。”

    老兵:“呃……,我先走了,我也去吐一吐……”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