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护短是传下来的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轩辕鑫在学院内的地位是排在前十的。一向自负实力强大,他的实力在老师中也确实能排在前列,否则也不能成为庚金系系主任了。炽火学院毕竟不是天干学院,六冠魔师在这里已经是相当强大的。

    可就是这么一位六冠魔师,在使用了自己的魔力铠甲和魔兽坐骑之后,竟然被那只有二十出头的青年老师瞬间制服,甚至连半分反抗都没有做出。可以说,两个人之间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攻防转换。

    事实上,轩辕鑫虽然和姬动有差距,但也不至于差距这么大。实在是因为姬动的实力对他来说太过突然了。

    瞬间迸发而出的极致阳火,全面压制了轩辕鑫的魔力,也震慑住了他的心神。他的满前怒火在真正的极致火焰面前瞬间溃散。当他骇然看向姬动的时候,只觉得姬动的双眼似乎也变成了金色似的,精神恍惚之间,就已经变成了眼前这个样子。

    灵魂上的完全压制,魔力上的完全压制,令这位庚金系系主任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落入姬动手中。

    “轩辕……”唐依恋惊呼一声,飞身就朝着姬动冲了过来。先前在轩辕鑫骑着金钱雪豹向姬动冲去的时候,她嘴角处还流露着冷笑。姬动一巴掌抽掉了轩辕鑫半口牙齿,令她也恨到了极点,轩辕鑫要是能将姬动斩杀。她根本不会有半分担忧。决斗是两个人的事,就算学院也不能阻止。最多是轩辕鑫受到一些处罚而已。炽火学院虽然在南火帝国已经是最好的学院,但也需要轩辕鑫和她这样优秀的魔师做老师,她一点也不怕会遭到学院责难。当轩辕鑫动手的时候,她心中甚至已经在思考应该如何向学院交代姬动死的问题了。

    可是,谁能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会变成这样。姬动的右手直接抓着轩辕鑫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白色坚硬的魔力铠甲护颈竟然被姬动的手完全抓了进去,根本没能起到半点防护作用。心中大急之下,唐依恋已经乱了方寸。

    等她真的冲入姬动魔力释放的范围时,她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丈夫会败得这么惨。极致阳火的恐怖压力令唐依恋一个踉跄,险些站立不稳。炽热的魔力波动更是令她再也不敢前进半分。火克金,次克木,她的乙木魔力在姬动的极致阳火面前只是一个笑话。

    “我没记错的话,刚才轩辕老师说的是生死决斗,对。”姬动目光扫向周围一众师生。

    看着他身上散发出的强烈金光,再看看他头顶上那刺目而特殊的七冠黑白双色阴阳冕,每一名学员和老师都屏住呼吸。尤其是先前那些讥笑过一班学员的人,更是面如土色的悄悄退后。

    “别动手,姬动老师,求你饶轩辕一回。”唐依恋终究还算聪明,当她闯入姬动的魔力范围,感受到那无比恐怖的属性压制后,第一时间做出了她这一生最正确的一次选择。因为她已经清楚的从姬动眼中看到森然杀机。如果说轩辕鑫杀姬动还会有些麻烦,可能会受到学院责难的话。姬动此时要杀了轩辕鑫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生死决斗是轩辕鑫自己提出来的,他之前的样子更是分明要将姬动一击毙命,有这么多师生作证。姬动要想杀他,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姬动的目光转向唐依恋,眼中杀机略微收敛几分,在他手上的轩辕鑫正拼命挣扎着,窒息的感觉令他仿佛已经看到了死神的召唤。可是,不论他如何挣扎,在姬动的魔力全面压制下,又怎么可能挣脱呢?不需要姬动再动手,只要再过一会儿姬动还不放开手,他依旧要窒息而亡。

    “姬动老师,求求你。其实轩辕针对你也是为了学院,因为你以前天天喝酒,不务正业。不好好教导学员们。却成为了一班班主任,我们才有些气不过。轩辕做的确实过分了,但也罪不至死。请你放过他这一次,我们愿意立刻离开炽火学院,再也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唐依恋悲声哀求,眼中充满了恐惧。

    听着唐依恋的话,姬动眼中杀机逐渐收敛,一步跨出,离开了金钱雪豹头顶。金钱雪豹这才挣扎着把头从泥土中抬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看着姬动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惧,灰头土脸的趴在地上,身体甚至还在颤栗。

    姬动随手一抛,将轩辕鑫像丢垃圾一般甩到唐依恋面前,轩辕鑫第一时间摘下了自己的头盔,他的脸已经涨成了紫红色,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唐依恋赶忙搀扶着他,脸上神色终于放松了几分。

    此时,在场所有人看着姬动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谁能想得到,这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拥有着达到七冠的恐怖魔力。七冠,那可是天师级强者啊!在整个炽火学院内,达到这样修为的也只不过是三、四人而已。而姬动先前释放出的金色魔力他们更不知道是什么。隐约猜到那是火,可丙火是红色,丁火是蓝色,这金色又是什么火焰?别说是学员们,就算是老师们又有谁见过极致阳火呢?

    “怎么回事?”祝融威严的声音在此时想起,人群分开,祝融在丙火系系主任阳炳天的陪同下走了过来。

    学员们都低着头向祝融行礼,老师们也恭谨的站在一旁,祝融在学院中的地位毋庸置疑,连南火帝国皇室都对他尊敬有加。

    祝融瞥了一眼那匍匐在地的金钱雪豹,冷哼一声,“你们很行啊!在这大陆危急的时刻,竟然还在这里内斗。你们很有本事啊!姬动,这件事是你挑起来的?”他的目光冷冷的看向姬动,如果是熟悉祝融的人。此时一定看得出,祝融的眼神中根本没有半分怒意。

    “是,老师。”姬动恭敬的向祝融行礼。

    老师?这个称呼一出,周围众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姬动是祝融特批进入学院的,但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此时听姬动叫了祝融这一声老师,他们才明白姬动这一身修为并不是凭空而来。人家根本就是院长的弟子啊!

    “公然扰乱学院秩序,你可知错?”祝融严厉的斥责道。

    姬动点了点头,没有再吭声。只有阳炳天看到祝融脸上的肌肉略微牵动了一下,竟是像在笑。

    其实,祝融和阳炳天早在先前姬动和轩辕鑫动手之前就已经来了,只是祝融没有立刻过来,而是在远处观察着姬动。就算唐依恋不求情,他也不会让姬动杀了轩辕鑫的,不论怎么说,轩辕鑫也是学院的老师,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

    通过观察,祝融惊喜的发现,自己那天才学生似乎又回来了,至少他眼中重新出现了生机,不再是空洞死寂的只知道喝酒。事情的始末先前早有其他老师想祝融汇报过了。姬动肯为自己的学员出头,就证明他已经真正的将自己带入了老师这个角色。

    眼看着事情已成定局,姬动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没有下杀手的打算,祝融这才带着阳炳天一起走了出来收拾残局。

    看着姬动状似乖巧的样子。祝融不禁一阵好笑,这臭小子,终于不再摆张死人脸给我看了。

    “好了,都散了。这件事姬动老师你要做出书面检讨。同时,轩辕鑫老师的所有治疗费用也由你承担。以后如果你们再有私斗,到学院外面打去。在学院里面闹得沸沸扬扬的像什么样子?”

    就,就这么完了?地上跌碎了一地下巴,眼看着祝融行若无事,双手背后转身走了。老师和学员们面面相觑。终于找到姬动护短的根源了。祝融院长一向以脾气火爆、刚直不阿著名。别说是老师了,就算是学员在学院里面大家,也必定是严惩不贷。可这打架的对象换成了姬动。他竟然就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带过了。

    一年级的学员们甚至在想,一班的这位姬动老师之所以那么护短,是不是就跟院长学的?可是,祝融如此处理还真没有人能说出什么。姬动和轩辕鑫之间的战斗确实是私斗,而且还是轩辕鑫主动提出的生死决斗。真要追究起来,姬动的错,是在于之前在礼堂中抽打轩辕鑫的一巴掌。可人家祝融院长可是刚刚才来,根本就没看到那一巴掌的情况。而姬动又没有向轩辕鑫下杀手。这还有什么可追究的?归根结底,在魔师的世界中,力量是一切的源泉。当解冻展现出绝对压制性的力量后,谁还会去找不自在?

    轩辕鑫和唐依恋夫妻二人对视一眼,两人都不禁羞愤欲绝,一声不吭,扭头就走。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再学院中积威甚重,恐怕早已有嘘声响起了。

    而学员和老师们再看姬动的目光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七冠,这么年轻的七冠魔师意味着什么?毋庸置疑,这位姬动老师的未来甚至是祝融院长这个级别也挡不住的。落在姬动身上的目光再没有了不屑,更多的,都换成了敬畏。

    一班学员们,一个个挺起胸膛,扬眉吐气。自发的围了上来,将姬动围在中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将他们这些天所受的屈辱都向他们这位老师倾诉着。

    紫晨星脸上还有姬动那一巴掌留下的印记,可他此时却极为兴奋的喊着,“姬动老师,今天让我请您喝酒。以后我要是在犯浑,您就还抽我。”

    他这话听起来似乎有些可笑,可此时听到这句话的学员们,绝大多数竟然心中都愿意取代他的位置。

    姬动扫了他一眼,脸色还是那么冷冷的,“喝酒可以,不过,我请。”

    一班众学员欢呼一声,在其他班级学员们艳羡的目光中,众星捧月的和姬动走了。

    不过,姬动和学员们的聚会还是推迟了,刚一出操场。阳炳天就走了过来,“姬动,老师找你。”

    姬动点了点头,向学员们道:“你们回班里等我,待会儿我去找你们。这段时间也不要荒废了,继续练循环阵法。”

    “是。”除了陈思璇之外,其他学员立刻整齐划一的答道,在别人看来,护短可能是个不好的行为,可是身在其中的学员们却正是因为姬动的护短而对他完全钦服。尽管姬动比他们大不了两岁,可在他们眼中,姬动即是他们的师长,也是他们的偶像。

    姬动跟随着阳炳天一起来到了祝融的办公室,一进门,姬动就愣了一下,轩辕鑫和唐依恋已经比他们早来了,轩辕鑫半边脸高高肿起,那样子看上去多少有些滑稽。此时是唐依恋正在向祝融说着什么,一看到姬动进来,声音顿时嘎然而止。

    “好了,你们两个也别发牢骚了。姬动我叫来了。姬动,你为什么在表彰大会上打人?你必须要给轩辕老师一个交代。”祝融有些色厉内荏的向姬动说道。

    姬动何等聪明,看着老师的眼神,他心中不禁有些好笑,难道自己的护短真的像了老师么?他才不信祝融是刚刚才从轩辕鑫夫妻口中得知自己在表彰大会上抽飞了轩辕鑫的消息。先前当着众多学员和老师的面,祝融也没有指责他什么,直到来到这里,才说了出来,这不是护短是什么?而轩辕鑫夫妻却偏偏又是有苦说不出。

    “老师,打人是我不对。但是,轩辕老师对这次阿尔曼斯山试炼的学员评价不公。并侮辱我的学员。如果我不为学员出头,我这个老师还怎么做?”姬动的声音很平淡,并没有带出任何个人感情,听起来就像是简单的就事论事而已。

    祝融看向轩辕鑫和唐依恋,“有这么回事么?”

    唐依恋怒道:“当然没有,我们对学员的评价绝对公平,他们一班学员根本就没有获奖的资格。”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