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超必杀,禁、千、万,大幽焱冰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三足金乌对于姬动已经有了准确的整体判断。对手的灵魂突然变强,并且能够对它产生压制效果,它又怎能不吃惊呢?这虽然不足以阻止它继续自己的技能,但在震惊中,三足金乌也难免会出现片刻失神。姬动就趁着这瞬间的工夫全面爆发了。

    冷傲邪异的黑色瞬间升腾,姬动身体周围在这一瞬间完全变成了纯粹的黑色,背后的阴阳双火凝聚法阵瞬间只剩下阴火凝聚法阵,与此同时,一共十二道黑光从他头顶上方的阴阳冕中迸发而出,身上的神火圣王铠也在这一刻完全变成了黑色。和姬动在一起的陈思璇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姬动身上传出那令人窒息的阴火意境。如果不是两人已经灵魂融合为一体,姬动的魔力根本不会对她产生伤害,恐怕此时她就已经受不了了。

    混沌之珠飘然出现在姬动胸前,姬动的神色十分虔诚,这一刻,他整个人都进入到了一种特殊的状态之中,在混沌之珠的作用下,他体内的魔力已经全部转换为极致阴火。

    十二条黑色螣蛇图腾在姬动头顶上空翱翔,没错,这就是姬动专门给三足金乌准备的大招。早在先前他开始将魔力通过存续法阵存储的时候,就已经做着准备。三足金乌拥有极致阳火,在魔力方面。姬动又和它相去甚远,姬动很清楚,如果自己和三足金乌比拼极致阳火的话,是不可能占到便宜的。唯有用极致双火组合技或者是极致阴火,才有可能与对方抗衡。

    他之所以没有选择极致双火,就是预见到了眼前这种情况的发生,一旦三足金乌对极致阳火的掌控力超出了他所能影响的范围,那么,他的极致双火组合技就很难成型了。阴火与阳火则是相生相克的关系。更何况陈思璇的乙木魔力乃是阴木,阴木生阴火,对他的辅助效果才是最好的。结合多方面因素,姬动就给三足金乌准备了这份大礼。只不过,事情的发展并没有像他判断的那么顺利而已。

    姬动原本的计划,是利用三足金乌对自己的轻视,先给它以创伤,然后利用三足金乌受创的时间释放出自己的全部阴火,给它以致命一击。但是,三足金乌的反应实在太快了,自断一翼,发动反击。令姬动不得不先防御自身,这就令姬动的计划无法继续完成,完全处于了下风。而此时,三足金乌已经作出了全力攻击的准备,姬动能做的,不是防御,而是对攻。陈思璇的话,带给了他第二次机会。也很可能就是最后的机会。当两人灵魂完美融合后,他依旧不知道陈思璇回用什么方法来帮他防御,但是,他却选择了完全相信自己这位学生。

    岩浆中的火当然不只是阳火而已,只是因为三足金乌借助太阳的力量全面调动之下,才令周围的一切都化为了金色。当姬动的混沌之珠出现,全面支持阴火凝聚法阵,还有那十二条螣蛇在空中翱翔时,原本本阳火压迫的纷乱散布的丁火元素们顿时蜂拥而至。澎湃的黑色,在这一刻顿时推升到了顶点,浓烈而阴冷的黑色火焰升空而起,虽然依旧不足以和那金色分庭抗礼,但坚守一隅却是毫无问题。

    现在是白天,太阳当空,显然对于阳火的释放极为有利,但姬动却丝毫不惧,阴火极限凝固,伴随着巨大的黑色光芒在他备后凝聚成暗炎魔王的同时,一轮漆黑弯月已经出现在他背后。

    这一轮弯月极为巨大,足有十米高,隐隐的。竟然与空中的骄阳遥相呼应彼此倾扎。

    姬动之所以能够缕缕战胜修为远超自己的强敌,凭借的并不是灭神击或者是极致双火。而是五行法阵,如果没有存续法阵和他的阴阳冕配合存续魔力,他就不可能发出超必杀技,更不可能对抗那些八、九冠的对手。十二条螣蛇魔力,就相当于又有两个姬动全部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再加上他自身的魔力以及陈思璇乙木魔力对他毫无保留的支持,此时此刻,姬动的整体魔力已经达到了极为恐怖的程度,无限接近于九冠修为。

    这样状态的他,魔力虽然依旧无法和三足金乌相比,但二者之间的差距已经大幅度缩小,三足金乌再也不可能对他形成魔力等级上的压制了。

    三足金乌此时的震惊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它虽然先前吃了大亏,但在它心中却一直认为,那并不是因为姬动的实力太强,而是因为自己太大意了,被对手所乘,以它的经验又怎么会看不出姬动的灭神击必须要贴身施展才能发挥出威力呢?它当然不会再给姬动这样的机会。可是,直到此时此刻,它才真切的感受到这个人类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接近挑战它的程度,对面那恢宏凝聚,充满冷傲的极致阴火,它才明白,这怎么是一名六冠魔师所能发出的力量呢?

    震惊带给三足金乌的绝不是恐惧,而是愤怒,更加强盛的愤怒和一丝颤栗。像它这样强大的神兽,当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有可能威胁时,爆发出的同样也是自己全部的潜力。

    天空中的金色。突然如同冰雪一般消融,只是一刹那,空中的黑色就占据了上风,而那所有的金色却在这一刻凝结成为深沉的的暗金,甚至有些发黑。否极泰来,这明显是质的飞跃。

    三足金乌的本体又一次显现出来,在激发了自身全部潜力的情况下,它甚至无法再维持自己的人类形态,只有单翼的它看上去有些好笑,但姬动却一点也笑不出来。那所有金色凝结而成的,竟然是一个光球,一个看上去只有直径一米,却像是金属一般的光球。

    所有属于丙火的光芒都已经内敛,在这个光球外围有一圈诡异的光晕,那时柔和的白光,就像是这光球泛起的荧光一般。水波流转,极为炫丽。

    超必杀技,这必然是一个超必杀技,而且是一个高级超必杀技,在姬动已知的至尊强者中,恐怕也只有胜光冕下阴朝阳和天罡冕下姬长信才有可能用出的高级必杀技。更为恐怖的是,这是一个单体超必杀技。当它凝聚成形的那一瞬间,姬动和陈思璇融合后那样庞大的精神力竟然也被全部挤压回自身本体。

    到了高级超必杀技这个层次。根本就不是可以闪躲的,就算姬动将螣蛇闪修炼到了九闪最高境界也一样无法闪躲。否则那就不是超必杀技了。

    在三足金乌发动的同时,姬动整个人也产生了奇异的变化。这一刻,他似乎变得格外高大,面对三足金乌那恐怖的高级超必杀技压制,姬动脸色竟然没有半分变化。在这种时刻,他是绝不能分心去想的。哪怕是后悔,也要等到这一战结束之后还能活着的时候再去后悔。三足金乌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判断,烈焰的死对他的刺激毕竟太大了,以至于他失去了往日的沉稳。他所希望感受到的压力确实出现了。但是却大的恐怕要将他压迫致死。

    神火圣王铠后面的双瞳已经完全变成了深邃的黑色,优雅、寂灭、冰冷,还夹杂着姬动心中无尽的悲伤,此时此刻,他自身的情绪与魔力和灵魂已经完全融为一体。在陈思璇的灵魂帮助下,他对于外界的一切魔力有了更强的控制力。暗炎魔王力量的真髓终于出现在了他全部心念之中。

    右手抬起向天空,手掌张开成爪形,仿佛要将天空撕扯下来似的,所有的黑色,就像先前消融的金色一样,在他背后掩映的暗月中凝聚而至。

    漆黑如墨的手上,多了一抹邪异跳动的浓郁晶莹。那一团黑色,就像是拥有着生命一般,在姬动手掌之中跳脱。

    三足金乌所凝聚的暗金色光球,是由外而内的散发着黑色,而姬动手上这团跳动的晶莹却是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淡淡的金色荧光。

    流彩一般的暗金色悄然充满姬动神火圣王铠的每一个角落,渲染着雅致柔和,晶莹润泽的光晕。荧光潋滟,醇酣内敛的暗金色,散发着高贵的光晕,还有着一种近乎疯狂的傲慢。

    超必杀技,竟然也是一个单体超必杀技。三足金乌的瞳孔瞬间收缩得只有针芒大小,就在下一刻,它那暗金色的光球已经直奔姬动飞来。

    金乌之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金乌之阳,三足金乌的本命技能。会伴随它成长而进化的终极技能。

    同样是单体超必杀技,但三足金乌在金乌之阳发出的一瞬间,炽热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轻蔑。就算你能发出超必杀技又如何?那样的魔力波动,最多只是一个初级超必杀技而已,怎么可能与我的金乌之阳抗衡。毁灭了你那技能,我的金乌之阳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吞噬你,还有你背着的那个女人。胆敢挑衅我的尊严,唯有一死,才是你真正的归宿。你的晶冕将成为我最好的补品。

    在金乌之阳发出的下一个瞬间,姬动也动了,他那高举在头上,掌心上翻的手爪。就那么抓住掌心中跳跃着的奇异黑色,向身后抡起,划出一个美妙的半圆,当他的右臂重新抡回身前时,掌中那团跳跃的黑色也已经悄然而出。

    姬动身体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寂灭的黑暗,在他和陈思璇融合的灵魂之中,陈思璇感受到了他的灵魂波动。

    “禁、千、万,大幽焱冰。”

    陈思璇的目光有些迷离了,这个技能,她当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当年,在她挑战暗炎魔王的时候,不就是在面对这个技能的时候遇到了极大的麻烦么?只不过从暗炎魔王手中用出的超必杀技,大幽焱冰乃是顶级超必杀技。比起姬动的威力要强得多。如果不是自己在那一刻领悟了终极必杀技灭世红莲的奥义,恐怕已经死在了大幽焱冰面前。和火焰君王的恐怖攻击相比,暗炎魔王的阴冷幽暗曾更令还是烈焰时候的她为之忌惮。

    大幽焱冰再现,尽管这只是一个初级超必杀技,但陈思璇却依旧知道它有多么恐怖。在深渊世界之中,对暗炎魔王的大幽焱冰还有一个评价,那就是生命终结之技。

    姬动的双眼在大幽焱冰发出的一瞬间竟然完全变成了璀璨的银色,哪怕是神火圣王铠面具上的红晶眼罩也无法阻挡这银光的散发。陈思璇只觉得脑海中一阵眩晕,她能感觉到,姬动的灵魂漩涡竟然呈现出爆炸般的爆发。她只是受到了些微的影响就已经如此痛苦。

    一个是悍然前冲,压缩空气,根本无法闪避的金乌之阳,一个是黑色跳跃如拥有生命恒古傲慢的大幽焱冰。

    两个单体超必杀技,却就在下一刻已然彼此错过,在它们之间,竟然没有出现焦点。

    在陈思璇感受到晕眩的同时,三足金乌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它只是觉得眼前一花,下一刻,空中的局面已经发出了巨大的变化。

    金乌之阳依旧是飞向姬动的,大幽焱冰也依旧是飞向三足金乌,但是,在这一刻,它们却已经彼此错过,分别飞向自己的目标,而不是像三足金乌想象的那样彼此碰撞。

    姬动凭借着灵魂融合后所产生的庞大精神力,在先前那一瞬间,骤然扭转了局面。他所做的,是控制着自己的超必杀技脱离对手高级超必杀技的锁定啊!这需要何等恐怖的精神力才能做到?他那隐藏在神火圣王铠面具下的面庞,已是七窍流血。灵魂漩涡险些为之破碎。

    三足金乌愤怒的吼叫着,“你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么?你以为,一个初级超必杀技,就能将我杀死么?啊!这,这是暗炎魔王的大幽焱冰,你怎么会……”

    声音,在这一刻嘎然而止,因为他们彼此的超必杀技,都已经悄然莅临。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