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老师,你真的不和我一起洗么?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老师,你真的不和我一起洗么?”陈思璇眼看姬动肯和自己回来。顿时心情大好,不禁打趣姬动一句。

    姬动冷淡的道:“你的时间有限。赶快洗,洗完了我有话问你。”

    “哦。”陈思璇答应一句,开始脱衣服。她的俏脸这一次真的红了起来,哪怕在她还是烈焰的时候,也从未当着姬动宽衣解带过。最多就是和他亲亲、抱抱,并没有更进一步的接触。此时她不但拥有了人类的身体,更是要在姬动身后沐浴更衣,尽管她的一颗心都在姬动身上,但少女的娇羞还是不可避免的。

    不过,陈思璇也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就快速的脱掉了衣服,心中暗想,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自己套不到姬动。只有牺牲一把了,反正我的身体本来也是他的。

    这样一想,她心里就平衡多了。快速解开身上的束缚。

    姬动坐在小溪边,双手放在膝盖上闭着双眼,整个人宛如老僧入定一般。灵魂之力向外扫描,他虽然看不到陈思璇的身体,但却能够通过灵魂之力的探测感受到她身上的衣服在逐渐减少。原本的酒意都醒了几分。心中也不禁有些燥热。

    姬动有些惊讶的发现,自己悲伤的心神在这种有些尴尬的气氛中似乎舒缓了许多,不禁心中暗问自己。我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是被这璇公主的完美吸引了么?

    不过,很快他的心就平静了下来,因为在他脑海中,已经又浮现出了那火红色的身影。回忆着那完美的娇颜,浓浓的伤感再次袭上心头,就算她再完美,又怎么比得上我的烈焰呢?

    正在这时,噗通一声水响,姬动只觉得背后一阵冰凉,清凉的溪水刺激着他顿时从悲伤中解脱出来。

    “哇,好舒服的水啊!”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从身后传来。陈思璇已然下水了。

    清澈的溪水浸润着陈思璇的冰肌雪肤,清爽的感觉令她身心俱爽,要知道,在她还是烈焰的时候,是根本享受不到这份舒爽的。自身的纯火属性如果沐浴在冰凉的水中,会导致她自身的火元素紊乱。而且,那时的她完全是能量形态存在,根本就不许要洗澡。拥有了陈思璇这具身体后,尽管她失去了神级的力量,甚至连神识也受到陈思璇本来灵魂烙印的影响,但是,她也增添了许多属于人类的乐趣。现在的她,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烈焰女皇,而是实实在在的人类女孩儿。

    尽管闭合着双眼,但身后不时传来的水声却还是撩拨着他的心弦。也令他更加思念烈焰了。

    “姬动老师,这里的水真的很不错呢。澄净清爽。你真的不来试试么?嘻嘻。”银铃般的笑声不断传来,陈思璇那舒爽愉悦的情绪似乎也影响着姬动的心绪。

    哗啦一声水响,姬动机灵灵打了个寒颤,却是陈思璇从小溪中泼出一蓬水,淋在了他身上。

    姬动眉头微皱,不登陈思璇第二泼来临,一层淡淡的红光已经从他身上弥漫而出,不仅身上的水渍瞬间蒸腾干爽,陈思璇第二次泼上来的水也化为了白雾四散纷飞。

    “老师,您真没劲。啊——”一声惊呼突然从陈思璇口中发出,紧接着,姬动身体一紧,背后一具温软、冰凉的娇躯已经猛然扑到了他背上。

    这一下,就不是单纯的寒颤了,身体全方位的接触令姬动心神剧震,除了烈焰以外,他还从未和其他女人如此亲密的接触过,哪怕是烈焰也没有这样一丝不挂的贴近他。虽然他没有看到什么,但想也知道现在的陈思璇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背后的冰凉很快就变成了温热,溪水在陈思璇和姬动的体温下发生着变化。陈思璇的头直接靠在了姬动肩膀上,长长的湿发更是披到了姬动身前。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诱惑了,全方位的接触,毫无避讳的碰触,隔着的只有姬动身上的一层薄衣而以。哪怕是姬动的心再死寂,在这种情况下也不禁有些茫然失措。

    “怎么回事。”姬动紧紧的闭着双眼,想要去拉开陈思璇,手抬到空中却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现在这位璇公主可是真空状态,不论自己的手碰到什么地方,都是十分不妙。

    “老师,水里刚才好像有条蛇。吓死我了。”姬动当然看不到,此时的陈思璇,俏脸红的就像一个可爱的红苹果,晶莹的水珠在她那光洁细腻如同羊脂白玉般的肌肤上滑落着,正如一朵出水青莲。

    哪怕在陈思璇心中,早已认定了自己是姬动的人,可是,真的这样坦承相见还是令她无限娇羞。她虽然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她真的抱住了姬动身体的那一刻,整个人还是酥软的无法移动,只觉得身体的温度正在不断提升,仿佛下一刻就要化为火焰燃烧似的。

    小姬动,你这坏蛋,我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你还能跑得了么?

    就在陈思璇自以为得计的时候,突然间,她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流在身下流转,没等她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体就已经被那股气流托起。飘然飞出,重新落入冰凉的溪水之中。

    姬动沉静的声音传来,“陈思璇,我已经检查过了,溪水中根本没有蛇。请你洗的快一点。”

    “你是不是男人啊!”陈思璇几乎是脱口而出。说完这句话她就后悔了,这可并不是她的真正想法。完全是双重记忆作祟的结果。

    姬动冷淡的道:“我是不是男人和你有什么关系?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再给你半刻钟的时间。时间到了我立刻就会走。不要再耍什么花样。”

    陈思璇从来都不知道姬动竟然如此难缠,看着他那依旧坐在那里古井不波的身影,她实在是无语了。自己这都已经有主动献身的意思,借着洗澡的由头来接近他,都能被他拒绝。不过,她内心深处却又并不生气,姬动拒绝陈思璇,就意味着陈思璇这样的吸引力也比不上他对烈焰的感情。可以说,现在的陈思璇,心中对他是又爱又恨。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

    半刻钟后,陈思璇已经洗净身体,换了一套崭新的衣服,来到姬动面前。

    “好啦!老师,我已经洗完了。谢谢你。”

    姬动缓缓睁开双眼,当他看到面前的陈思璇时还是不禁呆了一下。眼前的东木圣女穿了一件白色长裙,洁白的长裙将完美的娇躯完全包裹在内,长裙上只有用银色丝线刺绣而成的简单纹路。在前胸和后背的位置各有一个太阳图形,弯曲的银丝呈现出阳光扩散的样子。墨绿色长发披散在身后,或许是因为受到冰凉溪水的刺激,俏脸上还带着几分淡淡的红晕。美目顾盼之间眼波流转,正眼神幽怨的看着自己。

    “既然洗完了,那就回去。”一边说着,姬动已经站起身,就要往回走。

    “老师,您别着急啊!我是洗完了,可你还没洗呢。还有,姬动老师。我已经和你有了肌肤之亲,你可要对我负责哦。”说到这里,陈思璇不禁吃吃的笑了起来,眼神中的狡猾却被姬动逮个正着。

    “谁和你有肌肤之亲了?”姬动微怒道。

    “就是你啊!难道刚才我没碰到你么?人家当时可什么都没穿,这还不算肌肤之亲?”陈思璇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也是你主动抱上来的,关我什么事。”姬动的眼神渐渐凌厉起来,他可以不在乎人和事,但却不能不在乎这方面的名声,他绝不会做任何对不起烈焰的事。

    陈思璇吐了吐舌头,道:“好。是我主动贴上来的,抱住了你,和你有了肌肤之亲。那不用你对我负责,我对你负责好了。”

    陈思璇话音刚落,突然间,她根本没看清楚姬动是如何动作的,下一刻,咽喉一紧,已经被姬动一只大手锁住,姬动眼中目光凌厉,“陈思璇公主殿下,现在我郑重的警告你,以后不要再试图接近我。否则的话,不论你是什么身份,我想杀你,还没有人能拦得住。”

    话音一落,随手一推,将陈思璇推出数米之外,转身就要走。其实,姬动心中是有些慌张的,不知道为什么,越和眼前这少女接触,他就发现自己心中的痛苦在减少。而且这位东木圣女身上,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牵引着他的灵魂。也正是因为他自身灵魂没有丝毫抗拒之意,才能让陈思璇如此接近他。换一个人是根本不可能的。而且,这份吸引与陈思璇的完美无关。

    他又怎么知道,陈思璇的身体内。根本就是烈焰的神识,尽管烈焰的神识已经被神王改变成了灵魂,并且与陈思璇原本死去的灵魂烙印融为一体,令姬动也无法发现其中奥妙。可灵魂上本来的吸引却是不可能抹杀的。陈思璇对他自然会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这烈焰的灵魂就在这里,和她在一起,姬动的灵魂下意识的自然会从悲伤中解脱几分。

    在姬动看来,是自己的抵抗力在下降,这是他绝不愿意看到的。

    正在姬动转身要走的时候,背后却突然传来了陈思璇的哭声,伤心的哭声。那哭声如泣如诉,令人闻之心酸。

    陈思璇是真的哭了,这次绝不是任何计划或者是装出来的,从再次见到姬动后,她千方百计的想要接近他,可却遭遇到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姬动根本对她不加以半分辞色。甚至还凶她,威胁她。烈焰的哭,是委屈的哭。她已经尽自己最大可能去努力接近姬动了,可他却油盐不进。这样以来,虽然令她很感动,她知道这都是因为姬动对烈焰的爱所导致的。可是,这样下来,她心中也很担忧。她现在才真正明白邪恶之神让自己完成的条件有多么困难。不能得到姬动的认可和他在一起,就不能让他对自己说出那三个字。不说出那三个字,他们就不能真正的在一起啊!一想到这些,陈思璇不禁悲从心来。

    人的灵魂,在情绪剧烈波动的时候也会随之产生出强烈的灵魂波动。而声音,本就是灵魂波动传输的一种绝佳方式。

    陈思璇的哭声就像是给姬动施了定身法似的,令他抬起的脚步却无法卖出,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产生出强烈的怜惜和不舍。尽管他也知道这种情况十分不妙,他对陈思璇的抵抗力正在下降。可是他却就是无法离开。

    陈思璇的哭声中,包含的乃是烈焰的灵魂波动,正是因为这份灵魂波动才令姬动无法自拔啊!只不过,他自己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回身看向陈思璇,皱眉道:“别哭了。”

    “就哭,我就要哭。你欺负人。你不喜欢我,难道我喜欢你就有错了么?你不接受就罢了,还总是对我这样凶巴巴的。还威胁我。人家是女孩子,你就算不想要我,就不能让着我一点么?坏蛋,你是坏蛋。”

    “好了,别哭了。以后我不威胁你就是了。”看着陈思璇的哭颜,姬动的心怎么也无法再硬起来。

    陈思璇愣了一下,这是她再见姬动后,姬动第一次正常的说出一句安慰的话。她这一愣,顿时就哭不出来了。

    姬动道:“好了,回去。”

    “不。”陈思璇红唇一扁,似乎又要再哭。

    姬动有些不耐烦的道:“那你想怎样?”

    陈思璇道:“让我原谅你也行,你也要去洗洗身体,然后换上我给你准备好的衣服。否则我就在这里哭着不走了,让大家都知道你欺负我。”

    “衣服拿来。”姬动向陈思璇伸出手。

    陈思璇大喜,赶忙从储物戒指中将之前取出的那套衣服递到姬动手上,下一刻,姬动已然腾身而起,转瞬消失,声音在空中回荡:“你自己先回营地,我自会找地方清洗身体。”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