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再见灭绝战神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姬动老师,就在这里。”陈思璇在小溪旁停下了脚步。清澈的小溪只有三、四米宽。水深最多不过一米而已。溪水清澈见底,偶尔有一条条游鱼蹿过,为这动人的流水声增添着几分生气。

    小溪对面是一片丘陵,上面生长着各种植物,而姬动他们这边则是一片不算十分茂密的树林。宁谧的气氛,清新的空气,无不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如果烈焰还活着该多好,姬动心中不可遏止的产生出这个念头,如果烈焰还活着,和她在这安静的地方戏水,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一想到烈焰,姬动的心就不自觉的绞痛起来,脸色微微显得有些苍白。只不过被乱蓬蓬的白发遮盖住,并没有被陈思璇发现而已。

    “老师,我要洗澡了,您可不要偷看哦。”陈思璇试探着说道。

    姬动从思绪中惊醒,看了一眼她那吹弹可破的白皙面庞,默默的点了点头,转过身,背对小溪。

    陈思璇脸上流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洗澡不是目的。接近姬动才是她真正的目标。这一次,我看你还怎么挡。一边想着,她准备开始脱衣服了。

    就在这时,突然间,姬动猛然回过身,一把抓住她的肩膀,“等一下。”

    陈思璇被吓了一跳,正准备解衣服的手顿时停顿下来,下一刻,她只觉得眼前一花,姬动已经闪身而出。不是前冲,而是腾身入空,身体提纵起十米高度,整个人就那么迎风凝立,在没有施展凤舞龙蛇变的情况下凭空而立。陈思璇能够隐约感觉到,在他身下似乎有一股气流承托着他的身体似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讶异,半年多的时间,他一直都在酗酒,但实力却仿佛进入了另一个境界。

    姬动当然不曾可以修炼过,但他却目睹了烈焰与杀神修普若斯那一战,那一战对他的震撼实在太大了,所有的场面无不深深的烙印在他心中。潜移默化中影响着他对混沌之珠的近一步领悟。

    “出来。”姬动冷冷的朝着树林中喝道。空洞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整个人就像是刀锋一般,惨烈凶悍的杀机瞬间爆发。

    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以火神双剑合璧,封印了杀神修普若斯的神识之后。恢复了火神之剑原本的形态,这真正主神级别的神器直接融入在他体内,但却已经不再是以前的火神之剑了。杀神的气息,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火神之剑,也同样在影响着姬动自身。他一直都在酗酒中度过,根本没有认真的去感受过自己身上的变化,不论是气质还是实力,都受到了相当程度的影响。此时突然迸发出来,连他自己也是吃了一惊。

    实质般的杀气所形成的威压丝毫不比他那极致双火的属性压制差。冰冷的气息似乎令空气中都多了一层淡淡的霜雾。

    姬动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自己的灵魂之力了,但他此时要为陈思璇护法,让她去洗澡,下意识的用灵魂之力扫描了一下周围,顿时发现了目标。

    一道青色身影从树林中缓缓走了出来,看着姬动惊讶的说道:“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如何发现我的?”

    看到这个人,姬动顿时眉头一皱,这个人他认识,正是当初灭绝军团那位灭绝战神陈龙傲。

    此时的陈龙傲并没有传上魔力铠甲,只是一身青色劲装,身处于树林之中,他仿佛与周围的植物融为一体了似的。和上次战斗时相比。他的实力有了很明显的进步。

    其实,陈龙傲的进步倒要算是拜姬动所赐了,与姬动大战一场,他虽然身受重创,但实战带来的好处却令他的境界再作突破。虽然距离九冠还有一段不短的差距,但实力提升速度却比以前快了不知道多少。

    陈龙傲很难受,他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为了要保护陈思璇的。虽然他没有进入炽火学院,但陈思璇出外试炼,他怎么可能不跟出来。但因为有姬动的存在,所以他一直都没有跟的太近。

    他并不知道姬动和陈思璇来小溪旁干什么,潜伏在足有二百米外的地方,心中正琢磨着,公主殿下不会看上了这个家伙。虽然这小子以前确实很强悍,但现在看起来却十分不对劲,可不能让公主和他在一起啊!要知道,公主殿下已经有了婚约。

    陈龙傲怎么也没想到,作为一名八冠木系天师级强者,隐藏在树林之中,又有二百米的距离,竟然还是被发现了。他实在是不明白姬动是如何发现自己的。而且,姬动身上瞬间爆发出的恐怖杀气,压制的他竟然有种喘息不过来的感觉。原本他以为自己的修为和境界都提升后,足以和姬动一战,但现在看来,对方似乎比自己的提升更加恐怖。

    “你什么都不需要知道,因为,死人是没必要知道太多的。”姬动的声音骤然变冷,刺目金光已经从他身上爆发出来。除了杀机的压制之外。令陈龙傲既熟悉又恐惧的属性压制再次出现。

    上次陈龙傲带人猎杀森妖的仇姬动可没忘记。在这里遇到陈龙傲,他当然没有放过对方的打算。尤其是陈龙傲潜伏在侧,目的不明。

    “姬动老师,别动手。陈叔没有敌意的。”陈思璇纵身上前,急声说道。

    她还是烈焰的时候,自然对陈龙傲没有任何好感,但她现在是陈思璇,在陈思璇的记忆中,陈龙傲对她极好,连带着现在的她也对这位灭绝战神毫无恶感。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陈龙傲对她那份溺爱。

    “嗯?”姬动有些疑惑的看向陈思璇。

    陈思璇赶忙道:“陈叔应该是来保护我的。陈叔,我不是跟你说了不用跟过来么,有姬动老师在,我不会有任何危险。”

    陈龙傲眉头紧皱,“公主殿下,这个人很危险,你不能接近他,我看,你还是和我回国。”

    陈思璇固执的道:“不行,父皇答应过我,让我出来散心两年,怎么能现在回去。”

    正在这时,姬动开口了,“陈思璇公主。请你让开,不管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今天我都不会放过他,你知道他的手上染了多少鲜血么?”

    陈思璇心中一惊,从姬动冰冷的语气中,她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他不会善罢甘休了。

    “姬动老师,您别误会。陈叔上次和你的冲突也是因为受命于我叔叔,就算你要怪,也应该去怪我叔叔才对。陈叔是军人,只知道服从命令而已。”

    听了她这句话,不论是姬动还是陈龙傲。都是微微一愣。姬动立刻想到的,就是陈思璇为什么会主动接近自己,显然是听陈龙傲说了自己的事情。难怪她会接近自己这么一个酒鬼。

    至于陈龙傲就更是惊讶了,他根本就从来没和陈思璇说过姬动的事,公主殿下是怎么知道的?

    姬动的身体缓缓从空中降了下来,冷哼一声,“东木帝国公主。我倒是忘了你这个身份。你认为,你能阻止我动手么?我不管他是接受了谁的命令,死在他和灭绝军团手上的森妖成千上万。这个仇不能不报。”

    陈思璇身体一横,挡在姬动和陈龙傲之间,双臂张开,凝视着姬动的双眼,“姬动老师,你要杀就先杀我。陈叔从小就很疼我。我不能看他死在你手里。”

    陈龙傲大受感动,他虽然十分疼爱陈思璇,不过,这位公主殿下性格火辣,从来都不对任何人假以辞色,他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她会挡在自己面前。

    “公主殿下,您快让开。这件事让你陈叔来处理。他要杀我,也没那么容易。”很明显,陈龙傲对自己也是信心不足,否则他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不,我不让。”陈思璇固执的说道,“姬动老师,虽然灭绝军团杀了森妖,但是,难道你就没有杀过灭绝军团的战士么?冤冤相报何时了。我陈叔只是受命而为,难道你就不能放过他?你喝了我不少酒,就当是给我的酬劳好不好?放过陈叔这一次。”

    听到酒这个字,姬动眼中冷光略微缓和了几分,冷冷的瞥了陈龙傲一眼,“不要让我再见到你。陈思璇,下不为例,以后不用再给我酒了。”他从来不愿意欠人家什么,喝了人家的酒。这次算是还了。说完这句话,他转身而去,再也不会帮陈思璇护法了。

    陈思璇暗暗松了口气,但脸上的表情却充满无奈,好不容易接近了姬动一些,却被陈龙傲的出现破坏了。

    陈龙傲紧绷的心弦也同样放松下来,但他心中的愤怒更甚,面对一个这样的年轻人,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出手的勇气,要知道,他可是八冠强者啊!

    “陈叔,你赶快走。省的姬动老师改变主意。以后你再也不要来保护我了,我不会有事的。”说完这句话,陈思璇赶忙追着姬动去了。

    陈龙傲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心中暗道:公主殿下,您可不要陷进去啊!这个人身份神秘,实力惊人,又拥有极致魔力,可不是随便能够招惹的。无力感渐渐遍布全身。公主说的对,只要这个人是她的老师,还用得着自己来保护么?可是,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苦修数十年,在东木帝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却要在一个年轻人面前低头。这实在是令他有些无法接受。

    可是,不接受又能怎么样?从姬动先前爆发出的气势以及那一步跨入虚空凝立的能力,他就自知不是对手。这可是一个能够凭借自身之力释放出超必杀技的青年啊!

    气势,他并不知道,姬动根本就没有在阴阳冕中储存六龙六蛇之力,这超必杀技能不能释放的出来还是问题。当然,以姬动现在的综合实力,想要战胜他还真未必需要超必杀技。

    “姬动老师,您生气了?”陈思璇快步追到姬动身后,有些怯怯的说道。

    姬动头也不回的道:“没什么可生气的。我喝了你的酒,饶那灭绝战神一次,我们扯平了。”

    陈思璇道:“哪有那么容易扯平的,老师,我接近你可不是因为陈叔告诉了我关于你的事。而是我自己喜欢你。虽然你现在还不喜欢我,可你不能反对我喜欢你。刚才我只是因为怕你杀了陈叔才故意那么说的。更何况,你喝了我那么多瓶酒,就换一个人情,我是不是太亏了。”

    姬动停下脚步,“那你还想换什么?”他见过的美女不在少数,但会向他胡搅蛮缠的,陈思璇还是第一个。

    这种性格当然不是属于烈焰的,而是属于陈思璇原本性格的。两种性格相互融合,烈焰虽然具有主导权,但也不可能完全压制本能的反应,而且她也发现,这样胡搅蛮缠似乎是唯一继续自己计划的方法。

    “老师,我想洗澡。您答应过我的。说话总要算数。您可是男子汉大丈夫。”

    姬动回过身看向陈思璇,只见她正含羞带怯的把玩着自己的墨绿色长发,精致漂亮的大眼睛不时偷看自己一眼,红唇微嘟,似乎有些不满似的。

    看着姬动那有些诧异的眼神,陈思璇噗哧一笑,“老师,要不我们一起洗?”

    “啊?”姬动脚下一个踉跄,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陈思璇笑道:“我知道你不敢的。开个玩笑嘛。不过,老师您真厉害,刚才陈叔躲得那么远您都能发现,有您为我护法,我就放心了。快走,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也不算太长呢。”

    一边说着,她毫不避嫌的拉住姬动的手,转身就向之前选定的地方走去。

    姬动手腕一抖,将自己的手挣脱了出来,但却并没有再反对,跟随着陈思璇重新来到小溪边,背对着小溪的方向盘膝坐下,“你动作快点。”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