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炽火学院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恐怖的杀机,瞬间就弥漫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之中。姬动那空洞的双眼瞬间就变成了血红色。强烈的极致双火属性从他体内弥漫而出,那森然杀机绝不是假装的出来的。

    阳炳天心中骇然,虽然这些年以来,他的修为也终于突破了六冠,但他却很清楚,自己绝不是姬动的对手。单是同为火属性,极致火焰的压制,就令他无法抗衡。

    “姬动,等一下,我给你酒。”心中灵机一动,阳炳天手腕一翻,掌中已经多了一瓶酒。他也是爱酒之人,身上又怎么少得了酒呢?

    姬动看到酒,略微愣了一下,一把将酒瓶抢了过来,身上的杀机和魔力属性全部消失,扔掉酒瓶盖,仰头大喝起来。

    看着他的样子,阳炳天心中一阵隐隐作痛。曾几何时,眼前的他还是天之骄子,乃是当今魔师界不世出的奇才。可他现在究竟是怎么了?圣邪岛上发生的事阳炳天也隐约听说了。但他却不可能知道全部事情,只是听说姬动在圣邪岛失踪。可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这里出现,还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这次来到这边,是为了给学院招生的。他当初是跟随祝融一起离开天干学院的,在南火帝国首都炽火城建立了一所全属性高级魔师学院,教学方法与天干学院不太一样。这几年以来,在南火帝国中已是大有名气。祝融亲自任院长,有这位八冠强者的存在,以及曾经身为天干学院董事的身份,炽火学院想不出名都不行。阳炳天就在这炽火学院中负责丙火系,是丙火系的系主任。

    看着姬动的样子,阳炳天心中暗想:不行,这样下去绝对不行。以自己的实力是不可能压制住他的,他的神志不清醒,自己必须要将他带回去。老师才有可能让他恢复正常。

    想到这里,阳炳天心中已经有了计较,走到姬动面前,又取出一瓶美酒,向他道:“姬动,你跟我走。你不是要喝酒么?只要你跟我走,我给你提供酒喝。”

    “给我酒喝?”姬动扔掉已经被他一饮而尽后剩下的酒瓶,接过阳炳天手中的酒,怔怔的看着他,“你给我酒喝?”

    阳炳天肯定的道:“我给你酒喝。跟我走,好不好?”

    “好。”姬动很痛快的答应了,有酒喝。其他的一切都无所谓。

    阳炳天心中暗叹一声,又掏出几瓶酒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那你在这里等我,不要出去,我去给你买酒。”

    姬动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继续喝酒。他的心,早已被自己封闭了,除了喝酒,他不愿意接受外界任何事情。只要有人给酒喝,去什么地方又有什么关系呢?

    阳炳天转身而去,不到半个时辰的工夫他就回来了,出了购买了大量美酒之外,他还专门雇佣了一辆马车。以酒为引把姬动带上马车,出了城,顺着管道一直向北,连人带车上了渡船,横跨沧澜河,再继续向北而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阳炳天的心情越来越沉重,姬动的情况比他想象中还要糟糕。他根本就不吃东西,也不喝水,只是喝酒。如果不给他酒喝,他转身就要走。根本就不认得自己了。喝醉了就睡,睡醒了就接着喝。每天都在这种醉生梦死的生活中度过,可想而知,他是受了多么大的刺激才会变成这样啊!

    阳炳天是要带姬动回炽火学院,但他现在也无法肯定,祝融能否令姬动恢复正常。

    渡过沧澜河五天后,马车来到了位于南火帝国中北部的炽火城。就像中原城是中土帝国首都、天水城是北水帝国首都一样,这炽火城,也正是南火帝国的首都。祝融所建立的全属性综合学院也就坐落在这里,虽然是全属性学院,但祝融本身就是南火帝国人,就给这座学院以南火帝国首都而命名,名叫炽火学院。

    炽火学院在炽火城城南,和南火帝国皇宫只有一墙之隔,由此可见南火帝国对这所学院式何等重视了。学院占地面积极为广阔,甚至并不比天干学院差什么,为了这所学院的建立,官方在附近进行了大范围的征地。南火帝国一直以来都想拥有一座像天干学院那样的全属性综合学院,七年前祝融来到这里的时候,无疑带给了他们最大的希望,得到的支持自然也是巨大的。

    马车一直来到炽火学院门外,阳炳天拉着姬动下了马车,当姬动看到眼前学院的院墙时,他那空洞的双眼略微收缩了一下,似乎多了几分生气。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当初。他就曾经来到过一个类似于这里的地方求学。

    炽火学院外面的院墙,几乎完全是按照天干学院的样子建设的,只不过,突出的两种图腾是丙火系和丁火系。这就是地域不同带来的不同情况了。在南火帝国的地盘,自然是要突出火属性图腾了。

    看着学院院墙上的图腾,姬动呆呆的站在那里,自从阳炳天遇到他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暂时忘记了喝酒。

    “看上去很熟悉?祝融老师来到这里建立炽火学院时,很多东西都是按照当初天干学院的样子进行建设的。天干学院有许多地方值得借鉴。不过,这座综合学院可是属于我们南火帝国的,名字就叫做炽火学院,院长就是祝融老师。”

    阳炳天趁热打铁,想趁着姬动有所回忆的时候去唤醒他,但是,事与愿违,姬动的眼神只是略微波动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死寂,再次拿起了酒瓶子。

    阳炳天暗叹一声,“走,我们进去。”付了车钱,打发走马车,他带着姬动向学院内走去。

    正像阳炳天所说的那样,炽火学院很多地方都是按照天干学院的样子进行建设的。一进门,就是林荫大道,一直通向里面,穿过林荫大道后,是宽阔的操场,远远能够看到五座巨大的教学楼,但是,这五座教学楼却并不是天干学院那样分为五种颜色,代表五行属性的样子。颜色都呈现为红色,看上去都会给人一种灼热的感觉。

    “阳主任,您好。”路过的不论是老师还是学员。看到阳炳天都会主动向他打招呼,当然,姬动那奇异的样子也成为了他们注目焦点。炽火学院明文规定,在学院内,任何学员不得饮酒,任何教师不得在工作时间饮酒。而姬动却就那么明目张胆的拿着酒瓶子一口一口的灌着,又怎能不引人注目呢?

    阳炳天一直带着姬动来到主教学楼,一边走着,也不管姬动是否能听得进去,向他介绍道:“咱们炽火学院的教学方式和任何学院都不同,和大多数高级学院一样,招收两冠以上魔师,但却是十人一个班,由一名老师带领。这十个人,必须是分属于不同属性的。也就是十属性俱全。一名老师带领十名学员进行教学,无疑能够更加细化。而且,我们要培养的,就是学员们之间的属性融合,以达到更好的教学目的。十属性融合,才是未来的走向。你们这次在圣邪岛遇到强敌不也正是面临到这样的情况么?平日里,我们既有全属性的教学课,也有各系分别的教学。”

    听到圣邪岛三个字,姬动看了阳炳天一眼,这三个字在他的印象中太深刻了。

    阳炳天带着姬动上楼,一直来到主教学楼最顶层,这里是炽火学院各系系主任以及高层的办公所在。

    “呦,阳主任回来了。”一名身材瘦高有着蓝色长发的中年人正好从一个房间内走了出来,看到阳炳天顿时停下脚步,打了招呼。但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姬动身上,眼神中明显流露出惊讶之色。

    阳炳天向着蓝发中年人微笑颔首,“李主任,你好。我才刚刚回来。院长在办公室么?”

    李主任道:“应该在。院长昨天说今日上午要召集我们这些系主任开会。”

    阳炳天点了点头,道:“谢谢。我先去找院长有点事。”

    李主任道:“阳主任,您还没给我介绍一下,这位是?”

    阳炳天苦笑道:“回头再说。”在姬动没有恢复正常之前,他实在是不愿意多说他的事。一边说着,他带着姬动已经向里面走去。看着他们的背影。李主任眼中流露出几分思索的光芒,嘴角撇了撇,这才走了。

    院长办公室在顶层最内侧,这在所有学院几乎都已经成为了惯例。阳炳天带着姬动来到门外,敲了敲门。

    “进来。”威严的声音从里面响起。

    阳炳天推门而入,走了进去。

    院长办公室面积很大,但布置却极为简单,几乎没有任何装饰,几个大的书柜,大办公桌,几把椅子,就是这些而已。祝融看上去和七年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或许是因为做了院长的缘故,看上去更具威严。此时他正在看着桌上的一份文件,阳炳天开门口,他才抬头看了一眼。

    “炳天,你回来了……”祝融的声音嘎然而止,因为他的目光已经在跟随阳炳天身后进来的姬动身上凝固。双手按在办公桌上,刷的一下,站了起来。

    “老师。”阳炳天恭敬的叫了一声,没等他再说第二句话,眼前一花,祝融已经到了身前。准确的说,是到了姬动身前。

    看着姬动那轮廓未变的面庞,再看看他那一头白发和死寂的眼神,祝融脸上的肌肉微微有些颤抖,猛然扭头向阳炳天看去,“这是,这是怎么会是?”

    姬动并没有因为祝融的声音而发生变化,依旧拿着酒瓶灌了口烈酒。

    阳炳天叹息一声,将自己遇到姬动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听着阳炳天的话,再看着姬动的样子,祝融的眼睛渐渐红了起来,这还是令他最为骄傲的弟子么?究竟是怎样的刺激,让这么一位天纵奇才居然变成了如此样子。尽管他并没有教导姬动太长时间,但是,在祝融心中,姬动的位置甚至比弗瑞还要高,因为姬动乃是极致阴阳双火系,是火系魔师真正的未来啊!

    猛然抬起双手,抓住姬动的肩膀,祝融用力的晃动着自己这位弟子的双肩,“姬动,你小子给我醒醒,听到没有?醒过来。”

    姬动就任由祝融晃动着自己的身体,但是,他的眼神却没有任何变化。对于圣邪岛发生的一切,祝融知道的要比阳炳天清楚的多,圣邪岛一役后,能够存活下来的,就只有那么几个人,各个帝国的高层,很快就知道了圣邪岛上的情况。震惊出现在每一个国家,短时间内,各国都已经开始全力增兵,向大陆东海岸派遣,直接驻扎在圣邪岛上。同时,所有魔师学院都开始加大招生力度,降低招生条件,五年,只有五年的时间,他们要面临的就是黑暗五行大陆的进攻。和平已久的五大帝国都慌了神,不过也幸好是有这五年的缓冲。否则,没有人能想象会发生什么。

    “老师,没用的。除了喝酒,他似乎什么也不愿意做。似乎是他自己封闭了自己的心,排斥外界的一切。能试过唤醒他的方法我都试过了。”阳炳天沉声说道。

    祝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猛的一掌拍飞姬动手中的酒瓶,“喝,你就知道喝。不论发生了什么,你逃避又有什么用?难道就真的不需要面对了么?难道你不知道大陆要面临着什么?混蛋,姬动你给我醒过来,我命令你醒过来。”

    “酒……,我的酒。”姬动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空了的手,只会重复这句话。

    “你……”祝融眼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的光芒,“炳天,你先出去。我会有办法唤醒他的。”

    “是,老师。”阳炳天略微松了口气,转身走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