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行尸走肉,三步白头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南火帝国。沧澜河畔。

    沧澜河。是南火帝国第一大河,在整个光明五行大陆上,也是排名前三的大河,可以说,是南火帝国真正的母亲河。它由西向东几乎贯穿南火帝国全境,河水清澈奔腾,孕育着一代又一代南火人。

    南火帝国对于沧澜河是极为重视的,有许多军营都驻扎在沧澜河附近,以便于守护这条母亲河,任何胆敢污染河水的人,都将被从重惩处。

    这里是沧澜河中游,也是南火帝国的中南部地区,就在河畔的一块大石上,坐着一个人。在他身边已经堆满了酒瓶。而他手里,还依旧拿着一瓶最烈的沃特加正在往嘴里灌着。

    这个人看上去衣衫褴褛,从背影看,极为颓废的样子,身材虽然高大,但坐在那里,却给人一种风烛残年般的感觉。

    乱蓬蓬的头发是白色的,毫无光泽的白色。给人一种死寂般的感觉。唯有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老人才应该有这样的头发,可是,又有几个老人会像他这样豪饮呢?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他的脸,那么,一定会大为吃惊。那一头乱蓬蓬的白发遮挡住的,竟然是一副极为年轻的面容,尽管脸上胡子拉碴,可是,他的脸怎么看上去也到不了三十岁。可是,却有一双令人无法想象的眼睛。

    那是怎样的眼神啊!空洞的没有半分生机,这种死人才能拥有的眼神竟然出现在这个年纪并不大却有着一头白发的年轻人身上,可以说是蔚为奇观。任何人只要接近到他十米范围内,立刻就能感受到他身上那份死寂的气息。那是足以令任何人都感到极为难受的气息。因此,虽然过路的人有不少都会因为这个人而侧目,却没有人会去接近他。

    火辣的沃特加,顺喉而下,炽热的感觉再次传遍全身每一个角落,砰,空酒瓶扔到一旁,他又打开另一瓶早已准备好在身边的高度沃特加。唯有酒精带来的麻痹效果,才能令他暂时忘记痛苦。

    他是姬动,这衣衫褴褛,一头白发的,就是姬动。

    半年了,已经整整半年的时间过去了,他就在这样的浑浑噩噩中度过。那天,当他再次醒来时。整个人的心就已经空了。烈焰的死,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太大,带走了他心中的一切,一颗空洞的心,还能有什么呢?如果不是因为烈焰那最后的心愿,他必然会毫不犹豫的随她而去。

    痛苦不断啃噬着他的心,当他卖出第一步的时候,满头黑发就已经失去了光泽,跨出第二步,黑发已经变成了灰色,当第三步跨出,仿佛所有生命力在那一刻都已经离他而去,体内生机全部沉寂,带来的,就是眼前这一头毫无光泽的白发。

    三步白头,行尸走肉。用这八个字来形容姬动在过往半年中状态再合适不过。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也不会去思考什么,他的朱雀手镯还在阿金那里,身上分文皆无。在那极度的痛苦中,他想到了酒。于是,在一片不算十分茂密的森林中。硬是生撕活裂了几头魔兽,用晶核换取了一些金币全部买了酒。

    半年了,除了酒,他什么都没有吃过、喝过。要不是他的身体早已经能够自行吸收空气中的火元素补充自身,恐怕他就算是不死也已经成了个废人。

    前世的姬动,对于自己的味觉是无比重视的,因为,他不但是一名顶级调酒师,更是一名顶级品酒师。味觉退化会对他的调酒和品酒都有着极大的影响。

    可是,现在的酒神,却已经完全没有了自律和担心,唯有寄情于酒,用酒精来麻痹自己,才能令他的痛苦略微减弱几分。没有了烈焰,在他脑海中什么想法也都没有了。什么天干圣徒、什么圣王、什么拯救光明五行大陆,在他脑海中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失去了烈焰,对他来说,就是失去了一切。

    最后一瓶沃特加也终于喝完了,姬动麻木的从大石头上爬起来,喝了太多的酒,尽管他那强悍的身体会自行化解大量酒精,但他此时的头脑却依旧是昏沉沉的。一阵清风吹袭而来,姬动的身体晃了晃,险些摔倒。但是,这种晕眩的感觉也正是他想要的,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些日子以来究竟喝了多少酒,但是,他甚至忘记了上次买酒的时候已经把卖晶核的钱花光了。

    其实,以他的实力。哪怕是身上没带着执法长老的令牌,只要去魔师公会显示一下自己的实力也一定能够得到魔师公会的资助。但姬动却不想那样,他谁也不想见,只想在这醉生梦死中,在那晕眩迷惘的世界里想念着他的烈焰。也只有在那眩晕中睡去,才有在梦中见到她的可能。

    就这么摇摇晃晃的向不远的那座城市走去,他甚至不知道这座城市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在这城市之中就能买到酒。

    远远的,已经能够看到城门所在,姬动步履蹒跚的向前走着,城门旁边聚集了很多人,至少有上百名士兵聚集在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些对于姬动来说,都没什么意义,他根本不会去管这些。他只想去买酒。

    “站住。”就在姬动走到城门处的时候,两名士兵上前,将他拦了下来,看着姬动醉醺醺的样子,两名士兵眼中都流露出嫌恶的神情,但职责所在,他们不得不拦住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却有着一头白发的家伙。

    姬动微微抬头。朦胧的醉眼中流露出几分迷惘,“干什么?”

    一名士兵道:“报上你的姓名、年龄、出生地。现在帝国在全国征兵,凡事年纪在十六岁到四十岁之间的男性,都有义务服兵役。”

    “滚开。”姬动冷淡的说道。

    两名士兵大怒,“你这个醉鬼,还敢违抗命令,先把你抓起来,让你醒醒酒。”

    一边说着,左侧士兵将长矛交在左手,抬起右手就朝着姬动肩膀抓来。姬动身材高大,他要十分靠近才能抓到自己的目标位置。

    姬动的目光依旧是那么空洞。任由那士兵抓住自己的肩膀,但他却兵没有停下脚步,依旧朝着城里的方向走去,那抓住他肩膀的士兵骇然发现,自己竟然根本无法让这个醉鬼停住,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被他的前行所带动。

    另一名士兵见事不妙,厉喝道:“还不站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一边说着,他手中的长矛已经指向了姬动胸口的位置。但是,令他骇然的事,姬动就像是没看到他那长矛似的依旧继续前行,胸口抵在长矛上,竟然直接推动着那士兵向后退去。

    刚开始的时候,那士兵还怕伤到他,手中长矛略微向后收了收,但是,姬动却依旧还无顾忌的向前,士兵只觉得长矛上一股大力传来,他连人带矛被撞出数步。而姬动却只有胸前的衣襟留下了一个破洞,却行若无事一般继续向前走去。那抓住他肩膀的士兵也不得不松开手。

    “有人闹事。”手持长矛的士兵大喝一声,顿时,十余名南火帝国士兵快速围了上来,将姬动围在中央。

    “站住,冲击军队,再不束手就擒,杀无赦。”为首的小队长向姬动高声喝道。

    束手就擒?杀无赦?这两个词猛然的刺激了一下姬动的心,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杀神修普若斯来到地心世界的时候,也是对烈焰说过类似的话。

    空洞的双眼渐渐变红,强烈的危险气息瞬间从姬动身上爆发出来,眼前这些都只是普通的士兵,如何承受得住他身上释放出的威势,感受着那恐怖的杀机和强横的气势,士兵们不受控制的向后跌退,每个人眼中都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这个醉鬼究竟是什么人。

    姬动的双拳已然握紧,他的神志本就不是很清醒。口中喃喃的念叨着,“混蛋,混蛋,是你害了我的烈焰,是你。”

    轰的一声,浓烈而炽热的火焰瞬间从姬动体内爆发出来,尽管他这半年来只是喝酒,从未修炼过,但他自身的混沌之珠却一直守护着他的身体,并对他的身体进行调节。就算不吃不喝,单凭混沌之珠吸收外界的魔力元素也能够帮助他维持生命,体内的魔力甚至还在缓慢的增加着。有混沌之珠的存在,不论姬动的精神状态如何,都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三米高的金色火焰骤然升腾而起,刹那间,整个城门前的温度急遽上升,全身被金色火焰笼罩的姬动顿时成为了城门外所有目光的焦点,站在那里,他就像是火神降世一般。先前围上他的士兵们赶忙远远的避了开去。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醉鬼竟然是魔师。

    炽热而熟悉的火焰蔓延全身,姬动缓缓抬起双手,看着手上的金色火焰,他那空洞的双眼再一次变得模糊了。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烈焰,烈焰,你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随你而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孤独的在这个世界上,你知不知道,现在的我有多么痛苦。多么痛苦。”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声惊呼响起,“姬动?你,你是姬动?”

    一道红色身影快速靠近,转眼间已经来到姬动身前十米外,情绪极为姬动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姬动抬起朦胧的双眼向那人看去,名字的刺激令他略微清醒了几分,看上去,似乎那个人有些熟悉,但他并不清醒的大脑却无法进行回忆,酒精的麻痹,精神上的痛苦,令他身体剧烈的晃动一下,身上金色火焰悄然熄灭,噗通一声,栽倒在地,就那么睡了过去。

    这半年来,他一直都在重复着这样的过程,醒了就喝酒,喝多了就昏睡过去,根本不管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他不愿接受现实,更不能接受现实。每当他略微清醒的时候想到烈焰已经离去,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就令他的精神即将崩溃。

    混沌之珠对身体的调节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当姬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宿醉者头痛欲裂那样的痛苦。睁开双眼,他的目光依旧是空洞的,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房间之中,身上还盖着被子,似乎连衣服也已经换过了。

    猛然从床上坐起,口中喃喃的道:“酒,酒……”唯有酒才能让他麻痹,喝酒,是他唯一想做的事。

    “啊,你醒了。姬动,你,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熟悉的声音在身边响起,一名红衣老者已经快步来到他面前。但是,他看到的,却是姬动那充满死寂和空洞的眼神。

    姬动根本没有去看他,口中还是喃喃的念叨着,“酒,酒,给我酒……”

    “姬动,你究竟怎么了?我是阳炳天啊!你不记得我了么?”这红衣老者正是当初的离火学院院长阳炳天,祝融的记名弟子,从辈分上来算,还是姬动的师兄。

    “阳炳天?”姬动喃喃的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就在阳炳天以为他想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再次发出了酒的呼喊。

    一边说着,姬动从床上下来,不管不顾的就要往外走,嘴里还依旧念叨着一个酒字。

    阳炳天一闪身,挡在他身前,双手牢牢的抓住姬动的肩膀,“姬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在这里?还变成了这个样子。”看着姬动的样子,阳炳天大为焦急。

    “让开。”姬动肩头猛然一震,阳炳天只觉得双手掌心一麻,再也抓不住他的肩膀,下一刻,姬动已经走了上来。正好撞击在他身上,阳炳天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他那打到六冠的实力根本无法阻挡,整个人已经撞在背后的门上。

    “姬动,我不会让你走的。”阳炳天沉声道。

    姬动愣了一下,下一刻,他缓缓抬起自己的右手,喃喃的道:“不让我喝酒,我就杀了你。”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