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黑暗,契约,预言显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姬动似乎并没有看到弗瑞和渺渺眼中的震惊。他将云天机放在紫雷耀天龙背上,沉声问道:“天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和茅台、五粮液它们怎么会从圣邪岛内层出来?”

    云天机眼中流露着极为凝重的神色,“情况很不妙。是这样的。我和大衍圣火龙刚一进入到圣邪战场内,我就感觉到了不好。我那一直处于朦胧状态的预言术突然变得清晰起来,在预言术的指引下,我顾不得和你们汇合,立刻骑乘着大衍圣火龙向圣邪岛深处而去。不是我不知道小心,而是因为我感受到的危机实在太强烈了,那似乎是要将整个世界全部毁灭的强烈危机。”

    听着云天空有些气息不匀,甚至带着几分恐慌的声音,弗瑞和渺渺暂时放下先前看到的震撼,目光也都落在了他身上。

    云天机继续道:“大衍圣火龙的气息极为强悍,这一路上,我们都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十阶以下的魔兽感受到它的气息都会远远避开,凭借着双火翱翔法阵的释放和大衍圣火龙本身极快的速度,很快我们就进入到了圣邪岛深处。”

    听了云天机的话,姬动心中恍然大悟,顿时推测到云天机和大衍圣火龙被随机传送的位置,应该和自己正好在反方向。也就是在圣邪岛的另一侧,这样一来,一开始的时候自己自然无法感受到他们存在的气息。而之后云天机又直接骑乘着大衍圣火龙进入了圣邪岛内部,在这诡异的地方,几乎是越靠近圣邪岛中心的位置,他的精神力受到的影响就越大。而大衍圣火龙与他灵魂相连之间的感觉,似乎倒是受到了云天机身上散发出那奇异预言术的影响。刚才刚刚看到云天机的时候,姬动就已经发现了这一点,是云天机暂时收起了他那预言的能力,才让姬动能够与大衍圣火龙顺利联系上。

    面陈如水,云天机沉声道:“主人,你曾经仔细向我讲述过圣邪岛内的情况,当我们进入圣邪岛第十二层后,也开始小心谨慎起来。大衍圣火龙虽然强大,但他毕竟是九阶魔兽,如果遇到了群体生活的九阶魔兽也是很难应对的。因此,我们小心翼翼的前进,终于,即将到达圣邪岛的第十三层,也就是生活着十阶魔兽的地方。”

    “那时我曾经犹豫过,到底要不要进入这第十三层,毕竟,我在实力上不能给大衍圣火龙任何帮助,贸然进入,一旦遇到强大的十阶魔兽,我们想要全身而退并不容易。但是,也就在那时候。我的预感突然变得格外强烈起来,为了搞清楚这预感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和大衍圣火龙还是潜入其中。为了能够不被发现,我们先飞入空中,以云雾笼罩住大衍圣火龙,小心翼翼的前进,凭借预言书,我的视力能够看出很远。当我们真正踏入第十三层后,我顿时感觉到周围不断传来极为强大的压力,甚至连天空中的万雷劫狱界似乎也比外面的地方更低。但是,令我极为意外的是,在这圣邪岛第十三层中,我们竟然没有看到一只十阶魔兽。这种情况显然是不正常的,就算十阶魔兽的数量比起其他等级的魔兽要少,也不可能一只都没有。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道冲天而起的黑光。”

    “那黑光的出现,令我心中的危机感提升到了顶点,赶忙和大衍圣火龙靠近过去,远远的,我看到了黑暗大陆的人,数百名魔师。竟然全部都在这圣邪岛的第十三层中。”

    “什么?”听云天机说到这里,姬动和弗瑞不禁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一直久寻不获的敌人竟然在圣邪岛的第十三层,拥有十阶魔兽的地方。

    弗瑞和姬动对视一眼,不可思议的道:“这怎么可能?他们难道不怕全军覆没么?”

    云天机苦笑道:“不,全军覆没的不是他们,应该是那些十阶魔兽才对。当我看到敌人的同时,也看到了至少十余头十阶魔兽的尸体,他们不知道是被怎样的力量所攻击,全部殒命。连一只活口都没有留下。按照历代天机的记载,圣邪岛上的十阶魔兽总数永远不会超过一百头,而死了十余头十阶魔兽,可以想见,其他的十阶魔兽应该都是被吓跑了。不敢靠近,而我和大衍圣火龙算是比较幸运的,在来路上没有遇到落荒而逃的它们。那些黑暗大陆的魔师们,分散在十三层各处,仔细的侦察着每一个角落。而就在十三层最内侧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祭坛。那祭坛并不大,分为三层,最下面的一层直径也只有五米而已,向上两层分别是直径四米和三米。有十个人,分别坐在这祭坛的最下面一层,面朝外,每个人身上,都穿着厚重的魔力铠甲,在他们手中,也各自拿着一件魔力武器。而在那祭坛最上面一层。是一名身穿黑衣的年轻人,手中高举一柄黑色权杖,权杖顶端是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那浓郁的黑光,就是从这柄权杖上散发出来,向空中释放的。这种黑色的光芒,只有通过预言术才能看到,按照老师教给我的知识来看,那应该是一种类似于契约或者是结界类的魔力。那个黑衣年轻人不断的在或低沉或高亢的吟唱着什么,令那诡异的黑色能量变得越来越强。”

    “我可以肯定,坐在祭坛第一层的十个人,就是黑暗天干圣徒,对于圣徒的气息,我太了解了。最令我无法理解的是,他们每个人手中的魔力武器竟然都是神器。”

    这一次,姬动也忍不住色变了,他和弗瑞都与黑暗天干圣徒们交过手,毫无疑问,这些家伙的实力也是相当强悍的,在上一次圣邪之战中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如果这些黑暗天干圣徒每个人都拥有一件神器,这就是近乎毁灭性的存在了。不论姬动的精神魔域有多么大的作用,弗瑞和渺渺的实力有多强,他们要面对的,可是十名拥有极致魔力和神器的强大对手啊!不说别的。只要他们同时释放魔力,组成以神器为基础的五行阴阳界,就不是他们任何人所能抵抗的。

    “黑暗天干圣徒,十大专属神器?”姬动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弗瑞和他一样,同时色变,两个人的目光都变得阴沉起来,现在他们已经清晰的感觉到老天机的预言似乎正在向他们越来越接近。

    云天机断然道:“必须要阻止他们。虽然我还不能预测到他们在干什么,但是,毫无疑问,那黑衣青年就是与我一样的天机。黑暗五行大陆上的黑暗天机。当我的目光投向他的时候,他也同时感受到了我的存在,所以我和大衍圣火龙才被发现。那十名黑暗天干圣徒都没有行动,他们似乎也是那诡异仪式的一部份,不能轻易离开祭坛,所以就派出了那些普通魔师来追杀我。我们必须要赶在他们仪式完成之前将其破坏,否则的话,恐怕真正的巨大危机就会来临。”

    渺渺忍不住说道:“那里有数百名敌对魔师,还有十个拥有神器的极致魔力拥有者。这让我们怎么破坏他们的仪式?必须要回去将其他人也带到这里来才有可能。”

    云天机摇头道:“不,已经来不及了。我的预感极为强烈,用不了多久,那个仪式就要完成了,而一旦仪式成功启动,那么,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我们现在有的,只是一线生机。就只有我们几个人,别人谁也无法依仗。现在我们唯一能够祈祷的,就是那黑暗天干圣徒身处于仪式之中不能动手。这样的话,我们就还有机会。”

    正在这时,远处两声悲鸣惨叫先后响起,显然是大衍圣火龙已经得手了,但这惨叫声却更令三人心头沉重。

    姬动的目光中已经流露出毅然决然之色,他看向渺渺,“如果你不愿参加这次行动的话,现在可以退出,到外面比较安全的地方去。但是,我希望你明白,黑暗五行大陆针对的,是我们整片大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不论他们现在是做什么,我们都必须要阻止。从他们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聚集所有魔师到达圣邪岛第十三层,就能看出他们这次的势在必得,毫无疑问,为了这次的行动,他们已经准备了很久。”

    渺渺眼中流露出犹豫的光芒,她虽然答应姬动来参加这次的圣邪之战可没打算过要来拼命。她可以说代表着魔盟的一切。更掌握着魔盟神器大地女神之杖,要是她在圣邪岛上出了事,那么,对于整个魔盟来说,都是无可挽回的沉重打击。

    弗瑞沉声道:“小师弟,我们不能在耽误了。你说的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黑暗五行大陆对于这次的行动早有预谋。刚才那些黑暗魔师,我从来都没见过。以他们的实力,早就应该出现在圣邪战场上了。毫无疑问,这些都是黑暗五行大陆那边隐藏起来的实力。这次全面出动还带来了十大神器,必定是早有预谋的。他们既然在这圣邪岛十三层的位置发动,据我估计,很有可能是针对内部五层五大圣兽的行动。天机刚才说,他能感觉到那是一个类似于契约或者是结界的仪式,万一是他们有什么办法能够驱动五大圣兽,哪怕是其中之一,对于我们来说,都必将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到了那时候,圣邪天枰倾斜,他们在早有预谋的情况下,我们大陆就有危险,不能等了,我们两个去。渺渺小姐,你不愿意去我们不怪你,麻烦你将天机带出去,和我们的主力会合,尽可能的让实力强大的一些人赶过来。”

    渺渺眼中的犹豫终于消失了,她猛然摇头,右手在空中一挥,大地女神之杖已经落入掌中,她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姬动脸上,“我不走,我和你们一起去。我会向你证明,就算是我们魔盟,也同样愿意为大陆的生死存亡尽一份力。走。”

    魔盟?听到这两个字,弗瑞不禁微微一愣,但渺渺之后的话却令他眼中光芒大放,再没有任何犹豫,紫雷耀天龙与银翼海东青同时加速,朝着圣邪岛更深的方向飞去。大衍圣火龙从正面归来,口中还咀嚼着刚刚猎杀那两头九阶魔兽的晶核,姬动飞身而起,带着云天机回到大衍圣火龙背上,三大魔兽承载着光明五行大陆的希望,全力加速。

    圣邪岛第三层。

    菊花猪优哉游哉的躺在杜馨儿怀里,要多滋润就有多滋润,它现在越来越觉得杜馨儿比姚谦书强多了。杜馨儿对它的那种喜爱,是不求任何回报的,完全是单纯的喜爱。这小丫头虽然有些花痴,但天性单纯,尤其是身上那纯洁的香气,更是令它十分满意。可惜,她不是木系魔师。

    杜馨儿正在和蓝宝儿聊着天,或许是因为美女之间也会彼此有所吸引和比较,在进入圣邪岛之前,二女就已经相互认识了。

    “宝儿姐姐,你说姬动哥哥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这圣邪岛也没什么意思嘛。我们在这里等着,都快无聊死了。”

    蓝宝儿淡淡的一笑,道:“或许很快他们就会回来了。这次的情况确实有些不对,到现在我们都没遇到任何敌人,放心,姬动和弗瑞师兄的实力都极为强大,不论敌人有什么阴谋,他们一定能够应对的。”

    再次来到圣邪战场,不论是进入圣邪岛之前的十天还是后来进入圣邪战场之中,蓝宝儿都没有和姬动说上一句话。并不是因为她心中记恨姬动,而是因为她正在全力以赴的想要去忘记他。她怕自己和他说上一句话就会功亏一篑。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