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 进入,怪异,不安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迷幻般的光芒令姬动眼前完全变为一片彩色世界。庞大的能量令他身体周围的一切为之凝固,那似乎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庞大魔力。这是他第二次进入圣邪战场了,但和上次进入时的感觉已经有了不同。

    他的精神力与五年前相比,几乎是百倍程度的增强了,此时,虽然身体周围庞大的十系极致魔力依旧是不可抗衡的,但他却已经能够清楚的把握住每一分魔力的细微变化。

    通过观察,姬动发现,这十系极致魔力,完全是以相生的方式存在的,分为两个循环,阴生阴,阳生阳,阴阳属性各自的五种魔力彼此相生融合,再形成一个圆融的阴和一个圆融的阳,之后,这阴阳才完全融为一体,就产生了这光芒所形成的巨大漩涡。似乎在这庞大的能量之中,那一点混沌更多起到的是掩饰作用。这分明是一个极为复杂的五行传送法阵啊!

    姬动学习的五行法阵中,最先领悟的几个就有传送法阵,只不过这法阵在他看来实用性并不是很强。首先。在战斗中是无法使用的。因为施展这个法阵,需要有一定的时间,释放的过程也同样需要时间,根本不可能出现那种在战斗过程中突然传送走的情况。而且,这传送法阵还需要事先定位,并且有一定的距离限制,还不能有太强的魔力干扰,限制众多。因此,除了那次从地宫宝藏传送出来以外,他几乎就没有使用过这种法阵。

    而眼前这圣邪通道中蕴含的魔力,分明就是五行传送法阵的一个重叠,在五行十属性齐聚的情况下,才能不受到空中万雷劫狱界的影响。隐约中,他渐渐明白了一些传送法阵中的奥妙。存在即有存在的道理,身为五行法阵之一的传送法阵,也绝不会是鸡肋。

    彩光宛如烟云般消失,双脚一阵,脚踏实地的感觉已然传来,依旧是圣邪岛的第一层,放眼望去,身体周围全是巨大的树木。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姬动在脚踏实地的一瞬间,他的精神魔域已经释放开来,直径千米范围之内,全部在他的精神力感知之中。谁知道这次进入圣邪战场会不会又像上次似的遇到一个黑暗天干圣徒呢?

    不过,这次他的运气似乎要好的多,直径千米范围内。不但没有任何黑暗大陆魔师的气息,更是连一只强大点的魔兽都没有,那些三阶、四阶的魔兽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半分影响。

    实力增强了,眼界自然也随之提高,再次进入圣邪战场,姬动远不像上次那么紧张,甚至连体内的神火圣王铠以及自身的凤舞龙蛇变都没有释放出来,他有充分的信心,能够应对任何情况。

    这次再进入到圣邪战场之中,与上次的情况也有了天壤之别,上次他可以说只是来适应这奇异的战场。而这一次,他却是绝对主力。

    没有任何犹豫,姬动背后白光涌动,皮肤上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凤舞龙蛇变已经释放,双翼张开,光芒闪耀之中,下一刻,他已经一步跨出,来到了巨木树顶之上,简单的向周围看了看。确定在这圣邪岛第一层没有什么越级闯入的魔兽,这才张开双翼,直入半空之中。同时,他的精神魔域也伴随着身体的攀升大范围释放开来,向同伴们发出了呼唤,感受着他们每个人手持魔技酒所在的方位。

    很快,姬动就有了感应,他第一个感应到的不是大衍圣火龙,竟然是拥有菊花猪的光明甲木圣徒姚谦书所在的位置。

    姚谦书的位置距离他很近,通过他手中魔技酒所蕴含的精神气息,姬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没有任何迟疑,背后双翼展开,阴阳火翱翔法阵伴随着阴阳鱼图案在背后绽放,他直奔姚谦书的方向飞去。

    木生火,拥有极致甲木魔力的姚谦书可以说是对姬动来说最适合的伙伴。有他在,姬动的战斗力就可以直线上升。至于那头菊花猪,姬动倒是从未考虑到战斗序列中。他只要能和姚谦书汇合,集合两人之力,就算是突然遇到对方的黑暗天干圣王最终兵器姬动也不怕。

    事情比想象中还要顺利,不到半刻钟的工夫,姬动已经顺利找到了姚谦书所在,和他在一起的除了菊花圣猪之外,还有杜馨儿。

    双翼收敛,姬动飘身落在姚谦书和杜馨儿面前,但他的目光却落在了菊花圣猪身上。正像他早就有所感觉的一样,这菊花圣猪绝不简单。

    “姬动哥哥,你飞起来的样子真是好帅啊!”杜馨儿眼中又开始冒起了星光,要不是她怀中正抱着菊花猪,姬动真怀疑她会立刻向自己冲过来。

    看到姬动。姚谦书的神色也顿时放松下来,和姬动所想一样,他们这火木双系在一起,实力大幅增加之后,足以应变各种情况。

    姬动看着懒洋洋的菊花圣猪,“菊花猪,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菊花猪睁开一只小眼睛,瞥了姬动一眼,道:“这有什么,先把馨儿吃下去,等进来以后再吐出来就是了。”

    姬动一愣,先吃下去再吐出来?这是什么方法?

    杜馨儿嘻嘻笑道:“小猪猪真是好本事呢,它的嘴可大了,一张开就把我装了进去,等我又能看到外面时,就已经进来了。”

    姬动疑惑的看向姚谦书,姚谦书向他点了点头,示意菊花猪说的是真的。这里是圣邪战场,姬动没时间多考虑眼前这头菊花猪的强弱,至少他和姚谦书又契约存在,总不会对己方不利。

    “谦书,你们在地面。周围没有什么强大的魔兽,我到空中再找其他人。争取在最短时间内让大家聚集到一起。”

    “好。你放心,我会帮忙保护馨儿的。”姬动点了点头,姚谦书的实力他还是很清楚的,在这次进入圣邪战场的众人之中,他绝对是排名前五的。也只有自己、师兄和阿金可能有胜过他的力量。五年不见,虽然他出现时形如乞丐,但姬动也能充分感受到他那一身并不弱于自己的极致魔力。

    再次腾入半空之中,姬动开始了对伙伴们的搜寻。他发现,自己庞大的精神力在进入圣邪岛后略微受到一些限制,覆盖的范围比想象中要小一些。不过。即使是这样也已经足够了。两个时辰后,他已经找到了四十余人,其中不乏阴阳学堂弟子,大家聚集在一起,向圣邪岛更深层前进。

    按照事先的约定,在进入圣邪岛后,聚集的位置还是在第三层。因为越向里面前进,每一层的面积就会相应减小。如果只是在最外层聚集的话,那要搜寻的面积就太大了。而第三层他们习惯性的集合地点大家都知道。姬动要做的,就是在进入第三层之前尽可能的多聚集一些伙伴。这样能够保证大家尽可能在一起,面对任何危险时也更容易应付。

    一路上,姬动心中不断产生出怪异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首先,就是魔兽的数量。和上次进入圣邪战场相比,魔兽的数量似乎减少了一些。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更奇特的是,在接下来整整一天的时间中,他没有见到一只变异魔兽或者是任何一只跨界魔兽。哪怕是普通的低级魔兽也很少见。这个问题对于姬动来说,到不是太难理解。因为菊花猪这家伙怎么说也是一只十阶魔兽,只要是感受到它的气息,低等级魔兽远远避开是情有可原的。最令姬动疑惑的,就是在这一路上,他所找到的每一名魔师都没有遇到敌踪。

    这就有些奇怪了。按照历届圣邪之战中的情况来看,每一次进入圣邪战场后,都会有一部份魔师直接遭遇到对方魔师。这也是双方伤亡最大的一段时间,姬动在一进入圣邪战场就开始以最快速度找人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可是,一天过去,在他身边聚集的魔师已经接近百人,在他的询问下,却没有一人表示遇到了黑暗五行大陆的魔师。感觉上,就像是黑暗五行大陆的人根本就没有进入圣邪战场参加这次圣邪之战似的。

    而且,姬动还有一件事很担心,按理说,在进入圣邪战场后,他最容易感受到的应该是两个人,一个是有大衍圣火龙跟随的云天机。另一个是和他相触时间很长,身上携带了多瓶魔技酒的阿金。直到此刻,他也没有感受到一丝他们的气息。这就只有两个解释,一个是他们出现了问题遇到危险,另一个,就是他们在自己精神探测的范围之外。

    这两种情况虽然都有可能发生,可姬动却依旧感到强烈的不安。阿金到还好一些,他对阿金的战斗实力有着很深的认识,在任何地形任何情况下,她都有着极强的自保能力。而云天机他就不得不担心了,尽管有大衍圣火龙在,但云天机本身毕竟没有什么战斗能力。

    不过,不论心中怎么想,搜寻还要继续下去,他现在只是期待着在圣邪岛第三层能够遇到他们。

    直到第二天中午,姬动带领着浩浩荡荡的光明五行大陆魔师们来到了约定地点。他来到这里时,雷帝弗瑞已经带着一群魔师等在这里了。按照数量来看,本次进入圣邪战场的魔师已经有八成聚集在这里。

    “行啊!小师弟,你这一下就帮我把人差不多聚齐了。”弗瑞看到姬动,顿时大为高兴,立刻迎了上来。

    姬动来到弗瑞面前,低声道:“师兄,我觉得有些不对啊!”弗瑞看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让其他魔师原地休息。然后才拉着姬动走到一旁。叫过夜心和姚谦书,四人聚集在一起。

    “小师弟,你也觉得不对了么?我也有所察觉。这次进入圣邪战场后,似乎一切都太顺利了,每次我们想要在这里聚集,至少都要三到五天的时间,而且能够聚集过来的魔师数量最终都不可能有现在这么多。一般情况下,在刚刚进入圣邪战场后的三天内,我们的损失就会超过两成。但是,你也看到了,目前为止,我们聚集在这里的魔师都已经有八成以上了。这就意味着,我们遇到的阻力小了很多。我问过之前赶到的兄弟们,他们都说没有遭遇到黑暗五行大陆的人,除了有些人遇到一些低级魔兽以外,大多数人都没受到什么阻碍就聚集在这里了。你那边呢?”

    姬动脸色沉凝,“我这边也是一样。难道说,黑暗五行大陆的人就没有参加这次圣邪之战不成?但这是不可能的啊!师兄,你看到天机没有?”

    弗瑞愣了一下,“他没和你在一起么?你对大衍圣火龙的感应应该是最清楚的。”

    姬动脸色微变,“看来真的有些不对了,我和茅台、五粮液它们灵魂相连,按道理说,就算远隔千里也应该有所感应。可是,一进入圣邪战场后,我就发现,我与它们之间的灵魂联系变得极为微弱,根本无法判断出它们所在的位置。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受到万雷劫狱界的影响,可后来我却能通过精神力找到其他人,这就意味着,万雷劫狱界对我的精神探测影响不大。而大衍圣火龙却在这种情况下无法与我联系上,必定是遇到了什么事。”

    弗瑞皱着眉头思索,旁边的姚谦书沉声道:“弗瑞大哥,姬动,对于天机的预言我是从未有过任何怀疑的。种种异象表明,这次我们可能真的遇到大麻烦了。现在最可怕的不是危险,而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黑暗五行大陆的人在做什么。也就无法针对他们所作的一切进行布置。”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