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摇钱树?乞丐?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报——”正在姬动、弗瑞他们为新铠订下了名字时。外面突然传来传令兵的声音。

    “什么事?”弗瑞向帐外喝道。

    “启禀弗瑞大人,大营外来了三个人,求见大人和姬动大人。”

    “求见我们?”弗瑞有些疑惑的看向姬动,姬动也愣了一下,三个人?当下向传令兵问道:“这三个人是怎样形貌?”难道是魔盟盟主渺渺来了?她还带了其他人不成?

    传令兵接下来的回答就打破了姬动的想法,“那三个人好像并不是一路的,都很年轻,其中两人相貌略有相似,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似乎是兄妹。另外一个,衣衫褴褛,好像是个乞丐。”

    弗瑞和姬动对视一眼,“你认识这样的人么?”

    姬动摇了摇头,“能叫出大哥的名字并不奇怪,但能叫出我名字的,应该就是熟人了。我们去看看,还是带他们到这里来?”

    弗瑞道:“不过是三个人而已,传令兵,将那三个人带到这里来。”

    “是——”

    传令兵下去执行弗瑞的命令了,弗瑞和姬动对视一眼,两人都在想着会是什么人。突然间。姬动脑海中灵光一闪,兄妹,难道是那对兄妹么?自己当初已经明确拒绝过他们来这里啊!

    一边想着,姬动走到神火圣王铠前,右手抬起,按在铠甲胸口位置,眼中白光一闪,强横的精神力已经瞬间融入铠甲之中。伴随着铿锵爆鸣之声,铠甲瞬间散开,化为一块块组合结构,在他的精神力牵引下,全部落在姬动身上。

    奇异的是,当每一块铠甲与他的身体接触后,并没有结合在那里,而是直接融入到他体内消失了。

    姬动的融合神术经过对同化法阵的领悟以及精神力的蜕变已经大成。不过,在融合了火神双剑之后,再要融合的东西已经十分有限了。神火圣王铠融入后,他已经很难再融入大件的装备入体。

    时间不长,人已经被带来了,当弗瑞和姬动走出大帐看到这三个人时,两人都不禁吃了一惊。

    “杜明、馨儿,你们两个怎么来了?”弗瑞吃惊的看着眼前这对兄妹。可不正是酒神杜思康的一对儿女么?他和杜思康私交甚好,又怎么会不认识呢?

    杜明嘿嘿一笑,和妹妹对视一眼,恭敬的向弗瑞道:“见过弗瑞叔叔,见过老师。我们也是来参加圣邪之战的啊!”

    “老师?”弗瑞疑惑的看向姬动。

    姬动道:“杜明在调酒方面和我理念相同,我就答应收他为徒。教授他调酒的知识。杜明,我可是明确拒绝过你来参加圣邪之战的,更何况,你怎么还把馨儿带来了?”

    杜馨儿抢着道:“准老师,是我一定要跟哥哥来的。最近这半年,我的进步可不小呢。魔力马上就要突破五十级了。我早就听说过,压力越大,对魔师的修炼就越有利。圣邪之战这么好玩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来呢?你一定要让我们参加。”

    “好玩?”姬动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你们先站到一边,你们的事回头再说。这位朋友,我们似乎不认识。你来找我和师兄,有什么事?”

    姬动挥挥手,让杜明兄妹先站到一旁,将目光落在那另外一人身上。这个人用衣衫褴褛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不但身上衣服破烂,全身脏兮兮的,更是蓬头垢面,连相貌都看不清楚,比乞丐都有过之。但姬动却分明能够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几分危险。这绝对不是普通人。

    弗瑞也在奇怪,他也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个人啊!

    那乞丐苦笑一声。“弗瑞大哥,姬动,你们不认识我了么?”

    他这一开口,姬动和弗瑞都惊呆了,姬动吃惊的道:“你,你是姚谦书?你这堂堂天干甲木圣徒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样子看不出来,但声音却假不了,可不正是姚谦书么?

    姚谦书几步上前,来到姬动面前,突然放声大哭,“姬动,你要救救我啊!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这五年,我快被折磨死了。”

    姬动赶忙用手扶住他,“你这是怎么搞的?你当初可是有名的摇钱树,药医必死病,钱渡有缘人。你应该有不少的积蓄。怎么弄的跟乞丐似的?”

    姚谦书哭声收歇,“我也不想这样啊!我这都是被逼的。被那头肥猪逼的啊!我身上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全都换了吃的让那头猪吃了。我想和它解除契约都不行啊!我要是不让它吃饱了,它就不让我吃饭。这几年下来,我已经快被它折磨死了。”

    姬动道:“你是说那头菊花圣猪?它竟然把你给吃垮了?”

    姚谦书痛苦的道:“可不就是吃垮了么?它一顿就要吃上吨的食物,虽然不挑食,可是,一天三顿,天天如此,我就算是一座金山也要被它吃光了啊!就连衣服、储存魔器,都给它换了吃的。这五年,你不知道我有多惨。要不是还有一手医术能够赚点钱,它恐怕连我都给吃了。”

    “那菊花猪呢?”弗瑞在一旁问道。

    姚谦书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反正只要到吃饭的时候。它肯定就会出现的。弗瑞老大,这次你可一定要收留我啊!你们让我干啥都行,只要让那头猪吃饱了,别在缠着我,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人了。”

    弗瑞哈哈一笑,道:“别说的那么暧昧好不好,我可对你没兴趣。这样,我让人先带你去整理一下,换件衣服。你这叫什么样子啊!放心,这军营中粮食是不缺的。至少暂时不会有问题。”

    正在这时,云天机从大帐内走了出来,看到姚谦书,他却没有半分意外,反而微微一笑,道:“甲木圣徒,多日不见,恭喜你了。”

    姚谦书愣了一下,“恭喜我?有什么可恭喜的。你就不要嘲笑我了。”

    云天机摇了摇头,道:“不是嘲笑。是真的恭喜。你虽然被折磨了五年,但这五年时间,也令你真正得到了它的友谊。它将带给你的,远比你付出的要多的多。好好对它。”

    姚谦书眨了眨眼睛,“云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天机微微一笑,道:“天机不可泄露,到时候你自然就明白了。”

    姚谦书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无奈的道:“好,我先去洗漱一下,换件衣服再说。现在这样子,实在太丢人了。对了,天机还好?”

    云天机叹息一声,“我就是天机。”

    听到他这句话,姚谦书顿时身体一震,他当然明白云天机这句话的含义。目光转向姬动,看到姬动向自己点了点头,顿时,心中悲意狂涌,本来就已经被折磨的十分脆弱的神经再次崩溃,痛哭失声,“天机大人,他就这么去了么?这,这真是……”

    一旁的杜馨儿低声在哥哥耳边说道:“哥,你看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老是哭哭啼啼的,像个女人似的。”

    没等杜明开口,姚谦书已经抬起头看向杜馨儿,“你才是女人。哦,不对,你本来就是女人。谁像个女人了。你被折磨五年试试。云兄,哦,不,天机,节哀。老天机是为了大陆奉献了他的一生。他永远都会活在我们心里。”

    杜明瞪了杜馨儿一眼,杜馨儿吐了吐舌头,心中暗道,这个乞丐的耳朵倒是挺灵的嘛。

    弗瑞让人领着姚谦书下去洗漱换衣服,云天机仰头看向天空,口中喃喃的道:“老师,您说的对,再大的危险面前,也一样有生机存在。”

    正在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从旁边响起,“姚谦书那小子呢?哈哈,这不是姬动和弗瑞么?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这几年来,我都快被姚谦书那小子给饿死了。”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之间一头全身圆滚滚,身长不过尺余的小猪正摇头晃脑的走了过来。背后那菊花的图案份外明显,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淡淡的金光。可不正是那位菊花圣猪么?

    姬动和弗瑞眼中都流露出一丝惊异,要知道,这菊花圣猪可不是和姚谦书一起来的,圣邪之战即将开始。这五国联军的大营防御之严密可想而知,哪怕是飞天遁地,也不可能悄悄潜入,可这家伙就这么来了。

    “哇,好可爱的小猪啊!”杜馨儿看到菊花猪,顿时眼中星光大放,几步就跑了过去,一把已经将菊花猪抱在怀中。

    菊花猪顺势靠了上去,在杜馨儿怀中蹭啊蹭的,看上去是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但姬动和弗瑞分明看到这家伙眼中那猥琐的光芒。

    “刚才那个乞丐说的,就是你把它吃穷了么?好可爱啊!软软的,抱着真舒服。那家伙一定是骗人的,你这么小,怎么可能把他吃穷呢?”抱着菊花猪,杜馨儿被它拱的咯咯之笑,大有爱心泛滥的趋势。

    菊花猪义愤填膺的道:“就是,姚谦书这个没良心的,我这么小的身体能吃的穷他么?那都是他自己乱花钱,哎,我好后悔啊!要是上次遇到他们的时候,就遇到你多好,我就和你缔结契约了。”

    姬动无奈的摇了摇头,云天机的目光则一直带着一丝深意落在菊花猪身上。

    杜馨儿眨了眨眼睛,“这契约还能不能改啊!我好喜欢你啊!你真是太可爱了。”

    菊花猪苦着脸,鼻子、嘴、小眼睛似乎都攒在了一起,摇头道:“不行啊!那契约不是那么容易解除的。而且,我可没有什么攻击、防御的能力。用我做魔兽,你没看那姚谦书后悔的很么。”

    杜馨儿道:“我不在乎,等我以后有了魔兽,我才不舍的让它去战斗呢。我会当它是我的朋友,我的好伙伴。保护它还来不及呢。小猪猪,你真可爱,那个家伙肯定是虐待你了,你看,你都瘦成这样了。”

    听着杜馨儿的话,姬动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和弗瑞一起,转身就进账了。杜明虽然不知道这菊花圣猪是什么身份,但看它那完全是球状的身体,还说瘦?自己这花痴妹妹啊……

    别人不以为然,可菊花猪看着杜馨儿的眼神却不一样了,也不怎么再往她那略显青涩的小胸脯上蹭了,不停的和杜馨儿聊着,大有相见恨晚的意思。

    等姚谦书回来的时候,看到菊花猪那乖巧惹人怜爱的样子,眼珠子险些掉到地上。这还是那个剥削了自己整整五年,硬生生把自己吃穷了的猥琐肥猪么?

    菊花圣猪自然也看到了他,很是威胁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又在杜馨儿怀中蹭了蹭,“馨儿,我的主人回来了。我必须要去和他在一起了。不然,我怕他会打我。”

    杜馨儿的目光顿时恶狠狠的瞪视向姚谦书,大有一言不合立刻动手的意思。

    “我……”姚谦书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我打它?我敢么?这肥猪要是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可爱,我也不至于混成这样啊!“你们聊,我先走了。”

    当晚,直到开饭的时候,杜馨儿才真正明白姚谦书的痛苦,菊花圣猪身体看上去不大,但当它开始开怀大吃之后,所带来的绝对是震撼级别的恐怖。它一个人,几乎吃掉了一百人份的晚餐。而且身体还没有任何变化。吃完了就躺在杜馨儿怀里肚皮向上酣睡起来。

    姚谦书的面庞在抽搐,回想起五年来自己所受到的折磨,他真想冲上去将这只肥猪掐死。但是,他就算再爱钱,也绝不是一个恩将仇报的人。当初菊花圣猪毕竟救过他。他也一直希冀着菊花圣猪能够展现出它十阶神兽的实力。但是,事与愿违,五年来,除了吃,他从未见过这头猪有什么别的能力。

    “它好像是能吃了一点。”杜馨儿摸着菊花圣猪的圆滚滚的肚皮。

    姚谦书苦笑道:“那真不是能吃一点啊!”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