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超必杀,火神虚空斩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这一剑,抽空了姬动所能动用的全部魔力。他甚至听到了自己双手掌心之中,日月双辉手套上那两枚高达七冠的晶冕破碎的声音,就连它们的魔力也已经被席卷一空。

    当着一剑挥下的时候,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虚弱感瞬间席卷姬动全身,他只觉得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如果不是惊人的毅力支撑着,他恐怕就已经倒下去了。

    红色的幽光,烈、焰双剑合璧后的下劈,背后红色光影的同时挥动。造就了一道长达三百米的妖艳红光湛然而出。

    在这一刹那,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所感受到的,都是天地被斩开了一般。空气中的所有魔力元素在这红光所过之处,全部汽化。剩余的,就只有纯粹的火属性。无法形容的纯粹火属性。

    这是在千米高空,可是,当着一剑斩下,红光一现既隐之后,千米下的地面上,却出现了一条长达千米,深百米,宽三十米的巨大鸿沟。而那红光所过之处。天空更是变成了黑色。一道道黑色电光在空中闪烁。天空,竟然被这一剑斩破了。

    寂静,彻底的寂静。姬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是阿金从后面冲上来,抱住了他的身体,才让他没有倒下去。大衍圣火龙的身体明显变得僵硬了许多,甚至连飞行都已经变得极为困难了。烈、焰双剑在完成这一击之后,竟然完全融入了他的身体,他一直追求着的融合神术最高境界,就这么水到渠成的成功了。

    姬动哪怕是想提聚一丝魔力,从朱雀手镯中拿出几枚晶核给大衍圣火龙吃下都无法做到。

    可想而知,他此时的消耗达到了怎样的程度。

    渺渺没有死,她身上那大地女神之杖所化的铠甲也没有破碎,只是在那层灰色晶体般的绚丽铠甲上,多了一层红蒙蒙的光彩。

    她没有死,并不是因为她的实力和大地女神之杖能够挡住那一剑,而是因为,那一剑根本就没有斩向她。

    红蒙蒙的一剑,是从渺渺身边十米外划过的,当着红色之剑划过的一瞬间,尽管大地女神之杖所化的铠甲帮她挡住了全部攻击,可是,渺渺的身体还是被汗水浸透了。

    有生以来,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觉悟,她甚至能够清楚的认识到,那一剑,大地女神之杖决不可能帮她全部抵挡下来。那是什么?那红色的一剑。双剑合璧发出的一剑,分明是中级超必杀技的存在啊!而且是单体攻击的中级超必杀技。

    中级超必杀技是什么概念?这是只有至尊强者才能施展出来的恐怖技能。一个单体中级超必杀技的攻击力,更是足以与范围性的高级超必杀技媲美。

    渺渺有神器是没错,但是,她的魔力才只有七冠,虽然神器能够帮她将魔力转化出极致效果,但本身终究不是极致魔力的存在。这就导致了她的魔力还远远不足。大地女神之杖无疑是强大的神器,甚至还要凌驾于雷狱神斧之上。但渺渺却用不出超必杀技,因为她没有那么庞大的魔力来支撑。由此可见,姬动的五行法阵虽然都不能够直接攻击,可它们的作用却何等之大了。

    仅仅凭借一件神器,在没有足够魔力支撑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挡住中级超必杀技这样存在的。如果是范围型的攻击,或许渺渺还有机会,可是,这种单体攻击,她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机会存在,就算神器能保住她一命,也必定身受重创,甚至那大地女神之杖因为没有足够的魔力支撑,也会产生破损。

    渺渺很不解。她不明白,为什么姬动这一剑没有斩向自己,双方可是生死相向的敌人啊!她当然不会认为,姬动这一剑是斩歪了,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在这一剑发出之前,姬动所有的气势都完全锁定在了渺渺身上。那是一种精神层面的感受,通过大地女神之杖的感受。虽然她不知道那是来自于灵魂之火的锁定,但也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姬动的攻击必定会落在自己身上。

    可就是在那红色之剑斩下的一瞬间,渺渺却清楚的感觉到锁定解除了,甚至还隐隐看到姬动双眼之中流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光芒。下一刻,一种她从未体会过的炽热和死亡感扑面而来,正面体验一个单体攻击中级超必杀技的效果,绝对不是一件美妙的事。

    大地女神之杖所化的铠甲上,红光渐渐褪去。这毕竟是神器,又是最擅长防御的土系神器,终究还是将那无法形容的红色之火余波缓缓化去了。

    二十五名魔盟的魔师和他们的坐骑,已经全部不在空中,身受重创的他们,都勉强和坐骑一起,催动残余的魔力向下方落去,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战斗力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半空中除了姬动和渺渺双方,就只剩下魔盟那两位长老了。

    两位魔盟长老的心跳都是正常时候的两倍,他们的眼睛都已经直了。当那红色之剑从空中划过时,他们的身体根本无法移动半分。别说是被斩中,就是被蹭上一下,恐怕也会灰飞烟灭。但是,那红色之剑终究还是斩在了虚空之中,此时此刻,他们心中只有庆幸。尤其是先前和姬动交手的左长老。他真的不敢想象能够发出这样攻击的人与自己继续战斗下去会发生什么。

    当两大长老反应过来之后,他们第一时间来到了渺渺身边,他们清楚的发现,这位在魔盟之中以冰冷无情著称的盟主,身体竟然在微微的颤抖着。

    不止渺渺在颤抖,酒神杜思康的身体也同样在颤抖,身为水系魔师,感受到姬动身上释放出那无法形容的火属性能量后,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当他看到五行大阵困住己方三人时,本以为一切都完了,恐怕再也无法逃出升天。可是,他又怎能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呢?杜思康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一剑的风情。

    站在大衍圣火龙背上,姬动虚弱的只能将身体全都靠在阿金身上才能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倒下去。阿金冰冷的铠甲刺激着他的神经,令他还能完全保持在清醒状态下。看着对面的渺渺他眼中的傲岸却没有因为身体的虚弱而减少半分。

    “能不能告诉我那一剑的名字。”渺渺的声音不像先前那么优雅动听了,反而有些沙哑,说出这句话甚至感觉上有些艰难似的。

    姬动缓缓点了点头,“就叫它火神虚空斩。谢谢你带给我的压力,没有大地女神之杖和五行大阵的压力,或许我也施展不出这个技能。”

    “这是你第一次施展这个技能?”渺渺瞪大了眼睛看着姬动。

    姬动淡然一笑,“这有什么关系么?我说过,神器虽好,但却要看掌握在什么人手上。”

    渺渺的精神已经恢复过来几分。“不要以为这样你就赢了。你和你的坐骑都已经没有了战斗力,而我和两位长老还可以向你们发动攻击。”

    姬动冷哼一声,“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你们魔盟在场所有人,包括那些已经降落的魔师,除了你以外,没有一个能活下去。”

    阿金的手,从姬动腋下穿过,在他身前摊开,一丝魔力注入,顿时。恐怖的威压,又一次出现在天空之中。庚金系中级超必杀卷轴的气息悍然而出。

    这一次,渺渺的脸色真的变了,变得极其难看,她实在无法想像,面前这一男一女竟然强大到了如此程度。超必杀卷轴,就算是魔盟千年的积淀也没能拥有的东西。姬动不是在恐吓自己,如果这个卷轴释放出来,恐怕也只有她凭借大地女神之杖能够保命。但魔力大量消耗之后,自己还能是那身穿金甲女子的对手么?

    “如果没有后手,你认为我那一剑会不落在你身上么?渺渺盟主。”姬动的傲岸在虚弱之中却依旧将渺渺完全压制。

    渺渺深吸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激荡的心情,“为什么?为什么刚才那攻击不对我发出?”

    姬动道:“因为你没有下令杀死调酒师公会的老幼妇孺。也因为你刚才说过,现在的魔盟并没有做过什么恶事。不应该由你们来承受魔盟先辈的过错。而且我也不想看到你这样一位与神器融合的魔师就这样陨落。”

    渺渺看着姬动,眼神中不断闪过各种情绪波动,“可我们是敌人。”

    姬动微微一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敌人。渺渺盟主,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一边说着,姬动凭借刚刚恢复的一丝魔力从朱雀手镯内取出几枚高等级火系晶核,自己双手各自握住一枚,剩余的都抛入茅台和五粮液口中。帮它们恢复魔力。

    交易?渺渺愣了一下,看着姬动,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姬动点了点头,道:“就是交易。和魔盟无关,只是你和我之间的交易。”

    姬动突然的提议令渺渺无法理解,“你和我之间能够进行什么交易?”

    姬动道:“你应该知道,不久后,圣邪通道就将开启,新一次的圣邪之战即将展开。我提出的交易,就是雇用你。我将参加这次圣邪之战,希望你也能一同前往。以你的年纪和实力,在圣邪战场上必定能给黑暗五行大陆的魔师们带来一份惊喜。难道你不认为,你的实力更应该放在那样的战场上去施展么?不论是魔盟也好,魔师公会也罢,至少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黑暗五行大陆。”

    渺渺笑了。笑的有些不屑,“你凭什么雇用我?就凭你这两句话就想说服我么?我又凭什么相信你?难道你们那些主流的魔师会接受我这个魔盟盟主进入圣邪之战么?”

    “只要你不说,谁会知道你是魔盟盟主呢?这个秘密,我愿意为你保守。至于凭什么雇用你。那很简单,我有着你无法抗拒的报酬。”一边说着,姬动将右手中的晶核也交到左手之中,一边缓慢的回复着魔力,一边张开手掌,朱雀手镯上光芒一闪,一个青色的小葫芦已经出现在他掌中。

    大衍圣火龙在姬动的催动下缓缓飞近,一直到距离渺渺还有三十米的地方才停了下来,姬动打开葫芦塞,顿时,浓郁的生命气息瞬间在空中绽放开来,甚至能看到一股淡青色的气流从那葫芦中散发而出。

    渺渺本来根本就不相信姬动能够拿出什么令自己心动的东西,身为魔盟盟主,还有什么事自己得不到的?可是,当她感受到那庞大的生命气息,还有那无比动人的味道时,整个身体都产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就像是饥渴万分的人突然看到一口甘泉。

    “这是什么?”渺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银色大鸟背上向前迈出一步,声音中再没有了不屑,而是充满了急切。

    “在东木帝国的生命之森中,生活着一个种族,他们的名字叫做森妖。你既然来抢夺瀚海琼浆,那么一定知道调酒师公会的名酒录。瀚海琼浆在名酒录中排名第三,我手中这瓶,由森妖一族经过千百年酿造,取大自然最本源生命力凝聚而成的美酒在名酒录中就排名第四,名叫生命之源。而且,我手中这一瓶,乃是生命之源的精粹,千年提炼而成。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以自身来滋养神器,你的生命力会被大地女神之杖不断的吞噬,否则,你也无法使用这神器的力量。你的生命力在不断的削弱。比正常人都要差了许多。我这生命之源,正能补充你所需要的生命力。我就以三滴为代价,雇佣你前往圣邪战场走上一趟,并且,我保证,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保护你的安全。”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