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双剑合璧,红剑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大地女神之杖在魔盟盟主渺渺的额全力施展下。迸发出更加恐怖的魔力。这已经是渺渺所能释放出大地女神之杖的全部力量。正像姬动所说的那样,她还无法完全施展出这件神器的力量。一个是因为她的魔力还只有七冠,另一个原因就是,她毕竟不是极致魔力拥有者。

    但是,大地女神之杖增强后的魔力却依旧无法突破以姬动身体为中心的光罩。尽管那极致双火光罩看上去摇摇欲坠,但凭借着六龙六蛇之力,却依旧完全支撑着,不让里面的姬动受到影响。只有在不受到外界压制的情况下,他才能够完全施展出全部力量。

    姬动双手高举烈、焰双剑,两柄重剑之间,就只有一尺的距离,此时此刻,他整个人已经完全进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状态,意念与灵魂之火完全融合,对于外界的一切就像是茫然不知一般,刺目的光华,不断从他身上绽放出来,君王傲岸在这一刻提升到了极点。他身上散发出的,是一种有些矛盾的气质。火焰君王的暴力、强横,暗炎魔王的优雅、阴冷,竟然同时出现在他一个人身上。可却又完全融合为一体,令他整个人看上去,有一种邪异的特殊魅力。

    轰的一声巨响,站在大衍圣火龙身上的姬动,身形突然暴涨,整个身体瞬间化为灿烂的金色,又转而深邃的黑色,两种颜色交替闪烁,那恐怖的能量波动,更是令他的身体提升到三米高度,正是火焰君王体和暗炎魔王体。

    就在那金色与黑色的不断交替闪烁之中,他手中的烈、焰双剑也不断迸发出一道道光芒。这一刻,姬动已经真正意义上将自身的魔力提升到了极致,毫无保留的极致。

    当那闪烁的光芒终于稳定下来时,君王体出现了变化,不再是单一的火焰君王或是暗炎魔王,而是一个半白半黑的强大能量体,高度更是达到了五米。在这能量体胸口的位置,一簇乳白色的火焰缓缓跳动着。尽管那火焰看上去是那么的细微,可它却毫无悬念的成为了姬动整个人的核心。不论是谁,一眼看上去,第一个看到的,肯定是这一小簇火焰。

    那五米高的庞大身躯,似乎已经与手中的烈、焰双剑融为一体了似的,光芒颜色完全相同。

    “不好。”看到这一幕,渺渺眼底也流露出几分惊慌,她似乎已经感受到。在下一刻自己将承受什么。可是,到了这种时候,她已经无法再阻止了。手中大地女神之杖在空中圈动,一圈浓烈的灰色光芒闪烁中,一套灰色的全身铠已经将渺渺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而她手中的权杖也就在这灰色铠甲成形的同时消失了。

    神器就是神器,出了攻击型武器之外,这大地女神之杖竟然还能够化为铠甲进行防御。渺渺没有冲上去,因为她不敢,在她心中,已经产生了一丝恐惧。因为,当姬动所化的双火君王体出现后,那一缕白色火焰跳动之时,她手中的大地女神之杖分明颤抖了一下。作为神器,都有着属于自己的灵性,显然是因为感受到了那白色火焰带来的威胁,大地女神之杖才有了这样的反应。渺渺心中已经隐约想到了那白色火焰是什么,她又怎能不感到恐惧呢?

    极致双火魔师,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当着极致双火魔师还拥有着混沌之火时,这种感觉是无法形容的。渺渺一直认为。自己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她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代魔盟盟主在她十岁的时候就告诉她,身为魔盟盟主,永远不可能活过五十岁,因为他们这一族,要以自身的生命力为代价来滋养大地女神之杖。可是,渺渺却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因为她觉得值得。人的一生不过就是百十年,平淡无奇的活过更多岁月又有什么意义,倒不如绽放出最绚丽的光彩。拥有大地女神之杖,一直令她认为自己是得天独厚的,哪怕是魔盟长老们,在实力上也不可能对她造成任何威胁。因此魔盟盟主的传承也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问题。可是,此时此刻,她心中的这份骄傲却出现了动摇,自己虽然拥有神器,是那么的得天独厚,可与眼前这个名叫姬动的青年比起来,却似乎差了很多很多。他虽然没有神器,可他却有着比自己悠长的多的生命,更有着极致属性的两种火焰,自身组合技。竟然连混沌之火也已经拥有了。为什么,上天如此厚待他。

    不论实力多么强大,渺渺毕竟也只是一名二十一岁的少女,不可避免的,在她心中产生出了嫉妒的情绪。

    刺目的金色火焰与深沉的黑色火焰就在这一刻从烈、焰双剑上悍然喷吐而出。不同的是,当那金色火焰发出时,凝聚而成的是一个巨大的锥形。而那黑色火焰,却在这一刻凝结成为了黑色坚冰,似乎是焰剑的延伸一般。

    大衍圣火龙、蚀日凤凰,同时绽放出它们全部的魔力,黑与白,在空中交织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阴阳鱼在空中出现了一般。

    没错,姬动施展的,正是两大君王之技,通过手中的烈、焰双剑释放而出。他清楚的感觉到,伴随着灵魂之火的跳动,烈焰双剑似乎在发生着极其微妙的变化。他同时释放出两个必杀技,却只是消耗了以往一半的魔力而以。而这显然是因为两大次神器的功效。

    当火焰君王必杀技,禁、百、千,艳阳锥,与那暗炎魔王必杀技,禁、百、千,幽焱冰同时从烈、焰双剑上释放出来的时刻,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两柄重剑竟然像是在相互呼唤。

    身体周围已经完全是纯粹的黑白火焰光芒,这是姬动第一次同时释放出两大必杀技。以往,哪怕是他在施展日月阴阳界的时候,这两个必杀技也是分先后释放的。只有眼前这一刻。在灵魂之火的协调之下,竟然让他同时将两个必杀技都施展了出来。双火君王之体,绽放出最强的力量,姬动体内,一半身体是丙午元阳圣火,一半身体是丁巳冥阴灵火。整个人都陷入了这奇异而美妙的感觉之中。

    “合并,烈、焰双剑。绽放,极致双火的光辉。”九米长的双手重剑,带着艳阳锥与幽焱冰,就那么在姬动头顶上方瞬间融为一体。

    就在它们合拢的一瞬间,一声无比尖锐。仿佛要刺破灵魂一般的嗡鸣声从两大重剑剑身上爆发而出。姬动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灵魂之火仿佛要脱体而出一般。烈、焰双剑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几乎在刹那间,就将他体内的全部魔力吞噬一空,而灵魂之火,就成为了他与这两柄重剑唯一的联系。

    不只是这两柄重剑,支撑着双火光罩的六龙六蛇瞬间破碎,化为最纯粹的火元素疯狂的向烈、焰双剑奔涌而来。烈、焰双剑就像无底深渊一般,吞噬着它们的魔力。

    蚀日凤凰火儿,大衍圣火龙茅台和五粮液,也同样承受着这样的吞噬,它们那么庞大的魔力,竟然也在这一瞬间被一扫而空。大衍圣火龙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才能支撑在空中飞行。火儿更是直接返回了朱雀手镯之中。

    姬动也震惊了,他只是想将自己全部的力量都发挥出来,看看究竟能够产生出怎样的效果。他的原意只是要将日月阴阳界这个超必杀技的群体攻击尽可能集中,向大地女神叹息和五行大阵发起冲击。可他却怎么也没想到,当烈、焰双剑组合在一起时,竟然产生出如此恐怖的吞噬,令人无法想像的吞噬。如果不是灵魂之火的存在,似乎要将他的灵魂也一同吞噬了似的。

    这,真的是自己能够掌控的力量么?姬动的心略微有些颤抖,哪怕是在灵魂之火的支持下,他却依旧难以产生足够的信心。

    双剑合璧,只是那铿锵的嗡鸣声,就令天空中的五行大阵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五行大阵形成的组合魔力,也无法阻挡声音,那些魔盟的六冠魔师们只觉得自己灵魂仿佛被重锤捶击了一下似的,如果不是五行大阵组成的联合魔力太过强大,恐怕他们直接就会支撑不住了。

    双剑合璧,散发出的,似乎难以想象的声音。两大君王的虚影已经完全消失了,但是,在姬动背后,却升起了一个奇特的身影。那完全是一个红色的身影,并不是任何图腾,而就是那么一个火红色的人形虚影。十分虚幻,完全是透明的。看上去,就像是一层薄薄的雾气,这个虚影是如何形成的,为什么会出现,姬动完全不知道,他只是能够隐约感觉到这个虚影与烈、焰双剑有关。而且,从这薄雾般的虚幻程度就能看出,他所释放的魔力还远远不足以真的召唤出这虚影的力量。

    那种红,是除了姬动以外,任何人都没有见过的。而就算是姬动,也只是在烈焰身上偶尔看到过而已。这绝不是属于丙火的红色,而是一种特殊的红色。

    这火红色的身影足有百米高,双手同样合拢在头顶上方,在他手中,一柄长达百米的同色巨剑直刺苍穹。

    姬动就在这红色的光影身前,他手中的烈焰双剑也同样变成了那种奇异的有些妖艳的红色。

    剧烈的嗡鸣声,不断从渺渺身上那大地女神之杖所化的铠甲上发出,她竟然感觉到,与自己融为一体,在自己心中至高无上的大地女神之杖散发出了恐惧的气息。没错,这件神器在恐惧。不,这决不可能,大地女神之杖,你是神器啊!你怎么能在面对姬动那只不过是次神器的武器时感到恐惧?

    可是,事实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在振颤中,一层层虚影不断从大地女神之杖所化的铠甲中散发而出,而渺渺的身体也在它的控制下不断的后退。

    空气中,原本粘稠的灰色魔力,由神器大地女神之杖散发出的灰色魔力,与那奇异的红色接触时,竟然如同冰雪消融一般消失了。

    也就在那红色虚影出现,百米红光直刺天际的同时。轰的一声巨响,大地女神叹息消融,五行大阵瞬间瓦解。二十五名魔盟魔师与他们的坐骑一起,被震的四散纷飞,无不鲜血狂喷,显然是受到了重创。

    但他们依旧是幸运的,因为那双剑合璧后的红色,却并不是面向他们,他们受到的,只是这红色之剑凝聚后的余波震荡。

    谁能想到,只不过是技能成形,就已经突破了神器大地女神之杖与五行大阵。这,真的是事实么?

    连姬动自己也有些无法相信。尽管他释放出了双火君王体,释放出了六个五行法阵,自身的魔力,再加上大衍圣火龙和火儿的魔力,瞬间升腾到了极其恐怖的程度,还有那存续法阵中积攒的六龙六蛇之力。可是,这些力量加起来,最多也只是摸到了至尊强者的边缘而以。可眼前这妖艳的红色之剑,却充斥着一种姬动无法理解的力量。那已经完全与日月阴阳界不在一个层次上的力量。

    日月阴阳界是初级超必杀技,与它不在一个层次,那就证明,姬动这双剑合璧发出的定向攻击,已经达到了中级超必杀技的程度。要知道,他可只不过是一名六冠魔师啊!他此时所施展的实力,已经不能用单纯的奇迹二字来形容了。

    不是自己的力量,难道,难道是烈、焰双剑的力量?是的,似乎在那双剑合璧的一瞬间,烈、焰双剑被自己的灵魂之火点燃了什么。

    任何思考已经都是多余的,因为那都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那红色之剑,终于还是挥了下去,带着无与伦比的意志和无法言喻的魔力挥了下去。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