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魔盟少女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替他们止血。一阿金的声音在姬动耳中响起,姬动的反应也不慢,一刹那之旬,他首先将大衍圣火龙收入到生命之核,司时身形闪烁,紧随阿金身后,分别在那八个人颈后一拂,阴火魔力悄然侵入,阻断了伤口处的血脉,直接将伤口处烧合。这样一来,就不会有血流出了。

    他们做完这些,也正是云雾悄然散去的时刻,两人不需要彼此交流,已经双双钻入山洞之中。

    洞口很大,里面的通道也很宽阔,否则之前杜思康也不可能骑乘着冰雪地龙进入了。

    这些过程说起来复杂,可实际上,却只不过是短短五分钟内就已经完成的。那八名明岗从远处看来,依日站在那里,只是不会再偶尔在洞口晃晃而已。远处的影哨只要不走过来,是不会发现他们出了问题的。魔盟的防御体系不可谓不严密,可姬动与阿金这对极致组合却更加强力,依旧还走进入到了洞穴之中。

    山洞内十分干爽,一进山洞,姬动就…向阿金竖起了大拇指“真专业。你以前一定是杀手。”让他轰杀那些人很简单,但像阿金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就要了那些魔师的命,甚至最后还安排好那八个人站在原地不动,这份能力就不是姬动能够做到的了。

    阿金瞥了他一眼,并没有流露出任竹得意,“少废话。赶快找那个人。”

    阿金的脾气姬动了解的很,被她顶了一句也不生气,挥手道:“跟我来。”

    两人悄然向前潜去,洞列的防御严密,洞内反而要放松许多,或许是因为那些魔盟的人都紧盯着杜思康一起进去了。

    凭借着姬动的灵魂之火散发出的强大精神波动,根本不需要用眼睛去看,也能准确的把握住洞内的每一处暗哨。阿金对于姬动的精神探测已经渐渐适应了,配合的也更加就契,有了姬动的辅助,她的潜藏,暗杀之技发挥到了极致。两人几乎没有任何停顿,所过之处,没有留下一个活口。阿金甚至凭借着自己的魔力直接钻头墙壁,令金刃从岩石中钻出来毙敌,没有六冠以上的实力,是根本无法感受到她那完全收敛气息的魔力波动的。而用来当作明崭暗哨的魔师,又怎么可能拥有六冠这等实力呢?

    山洞很深,似乎直接钻入到了山腹之中,宽阔的止洞明显有人上开凿的痕迹,两旁都楼着以低等魔兽晶核作为能量的魔力灯,将洞穴内照的十分明亮。

    一路匕,阿金又斩杀了十余人,才算是真正进入到了洞穴内部。不远处光明大放,隐隐有人声传来。

    阿金向姬动指了指上方,率先腾身而起,悄无声息的贴到了通道的洞顶,凭借着阴金魔力划出的利爪,整个人紧密的贴合在洞顶之上,这才继续向前。

    姬动也学着阿金的样子腾空而起,他没有阿金那样的魔力强度,但却有着惊人的力量,将魔力灌注在手脚之内,紧密的贴合在洞顶上,每前进一步,手指和脚都会直接印入岩石之中。毫无疑问,他这样做要比阿金消耗更多的魔力,速度也要慢一些,不过在眼前这种情况下也算是够用了。

    很快,来到了通道边缘,两人向内望去,不禁都流露出吃惊之色。在这条宽阔的莆道尽头,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山腹洞穴。洞顶上,悬挂着千奇百怪的钟乳石,不时还有水滴落下。与之前经过的通道相比,这显然是天然形成的洞穴。洞顶高达四,五十米,里面更是怪石林立。

    姬动心中已经略微明白了一些这个地方的来历,毫无疑问,这座洞穴是天然形成的,只是原本的入口应该并没有那么宽阔,是魔盟的人在原有天然洞穴的基础上对进入处的甫道进行了开凿,拓宽入口,这才有了现在的规模。在北邙上这温度很低,又渺无人烟的地方建立这么一个基地,显然是很难令人想到的。而且这里只不过是天然洞穴,作为临时栖身之所而已。就算放弃了,也没有太大的损失。

    此时,杜思康依旧端坐在他的冰雪地龙背上,脸上神色很冷,在他对面,一共站着十几个人,为首一人并未蒙面,竟然是一名妙龄女子,全身黑衣,一头灰色长发披散在背后,奇异的是,她那灰色长发竟然散发着晶莹的光彩,就像是灰水晶丝线一般。极为奇异,令人过目难忘。

    在这灰发女子身边,一左一右,各自站着一名老者,这两名老者相貌竟然是一模一样的,是一对双胞胎,都是身材高大,面容阴鹫,但气度也是极为恢宏。强大的压迫力令坐在冰雪地龙背上的杜思康也不敢轻举妄动。

    在这为首的三人背后,至少有二十几名魔师聚集在那里,还不包括洞穴内各个角落站着的人。先前姬动在空中感受到的那些强大气息,几乎尽数集中于此。

    “杜思康,赶快交出瀚海琼浆。我们就放过你和你的家人。我魔盟虽然行事但凭喜怒,不在乎外面世界的假仁假义,但我们说话也绝对算数。

    瀚海琼浆虽好,但能比的上你调酒师公会那么多条生命么?”

    魔盟为首的少女冷冷的看着杜思康说道,声音中充满了压迫力。姬动惊讶的发现,这少女的声音中竟然蕴含着强烈的精神波动,虽然不能和自己的灵魂之火相比,但也能够对人产生震慑的效果。

    杜思康沉声道:“瀚海琼浆乃是我们调酒师公会最大的秘密,能不能先告诉我,你们是如何知道瀚海琼浆存在的?”

    魔盟少女淡淡的道“告诉你也无妨,反正今后你们调酒师公会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意叉了。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内奸么?你嘴巴严,并不代表你的家人嘴巴也严。如果你交出瀚海琼浆,活着回去的话,看到谁消失了,自然就是谁告诉的我这个秘密。”

    “家贼难防,没想到竟然是家贼。”杜思康狠狠的说道“好,我愿意用瀚海琼浆来换取被你们掳走的人。不过,你要先让我看到他们。我才能和你交换。”一边说着,杜思康手腕一翻,手中已经多了两个酒瓶。

    那两个酒瓶一模一样,样式奇古,看上去,就像是两艘船的模样,两艘船呈现为深邃的蓝色,刻画的极为精细,本身就是极其剩贵的艺术品。杜思康一拿出它们,整个,洞穴内的温度顿时急剧下降一从它们身上,正散发出浓烈的寒气,其中隐约有光晕流转,这绝对是至宝。哪怕是姬动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东西。

    杜思康双手拿着两个奇异酒瓶,脸上神色沉着“既然你们知道瀚海琼浆的存在,那么,自然也应该知道,瀚海琼浆必须要在深海龙玉”中储存。深海龙玉秉性奇寒,乃大海中至宝。用其制作而成的任何饰品佩带在身上,对水系魔师修炼都有着极大的好处。但是,深海龙亚、却有个缺点,那就是非常脆,一旦发生稍微有力一些的碰撞,它们就会破碎。尤其是像我手中这样的瓶子。虽然我肯定不是你们这些人的对手,但我杜思康也是一名七冠魔师,别的我不敢说。但在你们击溃我之前,将这两个瓶子互碰而碎的把握却还是有的。现在我人在这里,瀚海琼浆也在这里。你们把我公会的人放掉,放他们出山之后,山外有我的人接应。当我收到信号后,就把瀚海琼浆交给你们。否则的话,今天我就和你们玉石俱焚,拼着我调酒师公会彻底毁掉,也决不让你们得逞。一

    杜思康的话说的斩钉截铁,没有半分转圆的余地,隐藏在通道洞顶上的姬动和阿金二人,不禁暗暗点头。

    那灰发少女眉头微皱,转身与身边的双胞胎老者低语几声后,再转向,杜思康,道:“好,就依你所言。来人,把调酒师公会的人都给我带来。让杜思康会长看着他们离开。”

    听到灰发少女的吩咐,立刻有人走向洞窟深处,一会儿的上夫,近百人已经被带了出来,每个人都带着手接,脚镣,神情委顿。直到看到杜思康,他们的情绪才激动起来。

    “会长,会长“”

    “思康………”

    “爸…………”

    一名中年美妇带着一备少女走在最前面,看到杜思康,顿时惊呼出声。

    杜思康不愧为调酒师公会会长,看到妻女神色不变,“你们快走,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那少女立刻就要扑上来“爸,我不走,要走,我们一起走。”可惜,她被一名魔盟的魔师拦住,无法近前。

    魔盟那灰发少女道:“杜思康会长,您也看到了,您的妻女还有这些魔师公会的家眷们并没有少一根汗毛,我们意在瀚海琼浆,对于这些老幼妇孺没什么兴趣。我魔盟也是有宗旨的,老幼妇孺不杀。现在我们可以开始交易了。”

    杜思康点了点头,道:“好。你让人送他们出山,到了北那让,外,自然有我们公会的人接应,接应到他们后,我的人会给你的人一件信物,信物带回来,证明他们安全了,我就将瀚海琼浆交给你。我和你们要的东西都在这里,当作人质足够了。”

    灰发少女微微一笑“好,杜会长是聪明人,我们也不跟你四嗦。就按你说的。肥六,带几个人,送他们出去。拿了信物立刻回来。”

    “是,盟主。”一名身刻肥胖,如同球状的魔师纵身而出,挥手指了几个人,压着调酒师公会的妇孺们向外走去。杜思康的多子拉着女儿,泪流满面,终究还是离开了。那少女在离去时,看着父亲,眼中充满了绝望。

    隐藏在洞壁上的姬动和阿金同时对视一眼,他们很清楚,如果让这些魔师公会的人走进通道,看到外面的岩哨情况就麻烦了。坚定的神色,暴戾的气息,几乎一瞬间就从姬动身上迸发而出。向阿金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只要调酒师公会的老幼妇孺进入通道之中,他们就动手。以雷霆万钧之势先将这几个人杀掉,然后再封住洞门。不让魔盟的人去追杀。反正外面的岗哨已经清理干净了。接下来自然就是一场大战。虽然和原本的计划有所出入,但姬动和阿金对自己的实力都极为自信。

    但是,那灰发少女的下一句话,却令两人准备展开的行动停了下来。

    “肥六,带着他们走后山。说不定调酒师公会哪位高手就在空中监视着我们北那山呢,不能让他们判断出我们这临时基地究竟有多少出入的地方。”

    “是。”恭敬的答应一声,肥六带着几名魔师押解着调酒师公会的人已经从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姬动和阿金对视一眼,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继续等下去,等到那叫肥六的魔师传回来人质安全的消息。没有了这些人质作为牵累,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带着杜思康和瀚海琼浆全身而退,比起现在动手就要容易的多了。

    在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想好了几个方案,姬动甚至将自己身上那个中级超必杀技卷轴都计算在内,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帮调酒师公会度过这次难关。帮助调酒师公会,除了自身的正叉感以外,他本身也是有点私心的。瀚海琼浆这排名第三的名酒如果说他不感兴趣,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绝不会像魔盟那样巧取豪夺,而是用正当的方法去争取。一瓶生命之源比不上一瓶瀚海琼浆,但如果在交换中再增加一个中级超必杀技卷轴这种无价之宝呢?对于姬动来说,魔技卷轴就算再厉害,也无法与他心仪的顶级名酒相比。对于姬动来说,瀚海琼浆绝不是当作魔力药剂来使用的,而只是酒,用来欣赏,品位的顶级美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姬动的精神也开始逐渐紧绷起来。关键时刻就要来临了。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