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魔盟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从理智上看,他是能够理解杜明这警惕之心的。但是,先前的他,也正处于对调酒新的一些领悟的美妙感觉中。对杜明更是有了爱才之心。突然被自己刚手下的徒弟质问,甚至还要无力相对。从感性上来看,姬动有些接受不了。更何况,他本身在某些时候就是感性多于理性的。否则,当初他就不会为了森妖一族面对成百上千的敌人。甚至还是东木第一军团。所以,他转身就走,走的很坚决,调酒师公会的事他还是会帮忙解决。但他已经不准备再从杜明身上知道什么了。

    “老师,您别走。”杜明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挡住姬动的去路。

    姬动淡然道:“怎么,还想让我和你去调酒师公会么?那里我是会去的,但不是现在。我会有办法让你父亲相信我是来帮忙的,而不是敌人。”

    “不,不,老师,我错了。”杜明的脸涨得通红,正像姬动所说的那样,他如果是敌人,会放过自己这个酒神之子么?更何况姬动的调酒技艺是那么精湛。先前释放的实力又是那么恐怖。虽然他不明白姬动是如何做到的,但身为一名四冠魔师,他却清楚的认识到姬动的强大程度,以自己这位老师的实力,就算是正面冲进调酒师公会,恐怕也没人能够阻拦他。拥有绝对的实力,还需要什么阴谋诡计呢?

    而且,杜明注意到,当姬动说到师徒缘分已尽的时候,眼底深处那一抹伤感,甚至是痛心,是不可能装出来的。不论是从直觉还是理性判断上,他都决定相信姬动。

    噗通一声,杜明再次跪倒在姬动面前,“老师,我刚才太冲动了。您给我一次机会,我的母亲和妹妹都被抓走了,心里实在是乱的很。我这个人脾气直,心中有疑问就一定要说出来。”

    姬动淡淡的道:“人的一生,机会有的时候就只有一次。从理性上,我完全理解你。但我是一个随性之人,现在我已经不想收徒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不论你父亲和你之间有什么误会,现在这个时候,都是他最需要你的时候。回调酒师公会,不久后,你应该会在那里再次见到我。再见。杜明。”

    一边说着,姬动身形一闪,没等杜明反应过来,就已经从他身侧走了过去,等杜明再转身时,哪里还有姬动的身影。

    神情呆滞的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巷子,杜明心中仿佛少了什么似的,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人的一生,机会有的时候只有一次。难道,我真的错过了我这一生中的机遇么?不,我一定不会错过的。老师,我在调酒师公会等您。”

    出了巷子,姬动心情有些不好,他的性格并不算如何豁达,但却充满感性。之前杜明目光变冷,一步步后退的样子,令他内心中无法再接受。

    正在这时,突然间,姬动心中想起烈焰的声音。“姬动,你现在回酒店来。”

    听到烈焰的声音,先前的一切立刻被姬动抛之脑后。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烈焰遇到了危险,“烈焰,怎么了?”

    烈焰对他何等了解,道:“我没事,你回来。有人找你。”

    有人找自己?姬动愣了一下,立刻加快脚步朝着酒店的方向而去,只是略微想了一下,他就知道是谁来找自己了。不用问,必定是魔师公会的人,除了他们以外,姬动想不出自己第一来到的天水城中还有谁和自己有关系。显然是城门处那两名魔师将自己来到天水城的事向上面汇报了。这样也好,省的自己再去魔师公会找他们了。

    事实证明,他的猜测十分正确,当他回到酒店中时,发现来找自己的一共有三个人,都是年纪在六十岁开外的老者,两男一女,都不认识。但从他们身上佩戴的徽章能够看出,为首那位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乃是七星魔师,其他两位是六星。

    套房的客厅中只有阿金在一旁脸色冰冷的坐着,烈焰似乎在卧室中,这三位老者坐在另一张沙发上显得有些尴尬。可他们又不得不等在这里。总会的执法长老来了,他们怎能不出来一见呢?

    看到姬动,这三位魔师不禁都是一愣,为首的老魔师试探着问道:“您是?”

    姬动道:“你们好,我是姬动。三位应该是来自魔师公会天水城分会。”

    “您就是执法长老?”那位六星的女魔师不禁失声说道。这位年纪足以做姬动祖母的老太太,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虽然从魔师总会下发的消息中说了姬动十分年轻。可是,真正见到姬动时,还是令这三位老魔师为之震撼。

    姬动将自己的八星徽章和那块令牌取了出来。交到为首老者手中,老者仔细的看了看,赶忙还给姬动,“魔师公会天水城分会长孤辰,见过执法长老。这两位是我的副手。”

    姬动道:“三位不比客气。请坐。”

    四人分宾主落座,虽然姬动实在太年轻了,令这一正二副三位分会长有些难以接受,但人家手中的徽章和令牌却是货真价实的。又令他们不得不信。只是神色上就不是那么尊重了。就像绝大多数人第一次见到姬动时的想法一样,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就算再有天赋,又能强到什么程度?

    “执法长老,您这次来天水城,是路过,还是办事呢?”孤辰客气的问道。

    姬动的目光何等锐利,自然看得出这位分会长对自己有些不以为然,“孤辰分会长,就算你们不来找我,我也打算去找你们呢。我除了是一名魔师之外,还是一名调酒师。此次前来天水城,本来是冲着调酒师总会而来,可刚才我听分会的魔师说,调酒师公会出事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您知道么?”

    孤辰一听姬动说是为了调酒师总会而来。脸色不禁微微一变,“执法长老,调酒师总会可是出了大事。如果你不是十分必要的话,还是暂时不要和他们打交道比较好。调酒师公会是被魔盟盯上了。”

    “魔盟?那是什么?”姬动疑惑的问道。

    孤辰眉头微皱,显然他没想到姬动连魔盟竟然都不知道。他又哪里知道,姬动从小到大一直在修炼,和魔师公会并没有太多的接触,而魔盟的存在,只有自身魔师才会知道。不论是姬动还是弗瑞,都可以说是学院派出身,与魔师公会交往不深。又没怎么在大陆魔师界中闯荡过,自然不知道这魔盟是什么了。

    “魔盟是魔师联盟的简称。也被我们正统魔师称之为邪恶联盟。魔盟成员都是一些以魔师力量来达到个人私欲危害社会,被通缉的魔师。魔盟的魔师总数虽然远不如我们公会。但核心力量却十分强大。魔盟的历史甚至比魔技公会还要早,几乎是和我们魔师公会同时成立。魔盟之中,以力量为尊。组织结构十分严密。大概在二百年前,我们魔师公会联合魔技公会曾经发起过一次针对魔盟的大围剿。那次给了他们很大的打击,双方至少有五名至尊强者投入战斗。不过,那一役也令我们两大公会损失惨重。从那以后,魔盟销声匿迹,由明转暗,不再那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大陆上了。直到最近几十年,他们的活动才开始频繁起来。”

    “魔盟之人行事完全以利益为目的,没有任何lun理、道德可言,他们甚至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杀害平民。一旦遇到我们公会的魔师更是会杀人夺物。根据我们估计,魔盟的大本营就在北水帝国。他们在北水帝国的活动也最为猖獗,抢劫商队、狙杀魔师、绑架贵族、奸yin掳掠无恶不作。调酒师公会出事之后,第一时间找上我们魔师公会,请我们上门勘察。在调酒师公会,分明留下了魔盟的黑龙印记。所以,可以肯定,应该是魔盟看中了调酒师公会什么东西,所以才突然发动,劫掠杀人。魔盟有着上千年的历史,虽然在历史上也曾被围剿多次,但始终是死而不僵,而且行事也越来越诡秘,想要找到他们的总部或者是主力极难。”

    这一次,吃惊的轮到姬动了,他没想到,在魔师之中,竟然还有这样一个联盟的存在。并不是所有魔师都控制在魔师公会、贵族们手中。是啊!当一个人拥有超出常人的能力时,毕竟会有心志不坚者,将这超常的力量作用在对利欲的追求上。

    姬动问道:“孤辰分会长,既然发现了是魔盟下的手,那分会这边准备如何应对?”

    孤辰叹息着摇了摇头,道:“我们已经将消息给总会传过去了。不过,恐怕公会是不太会管这件事了。”

    姬动疑惑的道:“为什么不管?难道魔盟出现。我们公会不应该对调酒师公会出手相助么?”

    孤辰道:“长老,并不是我们不想出手相助,实在是因为现在处于非常时期,分会这边的人手,守卫天水城有余,但攻击就不足了。而且,调酒师公会虽然向我们请求帮助了,但却畏畏缩缩,有所顾忌。魔盟在劫掠后给他们留下了一封信。可杜思康却怎么也不肯将那封信给我们看看。更不肯告诉我们其中的内容是什么。我们连事情的始末都不清楚,还怎么出手帮助他们?圣邪之战还有半年的时间就要开始了。虽然公会不会直接参加到圣邪之战中。但每一届圣邪之战开始前,公会都要做好大量的准备工作,调遣大量精锐魔师在圣邪通道入口处不远随时准备支援。这是祖上留下的规矩。而现在也就在进行这件事的准备工作。不可能为了魔盟闹出的这点事而分出大量魔师。更何况,就算从总会抽调大量魔师,时间上应该也来不及了。总会也需要从各地调遣,再加上路途遥远,没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是不可能的。而魔盟给调酒师公会的时间,绝不会超过十天。他们显然也是看准了这一点才突然下手的。虽然现在我们有了防备,可他们已经抓走了调酒师公会的妇孺,纯粹的防御是毫无作用的,作为分会长,我更不能因为调酒师公会的事拿我们公会的魔师生命做赌注。”

    “原来如此。”听了孤辰的话,姬动算是对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有了些了解,为了圣邪之战,魔师公会竟然也在背后付出了这么多。调酒师公会的事,魔师公会不管,就由自己来管。到要看看,这魔盟能强到什么程度。

    “孤辰分会长,您看这样如何。麻烦您将我引荐给调酒师公会那边。关于这次他们被劫掠的事,我来进行处理。”

    孤辰愣了一下,“您要亲自处理这件事。长老,这不太好。”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孤辰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能得到这执法长老的荣耀,可是,魔盟是那么好对付的么?如果是那样,早在几百年前,他们就覆灭了。

    姬动道:“没有什么不好的。我只是想了解一下这件事。您尽管放心,如事不可为,我是不会勉强的。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

    执法长老身份尊贵,可以说在魔师公会中仅次于总会会长的存在,孤辰无法违抗姬动的命令,无奈之下,带着两名分会副会长和姬动,一起前往调酒师总会。

    再临调酒师总会,这奇型建筑的大门依旧紧闭着,大有拒人与千里之外的意思。孤辰上前敲门。朗声道:“魔师公会孤辰前来拜访。”

    时间不长,调酒师公会的大门终于完全敞开了,十余人从里面迎了出来,当先一人有些急切的道:“孤辰会长,我正准备去找您呢。”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