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杜明的怀疑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九团水晶银色包裹着淡红色光芒的光晕在空中绽放。分别出现在姬动身体周围。正是顶级调酒手法,九阳耀天。

    紧接着,那九轮阳光瞬间合一,变成了一颗只有手掌大小的明珠一般,姬动整个人在这一刻似乎都消失了,低沉的嗡鸣宛如龙吟之声一般,隐约能够看到,一条条龙形虚影围绕在那明珠周围飞舞、奔腾。但那却并不是这个世界的龙,而是如同大衍圣火龙一样的华夏神龙。

    调酒极致,九龙戏珠。比九天仙女下凡尘更具难度的调酒手法。在今天之前,姬动也只是理论上研究出了这种手法而已。趁着同酒百味调制中的兴起,他下意识的将其施展了出来。没想到一举功成。

    那画面并不如何庞大,但却能够清楚的看到九条银色小龙始终围绕在那中央的明珠周围翻转腾挪着。

    叮的一声轻响,姬动脸色微微一变,光芒骤然收敛,九龙入珠,一缕淡淡的金红色飘然飞出,那已经完全是近乎气态的酒液了,涌入杜明口中,瞬间汽化,芬芳的酒气钻入他体内每一处。再从毛孔中挥发出来,令他身体周围,都充斥着浓浓的酒香。

    姬动的手也停了下来,手中的调酒壶消失了,伴随着一连串的叮叮当当,碎片落地。调酒壶竟然在他的急速调酒之中破碎了。

    姬动脸上流露出几分不甘,他分明感觉到先前那一刻,自己的状态已经调整到了绝佳,可最终却还是失败了。当然,这份失败也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在场的其他人,早已经被他那出神入化的技艺所征服,谁又能看得出这最后九龙戏珠的问题呢?

    看来,自己的技艺还是略有瑕疵的,或者是原本设想的方法不对。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调酒壶么?难道要换个结实的调酒壶?不,不应该是这样。隐约中,姬动已经想到了一些什么,但他一时却不能肯定。脑海中不断重复着之前自己调酒时的整个过程,寻找着问题根源所在。

    就在这时,突然,噗通一声,将姬动从沉思中惊醒,再抬头时,已经看到杜明跪倒在自己身前。此时这位酒神之子眼中已经充满了激动,眼眸中水雾闪现,全身都因为情绪的剧烈波动而颤抖着。

    “弟、弟子杜明,拜见老师。”砰砰砰……。一连串的叩首声,令整个茶楼都震荡几分,杜明向着姬动,恭恭敬敬的行了三拜九叩大礼。

    尽管之前姬动最后那九龙戏珠的调酒手法失败了,可是,同酒百味却没有失败。百次品味,百种味道。这份震撼,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巨大的,更何况是从小出身于调酒世家的杜明了。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本身就是六星调酒师的杜明自然明白姬动先前所做的一切有多么困难。哪怕是自己父亲,在不使用魔力辅助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完美的做到这些。这不就是自己一直追求的境界么?凭借单纯的技艺达到调酒的巅峰。

    他此时已经顾不上去思考为什么姬动如此年轻就能拥有这震古烁今的强悍调酒能力,正像姬动先前所说的那样,事实足以证明一切,证明他的实力。他这拜师哪还会有半分犹豫。

    姬动伸手将杜明搀扶了起来,以他两世为人,五十年的生命岁月,收下这个弟子不算什么。他也是因为杜明的理念与自己相同,在调酒方面天赋又极好,这才动了一丝收徒的念头。当然,在潜意识中。也有与酒神杜思康一较高下的意思。只不过不是现在,要等调酒师公会这次发生的事处理结束再说。

    “老师,您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太神奇了。哪怕是想,我都从未敢想过,一名调酒师竟然能够做到如此程度。”

    姬动微微一笑,道:“你记住,心有多高,天地就有多么宽广。实践能够验证理论,但如何能够产生理论,就要依靠我们自己的思维了。如果只是局限于窄小的范围内,你的理论永远也只是受到局限,就像是井底之蛙,只能看到那井口大小的天空。想要成为一名出色的调酒师,首先是要能吃苦,其次是悟性。以后我对你进行教导时,绝不会教你调制每一种酒,只会交给你手法和理念,能够融会贯通到什么程度,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我之所以收你为徒,就是因为你有着和我之前同样的理念,技艺才是调酒的根本所在,而绝不是魔力。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我的思想也算是有所改变,如果能够在拥有技艺的同时,再将魔力融入调酒内,就能真的做到千变万化。甚至同酒千味也不是不可能实现。既然你拜我为师,那我也不需要再向你隐瞒什么,这次我来北水帝国找上调酒师总会。其实是想和你父亲切磋一番的。验证一下我的想法,同时也看看,你父亲在将调酒技法与魔力的结合上达到了怎样的程度,算是彼此交流、学习。当然,我绝不认为你父亲调制的鸡尾酒会比我更好。”

    既然杜明拜师,姬动觉得,自己一定要先把话说清楚,清楚的告诉他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毕竟,他是杜思康的儿子,万一以后自己挑了调酒师总会,自己的弟子反而站到人家那边,那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哪知道,杜明听了姬动的话眼睛太亮,双掌互拍,“太好了,老师。我父亲就是在巅峰站的太久了,才会如此固执,始终认为他自己是对的。如果您能够战胜他,而且还是以我所主张的建议战胜他。那就太棒了。老师,咱们什么时候去?要不,现在就去。我真的很期待您和我父亲来一场巅峰对决。咱们调酒师的世界,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盛事了。我们到时候可以请来其他公会甚至是官方的人做个见证。以您的技巧,和我父亲绝对有的一拼。”

    姬动道:“走。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说着,他一把抓住杜思康的肩膀,身形一闪,已经从窗户处蹿了出去,两枚金币稳稳的落在桌子上。并不是姬动想走,而是不能不走,那些刚才陷入呆滞的茶客们,已经全都醒悟过来,就像是看到了新大陆一般一拥而上。姬动怕麻烦,自然是要一走了之。

    平稳的落在地面上,杜明被姬动拉着。只觉得腾云驾雾一般,分明看到老师走的并不快,可是转瞬之间,却已经转过几条街道。

    “杜明,我和你父亲的切磋肯定是要进行的。但却不是现在。我在进城的时候就听说你们调酒师公会出事了。这件事解决之前,我是不会去找你父亲的。你父亲现在必定因为此事心神不宁,现在想他挑战,就算赢了,也是胜之不武。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调酒师公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这北水帝国的首都,竟然发生如此抢劫、杀人,还掳走家眷的事,实在令我无法理解。”

    杜明本来还沉浸在对姬动那神奇调酒手法的兴奋之中,听姬动这么一问,他脸上的兴奋顿时褪去,叹息一声,道:“老师,我能相信您么?”

    姬动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

    杜明苦笑道:“这次调酒师公会发生的事其实并不蹊跷。我们也能想到大概会是什么人做的。我这次回去,就是想帮助父亲,可是,事与愿违,我和父亲一样,都是固执的人,一言不合,这才又被赶了出来。老师,我拜您为师,是因为您那神奇的调酒能力。可是,您的出现,似乎有些太巧合了。您这一问,突然让我警醒过来,你会不会就是那边的人?”

    一边说着,杜明看着姬动缓缓向后退去,拉开自己与姬动只见的距离,一股股冰冷的魔力不断从他身上攀升而起,黑光闪耀,围绕在身体周围。正是壬水魔力。头顶上方,白色阳冕凝聚成型,四冠三星,四十六级魔力展露在姬动面前。以二十五岁的年纪达到四十六级的程度,就算是在天干学院内,这也是能够加入阴阳学堂的级别了。

    看着他,姬动缓缓点了点头,道:“直率而不冲动,杜明,我越来越欣赏你了。”

    杜明的情绪明显比先前要冷淡了许多,“老师,你不过才二十岁,可说话却为什么如此老成。你跟我回调酒师公会。我佩服你的调酒技艺,可是,今日的事你必须要说清楚。”

    姬动失笑道:“说清楚?我有什么可说的呢?我从中原城远道而来,你认为,我是对付你们调酒师公会的人?好,虽然我不觉得我应该向你证明些什么,可你既然执意如此的话,那我就证明给你看。”

    一边说着,姬动一步踏前,几乎是一闪身,就已经来到了杜明身前。

    杜明大吃一惊,但他的反应速度却丝毫不慢,双手同时圈起,绵绵密密的壬水魔力瞬间在身前凝聚,化为三面冰墙,阻挡姬动前进。与此同时,寒气同时从四面八方传来,姬动惊讶的发现,在这并不宽阔的地方,又出现了几面冰墙,竟然就在这短暂的时间中,将自己包围其中。

    姬动的手,轻轻的印在了正面的冰墙之上,在杜明骇然的注视下,那冰墙在一层淡淡的黑光之中冰消瓦解,他甚至没来得及感受到那黑光究竟是什么属性,就已经再次与姬动没有任何阻隔的对视着。

    “爆。”杜明大喝一声,双手猛然在身前一握。轰然巨响之中,那围绕在姬动身体周围的冰墙同时破碎,剧烈的轰鸣声中,化为无数碎片,强烈的爆炸力,全部以姬动的身体为中心释放。

    有意思的魔技,姬动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一层浓郁的金色光彩悄然浮现在他身体周围。

    那些冰墙的爆炸力相当强劲,令这狭小的空间内完全被锋利的寒冰碎片所充斥。可是,这些寒冰碎片又怎么可能通过极致阳火的阻隔呢?凡是稍微碰触到那金光的寒冰全部消失。与此同时,强力的属性压制令杜明接连后退几步,后背撞在墙上,面无人色。极致阳火那暴戾到极致的纯阳气息令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这条无人的巷子里,所有水元素被一扫而空,惟有那宛如炎阳一般的气息。杜明的四冠魔力根本无法释放出半分。

    金光收敛,属性压制宛如潮水般褪去,杜明身上承受的压迫力完全消失,他已经又恢复了自由。可是,那魔力虽然只是昙花一现,但带给他的震撼却太大了。一直以来,他自认在同龄人中,绝对是强者中的强者,他也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够超越父亲。可是,面对眼前这年纪比自己还小的青年,他却输了,不但输了,而且输的是那么彻底。

    姬动目光平静的看着他,先前他甚至连阴阳冕都没有释放出来。极致双火魔力拥有着面对一个魔力等级比自己低了接近二十级的对手,还需要释放阴阳冕?那岂不是个笑话么。

    “你不相信我,我可以理解。毕竟,调酒师公会处于非常时期。既然如此,我们这一场师徒的情分就算尽了。先前我所说的每一句话,你要记住。对你会有好处的。我不需要为自己辩解什么,我只能告诉你,如果我是调酒师公会的敌人,你认为我需要和你废话么?以你和我之间的实力对比。别说是一个你,就算是十个,我也能轻而易举的将你抓走。调酒师公会出事的时候你没有被抓走,那是因为你当时应该不在公会之中。否则的话,作为杜思康会长的独子,敌人会放过你?言尽于此。告辞了。”

    说完这番话,姬动转身就走,没有半分犹豫,神色也更加淡漠。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