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酒神之子

作者:唐家三少 | 书名:酒神(阴阳冕)

    听着季斌的话,姬动心念电转。有人劫掠调酒师公会?这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要知道,调酒师公会最珍贵的应该就是酒了。为了酒就要杀人、劫掠,这未免有些过了。而且出动的还都是魔师,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在。

    季斌继续道:“调酒师公会也是一级协会,尤其是总会又坐落在我们北水帝国首都,这件事发生后。帝国皇室震怒,下令严查。天水城进出城都受到限制。酒神杜思康更是震怒,连他老人家的家人都被劫走了。所以才有了这城门检查。您是要去咱们公会么?我带您去。”

    姬动大概明白了来龙去脉,向季斌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们自己进城就好。谢谢你相告。”

    季斌和另一名魔师一直将姬动送入城中,他没有再返回城门处辅助检查,而是直接回了魔师公会天水城分会。执法长老来了,他怎能不赶快去通禀一声。

    走入天水城,姬动没心思去欣赏这里深邃、高贵的建筑,向烈焰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没想到我们竟然正好遇到调酒师公会受难。看来,这登门挑战是不行了。人家正处于危难之时,这时候去挑战就是趁人之危了。烈焰,这件事我必须要管一管。虽然我对调酒师公会的调酒能力不以为然。但是,毕竟同属一脉。师兄更是调酒师公会副会长。从任何角度来看,这件事我都必须要插手。如果能够帮调酒师总会解决了这件事。再向那酒神杜思康挑战也不迟。”

    烈焰微微一笑,道:“你做主就好。我们现在就去调酒师总会么?”

    姬动摇头道:“不用那么急,我们先找地方住下来,你和阿金休息休息,我自己再到调酒师公会去探查一翻,刚才那季斌说,贼人给杜思康留了封信。我相信,这封信和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有很大关系。我们必须要先把情况搞清楚才行。”

    天水城街道上人流熙熙攘攘,一点也看不出紧张的气氛,姬动找了一家十分豪华的酒店住了下来。和以前一样,也是要了一个大套房。当然,随着对阿金信任的加深,自然是烈焰和阿金住在里面的房间,姬动自己在外面的沙发上修炼。

    安顿下烈焰和阿金,姬动立刻就走出了酒店,为了避免误会,他没有去打听调酒师总会所在的位置,而是直接购买了一张天水城的地图,仔细看过后。他不禁一阵无语。

    这天水城,难道是不设防的么?调酒师总会就在天水城北侧,距离北水帝国皇宫也只不过隔着三条街道而已。贼人可以说是在北水帝国皇室门口,洗劫了调酒师总会。这要攻击的是皇宫,真令人怀疑,皇宫能否挡的下来。

    天水城毕竟不像中原城那么大,姬动没用多长时间,就按照地图指示找到了调酒师总会所在。远远的,他已经看到了那特殊的建筑。

    调酒师总会是一座呈酒瓶状极高的建筑。比周围的建筑都要高。如果按楼层算,恐怕要有七层。这酒瓶状的建筑下粗上细,通体呈现为奇异的琥珀色,不知道这建筑中是怎么做到的,隐约还能看到这琥珀色的酒瓶式建筑内隐约有水波流转。极为奇特。可以说,这调酒师总会本身就是天水城的标志性建筑之一。

    这里到没有士兵守卫,已经被洗劫了,守卫还有什么用。拱形大门紧紧关闭着,隐约能够感觉到其中充斥着肃杀之气。

    姬动略作思考后,走到门前,敲了敲门。先后几次,里面才有了动静。

    门开,一名中年人走了出来,上下打量了姬动几眼,沉着脸道:“什么事?”

    姬动道:“这里是调酒师总会。我想来接受调酒师资格考核。”

    那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总会暂时关闭了。短时间内不会对外开放。你走。”说着,没等姬动再开口,砰的一声,已经将门关上了。

    如果不是知道调酒师公会出事了,遇到这种情况姬动就直接在门口摆下阵势挑战了,可现在人家是落难的时刻。总不好太过激进。心中一动,他已经想到了办法。想直接插手到调酒师公会被洗劫这件事情中,恐怕还要依靠自己进城时的身份了。

    正在姬动准备离去,到魔师公会去的时候,突然,他敏锐的听觉捕捉到调酒师总会内传来一阵嘈杂声。

    刚刚闭合不久的大门砰的一声打开了,只听里面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滚,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从今以后,不许你踏入调酒师总会大门一步。把他给我赶出去。谁再帮他说情,就跟他一起滚出公会。”

    “你以为我愿意回来么?你太顽固了,要不是妈妈和妹妹被掳走,我才不会回来。总有一天,我要取代你酒神的名誉。”杂乱的脚步声中,一个人从调酒师公会里气冲冲的走了出来,好有几个人跟在后面。

    “杜明,你小子别冲动。会长正在气头上。你不该顶撞他啊!”

    当先出来的一个人,看上去二十三、四岁,身材修长,和姬动身高差不多,因为愤怒,英俊的面庞有些发红,一头黑色短发,甚是英挺。跟随他出来的,都是几名至少挂着六星调酒师徽章的中年人,正不断的劝说着他。

    “其他人都会来。让他赶快滚。”先前那愤怒的声音又传了出来。跟出来的几个人有些无奈的向那年轻人挥了挥手,这才回转调酒师总会,重新关上了门。

    听到里面声音传出的时候,姬动就停下了脚步。那年轻人走出公会,大踏步的走来,正好和他打了个照面。

    看到姬动,那年轻人愣了一下,脸上愤怒的神色略微收敛了几分,“你是谁?”

    姬动微微一笑,道:“你好,我是来进行调酒师考核的。只是公会仿佛发生了什么事,说是暂停考核了。你这是?”

    那青年没好气的道:“靠什么调酒师资格啊!现在这调酒师公会早就变味儿了。不是三冠以上级别的魔师,根本不允许考三星以上调酒师。这是什么道理?谁规定调酒师就一定要是魔师?以魔力辅助来调酒,真的就那么好?这根本就违背了调酒师的纯粹。公会里尽是一群老顽固。总有一天,我要凭借单纯的调酒技法打败他们这些只会用魔力辅助的调酒方式。我劝你也别去考核了。根本没意义。你要是魔师的话,就去魔师公会,不是魔师,更不用考这调酒师资格,一点意义都没有。”

    听着这青年的话,姬动不禁有些惊奇,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也见过一些调酒师,这还是第一次听有人说要以纯粹的技法来调酒,而不是借助魔力。而且从先前的对话来看,这青年和调酒师公会会长,酒神杜思康关系非比寻常。这个年轻人看来有点意思。

    “你说的很对。技法是调酒的基础。更是调酒能力的重中之重。不过,任何事情都有他的两面性。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凭借纯粹的技法调酒击败他们,在特殊的情况下再加入魔力进行调酒。或者效果会更好。不同的鸡尾酒,在调制的时候,都会有不同的需求。有些是魔力辅助不可能做到的,有些却也是纯粹技法不能完全达到的。任何一种方式都不是绝对,彼此融合,才能令调酒技艺达到更深的层次。或许,调酒师公会的这些人也正是向这个方向而努力呢?”

    青年听了姬动的话,脸上的义愤渐渐消失。惊讶的道:“听起来,你对调酒方面的认识很深啊!反正你也不能考核了,你是第一个赞同我的人。走,我请你喝茶,我们聊聊。”

    姬动微笑点头,这青年知道的肯定要比城门处那位四冠魔师清楚的多,看来魔师公会自己是暂时不用去了。

    “我叫杜明,还没请教,贵姓高名?”

    “姬动。”

    杜明上下打量了姬动几眼,道:“姬姓可是中土帝国的国姓,你来自中土帝国?”

    姬动摇了摇头,道:“可以这么说,但又不完全对。我来自南火帝国。不过,我的父亲确实是中土帝国人。”

    杜明道:“走,我们找个地方坐下说。这几天,我真是快要郁闷致死了。”对这天水城,他显然极为熟悉,带着姬动三绕两绕,来到了一家风格清雅的茶楼,直接上了二层,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

    “兄弟,看你年纪还没我大?”杜明点了一壶茶水后,向姬动问道。

    姬动道:“我今年二十。你呢?”

    杜明道:“我二十五,可要比你大五岁。你才二十岁就有勇气到调酒师公会来考调酒师,是家学渊源还是自学成才?”

    姬动微微一笑,道:“算是自学成才。”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所有的调酒技艺都是自己学习、研究而成。

    杜明呵呵一笑,道:“如果你真有意成为一名调酒师的话,以后我到可以指点指点你。在这天水城,我认识的人也不少。只要你确实有几分本事,推荐你到一些高档酒工作也是毫无问题的。”

    姬动失笑道:“那好啊!回头到要请你多加指点了。”如果烈焰在这里,一定会笑出来。这叫杜明的青年竟然要指点姬动调酒,就算是杜思康,也绝对没这个能力。但姬动看得出,这叫杜明的青年性格豪爽、直率,再加上他对调酒技艺的想法,令姬动对他很有好感。

    同时。姬动也注意到了杜明的双手,手掌白皙而修长,显然是极为注意保养的,尤其是手指、手腕的柔韧性极佳,确实是最适合调酒的一双手,显然是下过苦功的。

    杜明道:“调酒师公会在一些大的城市都有分会,你怎么还特地从南火帝国跑到北水帝国来了。这一路可不近啊!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普通人,应该也是魔师。”

    姬动虽然相貌不算如何英俊,但气质却绝非普通人可比,杜明虽然心情糟糕,但也能看出几分。

    姬动道:“我是火系魔师。你呢?壬水系?”

    杜明道:“那是当然。我们北水帝国的魔师,主要就是以水系为主。我又不是娘娘腔,自然是壬水系了。刚才听你说,在一些情况下调酒技能可以做到魔力调酒做不到的事,究竟是在什么情况下呢?”

    看着他眼中灼热的光芒,姬动微微一愣,因为他仿佛从这个年轻人身上看到了前世的自己。自己在前世二十多岁的时候不也是像他这样么?对于调酒是那么的热爱。调酒师公会刚出了那么大的事,他都可以暂时放下,先询问自己关于调酒的事。这份执着不禁令姬动对他好感再增几分。

    “一名优秀的调酒师,首先要对各种酒都极为了解。同一种酒,产地不同、度数不同,味道都会千变万化。在调制鸡尾酒的时候,与不同的配料融合,调制出来的效果更是截然不同。魔力能够做到的,只是在鸡尾酒中增加魔力的特性,或者是用魔力元素去影响鸡尾酒的味道。以及令鸡尾酒在调制时更加绚丽。甚至是通过魔力令鸡尾酒产生质变。可是,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却无法真正的将酒的种种变化展现出来。只能是以固定的模式,调制固定的酒。”

    一说到调酒,姬动根本不用思考,侃侃而谈,“简单举个例子。如果是我调制一杯鸡尾酒,那么,我完全可以做到,用一模一样的材料通过不同的手法,调制出一百种以上的味道。这是魔力调酒决不可能做到的。”

    杜明大吃一惊,“你说什么?用同样的材料,因为手法不同,而调制出一百种味道。兄弟,吹牛也不是这样吹的。”对于姬动的说法,他明显流露出置疑之色。
(快捷键←)[ 上一章 ]  [ 回目录 ]  [ 下一章 ](快捷键→)
关于我们 | 本站帮助 | 排行榜
Copyright © 2013-2513 唐家三少    酒神(阴阳冕)